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八三】

下午有点事情于是提前发文。

难得打一下大公的tag,红方那边任何人的tag都算了吧免得引战【】这两章是家里留守人员的事情,大公弗兰杰克高帅预警!!!

文中双枪对战参考了原著描写,不过原著大公是一打二挑哥和喵塔,这边喵塔留在花园,来的就不是她而是小莫了。

大公高帅预警!真的高帅!!

……不仅高帅还很恶趣味。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八三】

    “那个呢那个呢?”星空之下的草地,再往下是依然万籁俱静的小镇,娇软的幼童嗓音突兀响起,稚嫩地问道,“那些……长长的那个几个!好像可以连起来!大公大公、那是什么呀?”

    “唔……嗷……我知道!Tri……Triones……是Triones【北斗七星】!”从一开始的迟疑和犹豫到后来重重点头的笃定,干净的少女音色带着点得意洋洋的雀跃,然后小心翼翼地求证于身边微笑着看向她们的年长男人,“大公……对不……不?”

    弗拉德三世于是畅快地笑了起来,赞赏地伸手摸了摸Berserker小姑娘长长的粉发:“没错,就是北斗七星,大熊星座最出名的那条尾巴——”他收回手来看着她,“吓到余了,可真是不得了啊弗兰,你这个年龄的小姑娘对这门课程感兴趣的课不多,很多孩子嘴里说着喜欢,却只能对天文学照本宣科,你居然不用任何参考就能认得出来?是从英灵殿那里知道的,还是生前就知道这些东西了?”

    两只眼睛藏在额发下的少女脸颊微微有些发红,两只嘴角朝上两边翘起,露出个乖巧的笑容来:“以前……啊……爸爸,”她在说到这个单词的时候微妙地顿了顿,“维克多……大人……还……巴贝奇大人……唔……教过,非常……有趣!”她的笑容扩大了,“弗兰……非常……非常喜欢——星星~”

    Lancer对于弗兰的停顿多少有些了解却并没有开某,倒是杰克咬着指甲打量了弗兰半晌,接着呜咪一声扑到比自己稍微年长一些的Berserker身上,仰头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呐弗兰,笑一笑!”他大声地说着,“我们啊、我们啊,很喜欢看弗兰笑哦!弗兰起来很好看的!就像上次银头发的大哥哥带我们去镇子里玩一样!那个摇着乐箱唱小调的大叔唱得很棒对不对!”杰克说的“银头发的大哥哥”自然是齐格飞,Saber常会在没什么事情的情况下带着小孩子们到处转悠一圈,弗兰本能性地想要反驳自己确实有在笑,而小小的Assassin已经摇头如拨浪鼓,“不对不对!不是那样笑!”她的声音里甚至带着些尖叫的意味了,“是像上次那个样子的笑!呜,我们的意思是……是……”

    词汇量实在少得可怜的小姑娘一脸苦恼地捧住了自己的笑脸,而弗拉德三世在看够了小娃娃们你来我往的拌嘴之后,最终还是出声帮杰克解释了,“弗兰,”气质仿佛从维多利亚时代的上流社会走出来的年长男人,西装笔挺且派头十足,弗拉德三世看着望向自己的小姑娘们,确切地说是望着弗兰,“那个‘维克多大人’,想来是没给你留下多少好印象吧?余也是听说过的,毕竟你的名字就是‘弗兰肯斯坦的怪物’,”小姑娘张了张嘴,满脸都写着抗拒似的欲言又止,最后却还是沉默,而Lancer本人摆了摆手,“余自然不介意,因为姑且余还算是心宽,但是其他人……”他指了指眼巴巴望着弗兰的杰克,“尤其是这些……嗯,和你年纪差不多大的小孩子,在对情绪感知的这方面来说总是比较敏感的。”

    “弗兰乖,不生气不生气……”杰克扒着弗兰的一条手臂,小声嘀咕着把她的手臂抓着晃来晃去。

    而弗拉德三世却只是微笑,他原本根本不是这样细致且有耐心的人的,但架不住生前无儿无女的大公阁下是真心把小姑娘当做女儿——或许是孙女,他有这个自知之明——看待的,被召唤到现在经历过的事情实在不能算少了,御主也换过了,入侵者也揍过了,连自己从前出生的地方都已经不复数百年前的模样,英灵说到底都是在时间的洪流中迷路的人;然而唯有一点,弗拉德三世是想要感谢达尼克的,那家伙把自己召唤出来了,因此才得以遇见这些一个比一个奇怪的英灵,又有弗兰和杰克一个天真活泼一个乖巧懂事的孩子在,甚至于尤格多米雷尼亚家的那些小孩——即使是传闻中无血无泪的那位护国鬼将,弗拉德三世也免不了产生“这样的生活能继续下去一定会很好”的想法。

