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GO/拉齐】爆炒龙肉一份

年夜饭出锅!爆炒龙肉一份!

还麻烦各位看文的时候带肾不带脑,爽到就好,祝各位新的一年欧气爆棚满嘴流油!

有图,配图【点这里】!是亲爱的孩子他妈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给画的!她画得超好你们快去喜欢她!


阅读提醒

①拉二……这只拉二不太像个好人【?】虽然确实是,霸道任性而且不好好听人说话,大概是融合了我自己的理解和一点历史上的那个拉美西斯二世吧……【据亲友说】有点接近苍银的拉二?没有拜读过,不过听说是个能把普通世界玩成ABO的霸总【心动x

②飞哥……嗯,可能确实软了点,大概因为我写他的时候就是抱着软呼呼的心态写的,咋说……就是想找个人疼他,我是真的心疼,想想风评被害我真的要哭出来了,他那么好的人为什么要过得那么憋屈啊QAQ……【虽然心疼的方式有点奇怪x

③关于被飞哥弄死的龙……ta到底叫什么呢~“名字”这玩意儿的魔力可是很可怕的你说是吧~fate系列小姐姐那么多不多这一个不是~说不定人家现在在冥界甩着尾巴看戏呢~【没有


PS:龙性本【】真是个炖肉的好梗对吧~

PPS:求热度和留言,第一次这么长的肉还是这俩人……就,很方_(:з」∠)_


对这个CP我有话要说↓




    “所谓‘名字’这东西,可是很可怕的——当然,更可怕的还有女人的小心眼,”以女性的外貌来到迦勒底的英灵如此说道,眉眼间促狭神色却也美得不可方物,她合上书看着被小孩子缠住的英雄,抿唇一笑,“王子殿下,当时杀死的究竟是法芙娜还是法夫纳呢?”

    那两个单词几乎没有任何差别,而齐格飞彼时正忙于应对几乎爬到他头上去的童谣,有些茫然地看着达芬奇,微微地“啊?”了一声,一不小心穿着黑色裙子的小姑娘就真的爬到了头顶,他顾不得面前笑得神秘的全能之人,连忙将童谣抱下来,小姑娘嘟着嘴一脸的不开心,扭啊扭地从英雄手上溜走,抱着自己那本巨大的绘本跑掉了。

    于是齐格飞这才有空闲看向达芬奇,屠龙的骑士满脸愧疚地向美丽的女士道歉:“刚才实在是很抱歉,没有注意听到您说了什么……请问,您刚才是说法夫纳怎么……?”

    “不,”迦勒底的大姐姐明眸善睐的模样足以令绝大多数的少年怦然心动,不过眼前的英雄早已不是少年,“我什么也没说,王子殿下不要介意哦~”


    伴随着有什么东西撕裂身体的疼痛,是仿佛连身上衣服的布料都成了无法承受的重量。

    握剑时素来平稳的手颤抖起来,骨节分明的手如同长剑的尖端一样锐利而冰冷,指腹却像是低烧一般烧起了艳丽的绯红,在皮肤上蔓延开的龙纹泛起冷色光芒的同时却散发出极热的高温,从腰椎伸展的两片膜翼和尾椎末端甩出的长尾根本不是人类该有的器官,颅骨侧面伸展出尖锐的犄角无疑威风凛凛,然而却加剧了此时身体的痛苦。

    热,仿佛被整个人扔进了熔炉之中,血管之中流淌的好像已经不再是血液,而是某种被高温融化的金属,背后那一片被诅咒之处更像是要灼伤皮肤,不知为何,只感到体力流逝极快,几乎每个动作都要付出双倍的力气才能达成,他甚至可以听见自己的喘息与汗水滴落在地上的声音,额发黏在皮肤上的时候实在太不舒服——该死……这是什么感觉……

