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不是改名扔笔比较好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13咩/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扶嬴/双贞/etc…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X御馔津/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桑/石青
舟游:一半的人都是原创相方就不提了。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人设狂魔,脑洞巨大,热衷缝合世界线,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九一】

过渡章的双方,小莫和哥都不是什么能随便糊弄过去的角色,而且女帝也不是吃素的……顺手给小莫弗兰发个糖w【家长的凝视.jpg

大公会生气的原因大概可以参考拉二吧,尤其他本来就是罗马尼亚的王,王对自己势力范围内的一切独占欲都是很强的,哪怕可能只是个连名字都不记得的人,但是也是子民啊,何况他还有点印象。


激情预告,接下来的两章老师捡回逼格!!

只不过帅气值透支了就……w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九一】

    黑压压一片朝着城镇上空而去的大型建筑像是从最深的噩梦中盘旋而出的某种生物,即使隔着数百米的距离,也能被那种铺天盖地的气势所震撼——仿佛缓缓露出獠牙捕猎的野兽一般。

    “阁下,稍微解释一下现在的情况怎么样?”那个像是朝着整个城市上空压下去的黑色建筑物,简直像是传说中通天的巴比伦塔,被截断了下半部分之后,上层的建筑便真正漂浮在了稀薄的空气中,而刚才发射出的那些高热的光和射线……弗拉德三世沉着脸又一挥手,因为先前战斗而出现的遍地钢铁荆棘消失不见,“这状况和阁下之前说好的不一样吧?单纯的从者战而已,为什么会攻击那座小镇?”

    被问到这个问题的迦尔纳也皱起眉头:“我只是出来战斗的,并不清楚花园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为什么会选择攻击这座小镇,但当初那个人的意思确实……”也许是牵扯到了己方御主的情况,这位施舍的英雄略微含糊了一下自己的措辞,“当初我本来就是过来进行骚扰的,不过他们会选择在晚上进行攻击,大概本身也有这方面的考量吧,虽然,从我个人来说也实在是非常疑惑就是了……”

    考量?呵,什么考量,不攻击到普通人的“考量”么?考虑到敌对关系,这还真称得上是“手下留情”,然而从圣杯大战的角度来看,这样的“决策”原本就已经足够被判定作“失格”了吧?弗拉德三世眯了眯眼,随即回忆起不久前前往那个自己出生的城市时、在那间并不宏伟的教堂中预见的某些人,某种福至心灵的感觉让他脑中灵光一闪:“‘那个人’?”他重复着问了一句,“你是说你的御主么?是那个白头发的小子吧,余先前见过他——不过那小子,是个同余一样信奉着主的信徒吧,既然是主的信徒……如此正大光明地在从者的战斗中攻击城镇,会有可能做出这种欠考虑的事情来么?”

    迦尔纳沉默下来,弗拉德三世心中冷笑却面上不显,两位以英灵的速度奔驰Lancer的速度足够快,眨眼间来到小镇边缘,止住脚步时,发现黑方的Berserker和红方的Saber正从另一个方向而来。

    看见提着小裙子踮着脚、跑步姿势危险得似乎马上就要摔跤的狂战士小姐,黑方Lancer这才松了口气,伸手在小姑娘的头上揉揉,后者毫不意外地被揉得一阵吱哇乱叫,他才问道:“没事吗,弗兰?”

    “没……嗯,”弗兰摇摇头,转头看向跟着过来的莫德雷德,点点头,“Saber,嗯……绅士。”

    莫德雷德闻言露出笑容,就算对手是一位英灵,但是骑士风度果然还是需要保持的——笑到一半忽然觉得头皮发麻,循着那种感觉看过去,发现自己莫名其妙被黑方那位时髦的烟熏妆老爷子瞪了一眼。

    忽地,一具黑色的骷髅架子从小镇的方向凌空飞了过来,在站位距离小镇最近的莫德雷德一米远的地方摔成了一堆骨头架子,黑色的颅骨滴溜溜地滚到了骑士钢铁覆盖的脚边,上下牙齿碰撞出咯哒咯哒的响声,而还不等黑洞洞眼眶处燃起的绿色火焰真正燃烧起来,便被红方的Saber提剑从数条颅缝相接的那个点一剑穿透,重重插进颅骨下方的泥土之中。那些可疑的火焰熄灭了,而做完这些的莫德雷德则重新将红白相间的王剑扛在肩上,有些不满地“啧”了一声:“这玩意儿,是那个女人的手笔吧,迦尔纳,她在你离开之前……不对,在今天晚上的事情之前,她就给了你什么东西是不是?”

