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食之契约养肝中。
F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食契:鸡尾酒X男御【猫形态】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辉紫/星沙】审判[三一]

久违出场的米罗姐姐和哈罗德弟弟!

关于那个叫明塔的女人,参考希腊传说里那个想勾老哈但是被贝瑟芬妮弄死的水泽仙女……这边是因为想攻击米罗但是被安非阻止了。

具体情况询问这位 @梦魇之眼 




【海皇篇战后】

[三一]

    日本,城户宅。

    “朱利安那孩子是海皇?!真的就是那个海皇波塞冬?!安非上辈子是安菲特里忒?!”目瞪口呆的一个米罗姐姐,呆滞半晌之后一手捂着眼睛一手伸直,手掌张开,“……信息量太大,小女神你让我先重启一下……”

    现在这群人说什么都不会再避着哈罗德了,黑发的德国青年穿着一身简单的衬衫牛仔裤,以一个极为酷帅的姿势靠在米罗坐着的那张沙发的靠背上,忍不住跟着做了个扶额的姿势——怎么说呢,之前还劝纱织说不要太关注这些怪力乱神的东西,现在想起来根本就是打脸打得啪啪响,人家现在已经成了怪力乱神中的一员了,还远离这些?可能远离吗?!

    妈的脸疼,真的好疼。

    走了一下神之后,哈罗德低头去看米罗红色的发顶,忽然觉得有点心疼——米罗……她也是啊,身为雅典娜的圣斗士,还是最顶尖的黄金圣斗士,守护着那个名叫“圣域”的地方,守护着雅典娜女神,她……要与那些已经不被承认的存在作战吧,愚蠢?可是他们是为了人类,为了这个世界,有谁敢说自己不是这个世界的一员,哈罗德估计是第一个要抽他的了。

    “哈罗德?”米罗忽然仰起头来,紫色晶石般美丽的眼睛映着客厅里吊灯的光芒,灼灼地看着这个比自己许多的小男友,轻声问他,“怎么了吗?你好像有点不开心。”

    吃惊于自己一句话不说米罗就有所察觉,更吃惊于她的感觉太过敏锐,慌乱之下只能随便找了个借口:“……不,没什么,只是在想明天要不要给你买束花什么的。”

    米罗盯着他看了良久,最后“噗嗤”一声笑出来,伸手去捏哈罗德的脸:“哈哈哈哈哈我好后悔!真该把这句话录下来!以后有哪个白痴说德国人不懂浪漫我就拿着录音去打他脸!”

    哈罗德说这句话的时候本来是无心之举,一句话出口就有点后悔,怨恨自己怎么心里想什么就说出什么来了,在他的印象里这种话大概能在那些“游戏花丛”的人嘴里听到,自己可是正人君子!只是没想到自己难得深情一回被米罗当成了玩笑,哈罗德觉得耳根子有点烧,干咳两声扭回头去:“呃,你要是不喜欢,那……那我就不买了……”说到最后已经有些垂头丧气了。

    “哎,不行不行,”米罗对着哈罗德摇摇食指,眯着那双紫色眼睛眼睛微笑起来的样子霸道又俏皮,“说出来的话怎么可以收回去?尤其是对女士说的话,收回去……可很失礼啊!”她说着,翘起两条长腿叠在一起,侧过头只用眼角余光看着哈罗德,有意或者无意,天蝎座某种不可言说的特质忽然展现得淋漓尽致,青年再也没了刚才拗造型的闲情雅致,盯着这个红发的女人半晌后老老实实地从脸红到耳根再到脖子,支吾片刻,夺门而逃,只听到那个人在后面懒懒散散笑了一声说可别送玫瑰这么没新意的花啊~

    纱织头一歪,伸手去戳米罗的肩膀:“米罗姐姐又开始欺负哈罗德叔叔了。”

    天蝎座黄金圣斗士笑了一声,理直气壮地捏捏小姑娘的脸:“我哪有在欺负他?明明是在帮他减压——这小子看你们这么晚了还没回来担心得差点报警,没想到你居然是去希腊玩了一圈……怎么样,我听安非说索罗家的私人海滩是世界上最漂亮的海滩,甚至能把夏威夷的威基基比下去,你们这次去了之后感觉如何?”