    要赢,这场圣杯大战——第一次,除去“国家”之外并没有太多关心的瓦拉几亚大公带上了私心。

    而当弗兰手忙脚乱地安慰着咪呜咪呜的Assassin小姑娘的时候,后者却忽然停止了一切动作,白发的小姑娘鲜少摆出了严肃且认真的模样来,直勾勾地看向某个方向;不仅如此,就连穿在身上的那条雪纺的小连衣裙,也变回了英灵状态下那一身贴身的黑色软甲,小手略微翻转,两把色如鲜血干涸的匕首被她握在了掌心:“我们感觉到了……”她喃喃地如此说道,听上去好像在重复什么听不懂的咒文般,“那边,有人来了……曾经各自见过一次的人,曾经与我们为敌的人……和我们一样的‘人’……”

    从者——

    虽然杰克没有明说,然而黑方的Berserker和Lancer都是心思通透的人,和他们一样的“人”,自然只有从者了,弗拉德三世心里稍稍有些遗憾,只可惜曾经去过伦敦的拉美西斯二世、齐格飞和贞德都不在,不然多少也可以知道这个“曾经与杰克为敌”的人究竟是谁——不,他眯了眯眼睛,如果自己没听错的话,刚才杰克说的是“曾经各自见过一次的人”,来的不止一个,还有别人?而且两个都见过?

    说到底,弗拉德三世会在大晚上带着两个小姑娘在这里进行天文学补习,原本也就是听从了拉美西斯二世的安排,“在那群人类小鬼睡觉之后你们出去看看吧,毕竟不知道红方会不会趁机有什么动作,虽然Archer和Caster已经过去了”——热气腾腾的晚饭后法老在拽走Saber前如是说,瓦拉几亚大公总觉得那位御主少年人的外表下面藏着什么颇有深意的东西,以至于本能性地在心里绷着看不见的什么,但现在的情况证明,已经算是人老成精的瓦拉几亚大公,那种悬于心中的警惕并非全无道理。

    确实,有什么从天空而来了,在这万籁俱静之中仿佛划开一片漆黑的烈焰,正如黎明缓缓将大地染成红色的日光般耀眼,呈现梭形且极为刺眼的烈光自远处飞来,那光的目标不偏不倚,直直指向弗拉德三世。淡金长发的年长男人依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杰克,”他嘴唇蠕动一下,白发的女孩已经在刹那间隐去身形,“弗兰,”他又说,额饰上有着尖尖犄角的女孩转身头也不回地朝某个方向跑开,“果然来了,”男人如此说道,在那道红光距离自己只有数十米远的时候向前迈出一步,“来得正好。”

    极为刺耳又尖锐的声响似乎是在对他的话进行应答一般,弗拉德三世的面前陡然出现一根足有数人环抱粗细、仿佛古木一般的黑色尖刺无声无息间拔地而起,理所应当得好像一开始就在那里。

    来袭者金色的枪尖撞上这粗大的尖刺,两相摩擦出令人牙齿发酸的声音,飞溅的火星还没有完全消失时那金色的一抹便已经撤回,换手的间隙不到二分之一秒,闪过那黑色的尖刺想要再度袭击时目标却已经不在那里,呼吸花费的半刻,就连那巨大尖刺本身也幻觉一般消失不见了。冰色的眸子因为吃惊而微微睁大的时候,头顶转来了极细碎的机械位移声,来袭者抬头去看,只见刚才还无动于衷站在那里的男人不知何时已高高跃起,手中一杆造型颇为古怪的武器刃部朝下向自己而来,对方脸上依然是近乎闲庭信步的微笑:“贵安,想必阁下便是红方的Lancer了,余乃黑之Lancer,不自量力……恳请赐教。”

    面对如此来势汹汹的攻势谁也不会坐以待毙,白发黑衣的红方Lancer同样如此,眼眸里瞳仁猛地一缩于压下来的刃尖那点,枪杆一横双手握在一头一尾,“锵”的一声脆响死死抵住了从天而降的攻击。

