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七五】

下午加班,提前发文。

……最近刀剑那边有点欧啊,第一天限锻就出了白山……

虽然没捞到小祖宗。

昨天九十个石头扔出来三个瓦尔基里,除此之外全是礼装,行吧。


有些过度的一章,因为觉得空中花园很漂亮所以想要加点逼格。

不用怀疑,让娜就是那种上课打瞌睡都能考全校前几名的学霸,还是个全科学霸。

忘了补充一个私设,并非完全使用月球的世界观,所以“神”依旧存在并且相互之间有所交流,他们只是在远离人类世界很远很远的地方,神代结束之后他们就仅仅是观察而并不选择插手了,只不过因为某些具有预知能力的特殊个体察觉到了即将到来的巨大变化,才会出现老师和拉二这两个特殊个例。

至少在我的设定里,大多数神灵还是会选择用自己的方式庇佑人类的。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七五】

    虽然通宵营业的教堂自然也是有的,但这座教堂显然不在其中,甚至连白天在这里工作的某些神职人员甚至也并不住在教堂的生活区中——这是弗拉德三世带回来的关于这个教堂的情报。

    不能确定天草四郎究竟是不是那种会顾忌到普通人的英灵,但毫无疑问贞德是的,两位Ruler似乎进行了什么无法被旁人理解的交流,而看上去不论交流的结果是怎样的,至少那位救国圣女确实摆出了不会太过插手的架势。而天草四郎看向站在树木阴影下的贞德,数秒之后,他重新转过头来看向喀戎与帕拉塞尔苏斯,也不知道有没有没有注意到她其中一只眼睛的虹膜变成了和正常眸色不同的浅金。

    “虽然这么说很突兀……但是如果在这里打起来的话,一定会造成很大的破坏吧?城镇里的人们可能也会被波及……如果发展到这个地步”天草终于将握在胸前的双手放了下来,金属的十字架随之垂在胸前,少年露出有些为难却又有些跃跃欲试的表情来,“要不然还是换个地方吧?”虽然作为敌人,但这个提议自然是毫无疑问的正确,炼金术师和弓兵对视一眼后并没有表示反对,于是天草四郎便轻轻跺了跺脚下的地面——这时候他们才注意到,这孩子穿着的,居然是某种制式的军靴。

    帕拉塞尔苏斯眯了眯眼睛,不知道究竟是不是因为魔术师的直觉,他总觉得眼前的这个少年并不仅仅只是个和贞德同样职阶的裁定者而已,这个英灵年轻到几乎年幼的外表下,似乎还深深地隐藏着别的什么东西,“如果,”炼金术师用两根手指拈了拈胸前小心编织起来的发辫尾端,沉吟片刻后开口,“如果真的可以的话,能够不干扰到普通人的话,我也可以放心了,只不过……”

    “只不过,如果可以的话,”喀戎微笑着看着天草四郎,“能不能麻烦你告诉我们,想要去什么地方呢?啊,您也不用多想,虽然说起来是想要知道一些有关接下来的场地的事情……”弓箭手和炼金术师对视一眼,两人有些无奈地笑了起来,“但是,从您一开始就等在这里的举动来看,大概从我们踏上这片土地开始,至少在现在的条件下,‘黑方’恐怕就已经不存在什么场地优势了吧?”

    地面开始慢慢震动起来,而天草四郎依然站在那里,因为好奇而歪着头的样子像个偶然听到了什么八卦的高中生,牛头不对马嘴地兴致勃勃着:“两位先生的关系真好呢,我可是头一次看见从者之间关系能这么好、甚至连对方想说什么都能够接上来的地步啊,”一拍手,“难道两位是在交往么?”

    喀戎疑惑地看着白发的小神父,帕拉塞尔苏斯则将两个人都看了一眼,摇头叹气:“我生前没有过这方面的经历,开开玩笑倒是无所谓,不过老师……天草大人,说话还是慎重为好哦?”

    天草四郎握拳靠在唇边,轻轻咳嗽两声:“咳咳,帕拉塞尔苏斯先生,对吧,请不要介意,刚才因为一时好奇而说了些无礼的话,”他指了指自己的头顶,“那么……要说场景的话,天上,如何?”

