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GO/拉齐】龙肉汤圆出锅

元宵节不是年夜饭就不要吃太多啦……来点清爽的嘛~【清爽个球啊】顺说其实我是没吃过肉汤圆的【死目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孩子他妈说了要画漫画!作为第一读者看过几页已经旋转爆炸!!

飞哥怎么那么好看【捂脸

前文热气腾腾的爆炒龙肉点我←(⊙w⊙)…

开头照顾孩子专精的齐格飞麻麻出没,结尾夹带一丢丢呆毛王x花之大哥哥


然后……口口声声说着被我拉进拉齐坑的妹子们,你们,产粮好吗,饿死了啊【






    熊熊燃烧的篝火在宽大的岩石上投射出影子,两个凑在一起睡觉的小姑娘猫咪似的拱了拱,齐格飞发了会儿呆,然后把裹着巴鲁蒙克的隐形衣取了下来,小心给她们盖上。

    藤丸立香睡得迷迷糊糊时忽然睁眼,一脸茫然地看着眼前的人,好像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这人是谁,银发的屠龙者放轻了声音:“没关系的,Master,睡吧,守夜有我在。”小姑娘用力地眨了眨眼睛,在看清楚面前的人是谁之后终于露出个软呼呼的笑容来,然后心满意足沉沉睡去,屠龙者温柔地看着橙发的小姑娘和靠在她肩头睡去的亚从者,轻轻弯起嘴角。

    年轻的法老始终一言不发,他坐在一块石头上把玩着手里的勾镰,看着屠龙者把几乎所有事情都一手包办,现在累极了的御主和她的小学妹头碰头睡去,齐格飞终于有时间坐下来喘口气,于是法老慢慢开了口,声音里听不出什么情绪来:“你好像很擅长这些零碎的事情。”

    拨弄火堆的齐格飞闻言一顿:“……呃,因为以前游历过很多地方,不能带着侍从……”

    他们的对话极短,因为法老没有接话,周遭便陷入一种尴尬的沉默中,除了风声和火焰舔舐树枝发出的噼啪声之外,就只剩下不知道从多远的地方传来的狼嚎。

    金色眼眸的法老闭目养神,齐格飞也不好再继续开口,有那么一会儿他劳心命似的起身,去给蹭掉隐形衣的小姑娘们严严实实把“毯子”盖好,然后又回到火堆边,仍然看着那大团跃动的橘色光源发呆,身边忽然有窸窸窣窣的响动传来,齐格飞疑惑地转头,正对上那双太阳熔金的眼眸,而被黑色手套包裹着手朝他伸过来,似乎是正想要碰触自己。

    刹那间屠龙者身体快过脑子,猛地往后退开几步,如惊弓之鸟一般定定看着眼前带着稚气的青年;而法老的手失去目标之后停在那里,有些讶异地看着避自己如何等毒蛇猛兽的银发男人,不满地哼了一声:“退什么退,余又会不吃人。”

    好像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齐格飞睁大了眼睛看着褐发的法老,张了张嘴,吐出的第一句话还是道歉:“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逆着火光的埃及青年眉毛挑高了一些,那双金色的眼眸比项链上的蓝宝石更加耀眼,他收回手去,口气带上些微的不耐:“……有什么好道歉的,”屠龙者抿着唇不肯说话,一丝不显眼的血色慢慢浮上颧骨,于是法老忽然明白了什么,问道,“难道你还在介意上次的事?”

    于是屠龙者的眼睛在一瞬间变成了绝非人类的样子。

    虽然已经勉强让自己忘记那些荒唐的经历,然而记忆根本不是会以人类主观而遗忘的东西,就算再怎么不情愿,齐格飞也依然记得那所谓的“上次”发生的一切——自己是怎么狼狈地哭泣着抱住这个人的肩膀,怎么张开双腿让这个人步步深入,仰视着那双比他更像野兽的金色眼睛,被拥抱、被入侵、被撕裂、被占有……齐格飞甚至清楚地记得,自己是怎样像女人一样以这具怪物般的身体承受另一个男人的东西,然后他说了自己的名字——

    他一声不吭,然而法老却得到回答一般点了点头:“果然还在在意吗?”

    “请不要再说这种话了……!”屠龙者终于忍不住压低声音吼道,然而在面对那年轻人面无表情的样子时又生理性瑟缩了一下,要直视一个和自己发生过这种关系的男性太难,齐格飞将头扭到一边,死死盯着某一株枯死的植物,“上次……那是……那只是意外……”他觉得自己真是不知廉耻极了才会说出这种话来,“请您当做没有发生过……”

    脸上的红色已经一路蔓延到耳根,屠龙者紧紧咬着牙闭上眼,期望黑暗能抑制自己不要有什么更过激的反应,然后,他听见法老语气轻快地开了口:“呵呵……意外啊……”

    齐格飞没看见金色眼睛的英灵如何像个孩子似的弯起嘴角,耳边忽然划过风声,睁眼便看到那根似乎只是用作的装饰或者手杖使用的勾镰忽然靠近眼前,“咔哒”一声勾住了背上巴鲁蒙克的剑柄,法老自言自语般的声音传进了屠龙者的耳朵,“上了余的床还想抽身离开,”随后那勾镰往反方向一转,惯用的长剑便不知怎么地落在了地上,法老自言自语般的声音传进了屠龙者的耳朵,“你真是想多了,齐格飞。”

    “您说什——唔!!”


龙肉汤圆走这里


    “你很开心啊,”金发的骑士王即使身为女性也充满压迫力,她眯着绿色的眼睛,打量着千年前的神之子,然后露出一个笑容来,“遇到什么好事了吗?”

    “哦?能看出来吗,圣剑使?”法老同样笑起来,相比起个子小小气场却很足的骑士王,他的笑容更带着某种野兽般的压迫力。

    “当然,我能看出来,”骑士王意有所指地望向不远处拖着步子的另一个同行者,“你像只吃饱喝足的野兽,”她说着,又露出些微好奇的神色来,“能失礼问一下么,和两位小姐以及还有那位尼德兰的王子殿下被仍在特异点的两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法老大笑:“你还是把注意力放在你的魔术师身上比较好吧,不列颠之主?至于余——”他看着屠龙者的尾巴消失在通往休息室的门后,拨了拨额前的发,“确实,发生了一些非常有趣的事——不过在那件事情有结果之前,就让余暂时保密吧。”

    骑士王于是也不多问,而是弯腰行了个骑士礼:“既然如此,我就静候佳音了。”

【END】

评论 ( 21 )
热度 ( 25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