    弗拉德三世自然没有希望这一击就可以奏效,被格住之后也是十分痛快地沾之即走,丝毫没有要太过久缠的意思,借助来自武器上的冲力在数米开外处稳稳站住,轻轻压平了肩上被抬手时候的动作牵出的细微褶皱,以贵族们惯有的矜持与骄傲朝着那青年的方向略一点头:“不愧是传说中的苏利耶之子,余这回算是见识了,”他带着些不知是真是假的笑意如此说道,“果然是令人头疼的棘手,迦尔纳。”

    红方的Lancer——也就是迦尔纳——并没有因为被叫破名字而意外,相反他冲着对方一点头:“你也不像传说中那样只会领兵作战,我还以为你会比想象中的要好对付些,‘龙之子’弗拉德三世。”

    金发的男人大笑起来,那仅剩的一丁点贵族式装腔作势瞬间扔到九霄云外:“非常好!”他毫无疑问是语带自豪的,“在这图利法斯——不,在这罗马尼亚,若要说符合‘Lancer’职阶且最富盛名之人无疑就是余了,唯有这一点,余是不会让给任何人的!”他朝向迦尔纳风度翩翩地行了一礼,“挑战如你一般的英雄确实是余不自量力,但土地认得主人——在这罗马尼亚,同为Lancer,余不见得会输!”

    关于这一点,确实毫无疑问的,就连迦尔纳在初次听说“穿刺公”之名的时候也不由自主地在心中感到骇然,无论是那令大地变为焦土的烈焰,又或者将成千上万的敌人穿刺于木桩之上的疯狂举动——这并非如“吸血鬼”一般是是后人的无聊想象,而是他在位期间曾发生过的史实:拔地而起的铁之尖刺,破开头盖骨后留下红白的痕迹,示警或炫耀一般地整整两万奥斯曼土耳其的士兵钉死在边境上,任由他们的尸体腐烂风干、沦为食腐性鸟雀们争抢的美食——那是最可怕的示威、却也是最有用的护身符。

    想到此处是,即使迦尔纳也不由得闭了闭眼睛,他是太阳神苏利耶之子,乃是“施舍的英雄”,无怪乎他无法想象创造这样可怕场景的究竟是人还是怪物——虽然现在,这位鬼神般的王就站在他面前。

    从内心而言,迦尔纳极愿意相信这位遭受背叛而死的瓦拉几亚大公是个合格的王,为了脆弱的国土哪怕被迫背负恶名也再所不惜,那必定是令人从内心敬佩的人,但现在……不得不战啊,年轻人叹气,不能叫他开宝具呢,若是依据史实出现,那么对方宝具的攻击数量无疑是以“万”作为基础单位的,虽然自己的宝具同样是对军宝具,可若是展开宝具仅仅是为了抵挡对方的宝具,那就太过得不偿失;如果能多少摸清楚对方的攻击模式或者展开宝具所需要的魔力,也许会多少有些应对的方法……

    迦尔纳在心中自然有一番计较,他从来都不是有勇无谋之人,考虑到诸多因素之后做出的决定自然也有自己的理由,沉吟片刻后,他摸出了一块巴掌大小、宛如弯刀一般的什么东西。

    弗拉德三世眯着眼睛看迦尔纳动作,一瞬间怀疑对方究竟是不是把这东西放在了身边那些看上去颇毛绒绒的织料里,见他五指合拢后那东西转瞬间碾作细小的粉尘,随着夜风纷纷洒洒落在地上,“这是某个魔术道具,不过和普通的那些种类稍微有些不一样的地方,”迦尔纳毫不在地如此说着,待那些粉尘散尽后他拍了拍手上的细屑,“改良之后的作品,我方的魔术师请我顺便过来试试这东西的成效。”

    啪啦——咔嚓——嘎叽——极容易便会被人忽视的声音响起,弗拉德三世却神色不变地看着那些摇摇晃晃站起来、无头的黑色骸骨们:“哦?改良后的龙牙兵?听动静就知道这确实和那些便宜货色不一样……”他手中黑色的枪挽出一朵雪亮的枪花,最后虚虚往地面一指,“但是说到底,改良得再如何出色的消耗品,也就是消耗品而已,没有什么更多的意义了。”

    那柄造型怪异的黑枪枪尖,刃部悬停在距离地面一二厘米处,随即,大地发出了极轻微的震动。

    龙牙兵作为一种可消耗性下级使魔的使用源头已不可考,但相较起那些还带着泥土的骷髅,这些黑色的骸骨无疑有着更强大的力量,不仅拥有比骷髅更高的物理抗性,更因为它们本质上是以龙牙作为媒介藉由魔术创造出现的使魔,因此也有用对魔力的抗性,另一方面,这些龙牙兵也拥有着大多数生物才会有的“感官”技能——正式因为此,在地面一开始出现细微的颤动时,这些没有头颅只留一个下颌骨的黑色骸骨便本能地低“头”,“看”向自己脚下的地方。