    说完这些之后,白发的少年忽然消失了。

    一个活生生的人在眼前消失无论如何都是会让人感觉到毛骨悚然的,尤其帕拉塞尔苏斯能够确定,这“消失”不是在魔术的作用下视觉被扭曲后产生的光线折射,而是真正地消失不见了,无论是从魔术波动还是作为“人”的气息感知都被完全阻断,就好像这个名为天草四郎的少年从一开始就不存在于这个空间中一般,但同时,地面震动的频率却变得更厉害了,就好像、好像是——

    作为英灵而言,帕拉塞尔苏斯擅长防御和辅助更多于进攻,因此也对于这种情况有所准备,他将双手合拢,一错眼的功夫仿佛是从掌心抽出了一把手臂长短的剑来,没什么杀伤力的长剑看上去更像某种精巧的艺术品,一般刀具上的放血槽也只有装饰性的一条,剑柄尾端镶嵌着拇指大小的红宝石,宝石中间应该,炼金术师蜜色的眼睛因为魔力的发动而微微闪着亮光:“都过来!‘元素障壁’、发动!”

    “别站在树下发呆了贞德!”喀戎的时候不忘这样喊道,贞德本人会怎么样对他来说倒是无所谓,但被凭依的让娜·奥尔特却是切实需要保护的,“这里的地下有什么东西在动!快到这边来!”

    贞德不傻,她当然知道喀戎说得没错,从地面的土层之中上浮似的出现、像一把匕首般朝向天空拔地而起的某种东西,混杂着黑色与金色的正是某种建筑物的顶端,随后又有其他部分节节伸展,僵硬却充满了节奏性地从那些极其细微的尖端一路生长,随后再组成更加复杂的模样——是宫殿?还是什么没有见过的神殿?就算是见多识广的喀戎谁也说不清楚,只以表面闪烁的光泽来看,这些活物似的东西大概是金属构成的,但有什么金属能够丝毫不借助外力地搭建起这样宏伟的建筑来么?——简直,荒谬!

    有细小的阴影开始蚕食着脚下尚还看得出纹理的地面,只是头顶洒落的月光似乎变得有些暗淡了,贞德皱着眉头环视四周,随后抬头看向天空,接着她瞪大眼睛:“Caster、Archer!那是什么?!”

    认识这么些天,他们也多少清楚贞德的性格,能够让这位圣女失态的事情实在太少,以至于帕拉斯尔苏斯和喀戎在听到她的声音时,第一时间就抬起头往上方看去,然后,就连他们也陷入了和贞德一模一样的疑惑中:半空中,有个像是某种器皿的盖子一样的东西正在慢慢成形,以半透明的模样转变成黑色金属的过程清晰到肉眼可见,而那样的变化实在是太过超越认知,只一眼就可以能够猜到这绝对不正常,以至于不得不让人怀疑起来,那东西究竟是现实存在的,还是单纯由魔力编织的魔术造物。

    但还不等他们想清楚,被踩在脚下的石板路竟然也在瞬息之间猛然破裂开来,浮土被震散之后露出和那些突兀“生长”的东西质地相同的深黑色的金属面,道路的破碎声和真实的碎裂在同一时间发生,更多的金属尖刺也仿佛犬牙一般互相交错着猛然从地下地上窜出,但凡一个不小心,便有可能接二连三被攻击,直至流血过多而死——哪怕是从者,恐怕也不会比普通人好到哪里。

    对于曾经在尤格多米雷尼亚城堡附近以一敌二的喀戎来说,这东西看上去多少有些像是弗拉德三世的宝具,因此倒还算是游刃有余;但攻击角度太过刁钻,以至于连贞德的脚边也冒出来了好几簇,她险些为了躲避其中一簇又被另一簇伤到,幸好帕拉塞尔苏斯抓住了她的手腕一个用力、而他自己也被喀戎抓住了小臂往他的方向用力一拽,然而那把短剑外形的魔术礼装,却被他在退开前踩进了那些诡异的黑色金属地面里,淡紫色的光罩虽然面积并不大,但还是多少能将他们都笼罩在光罩之中。

    那东西“生长”的速度实在太快,就算是从者,要在第一时间要反应过来也有些困难的,好在帕拉塞尔苏斯准备充分,他带在身边的魔术礼装——也就是那把看上去装饰大于实用性的剑了——是根据大气中“水”“火”“地”“风”四大元素,以及视为空想元素的“以太”构成的,虽然神代之后再没有了真正的“以太”存在,但并不妨碍他这位“被元素精灵选中”的人能够轻易地模拟出类似的存在;而在他持有——曾经持有——的人工灵中,年龄最小的“以太”正是最精通防御的存在,而能够使用五大元素的帕拉塞尔苏斯的礼装,也同样利用能够通过模拟出这早已经不存在的“真以太”进行防御——再加上贞德将她的战旗插在地上,亦展开了以圣光和信仰作为壁垒的屏障,因此所幸倒是没有人受伤。