    双手撑在地上,浅色的长发顺着肩膀落下来,而身后长长的尾巴尖端有些不受控制地勾起,汗水滴落在地时发出近似于蒸发的声音,而双腿间被尾巴遮住的地方被某种难以启齿的体液慢慢濡湿,身体似乎出了他什么不能理解的问题,好像连思考的能力都开始离自己远去,脑子里只剩下一团乱麻,甚至连眼睛都从温柔的蓝色变成了某种带着侵略性的深冷色,瞳孔在两头尖尖的梭形和大多数哺乳动物的圆形之间不停转换——那不是人类,而完全是龙种的样子了。

    “不……行……好……难受……请离我远一些……”高个子的剑士伏在地上,仿佛在自言自语地说,尾尖不自觉摩擦着地面,而腰部延伸的双翼展开,“我不知道……我会做什么……”

    这绝不是齐格飞生前曾经有过的状态,究竟是人还是龙实在难说,藤丸立香和与她从来形影不离的半从者目瞪口呆,看着炼金法阵中仿佛失控的巨龙一般浑身颤抖的英灵,小姑娘手足无措地抱着头团团转:“怎、怎么办?他好像很难受的样子……要不要让阿塔过来帮帮忙……”

    鼻子上的眼镜都快要滑下来,玛修看上去也有些慌张:“可是……可是弓箭手也只是克制剑士而已,阿塔兰忒小姐应该帮不上忙……要不要把齐格飞先生打晕试试……”

    “Ma……Master……”英雄的嗓音原本是低沉而温和的,然而现在听上去却嘶哑又陌生,那是藤丸立香从未听过的声音,她听到他说,“抱歉……请原谅我……暂时……离开……”

    他顾不得已经吓到的御主和半从者,踉跄着站起来,行了个礼后离开了这个房间,跌跌撞撞地一路往自己的房间过去时,几乎要扶着墙壁才能勉强稳住身体,路上遇到眼巴巴跟在龙之魔女身后的奥尔良圣女,也遇到被金发的骑士王堵在墙角的花之魔术师,每一个人都习惯性冲着这位好脾气的英雄问声好——然而这一切在齐格飞的眼中都被什么东西扭曲成怪异的漩涡,甚至连听进耳朵里的声音都分不出那究竟是人类的语言还是某种兽类的吼叫——于是其他人诧异于齐格飞置若罔闻态度的同时,也不由得担心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啊啊,他当然遇到麻烦了,他就快要失去理智了,只能寄望于将自己关在房间里能够稍微缓解一下身体的难耐,也多少能压制一下某种似乎要失控的东西……

    恍惚中,似乎听到了某种细微的声音,马上就要坠入混沌的大脑用最后的思考能力转动了一下——似乎是,外出的英灵回来了……


    把那些活物般跳跃着的种火碎片交给御主时,女孩满脸为难的神色引起了法老的注意,他并非什么温柔的人,不过随口一问,得到的回答是齐格飞先生好像不太舒服。

    亚从者推了推眼镜,补充道:“前辈帮齐格飞先生做了第三次灵基再临,但是那个样子好像不像是人类该有的状态……”她在法老的注视下咽了口唾液,“那个……应该是龙种吧……”

    以“奥兹曼迪亚斯”的名字示人的法老仿佛听到了什么令他满意的回答般:“哦?龙啊,”他笑了,“余确实知道他受到诅咒后成为了半龙种……”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在齐格飞一开始来到这个迦勒底时,被当做吉祥物站在一边的法老便做出了所有物宣言,把当时唯二还在召唤室的御主与亚从者惊得不轻,而这个时候也差不太多,不知道他为什么笑起来的藤丸立香和玛修专心装鹌鹑,以期不要惹恼了这位号称“最伟大的战士”的法老,然后她们听到他语气轻快地扔下一句“余过去看看”,竟然就这么走了。

    抱在一起的女孩子们面面相觑,都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到了犹豫和担忧——没问题吧……?

    谁知道呢?

