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八九】

日服的圣诞活动真是完全让我放弃了语言能力了呢OYO

不愧是你月,合家欢是好文明OYO


以上划掉,因为家里停电所以在公司稍微提前一点点更新惯例没有加班费

拉二和飞哥这边嘛……打起来打起来(⊙ω⊙)【已经打起来了好咩

感情大进步哟~

小剧场过于可爱,娃他妈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最近画小动物的手法越来越厉害了哎~反正我死了【圆寂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八九】

    齐格飞觉得自己有一次处在了和不久前他和拉美西斯二世去伦敦的时候,法老揣着些不能言说的负面心思,他当然不在意对方心里想些什么,却对于对方不肯告诉自己这件事情咽不下一口气——

    而令他感到更为恼火的是,眼下的情况,似乎又一次让他回忆起……不,是让他回到了那个时候。

    “我真的可以在这个问题上信任您吗女士?”他几乎是尖刻地如此询问道,“我不知道陛下究竟有什么打算,也不知道您那边究竟有什么事情心知肚明却不愿意告诉我——但是恕我直言,你们二位隐藏着的那些东西关系到的可不仅仅是我一个人,有可能是整个黑方!我不明白,陛下要是不愿意告诉我完全可以不带我来这里,而如果您觉得他的行为欠妥那么为什么在我来到这里的时候您没有阻止他?!”

    就在几分钟前的刚才,羽丝缇萨毫无征兆地换了个姿势,也许并不是换了姿势那么简单,她是忽然从悬浮在半空的状态变成几乎是跪坐那样,就像她的身体下面有一块看不见的地板似的,嘴里喃喃念叨着“魔力消耗”和“不要过去”之类的话,齐格飞本想过去扶她起来,却被不冷不热地回答了一句“不用对我太过上心”。恐怕羽丝缇萨自己都不清楚,正是她这句话激怒了齐格飞,他甚至不顾这位女士是大圣杯的核心,咄咄逼人地向她质问起一些事情来,包括她刚才说的那些话的意思,以及法老究竟为什么非要来到这里,他甚至不明白也不想明白为什么羽丝缇萨会对拉美西斯二世要做的事情欲言又止——

    泥菩萨尚有三分土性,要说生气也不尽然,他只是不能忍受之前那样,对什么事都一头雾水了!

    白衣白发的女人沉默地看这齐格飞,就像她毫不清楚为什么他会因为这种小事发火一样,眼神微妙的有些游移,似乎是在思考用什么措辞才不会惹怒这位其实脾气极好的屠龙者一般。末了,她慢慢开口道:“不是我……不愿意说,也……不必,尽信我……”那双红色的眼睛隐藏在微微颤抖着的睫毛下,“因为即使是我……也说不清,那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隐藏在袖子下面的手微微握紧,“不是我……不,不是是我们,这个层面的生物……可以理解的,”羽丝缇萨望着屠龙者,她极少用这种听上去带着些无能为力的口气跟人说话,“唯有一点……无论如何,他……不可回应‘那个’世界……一旦回应,人偶……不,没有情感、活着的雕塑……你,愿意看到这样的他吗,齐格飞……?”

    “所以您倒是告诉我啊!”原本因为担心而勉强下去的怒火,又因为这样的回答而冲上脑子,然而就算如此,他的用词依旧彬彬有礼,“总是说些‘这个世界’‘那个世界’的话,我脑子不好,实在不怎么擅长那些太过有深度的事情,也不知道您说的这些究竟是什么意思,但是您总要告诉我所谓的‘那个世界’究竟是个什么世界、陛下又会因此遇到什么吧?要不然我实在是不知道自己究竟应该做些什么事啊!——女士您也好、陛下他也好,像你们这样的人物……难道都喜欢把事情说一半藏一半么?!”

