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辉紫/星沙】审判[三三]

大哥登场!!!!

这一章猛刷辉紫【拇指




[三三]

    又是晴天,倒不如说海皇之战结束后天气都不错,果然海洋与地球的天气息息相关。

    纱织醒来的时候还有点懵,她发现自己是睡在沙发上的,头靠着哈罗德的肩膀,身上盖着厚厚一条毛毯,相当暖和。她擦过哈罗德的肩膀去看,发现自家叔叔还没醒过来,头靠在米罗肩上也睡得呼呼,米罗倒是没睡不知道是一夜没睡还是刚醒不久,察觉到纱织看过来的目光,侧过头去,微笑着抬手来,小声地“嘘”了一声。

    小姑娘呆呆地傻笑一声后点点头,然后稍微花了几分钟来清醒,混混沌沌的大脑终于启动完毕——昨天晚上星矢在网上买的多人游戏软件快递过来了,一时开心的天马座青铜圣斗士拖着自家女神拿着游戏手柄开始玩,然后路过的天蝎座黄金圣斗士围观了一阵,最后拉着自己的小男朋友加入了游戏,然后?然后……就记不太清楚了,大概是玩得太晚睡着了吧。

    辰巳在这个时候走了过来,小声问大小姐需不需要用早餐,小姑娘轻手轻脚爬了起来,想起自己请了一个星期的假休息,抓抓头,琢磨着是不是要给星矢君他们也请个假,最终还是点点头说要吃面条,有吗?

    米罗看着这两个说是主仆其实更像伯伯和侄女的两个人对话觉得好玩,心想面条这东西,就算没有也要有,辰巳怎么会让自家大小姐饿着——不出她所料,折腾了一阵之后有拉面浓厚的高汤香味飘到了客厅,纱织趿着拖鞋吧唧吧唧从洗手间走过来,脸上终于恢复了清醒,问辰巳说星矢君人呢?明明昨天自己撑不住睡着了的时候他还在玩。

    穿着一身燕尾服的男人干咳一声:“星矢……早上的时候被冰河拖去学校了。”——想想也知道,紫龙因为眼睛的问题不会去上课,虽然这一群青铜圣斗士多多少少都在十二宫之战里觉醒了第七感,但毕竟一段时间就要换药或者吃药,所以还是在家里呆着了;一辉接了弟弟的委托照顾这个不要命的家伙,自然也不会去学校,妈和爹【?】都不在的情况下,比星矢大上一些的冰河自然肩负起了把这个“精神领袖”拖去上课的职责,瞬?瞬只会在一边坏笑着拍视频,然后找时间发到NICONICO上去。

    这会儿总算是哈罗德也醒了,当他发现自己靠在米罗肩上睡着的时候很干脆地红了个彻底,被靠着的那位倒是半点都不以为意,伸手去捏人家一张帅脸笑着问道:“今天没什么安排吧?等会儿去约个会?”

    米罗斜着身子靠在柔软的沙发上,一双紫色的眼睛带着促狭的笑意,艳色的唇微微开合,说出来的一句话根本不给人做心理准备的时间,被她这句话吓到的并不只是坐在一边捧着一碗海鲜拉面满脸幸福的纱织,还有红着脸从她肩上起来的哈罗德,帅气的年轻人呆呆地保持着一条腿踩在地上一条腿半跪在沙发上的姿势,看了米罗几秒钟,然后忽然“嗷”了一声,接着仿佛触了电一样立刻跳起来冲上二楼……简直超有趣。

    纱织捧着一大碗香喷喷的拉面简直喵瞪口呆,米罗很没义气地笑直得捶茶几,辰巳看得心惊胆战,生怕这位黄金圣斗士用力过猛,一不小心把茶几捶塌了。


    一辉和紫龙这两个不上课的到公园去了。

    虽然十二宫之战里青铜们的第七感已经多少觉醒,然而毕竟还不到能够在完全缺少某个感官的情况下行动自如,否则瞬也不会拜托一辉来帮忙照顾紫龙——仙女座战士倒不完全是出于自己的私心而已——多晒太阳本身也对人体有好处,于是不管紫龙愿意不愿意,总之被一辉拖到离城户宅不远的公园里来了。

    这座公园环境幽静,绿树成荫,并不是给小孩子们疯着玩的游乐园,没什么娱乐设施,只有几家商店卖些甜品和小吃,葱茏的树下还能看到老年人凑在一起下将棋,年龄加起来好几百岁的人了,偏偏为了棋盘纵横上一两枚棋子的进退吵得脸红脖子粗。

    紫龙虽然被拉过来有些勉强,但到了公园就精神了起来,他本身是个猫脾气,平时认真起来的时候确实成熟智慧还有点爱显摆,但只要一放松下来他能昏昏欲睡一整天,瞬嘲笑这位好友根本就是个属手机的,充电五分钟通话两小时——偶尔也反过来一下,睡觉五小时清醒两分钟。

    虽然因为当初被克拉修“伟大光明”那直接来自于神佛的光芒闪伤了眼,但紫龙的眼睛从外表看上去依然是与受伤前前没有差别,只是少了些光彩,为了让药效发挥到最好,又因为这药多少带着些有些避光性,他的眼睛上还是蒙上了厚厚一层药棉——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孩子气一把,脚下的石板路让他想起了故乡的江南小镇,以至于差点在石板路上蹦起来。

    石板铺就的小路朝着更加幽深的地方延伸过去,紫龙踩着脚下的凹凸不平的石板稳稳走着,然后他停住了脚步,抬起头来——空气中忽然飘来了某种香味,微不可闻的淡,接近于花朵盛开时的芬芳,却又混上了糖分的甜和抹茶的苦香,还带着些炒栗子的焦香,即使现在并不是会让人感到饥饿的时候,这些味道混在一起,却依然令人感到食指大动起来。

    “要不要吃点东西?”虽然眼睛看不见,但紫龙能清楚地感到有一只手搭在了自己的肩上,骨节分明,手掌带着比正常人高的温度,除了一辉不会再有别人,“没吃早饭吧?”