    迦勒底的房间是每人【英灵】一间,传统的门板分隔休息室和卧室两个部分,大门是机械,而进出的权限属于屋主自己——出于某种原因,奥兹曼迪亚斯有齐格飞房间的权限——所有者的权力,他自己是这么说的——白色的机械门在身后合拢,休息室却找不到人影,法老挑高眉毛,径直向卧室而去。

    短短十几步的距离却走得并不轻松,迎面而来的压迫力无疑来自曾经见过的那些龙种,然而那些低等的双足飞龙所散发出的龙威,与法老现在所面对的有天壤之别,一个不过是会飞的畸形蜥蜴,另一个却无愧于被称为“幻想种”的威名——奥兹曼迪亚斯慢慢眯起眼睛,踹开面前的门时稍微思索了一下:里面那头龙,怕不是疯了吧?

    虽然没有疯,不过也相差不远——门被踹开的一瞬间奥兹曼迪亚斯听到了某种声音,接近于鸟类扇动双翼却又并不相同,是某种更大的生物振翅时的声音,有什么东西扑上前来。年轻的君主看到那双与人类浑然不同的眼睛仿佛宝石雕刻而成,从胸口蔓延至脸颊的龙纹发出夺目的光,唇边能看见犬齿的尖端,不仅是脸上,甚至连眼角都泛着病态的晕红。

    平日里温和的剑阶英灵已经没了神智,双手按在法老肩上,看上去下一秒就要攻击的模样,然而奥兹曼迪亚斯却清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给了借力的地方,齐格飞大概已经跪下去了。

    翅膀、尾巴,以及头上扭曲的四只角,再加上银白的发间那双爬行动物一般、却又满是挣扎的眼睛,这就是真正的龙种啊,哪怕只是被诅咒之后由人类化身而成的半龙,也是不亚于自己的热砂狮身人面兽一样,何等美丽而强大的存在,可谓是活着的兵器无疑。

    齐格飞眼角和面颊病态的晕红,不正常的喘息声近在咫尺,年轻的法老却将熟视无睹的技能发挥到了A+++的级别,他着迷地看着眼前的生物,甚至伸出手去碰触属于龙种的翅膀和尾巴,顺着嶙峋的鳞甲从翅根摸到刀锋般的尖端,再顺着尾巴尖摸回来——果然,双足飞龙那样的低等种类与真正的龙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这些仿佛矿石结晶一般的鳞甲想要被破坏,恐怕连狂战士也要费好大一番力气吧?奥兹曼迪亚斯满意地点点头,又对扭曲的龙角有些好奇,于是伸手在犄角余头皮相连的地方碰了碰。

    下一刻,年轻的法老只觉得肩膀一轻,原本还勉强站立着的齐格飞腿一软跪了下去。

    太阳神之子颇有兴趣地看着跪坐在地的半龙种,像他们头一次见面时那样,毫不客气地伸手捏住了齐格飞的下巴,以十几岁的姿态现世的法老王年纪尚轻,放缓了声音说话时带着点奇妙的少年音色,拇指碾过因为体温高热而干燥起皮的唇,奥兹曼迪亚斯带着些高深莫测笑容,慢条斯理地这样问道:“怎么了余的勇者,这就站不起来了吗?”

    而齐格飞满脸茫然地看着法老,深色的双翼和长长的尾巴一起垂在地上,似乎是奥兹曼迪亚斯的动作让他不那么舒服,左右转了转头,然后有些不满地伸出舌头来舔了舔唇——也蹭到了另一个人的拇指——这不知道怎么让奥兹曼迪亚斯想到自己那几只热砂的幼崽,撒娇的时候也喜欢抱着手舔舔,总不见得幻想种都这毛病,但作为“所有者”,倒确实会心情不错。

    当然,他不会蠢到认为面前这个半龙半人的生物是在撒娇的。

想了想还是发地址吧图片点这里

【END】


你问法芙娜还是法夫纳的诅咒【之一】?

“虽然你是个帅哥但是敢杀老娘老娘诅咒你一辈子当母龙哼唧!”

正常点啊妹子,古往今来恶龙的脸都让你丢尽了啊

评论 ( 28 )
热度 ( 25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