    这位传说中的屠龙者是完全的人类,这一点自然是不必多说的,然而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瞳孔确实有些接近于爬虫类的梭形,中间膨大两头尖细,在有较大情绪波动的时候,那种属于爬虫类的古怪阴冷感会变得愈发明显,被他这样盯着的人或者生物,难免会产生一种被蛇顶上的青蛙的错觉。

    而羽丝缇萨注视着这样的齐格飞的眼睛,半晌之后,她有些艰难地开了口:“……神,那是神,”大圣杯之灵如此说道,好像忽然间吃下什么极有用的灵丹妙药被治好了那慢条斯理的说话习惯,“那是属于‘神’的世界,我不是神,能知道的也仅仅是为数不多的一些事情……这个世界上已经不存在旧时代神话中的‘神’了,然而确实有另一部分的人在成为心的‘神’,而据我所知……任何在向这条分界线靠拢的,都必定会受到来自于‘那个’世界的考验——比如,会窃取一部分记忆,然后让受试者看到一些对他或者她来说足够造成冲击的影像或者……而一旦受试者对这些虚拟出来的东西产生了感情上的回应,比如‘愤怒’或者‘喜悦’,这些感情到达不能控制的程度,那个世界的某种力量,就会剔除受试者的感情……因为,这些都是不重要的,”她说着忽然惨笑一声,那几乎就仅仅是在脸上挤出一个勉强可以算是“微笑”的表情,“神,一旦成为了‘神’,‘感情’就只是会影响判断的砂砾而已了。”

    才不是!我们北欧一系的神灵都很不错的!虽然在经历了“诸神黄昏”之后已经没有剩下多少,但至少就我知道的一部分来说,比如索尔大人和洛基大人,他们依然保有情感,甚至还帮我——

    齐格飞想要如此反驳,但某种硬物与金属的“桥面”碰撞的声音引起了羽丝缇萨和他的注意力,他们同时转头向发出声音的哪个方向看去,然后看见刚才还席地而坐着的拉美西斯二世,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地上站了起来;如果仅仅是站起来也就罢了,他们惊愕地看见,法老几乎像是视线被黏住了一般望着悬浮在空中那个散发着柔和光芒的巨大球体,然后他抬起一条腿,像踩上了人眼看不见的阶梯。

    和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因而还显得有些茫然的齐格飞不同,甚至以分令跟着拉美西斯二世的羽丝缇萨惊愕——惊恐——地双手捂住了嘴:“不好……他、他想要吞噬大圣杯……”

    屠龙者闻言瞪大了眼睛:“什么……等等、这种事情,是有可能的吗?英灵吞噬大圣杯——”

    “在我说了那些之后,屠龙者,你还觉得他是‘英灵’吗?”羽丝缇萨扔下一句语气平淡的反问。

    齐格飞于是闭上嘴不说话了,他甚至连犹豫的时间都用不着,两三步走过去抓住拉美西斯二世的外套衣角,大概是因为羽丝缇萨的那些话,他说话的声音声音微妙的有些发冷:“陛下?您要做什么?就算是您这么厉害的人,想要去碰触大圣杯也实在是——”剩下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齐格飞自行咽进喉咙,同时那双冷色的眼睛也蓦地睁大了,就连他身后的羽丝缇萨也同样睁大了眼睛。

    那根本不是人类的眼睛,甚至不是英灵的,如果说拉美西斯二世一开始被召唤出来的时候,那双眼睛虽然也并没有多少活人气息,但多少也还能看出来是个“人”的样子来。然而现在,他的眼睛里已经连最后一丝一毫应当属于人类的气息都看不见了,非但没有正常眼球应当有的反光,甚至黑色的瞳孔似乎都失去了踪影,灿烂的金色虹膜比任何时候都像是一块过于纯粹的金属,毫无温度的冰冷与漠然,并非“似乎”,而是真真切切地对出现在视域里的任何一切都显出了理所应当般的“漠不关心”状态,猛然一看,那眼睛像极了黑洞或者是别的什么具有恐怖引力的东西,吞噬了一切能够吞噬的东西。

    与这样一双毫无情感的眼睛对视的时候,某种出于生物本能的危机感,让齐格飞感到某种从背脊爬上来的毛骨悚然,他来不及松开自己抓着拉美西斯二世衣服衣角的手指,就看见那位外表看起来年纪极轻的法老轻描淡写地抬起手来,接着眼前的一切在瞬息间猛然倒转。而在这之后,失重的感觉才慢一步地传进了脑海,齐格飞悚然发现自己整个人已经身在半空中,紧接着背部传来一阵绵延的疼痛,就算不去注意喉头上涌的一阵腥甜,这也已经足够让齐格飞惊呆了——自己……被攻击了,被陛下?