    脚边最后一点泥土也随着震动消散殆尽了,仅仅留下破碎的石板,在那些震动完全停下来的时候,周围已经看不见教堂的半点痕迹,而当他们抬头望向上方时,天空和月亮都被漆黑的拱顶取而代之了。

    这里显然不是那个历史名城中修建在小小山坡上的圣堂教会据点,而似乎是他们、连同他们所在的空间都彻底转移到了另一处,初次见到此等事情的贞德难免有些失语,之外的其他两个人却因为曾经见过相同的场景还算冷静——他们曾经见过拉美西斯二世的宝具内部、亦是固有结界的大神殿内部之中,但不同于那神殿之中仿佛被静止了时间的王墓一般阴森,这里更像一个华丽的宫殿玄关,只不过幽深而冗长的金属走廊被墙壁上同样由金属构成的火把照耀时,无端端显出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诡异来。

    “这是在……邀请我们进去的意思?”贞德不确定地看着空荡荡的走廊,漆黑一片而不见任何来自前方的光,唯有那些被固定在墙壁上的火把,跃动的红色火球仿佛自己拥有生命,像极了生物的眼睛。

    “嗯……虽然看上去很吓人,但实际上……应该也很吓人吧?”喀戎的笑容带着些深意,“不过除此之外,似乎也没有第二条路可以走了,就算我们想要回头……”他说着转过身,他们身后装潢华丽的空间正是这座宫殿玄关的大门,然而当Archer以正常的速度转换方向的时候,好像有什么东西察觉到这个的动作一般,有一道屏障——或者说是屏障外形的大斧——从半空中轰然落下,重重扎进地面,而那个原本存在的大门模样也忽然扭曲了一下,最后竟像是被溶解在水中一般慢慢消失不见了,最后留下的只有一面缀满了黑色金属尖刺的墙壁,沉默地和屏障模样的大斧一起挡在离开的路上。

    到此为止,喀戎才回过身来,朝着显然被这等变化惊住的两个人摊了摊手:“看到了吗?这里的主人啊,好像根本就没有打算让我们离开的样子呢,”说着,他看向贞德,“我和菲利普斯倒是无所谓,原本也就是打算过来打探一下黑方消息的,但是你,应该算是被无辜牵扯进来的吧?这样没问题么?”

    贞德眯起了眼睛,一双比一般女性显得刚硬的眉毛紧紧皱着,不知道是不是不满于喀戎话里话外的那点怀疑,她的语气略微有些生硬:“关于这一点您就不用担心了,毕竟这次是我自己勉强要跟你们两位一起过来的,当然了,我会保护好让娜的,至于您和Caster要做什么都不关我的事,我只是个裁定者而不属于任何一方,只要在‘不干扰到普通人’的范围内,就完全不用顾忌我这边会怎么样。”

    话虽这么说,但在贞德自己都没有发现的某一处,她的内心已经产生了一些动摇——红方也有一个如自己般的特殊职阶,而且是那样一位据说拥有复仇者职阶的裁定者……

    原先,贞德只是从自己看见的方面,考虑到黑方拥有拉美西斯二世那样可怕的从者作为所有从者的御主,同时又有着屠龙者齐格飞、大贤者喀戎与在本土有国家加成的弗拉德三世作为上三阶对红方已经足够不公,却没有料到红方拥有着不相上下的力量——苏利耶之子迦尔纳、海洋女神之子阿喀琉斯、亚瑟王之子莫德雷德,现在冒出了一个作为裁定者的天草四郎,就连她自己也陷入了某个无法逃脱的陷阱纸中,那么贞德有足够的理由相信,红方绝对不仅仅只是表面看上去的那样简单!

    短暂的商量之后,他们终于开始行动了,喀戎自然是走在最前方的,因为折断了自己的长弓,他看上去益发不像个弓阶的英灵了;而带着几分赌气的意思,贞德则扛着自己的战旗一声不吭地走在帕拉塞尔苏斯的身后,但没走两步,她便一头撞上了炼金术师的后辈,额头被自己造型奇异的头盔硌得生疼,退后两步想要跟帕拉塞尔苏斯道歉,却看见对方两根手指抵着下巴,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来。

    显然这时候自己不应该开口,贞德为了保持自己的立场自然是安静地站在一边,但喀戎在这方面自然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了:“菲利普斯,怎么了?难道你发现了什么吗?”