    “没吃,刚好有点饿,”紫龙本来也没有要隐瞒的意思,答得干脆,他是硬被一辉拽出门来散步的,自然是没来得及吃早饭,伸手摸了摸口袋,尴尬,“我好像没带够钱……”

    一辉眉毛一挑,拽了人就走。

    石板路的尽头是一间不大的咖啡屋,虽然是咖啡屋,但里里外外却都是和风的味道,如果不是招牌上花体英文的“Cafe”,谁也看不出来这里居然是家咖啡屋。屋外摆着几桌椅,不像一般的咖啡桌呈圆形或矩形,各有自己的形状,水滴、爱心、五星、蝴蝶结应有尽有,甚至还有小鱼和骨头外形的桌椅,不知道是不是拿来招待猫猫狗狗的。

    这家店虽然处在公园深处因而环境幽深,但并非门可罗雀,店面外桌子边几乎都坐满了人,但无论交谈还是打电话声音都很小,人们自觉地维护着这里令人舒心的安静环境。紫龙凭感觉选了个没人坐的地方,在一张五星型桌子边两个角的凹陷处坐下,左右“看看”,等点心自己送上门来——反正他现在根本看不见,“买东西”这项工作自然交给了一辉。

    这家位于公园里的咖啡店不仅装饰是日式,就里面的咖啡本身也是日式冲泡的风格,日式卡布奇诺的蝶豆、日式拿铁的香榭、日式研调的哈瓦那等等不一而足,至于别的点心和小吃更是以和果子居多。

    事实上一辉也搞不清楚紫龙到底想吃什么,看了看口袋,干脆每样都买了点,和点心一起放在托盘里的咖啡香气醇厚,是穿着一身休闲服的女老板亲自送过来的——将点心和咖啡放下后,还不忘对一辉挤眉弄眼一番,那样子一看就知道肯定是误会了什么,一辉有心想解释,张了张嘴却终究是没有开口澄清,索性就这么让人误会着,他并不反感。

    “送过来啦,你买了什么?”就算第七感已经觉醒也没法在双眼看不见的情况下觉察到人的面部表情,紫龙对身边发生的事情毫无知觉,伸手摸到装着可爱甜点的盘子上,“我闻到糖炒栗子和盐渍樱花的味道了……栗子馒头和樱花大福?还有什么?是抹茶麻糬还是丸子三兄弟——嗯,这家店咖啡味道不错,不会太甜也没有太苦。”

    “忘了问你想吃什么,干脆都买了点,你很懂这些?”一辉单手撑着头看紫龙犹豫却准确地伸手端起咖啡,有趣地眯起了眼睛,年轻人喜欢吃零食不奇怪,但是能单从气味上就分辨出是什么味道的,不是资深吃货就是资深研究美食的专家——紫龙显然不可能是后者。

    一个栗子馒头塞进嘴里,简直赞不绝口,紫龙听到一辉问自己“很懂这些?”,颇有些骄傲地笑了笑:“春丽是女孩子喜欢吃甜的,又有点嘴馋,总不好让老师给她做点心什么的,所以我自己去学了——虽然不是日式的典型不过好歹算是师出同源——她最喜欢吃我做的绿豆糕了,点在市场上卖的绿豆糕都好甜,”忽然将手一拍,扭头朝友人的方向“看”了过去,“对了,下次有机会做给你吃吧!”

    闻言一辉一挑眉,嘴角勾起个自己也没发觉的笑:“好啊,那就麻烦你了,紫龙大厨。”

    “不好意思,请问我可以坐在这里吗?”这两个少年正一个吃着一个看着,忽然有个声音传了过来,还挺好听,说的是英语,带着英国电视剧里的贵族们说话才会有的奇妙口音。

    一辉抬头,只见一个身材纤瘦的男人站在桌边,外貌清俊,带着明显属于欧洲人的特质,休闲衫外面套着件薄薄的长外套,一头浅浅的水青色长发微卷,款款垂到腰下,发梢却跳燃着火焰燃烧一般的金橙,眼睛同样是火焰般的橙,只是目光似乎有些涣散,胸前口袋里放着一支钢笔,金丝的眼镜架在鼻梁上,手臂下还夹着几本书。【注】

    一个无论是外表还是气息都格外无害的人,紫龙如果能看见肯定不会拒绝,于是一辉点了点头,尽量让自己不要显得不情愿:“请坐。”


【注:关于大哥发色,漫画里应该是白色,动画里是一种很浅又有些发灰的蓝色,然后穆逢春聚聚画册里大哥头毛又是一种很雍容华贵的金橙色,我个人比较喜欢华丽画风,综合了一下。】

评论 ( 1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