    那个认真地说着要自己和他一起在这场圣杯大战里一起活下去的拉美西斯二世,居然攻击自己?!

    对于魔术了解有限的屠龙者并不知道对方是用了怎样的力量,然而,竟然能够如此毫不在意地将自己掀飞到墙壁并陷进石板数分,因为考列斯的认真性格,他在请人将这一整个地下空间都全部修缮一遍的时候,用的是国外进口的极好石料,尤格多米雷尼亚并不缺这点材料钱——齐格飞知道这一点,也不得不惊讶于对方的力量了,然而不服输的血液瞬间冲上了脑海,他撤回一只手来擦去了自己唇边滑下的一缕殷红,借力于坚硬的墙壁,双腿一蹬,如展翅的鹰隼般划过半空,最后稳稳落在金属的桥面上。

    蓝绿的眼睛对上金黄的眸子,齐格飞随手在衣服上抹去手上的血迹,站直身体,他不喜欢拉美西斯二世的那种眼神,一切都不放在眼中的冷漠表情根本不该属于人类,同样也不应该属于英灵,他当然没见过这副模样的法老,但这样甚至却令好脾气的剑士觉得不爽了——你那是什么眼神?!疯了还是不清醒了?!算了,没关系,疯了还是不清醒都无所谓——今天哪怕是老子从这儿跳下去也要打醒你!!

    “不能让他碰到大圣杯!”羽丝缇萨能够感到拉美西斯二世身上散发出一种极具压迫的气息,她不明白为什么齐格飞没有受到影响,但现在的情况下也没空思考这么多了,她在情绪激动的时候倒是可以好好说话的,“他在抗拒某些东西……大圣杯是最可以轻易得到的魔力源,如果被他吞噬了——”

    “我知道了!”齐格飞咬牙,他有心想以下犯上把拉美西斯二世揍一顿,可却因为令咒的存在,无论如何都没办法直接攻击自己的御主,然而要阻止拉美西斯二世靠近大圣杯倒也不是没有办法,当然这完全就是物理性质的阻止了,他猛扑上去死死抓住了对方的一条手臂,随后就想骂人:这是什么见了鬼的力气?!他不是Rider吗?他的筋力数值不应该比自己低不少的么?为什么居然会……拉不住啊?!

    他完全忘了,有关拉美西斯二世最有名的那张金字塔壁画,要知道那位法老可是在无人帮助的情况下驾驶着两匹烈马拉着的战车,同时还能分出多余的功夫来弯弓射箭的。

    这是何等的力道……未免也,太过于可怕了吧?齐格飞咬着嘴唇死死抓着拉美西斯二世一条手臂,别说要把人从靠近大圣杯的方向拽回来了,就连想控制着自己不要被他反拉过去都耗费了许多精力,视域余光看得见对方的脸上就连最细微的表情变化都没有,然而自己脚下的靴子与金属桥面摩擦的力都已经不够稳住身体……不行……要想点别的办法……不然……不然……!

    忽然间,他感到自己的身体被某种力量从两边束缚住了,但那种束缚的力量并没有恶意,同时,熟悉的流水与竖琴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又有一阵不小的风从身后吹拂过来,羽丝缇萨和齐格飞两人的长发同时朝向大圣杯的方向被吹过去。那位白衣红眼的女士一脸茫然,齐格飞却明白刚才发生的究竟是什么情况,略微转过头去,果不其然,正是那只他曾经见过数次的野兽,看不见长相的浑圆面孔颇为可爱,深蓝色的皮毛仿佛从星河之中裁剪而成,光辉灿烂的阿太夫头冠上点缀着宝石的眼镜王蛇几近活物——

    是……阿布胡!

    无论是阿布胡还是那只被称作“喵”的幼崽,他们都是无法和拉美西斯二世之外的人交流的,但也许是因为幼崽的出生本来就是与齐格飞有那么些关系,他猛然咬住了唇:“阿布胡……你也感觉到陛下面临危险?”流水与竖琴的声音以高低不同的调子响了几声,齐格飞又问,“你是来帮我的?”羽丝缇萨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猜到毫无疑问从那些匪夷所思的声音中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因为齐格飞重重“嗯”了一声,“我知道,他对你很重要,对我们也很重要!所以无论如何……得带他回来!”