    密集的破空声和擦挂声瞬间掩盖住了其他所有声音,似乎在眨眼的功夫间就出现了,什么都没有的草地上好像雨后春笋一般出现了大量钢铁的尖刺。闪着冰冷寒光的尖刺通体漆黑,最短的也足足拥有一人多高,而最高的则比弗拉德三世几乎要高出两到三个身体的高度去,而被召唤出的那些龙牙兵已经一个都不剩地全部离开了地面,或是从盆骨直接贯穿了原本应当是天灵盖的部分,或是穿透粉碎了肋骨之后再从肩胛处斜斜地刺出——那场景宛如千万树木在月光下蓬勃而生,然而细看时只会令人浑身发冷,铁桩为树干,骸骨为枝叶,竟像是无数人类的尸体在经过漫长的时间后变成了累累白骨——

    迦尔纳骤然捏紧了手中金色的尖刺,随后不忍地闭上双目,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竟然会以这种方式见到那位穿刺公生前沾染着鲜血的累累战功——纯由活生生的人类组成的、鲜血淋漓“丰碑”,经年累月后,大约就是这等场景了——随后他注意到,两位Lancer站立的地方奇妙地空出一个恰到好处的圆圈,不受那些尖刺的干扰,能够清楚地看见对方,宝具不会伤到主人这是常识,但若说不会伤到敌人那就是笑话,由此看来,这些避开了自己的攻击的尖刺,毫无疑问是弗拉德三世刻意控制之后的结果。

    “Kaziklu Bey【血染的王鬼】——”弗拉德三世颇带着点恶趣味的幸灾乐祸看着对方,举手投足间依然是与生俱来的高贵,“再现了余生前最著名事迹的宝具,因为敌方数量太多,让阁下见笑了。”

    迦尔纳不言,脚下一蹬,借力那些钢铁尖刺上纵身跃起,借助英灵那非人的身体力量,他下落的地方距离一开始的起步处足足有十米远的距离,转瞬间便脱出了那些尖刺所包裹的距离,然而站在钢铁林地之中的弗拉德三世却只是将头微微一点。于是太阳神之子悚然发现自己计算好的落脚处又再次被能轻易洞穿金属甚至硬性宝石的尖刺占据,他神色不动,手腕一抖将黄金的神枪尖端直朝向尖刺的躯干部送出,爆炸声响起后他的身体又向另一方弹开,那些充满血腥味的钢铁像极了疯狂的植物般漫山遍野地生长,迦尔纳便用手中的武器将其通通炸得粉碎——但,还不够!那些东西的基础数字同等于弗拉德三世生前为敌国士兵准备的那一片“枪碑”,然而拥有国土加成,这些钢铁铸造的刑具便根本以几何的数量上涨,除了一大片依旧保持着交错的状态伫立在黑方的Lancer身后之外,其他的部分便都用以追击了。

    为什么他要保持身后的那一部分宝具依然处在激活状态?迦尔纳想不明白,弗拉德三世眼中这浪费魔力的行为实在令人费解,是在拖延时间?可如果要拖延时间,也不至于要激活那些屏障般的部分——

    屏障?

    半空中的迦尔纳忽然回过神来,他略微抬高视线看去,看见了屏障后那座陷入沉眠的小镇——

    看着将魔力包覆身体、在半空中如火鸟一般借力躲避的迦尔纳忽然顿住动作,弗拉德三世嘴角露出一个无声的微笑,眼神中也带上了几分欣赏的意味来,就算曾经攻击过Ruler家的小丫头,但那个年轻人果然是仁慈的英雄——不错,这就是为什么自己即使要白白耗费魔力,也要维持那一部分的钢铁尖刺依然处在激活状态了,弗拉德三世握紧了手中的黑枪,炮弹一般像已经离开足够远的迦尔纳疾驰而去。

    如何能让尔等敌军将领,在余子民的安眠之处附近为所欲为呢?


【是慈祥的爷爷和孙女们!【不

哥的眼睛,awsl】



【OOC小剧场:笑到吐血

大公:谁跟你是同好了?这叫智取懂吗智取!还有余用的不是老年机!

拉二:哎?不是吗爷爷?】


评论 ( 7 )
热度 ( 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