    迦尔纳点点头,没有在意莫德雷德那几乎是习惯性的挑衅用语:“对,是她给我的,希望我能帮忙试验一下新改良的龙牙兵,其他的事情我也并不清楚……”他转头看向若有所思的弗拉德三世,“领王陛下,城中有你们一方的从者在吗?”他会如此询问并不是为了打探情报,而是真正出于善意,那个飞过来的龙牙兵——就算再怎么改良龙牙兵也是不可能会飞的——明显是被什么人扔过来的,如果是黑方的从者还好,如果是红方的从者……那可就是挑衅了,现在红方的一言一行都因为上方的攻击行为而变得可疑,能不要在这个时候生事是最好的选择——他相信莫德雷德也清楚这一点。

    弗拉德三世和弗兰还来不及回答,一大团翻腾的黑色烟雾忽然从城镇的方向滚滚而来,但还没等迦尔纳与莫德雷德摆出攻击的状态来,黑雾的前端已经凝聚成了娇小的人形,一头白发一双猫儿眼的小姑娘尚且不肯分些注意力到敌方二人身上,只是一头撞进了弗拉德三世怀里喵喵尖叫,背后那些还未散去的黑色翻卷出怨灵般令人毛骨悚然的哀嚎,只是全都当做了背景,“大公大公!”扑过来的小猫咪杰克告状来了,“小广场那个拉手风琴的大叔死掉了啦!我们看到了!那个光过去的之后‘咻’的一声!”

    于是黑方Lancer和Berserker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起来。

    虽然不知道姓甚名谁,但杰克嘴里那个“拉手风琴的大叔”他们却都是认识的,那是个无家无靠的流浪汉,常常在镇子里的小广场喷泉边拉着一架破旧的手风琴唱些古老歌曲,偶尔也会用奥克语来一段自娱自乐的一人两角地赚些零钱,颇有些中世纪吟游诗人的样子,在足够了一天的吃喝之后,剩下的钱便都买了糖分给那些来听他唱歌的孩子们了,是个性格开朗又知足常乐的男人。家里的人类小孩们都很喜欢去听他拉手风琴,近来更是连让娜和六导玲霞都去了,弗兰有时候也会恳求没有陪着拉美西斯二世的齐格飞带自己去听听看;至于弗拉德三世,他并不喜欢这个脏兮兮的流浪汉,只是因为家里小孩子们的原因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会生气的原因只是因为——这个人,无论如何,都是黑方的子民!

    而让黑方几个人没有想到的是,连莫德雷德都咬了牙,连迦尔纳都皱了眉头,狮王之子重重用左手锤了下右手掌心:“那个女人……我早就觉得她有点不对劲了,虽然长着一张不食人间烟火的脸,某些手腕和做派简直和那个一天到晚跟我洗脑说‘你是为了颠覆你父王的统治才出生’的女人一模一样!”

    黑发的Lancer看了看那头一直没有长大的幼狮,半调侃半诚恳地一本正经瞎说道:“莫德雷德卿,余一直都觉得比起传说中的妖妃,还是那位宫廷法师更像你的母亲。”弗兰啊啊两声表示赞同。

    迦尔纳眯着眼睛看着在天空悬浮着、仿佛某种怪鸟一般的建筑物,完全没将这些没营养的对话听进耳朵,直到莫德雷德被说得瞪大眼睛炸毛之后,他才重新将目光放了下来:“Saber,我要回‘那里’一趟,”白发的枪兵板着一张脸伸手指了指天空的花园,“这种违反圣杯大战的规定攻击普通人聚居地的行为,如果我没有看到就算了,既然发生在我面前,虽然不能反对但视若无睹也不可能——你呢?”

    “我?我就不去了,我先回去得去找我兄弟,那家伙看着粗神经没脑子其实心细得很,再说,有些事情……”莫德雷德舌头打滚含糊了一下措辞,神色如常,“我得跟他商量一下才能做决定,”说着她看了一下歪着头的弗兰,弯腰行了个骑士礼,“我们的胜负留到下次吧,可爱的鹿小姐。”

    那双林中小鹿一样透明纯粹的眼睛,无论如何,都不该出现在这场厮杀至死的圣杯大战中啊——

    白发的Lancer点点头,收起了手中的黄金枪,有气流在他的周身旋转起来,正要起飞,一阵极为悦耳的竖琴与流水交叠的声音忽然从半空中传来,五位英灵抬头看向声源,赫然是背着常见的——“哎?银发的大哥?”也不知道莫德雷德到底是有意还是无意,哪怕她其实已经知道了齐格飞的真名,这位金发的红方剑士依旧毫不在乎地这样称呼屠龙者,“他会飞吗?怎么以前从来没有见他飞过啊?”

