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辉紫/星沙】审判[三四]

大哥可是相当有名的剧作家……私设瞬是大哥的脑残粉嗯【简直没毛病

两对约会约到一起去了【你




[三四]

    那个男人谢过一辉后坐下了,要了杯蝶豆咖啡,然后将手里的东西一件件放在桌上,一辉这才发现他带着的东西除了几本书和一支笔,还有个两只手合拢大小的笔记本。

    咖啡还没送过来,男人低头开始在本子上写些什么东西,时不时翻翻他带过来的那些书,紫龙虽然看不见,却听得见钢笔的笔尖摩擦过纸面的声音,他不知道这个走到桌边请求合桌的男人究竟长什么样子,但能感受到对方身上一股友好却遥远的奇妙气息,还莫名有些熟悉,只犹豫了一下,紫龙开口跟那个男人搭话了:“您……着是在写字还是在画画?”

    被这么问到的男人愣了愣,抬头,这才发现紫龙的眼睛上缠着的白色纱布和药棉,顿了顿:“……我是在写些东西没错,请问,呃,你的眼睛……?”他现在说的是日语了,毕竟一辉的那句“请坐”说的就是日语,不过这个人倒是和米罗与安非特里斯一样,明明不是当地人,说话的时候却并不像多数外国人一样带着自己故乡的口音,听上去到是相当标准。

    “我的眼睛吗,上了点药,之前因为一点小意外出了事,没什么大碍,”紫龙带上了乖孩子们标志性的微笑,没把自己“瞎了”的事情说出来,“您难道是个作家?来日本采风?”

    水青色长卷发的男人温和地点点头,又忽然反应过来紫龙眼睛上缠着绷带应该是看不见的,只能有些歉意地对一辉露出个笑容来,然后回答紫龙道:“作家……倒也算是,不过是个不入流的剧作家而已,来日本只是放松放松心情……听朋友说日本富士山很有名气,又想来参观——对了,忘了请教二位的名字,我叫米诺斯,米诺斯·格里菲,是个英国人。”

    紫龙皱了皱眉毛,觉得这名字……好像意外的有点耳熟,然而可惜的是,他个人对于戏剧或者歌剧一类的东西完全是一窍不通的,对这些有兴趣的人是瞬,仙女座圣斗士是个文科爱好者,知道也不奇怪——但如果连紫龙这个对歌剧完全不在行的人都觉得这个名字耳熟,已经足够说明这个人绝对不仅仅是什么“不入流的剧作家而已”了,不过问题是他现在皱着眉十分努力地在脑中回想,却依然死活想不起自己曾经在什么地方听到过这人的名字,心里不免觉得有些抱歉,只能也跟着自我介绍一番:“我的名字叫做紫龙,这位是我最好的朋友,叫他一辉就好。”

    “两位的名字听起来……都不像怎么日本人啊,”名叫米诺斯的男人轻轻笑了笑,听得出他用手指在桌上轻轻敲击了一下,“而且长相……也不太像。”

    “我吗?唔,是中国人,只是暂时住在日本而已,这位是有一半北欧的血统,另一半血统也不是亚洲人来着——”紫龙指了指自己然后又指了指一辉,即使看不见被绷带遮挡的眼睛,却也能看的出来微微弯曲的弧度,带着点不易觉察的骄傲,“我们可是为了某个……唔一辉?”

    一辉伸手捂嘴了紫龙的嘴,然后朝一脸有趣地望着他们的男人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抱歉,他就是这样,喜欢高谈阔论,一张嘴就停不下来了,格里菲先生请不要介意。”

    “唔……一辉!”紫龙费力地双手抓着一辉的手腕,奈何凤凰座的身体力量估计是他们这群人里面最强横的,“就算你看不惯,那也别捂着我嘴啊,瞬他们喜欢坑我是跟你学的吧?”总算是拉开一辉的手之后紫龙语气有些愤愤,“当初在十二宫的时候好心想帮他们科普一下圣域的体系构成,结果一个两个带着纱织小姐自己先跑了——罪魁祸首就是你吧!”

    凤凰座努力想学他弟装得无辜一点,只不过本人长相太霸总因此模仿失败,仗着紫龙看不见索性笑得邪气:“没有,你还不知道我小时候不喜欢和他们扎堆?当时是谁叫我合群点的?”

    英国男人已经放下了手里的笔,那头带着些挑染感的长发给人一种诡异的奢侈感,米诺斯端着咖啡轻轻抿了一口,然后将白瓷的杯子重新放回托盘之中,左手撑着下巴,看着这两个年轻人之间的互动,忍不住轻轻笑起来:“两位是真的……关系非常好啊,虽然似乎不是兄弟,我却觉得你们比一般的兄弟关系更好……真是,令人羡慕的关系。”

    这句话一出口,紫龙和一辉同时转向了那个拼桌的英国男人,然后微微皱起了眉——这个人的身上,似乎再次散发出那样的气息来了,一种莫名的、让人不自觉想要亲近的气息,虽然友好温和却格外遥远,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比之前坐得近了一些的原因,那种熟悉的感觉比之前更甚了,而他们也同时回想起了另外给他们这样感觉的两个人——

    米罗,安非特里斯。

    两位雅典娜近侍的青铜圣斗士面面相觑,一辉明白紫龙的意思——熟悉就算了,可那两个人毕竟还是血脉相连的姐弟啊,他们现在却在第三个人身上有了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

    “紫龙、一辉?”就在场景有些尴尬的时候,远远有女人的声音传来,带着点笑意和天然的傲慢磁性,“看不出来啊你们两个,居然是这么外向的人吗——这么快就交到新朋友了?”

