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食之契约养肝中。
F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食契:鸡尾酒X男御【猫形态】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辉紫/星沙】审判[三五]

粽子节不放假,呵呵,呵呵,呵呵

来猜猜Z是谁【不就是那谁

其实也萌过路尼x大哥【又特么是冷CP呵呵

辉龙戏份不够,我也在反省……星纱更=_=|||||




[三五]

    这群人的性格都不错,遇到趣味相投的人的时候,自然会聊得非常开心。

    米诺斯半开玩笑地问米罗与哈罗德到底是不是真正在交往,因为并没有感到半点恶意,因此米罗也大笑着回答说,虽然他现在还在追求我的试用期,不过难道我和他之间的关系,真的还比不上对面那两个小家伙——她指的“两个小家伙”,自然就是正在抱着咖啡杯吃蛋糕的紫龙和一辉,俩小孩一脸懵逼地抬头看了看这位大前辈——像情侣吗?

    正在喝咖啡的一辉挑挑眉,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而紫龙则一脸严肃地埋头吃点心装鹌鹑,俩小孩子都没回答米罗这明显祸水东引的问题。

    “啊,原来一辉和紫龙也在交往吗?”米诺斯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很高兴似的笑起来。

    也难怪会有人用“精灵血统”这样玄幻的东西来调侃这位名气颇大的剧作家了——举动优雅见闻博学,无论是否是他真正精通的部分他都能与人侃侃而谈,文学方面也好艺术方面也好,甚至是各国历史地理和风土都能聊上一两句——对于人类而言,这似乎确实是太过博学了一些。

    聊了一阵之后,一个穿着灰色的职业套装、助理模样的人快步走了过来,虽然因为其他人的存在而有些吃惊,但还是打了个招呼,随后在米诺斯耳边说了什么。

    “路尼你……真是的,我不是说了现在我在度假中,也留言吩咐过事务所的人不要随便给我找麻烦么……”米诺斯微微皱起眉,“好不容易来一趟亚洲,还要没事找事缩减我的行程?”

    “Boss,实在抱歉,但是我也没办法。”被称作“路尼”的男人行了个非常标准的绅士礼。

    浅青色长发的男人无奈地叹了口气,事发突然,他不得不为此向这些新认识的朋友道歉,在一场愉快的派对里首先离开的人总是这样,犹豫了一下之后,米诺斯表示自己帮忙可以支付零食与饮料的费用,当他说出这句话之后,其他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摇摇头拒绝了,米罗挥挥手:“您这大剧作家不缺钱也没必要这么乱用,有急事就赶紧去吧。”

    又客套了一两句,米诺斯便和那个助理一样的灰发男人路尼离开了,于是有史以来第一位女性黄金圣斗士继续和她的小男友谈天说地,俩孩子继续聊着他们这个年龄的少年感兴趣的话题——随后就在那两个人离开的方向,传来了“嘭”的一声响,几个人应声回头去看,发现居然是还没走远的米诺斯不知怎么和一个金发男人撞在了一起,助理先生看上去有点懵。

    那是个身材高大的年轻人,应该和哈罗德的年龄相差不多,而英俊的面孔同样是欧洲人才会有棱角分明。穿着一身笔挺的白色西服和黑色的领带,中分的金色长发十足十的奢侈而率性地披在身后,光洁的额头上有个奇异的图样,仿佛是银色与蓝色的两个六角星重叠在一起,而眼睛虹膜则是极为罕见的金色,不太像人类,还带着些无机质的反光。

    年轻人说话的时候所用的语言也并非是日语,而是米罗听惯了的希腊语,顿了顿又换成英语说了一遍,大意是在问被自己撞到的人有没有受伤——无可挑剔的遣词和语法,甚至连说话的低沉嗓音都令人羡慕,然而脸上的神色却显得格外怪异,仿佛是混杂着怀念、惊喜却又不敢相信般的表情,一叠声的道歉并伸出手来,金发的年轻人自我介绍叫“Z”,在问过米诺斯是否有受伤之后,殷勤而歉意地表示,如果可以的话,希望能够给于一些补偿;而相较之下米诺斯则不知道为什么在一力谢绝,又说您并没有对我造成什么伤害云云。

    因为毕竟没有走出几步远,是以这两个人的对话能被其他人听到,米罗一开始还觉得这场金挺有趣的,双方之中作为责任方的那一位极力想把责任揽到自己肩上,然而可能被伤害的那个人却努力在拒绝——然而看着看着,黑发的青年和红发的女人不一会儿就皱起了眉头,甚至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分毫自觉:这场景好像也很眼熟……可死活记不得究竟在什么地方出现过。

    米诺斯是那种过分纤瘦的体型,个子高不假,然而没什么分量,跟这个金发的年轻人撞在一起时是货真价实地被撞在了地上,人没什么事,然而鼻梁上金丝的眼睛却落在了地上。路尼看动作应该是想去扶过去把米诺斯扶一把,然而自己也失去了平衡,为了站稳身体而往后退开半步时非常凑巧地踩在了眼镜上,一脚踩得粉碎。