    “不,有什么载着他,虽然我只能隐约看见一个影子,”迦尔纳微微眯起眼睛,退了一步后还是摇摇头,“不知道他要去什么地方……花园?黑方的Caster和Archer,还有那位Ruler小姐不是……”

    弗拉德三世沉吟片刻,忽然露出一个笑容来,朝迦尔纳与莫德雷德略一点头:“既然二位要走,余就不多留了,至于你们,”左手一个右手一个摸摸己方两个小姑娘的发顶,“继续戒备周围,绝对不能让红方的召唤物踏进小镇一步,余等没有有力的对空手段,剩下的就交给他们吧,毕竟除了Lord还在城堡里之外,家里还有个要好好保护的‘她’……不用余多解释了吧?”

    “是!”小姑娘们响亮地回答道。


    “老师、贞德小姐,我们走!”帕拉塞尔苏斯的喊声压得只有己方的人能够听见,“嘭!”“嘭!”“嘭!”,伴随着接连数声的爆炸声响震耳欲聋,脚下的整个花园都为之狠狠震颤起来。

    如果仅仅去看单体能力的话,帕拉塞尔苏斯是根本无法撼动这座花园的,奈何这个人下手的时机抓得太准,抢在所有人之前就已经把最后的后手布置下去,安插在整个花园魔力序列中的那些“种子”分部的范围实在太广,而人类的精神力聚合体作为目标的体积又实在太小,如同可以随心所欲引爆的定时炸弹一般,即使那位与整个花园魔术序列相连的女士已经清理过一次,但就像一不小心在地上摔得粉碎的玻璃那样,无论主人家再怎么认真打扫,也总有那么不起眼的几块或者十几块细渣落在诸如阴影或转角那些看不见的地方,如果因为觉得自己已经打扫干净而不小心赤脚踩上去,绝对会付出血的代价。

    诚然,将自己的精神力当做攻击手段也并非没有危险,不管是被清除还是主动引爆,埋下“种子”的人本人自然不可能不受到影响,但相比起只是受到反弹的自己,敌方所受的影响当然更大。

    这座花园整体都是以金属制成的,金属受到极大力量挤压变形的声音根本尖锐到超出人类可以接受的范围,然而对于整体素质都比人类高的英灵而言并非不能接受,让娜虽说是个人类,但本身也已经失去了意识,因此也并不用太过担心。贞德力量数值足够惊人、抬腿就跑对半人马来说是生存的必修课,就连身体素质并不那么优秀的帕拉塞尔苏斯,这花园中满溢的魔力反而给了他比平时更灵活的机动性,以至于连短时间内会消耗大量魔力的“悬浮”,在这种时候居然也敢用来随意使用了。

    就在刚才,拉美西斯二世通过黑方英灵之间的那个联络网告诉他们,后援马上就到,立刻撤退。

    “好大胆子……黑方的、Caster!”猛烈的爆炸显然给那个黑发黑裙的女人带来了不小的麻烦,她是这座花园的主人,自然是将自己的魔术回路和脚下的花园联系在了一起,这倒是并不罕见,如果将花园视作魔术师的魔术工坊,一切也都可以理解,然而正因为如此,帕拉塞尔苏斯引爆的那些“种子”虽少,却不亚于直接爆炸在她的魔术回路中,就算是有花园结构抵挡了足够多的伤害,然而如果没有阿喀琉斯那般刀枪不入的能力,剩下的伤害也足够她吃些苦头,殷红的唇角有鲜血慢慢滑落下来,她抬起手来抹去唇边的血,“哀家本不想如此不择手段……既然你自寻死路,哀家……也不必手下留情了!”

    虽然做了如此宣言,但这位毒蛇般美丽且妖艳的女人却并没有因此有过任何位移动作,而是伸手在虚空中一抓,紧接着仿佛正托举着千钧之力一般慢慢翻转过来,隐隐约约中有水流的声音从有到无然后越来越大,她的面前随后出现了一片荡漾着奇异淡色光芒的星云,光芒无声凝结成拥有实体的模样,缓缓旋转的样子看上去极为梦幻,就像是女孩子们的小说绘本里应该出现的那些东西一般,然而……

    帕拉塞尔苏斯在听到动静的时候便回头看过一眼,很快便认出来,那如星云般旋转着上升的,正是自己曾经在那位女士的王座间见过的那个水池,但是为什么她会将这个东西召唤到这里来,难道——