    一辉应声转过去时,看到了红色短发的女人和与她肩并肩走在一起的黑发青年,哈罗德一身格外低调的休闲装,而米罗则仿佛是随意从自己衣柜里捡出了浅红色的露肩装和黑色长裤,脚下的高跟鞋也并不显眼,可就算这样,也丝毫不能掩盖她那危险而有致命的独特气质。哈罗德的个子比米罗高了半个头,而天蝎座的圣斗士那带着点神秘气质的面孔则让人猜不出她的真实年龄,这让他们看上去就像再普通不过的一对情侣,至多不过是俊男美女太过显眼了些而已,谁能知道他们不久前竟还是完全生活在两个世界的人呢?

    两个青铜于是站起来,规规矩矩跟黄金圣斗士前辈打招呼:“米罗姐,”不排除一辉是被掐了一把才也会乖乖照规矩做事的,跟哈罗德打招呼时就随意多了,年轻人的好处。 

    “你们俩还真来约会了?”米罗先是笑着打趣了两个小孩子一番,哈罗德主动去叫了两杯咖啡,随后她颇有些好奇地看着那个温和笑着的男人,伸出手去,“我叫米罗,米罗·安达里士,那小子叫哈罗德,这位先生要怎么称呼?”

    “米诺斯,米诺斯·格里菲,”米罗本来就长了一张让人没法厌恶的漂亮面孔,而做事时候爽快态度更是轻易就能博得他人好感,米诺斯自然也是其中之一,他站起身来轻轻和米罗握了握手,一举一动都完全符合所谓的“贵族礼仪”,举手投足都是优雅,接着笑着摇摇头,“我来日本之前,可没人告诉过我这里有这么多外国人啊……”

    哈罗德正点完了咖啡和小零食,听到米诺斯自报家门之后他眨了眨眼睛,险些又站起来了:“米诺斯·格里菲……是我想的那位米诺斯·格里菲吗?”

    那个戴着金丝眼镜、眼神有些涣散的男人看了看哈罗德,有些无奈地点点头,然后双手合十做了个恳求的姿势:“这位年轻的先生,请不要把我在这里的事情泄露出去……我可是很期待一个没人打搅的假期的……还有这位漂亮的姑娘也是,拜托了。”

    他会这么说自然也因为刚坐下的米罗在听到自己的名字之后,和哈罗德一样陷入了短暂的惊愕状态,只不过她似乎是吃惊过头有些失语了,紫龙小心地拉了拉米罗的袖子小声问她是不是知道这个人是谁,红发女人如梦初醒一般看了看年轻的青铜圣斗士,摇摇头:“紫龙你好歹也算个文学系的,难道你没听说过他的名字吗?——那位以狮鹫为姓氏的国王陛下、被称为‘最后拥有精灵血统的人’……你是真的没听说还是假的没听说?”

    这个称呼实在是太有指向性了,紫龙经过了短暂的思考之后在绷带后面瞪大了眼睛,几乎是喊出了声来:“狮鹫的国王陛下……等一下,难道是那位——”

    这回捂住他嘴的人从一辉变成了米罗:“别啊紫龙,你声音太大了!”

    五角星模样的桌子一个五个凹陷下去的部分,正好让他们都能坐在一张桌子边,店主送来了米罗和哈罗德要的点心,然后离开了。米诺斯大概比他们所有人都年长,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微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年轻人们,他注视了眼前红发的女人一阵,忽然开口说了句在别人看来十足十像是搭讪的话:“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安达里士小姐有些面善,好像在什么见过一样……如果我有个妹妹,大概就是安达里士小姐这样子吧。”

    听了这似乎是有些暧昧的话,米罗扬起眉毛来,露出一个笑容来:“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就直接叫我米罗就好了,米诺斯先生也这么觉得吗?事实上我也觉得你很熟悉,不知道不过我没有哥哥,只有一个弟弟,总觉得缺了点什么——说不定我们前世确实是兄妹不错,怎么样米诺斯先生先生,介意多一个不那么漂亮听话的妹妹吗?”

    米诺斯脸上的笑容扩大了:“说这样的话,你的小男友不会生气吗?”

    “会生气吗哈罗德?”米罗直白地去问身边的黑发青年。

    哈罗德摇摇头:“不会,我相信你,而且——”他看了看那个戴着眼镜的男人,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头,“我也觉得这位格里菲先生……非常熟悉。”

评论
热度 ( 18 )
  1. 凛时雨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