    “没事吧?”到底是黄金圣斗士的保护欲占了上风,米罗站起身来,决定过去看看情况,哈罗德和紫龙在片刻的犹豫之后也跟了过去,一辉则坐着没动,一是嫌麻烦二也算是让老板放心,这么好几个人总不可能一起溜了不给钱。而走近了之后,米罗发现这个年轻人确实有些奇怪——应该说更奇怪了——在看到自己和哈罗德的时候,那个金发的年轻人有那么一瞬间瞪大了眼睛,脸上的愕然一闪而逝,似乎是看到了多么熟悉的人一样。

    然而两人面面相觑之后,都在对方的眼睛里发现了同样的疑惑:这个人是谁?

    “实在是非常抱歉,”那个金发的年轻人这么说,对着米诺斯稍稍有些涣散的眼睛,“如果不介意的话请留下联系方式,我在短时间之内会留在这个国家,至少眼镜我一定要赔偿您。”

    不知道什么原因,是因为那个人说话时流畅的英语,又或者是太过诚恳的神色,米诺斯虽然还带着些怀疑,却依然在路尼不赞同的表情里把自己的手机号码留给了那个人。


    希腊,索罗公馆。

    “老师,米罗大人的电话……”朱利安拿着手机在训练室门口探头探脑,安非特里斯正结束了一组训练,解开皮筋时银色的长发散在身后,少年顿了顿才说完了话,“呃,您接么?”

    “当然接,”安非特里斯伸出手去接住递过来的手机,“手机换人了姐,是我,怎么了?”

    朱利安是安非特里斯教出来的,自然没兴趣去听别人的隐私,走到一边去自己锻炼了起来,眼角余光却一直看到另一个人——身为圣域甚至能质疑教皇决策的裁决者,安非特里斯自然不可能是什么纤细过头又唇红齿白的小鲜肉,银发在身后随意散开,从后面能看到腰窝上两个小小的凹陷,他和他姐姐一个样,都是举手投足间能令人想到“野兽”的危险存在,然而正是如此,却反而令人移不开眼睛了——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才把这个人……

    除了诸神加诸于裁决者的禁制之外,还有波塞冬灵魂的因素在其中吧……面对那位安菲特里忒时,几乎要吞噬一切的、扭曲而又疯狂的爱意,甚至连原本还算冷静的自己都被影响了。

    他对安非特里斯的感情原本只是仰慕,却又再长时间的朝夕相处中慢慢变质,他不敢承认那样的感情,然后便被灵魂中最为古老的那一部分掌控了理智,然后居然对老师做了那样的事——也许别人觉得安非特里斯跟一个小孩子较劲简直不可理喻,然而在朱利安自己看来,老师不肯原谅自己,那是最为理所应当的事情。

    做了这样的事,就再也放不开手了——朱利安戴上格斗手套,紧了紧松紧带,至少……至少先努力,让老师不要看到自己就想起波塞冬,至少先把这个符号和自己分开……?好像很难啊,毕竟自己本来就是波塞冬……

    “什么?!”裁决者忽然提高至少两度的声音让少年一拳没打在沙包上,本来就不是多么熟悉训练的人,一下子失去平衡摔地上,爬起来之后一脸茫然地看着表情称得上惊愕的的老师,敬佩一下电话那那头一句话就能让老师几乎要变了脸的女人,然而下一刻安非特里斯就真的变了脸了,还回头过看了朱利安一眼,“陌生人,但是莫名的很熟悉?!”

    小猪……哦不对,小朱同学被看得一个哆嗦,觉得莫名其妙,自己又做了什么?不过老师看上去很生气的样子,为了不被无辜迁怒,朱利安还是退到一边乖乖装垂耳兔去了——梗来自瞬,他之前住在城户宅小住的时候和青铜圣斗士们关系不错,都是年轻人没大没小,瞬开玩笑说朱利安就是只蓝毛的垂耳兔,某种方面而言,歪打正着,一点毛病没有。

    安非特里斯没什么空去在乎朱利安的动作,一脸严肃地听他姐说着自己在公园里遇到的两个陌生人——不认识,可莫名的熟悉,这情况还能是别的吗?他几乎要咬牙了,当初……当初自己在海边救下朱利安的时候也是这样的情况!那两个会是谁安非特里斯根本就不想去多思考,至少其中一个人的身份,很显然,已经不用再多说什么了。

    挂断电话,裁决者的神色阴晴不定了好一阵子,忽然转头看着乖乖捶沙袋的朱利安,看得人背后发毛之后才开了口:“把你兔子耳朵给我耷下去,”朱利安抖了一下,乖乖“哦”了声,训练室里沉默了一阵,他忽然听到安非特里斯的声音,“朱利安,如果你用有着强大的力量,也知道命运之后的轨迹,但不知道具体的结局,也无力插手介入……你会怎么做?”

    少年动作一顿回过头去,愕然看到了男人从未有过的、格外疲惫的样子。

评论 ( 2 )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