    于是拉锯战再次开始,若不是考虑到羽丝缇萨还在这里,齐格飞估计是要忍不住骂人了——原以为有了身为幻象种的狮身兽帮助,这完全属于蛮力的比试多少会变得轻松一些,可他没想到,轻松了一些确实不错,然而真的也就只是“一些”而已!角力的过程并不惊险却万分狼狈,就算更可怕的是拉美西斯二世的外表看不出什么变化,那股与齐格飞抗衡着的力量似乎正在变得越来远大,直到最后,甚至连庞然大物的星空狮身兽都被他拖动,巨大的黄金双翼也以越来越大的弧度剧烈扇动,几乎形成了旋风。

    齐格飞根本抽不出什么空闲时间去看拉美西斯二世是怎样的状态,经过锻炼却又并不突兀的肌肉紧绷成弧线,他死死咬着唇,而手腕的骨骼和手背的筋络因为猛烈地用力而凹凸不平地突出——

    这真的是英灵可以拥有的力量?不,绝对不是……这力量,这力量确实应该属于神灵了吧?!

    “你能攻击他吗阿布胡?!”齐格飞咬牙切齿地问,狮身兽对此抱以迟疑的流水声响,一个不留神他们两个竟然又被往前拖开了一些,羽丝缇萨在因为狮身兽的到来而变得更加狭窄的空间里一退再退,她知道这种时候自己最好不要碍手碍脚,两个完全的物理系去拽另一个物理系——虽然平时看上去像个没什么攻击力的魔法系——她根本连半点忙也帮不上,“该死的,见鬼了这到底是他妈的什么力道!”齐格飞最后还是没能忍住骂了句脏话,“陛下、陛下!拉美西斯二世!醒醒、拜托你醒醒!”

    僵持了有那么一小会儿之后,拉美西斯二世那似乎不会被任何事情阻止的动作略微顿住了,似乎是齐格飞和星空狮身兽的努力见到了成效,然而还不等他们趁机歇一口气,一股似乎是从高温的蒸炉中出现的滚烫热量忽然以拉美西斯二世的身体为中心瞬间放射出来。就算不用大圣杯进行说明,齐格飞也能够感受出来这让周围的温度猛然上升的一股能量毫无疑问来自怒火,而空气间因为温差和摩擦产生的刺耳尖啸让在场的三个“人”都很想捂住耳朵,然而最终有那个空闲时间这么做的人只有羽丝缇萨。

    距离拉美西斯二世最近的齐格飞,在强行忍耐着灼人的高温和那些诡异的声音时,他似乎听到对方在喃喃念叨着什么,虽然知道现在去在乎这些细枝末节的地方可能并不适合,但任何事情都有可能在关注不到的细节上出现解决的方法。咬牙伸出手去,用手肘的内侧死死卡住了拉美西斯二世的手腕,然后尽可能地靠近了对方,想要听清楚他究竟在说些什么。

    他还是没能听清楚那究竟是个什么单词,只是隐约能从发音方式听出那是个人的名字,也隐约听清楚了那是个M开头的单词,词尾拖出一个长长的、气音不发声的尾巴来,齐格飞忽然愣了愣,脑子里闪过拉美西斯二世曾经告诉他的、羽丝缇萨刚才告诉他的一些事,忽然福至心灵地,他猜到了那个单词。

    ——Moses【摩西】,圣经之中记载的、带着他的族民们“逃离”了埃及法老残暴的统治,前往那个传说中的“应许之地”的圣人,更是现代英语中“立法者”、“领导者”的同义词。

    瞬间,齐格飞感到有一股火从心脏烧到了脑子,怒意和愤懑不平在那一瞬间占据了他的所有心思,什么所谓的神之国,就这么把踩人痛处当有趣吗?对于法老来说,这个名字——

    去他妈的什么“神国”————

    “奥兹曼迪亚斯!!!


【给我醒过来啊——!!!】



【OOC小剧场:狮子搏兔……的反面?

总之家里的兔兔是不能小看的,不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给你来个尼德兰无影jio哦】【话说那是啥啦

兔兔:哼!


评论 ( 4 )
热度 ( 5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