    不用多想,接下来的事情直接坐实了帕拉塞尔苏斯的猜测,黑发的女人嘴里念叨着听不懂的语言,两指之间捻着巴掌大的一块东西,灰白的颜色像极了年久失修的建筑物墙壁,然后她将手一松,那东西便落进了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个水池之中,那东西似乎有着与外表并不相符的质量,落入水里时发出沉闷的响声,冒了几个泡泡后便再也没什么别的事情发生了,直到这个时候为止,一切都还算是正常——

    然而下一刻,一股强大到令人几乎要站不稳脚步的气旋从水池之中猛然升起,然而这种照理应当会引起龙吸水现象的恐怖气流,却连一丁点的水花都没有溅起,随之而来的是属于野兽的咆哮,震耳欲聋的声音甚至产生了肉眼可见的波纹向周围扩散开去。那女人嘴角勾着危险的笑容看着从“水池”之中盘旋而起的气旋:“虽然无法离开花园,但仅仅是将你们留下,也绰绰有余了——来吧,地母神之子、七头蛇‘穆修玛胡’!将那些入侵哀家花园的不速之客,统统留在这里吧!”

    那是条体型不大却极长的蛇类生物,锐利的獠牙和血红的巨口,灰白颜色看上去斑驳且充满暮气,若单纯只是如此也就罢了,在身体的中间部位开始,这条蛇像是被劈开一般分成了六段,除去中间最为粗壮的部分,剩下的每一段都延伸出一个比脑袋略小的头来。张牙舞爪的蛇头只有六个,然而当这条蛇的全身都爬出来之后,才发现它的尾巴居然也是一个蛇头——以这样怪异的造型,这条滑腻的生物以和身长不符的敏捷速度朝着奔走的三人猛冲过来,一同到来的还有数量惊人、体型正常的蛇群。

    而与此同时,在天草四郎的授意之下,红方另外两位从者也同一时间开始进行远程攻击,阿塔兰忒作为Archer尚且不论,别看阿喀琉斯被以Rider职阶召唤,可作为喀戎的学生,他的箭术也绝不含糊。

    贞德和喀戎在帕拉塞尔苏斯的指挥下并未回头,而他本人则用魔力唤醒了沉睡中的“以太”本身固化在核心上的防护屏障,毕竟“人工灵”这种东西,最开始的定位也就是可以反复使用的魔术道具,在它们拥有意识的时候可以自行使用被固化在核心上的魔术,而沉睡之后则需要靠外部供给魔力后使用。

    两位希腊英灵的联手攻击,满天的箭矢仿佛雨点一般落下,即使没有用上魔力,物理上产生的攻击力也已经够呛,为了让这个被激活的防御屏障能够支撑的更久一些,帕拉塞尔苏斯逼不得已地放弃了较为灵活的悬浮移动而踩在地上。但红方的人也没有多少要借机攻击的的意思,颇似乎有点想要趁机耗费帕拉塞尔苏斯魔力的意思——不得不说,这个想法也不能算错,如果不是因为黑方情况特殊的话。

    走在前面的贞德一个急刹,侧身闪过一簇突出的荆棘灌木后抬腿踢飞了一条从树上猛扑下来的蛇,那极为绚丽的色彩毫无疑问昭告了纤细身体中蕴含的巨大毒性,她的眉头紧紧皱着,转身看着身后跟上来的喀戎和帕拉塞尔苏斯:“这样下去不行,这座花园是他们的地盘,如果只是在这里没头苍蝇一样乱转着等人来接应的话,早晚会被困死在里面,这里能让我们吃亏的东西未免太多了,那条蛇——”她蓝色的眸子死盯着那条耀武扬威的灰白巨蛇,“不想办法解决它的话——”

    “那就解决它!”开口的是同样在这里停下的喀戎,他的眼睛依旧保持着那样几乎要满溢出神性的状态,“它的体型太长,就算陛下真的派人过来接应我们……有这家伙在,也没法放心!”

    “可是要怎么办?”帕拉塞尔苏斯无不担忧地问,他知道自己只能算是辅助性战力,要贞德放下让娜也不太可能,唯一能够与之对抗的只有喀戎,就算在穆修玛胡被召唤出来的时候他已经将自己交给他的那一管“疫苗”注射进身体,可那是神话种提亚马特的孩子啊……

    喀戎宽慰地笑了笑:“如果说白天的话,我恐怕真的没什么办法,但是今天晚上能见度不错——”他说着,声音骤然压到极致,几乎只有气声地开口说话,“——差不多该让‘它’舒展一下筋骨了!”


【来吧,地母神之子、七头蛇‘穆修玛胡’!将那些入侵哀家花园的不速之客,统统留在这里吧!】



【OOC小剧场:给哥发个糖w

工具人小莫.jpg】


评论 ( 7 )
热度 ( 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