    帕拉塞尔苏斯先是对贞德笑了笑,随后转头看向喀戎,摇摇头:“不是我发现了什么,只是……有些奇怪,这个建筑从刚才开始就已经飞起来了,你们应该也已经感觉到了吧?”被问到的喀戎和贞德都点了点头,但无论是这种轻微的失重感还是单纯的飞行对于从者而言都根本不算什么,“贞德小姐没有术阶适应所以应该不知道,但老师确实是有术阶的职阶适应性吧?我不能确定您有没有感觉到……这东西好像在一瞬间完整了似的,就魔术层面而言,会产生这样反应的东西实在很少,但我记得某些大型的魔术器具会在组装完毕后产生和原来不同的魔力波动——所以我在想,我们现在到底在什么之中……”

    “Hanging Garden of Babylon……”男人极具辨识度且极为低沉的嗓音,缓缓地念出这个词组。

    于是贞德和帕拉塞尔苏斯一瞬间同时转头,看向作为声源的喀戎。

    半人马的大贤者轻轻踩踏了一下地面,金属的声音切实地传了出来,只是多少有些意料中的沉闷,喀戎笑道:“我们现在所在的是一个建筑物之中,而飞到天空中才变得完整的、拥有着居住功能的建筑物啊……我首先想到的其实是中国的‘蓬莱仙宫’哦?不过那东西确实是神的造物而不是人的,因此已经完全不能算作‘魔术器具’了,而除此之外的东西符合‘飞行的建筑物’的特征,大概也就只剩下这个了,”他将那个词组重复了一遍,“Hanging Garden of Babylon——传说中的‘空中花园’吧?”

    “空中花园么?我记得那是巴比伦国王尼布甲尼撒二世【Nebuchadnezzar II】为了自己的爱妃、米底的公主安美依迪丝【Amyitis】而创造的人间奇迹……”帕拉塞尔苏斯作为大半个博物学家,自然是对这一大人类历史上的奇观有所耳闻的,略微思考片刻,“——这么说,空中花园算是魔术造物?那么这次那位尼布甲尼撒二世,难道被作为从者召唤至红方了?再现这样一座庭院,他是术阶吗……”

    “尼布甲尼撒二世和他老婆?等一下,好像不对吧?”虽然让娜并没有像平时的贞德那样没有以近似幽灵的状态出现,但她的声音里却在这条走廊里清楚地响了起来,“我记得上学期去偷听学姐那边亚述学研究的硕士课程的时候,听到她们讲师说,现在科学家证实巴比伦空中花园实际上位于巴比伦以北300英里之外的尼尼微,建造者是亚述王西拿基立【Sennacherib】,不是尼布甲尼撒二世啊?”

    黑方的Archer和Caster对视一眼,两张风格不同却一样英俊的面孔上皆露出了有些诡异的笑容来,帕拉塞尔苏斯轻轻一挥手,那件白色的风衣瞬间转为了英灵状态下的那件炼金术师长袍,他笑着叹了口气:“这个时代的考古技术,真是令人羡慕啊,有可能的话,我也很想去见识见识呢,”如此说着的炼金术师看向身边同样笑得满脸微妙的弓箭手,“答案似乎就在眼前了呢,老师。”

    同样变成了作战模式的弓箭手慢条斯理地摸了摸下巴:“很有趣不是么?如果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真的是空中花园……甚至不是花园本身,而仅仅是空中花园的衍生产物的话,那么可供选择的范围就缩小很多了,不管怎么说,作为从者再怎么厉害,也是无法跨越自己生前固化在灵魂之上的局限性来召唤出某种东西的吧?”他看向他们将要前行的方向,“毕竟像‘那个人’这么厉害的家伙,也只能以自己的神殿来作为攻击手段,而没办法召唤出我故乡的神殿为他作战嘛——”

    炼金术师在裁定者近乎目瞪口呆的表情中展颜一笑:“那么,应该就没错了,‘那个人’生前打了一辈子的敌人,这个情报已经足够重量级了,接下来知道什么都是我们赚——走吧,既然已经到别人家门口了,如果就这么转头回去,想必主人也是会很没面子吧?”


【天草·JK·四郎:cp好嗑,所以请来我家做客哟!】

【老师表情瞩目】



【OOC小剧场:吐槽的是顶着白贞壳子的黑贞w【反正把圣女大人踹下去自己吐槽已经不是一两回了】

迫☆害☆政☆哥☆哥【太子:紧急拔刀


评论 ( 4 )
热度 ( 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