    “非常漂亮呢!”纱织有点手舞足蹈地来增加自己说话的可信度,碧绿色的大眼睛亮闪闪地,“我一直很想去一趟希腊,可是没机会去……”

    红发的女人听她这么说,不由得笑了起来,拍拍胸口:“安达里士家在这个位面也有不少产业,我记得塞浦路斯岛的附近有一座海岛是属于安达里士家的,上面还有座中世纪的城堡,要是有机会的话,你和星矢他们那几个小鬼可以去玩,不过这些事情一直都是安非在打理,你要是想去玩必须要经过他的同意哦。”

    瞬笑嘻嘻插嘴:“没问题啦,以安非先生宠纱织小姐的程度,就算纱织小姐现在打个电话说想去那里玩,估计安非先生也会扔下朱利安先生立刻帮忙安排的。”


    第二天早上有点凉飕飕的,接连下了十几天暴雨又猛地晴了好几天,天气诡异得令人不安,现在的天气终于这个季节应该有的样子,米罗眯着眼睛坐在床上,然后掀被子下床。

    她现在才有了点自家弟弟不在身边的自觉,失落了几秒之后淡定地去房间自带的洗手间洗脸刷牙——不在啊,不在正好,她亲爱的弟弟是个可怕的自律症患者,就算是离开了圣域十万八千里甚至隔了一个世界却还一直遵循着那么多年规律到可怕的作息时间,米罗甚至一度怀疑当年成为黄金圣斗士的那个人到底是自己还是安非特里斯。

    最近圣域和平,只有主位面才有些麻烦事情,也都能被呆在主位面的圣斗士们轻易搞定,以至于米罗现在忙里偷闲偷到了让穆忍无可忍的地步,这实在是羡慕混杂嫉妒恨,远在圣域的代任教皇大人一个电话炸过来抱怨身为黄金圣斗士的女人玩忽职守,顺便再抱怨一下某个一点都没有“暗棋”自觉的先生能不能好好待在圣域你明明是“裁决者”?!

    ——然后被电话那头的女人单手撑着下巴,轻描淡写的一句“我回头给你寄大吉岭要不要?或者你更喜欢大红袍?小女神家好像都有”轻易打败——茶叶爱好者的弱点简直不能更好抓。

    “说认真的米罗,”穆在电话那头把手里的笔转了一圈,他虽然本质上是个炸药脾气的白羊座但也是无可否认的是个操心命,要不然也不会把“代任教皇”这种麻烦事情揽在自己肩上,“开玩笑的话就不用说了,这次星矢君他们和海皇波塞冬的事情,你没有插手吧?”

    米罗“呵”了一声:“你为什么觉得我会插手小鬼们的争斗?不说星矢那群小孩子,觉醒于现代的海皇波塞冬,也只是个孩子而已。”

    穆也笑起来:“当然当然,我相信你不会插手,可说实在的,我个人是不太敢相信你家弟弟的,”可称为所有黄金圣斗士之中最为睿智的中国男人这么说,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随后用指尖有节奏地轻轻敲击着教皇那张宽大的桌子,“你还记得小时候在喀戎之域的那件事情吗?就是那个来到圣域给我们这些黄金圣斗士候补送水仙花的那个……叫做‘明塔’的女人。”

    “哦……她啊,你是说那个用薄荷叶子伤了安非眼睛的蠢女人吧,”米罗眯了眯紫晶石般的眼睛,从鼻腔里“哼”了一声,“当然记得,就是因为她安非才退出了黄金圣衣的修行呢。”

    安达里士家的人护起短来真可怕,你怎么没想到对方还因为雅典娜的神力魂飞魄散甚至连水泽仙女的资格都失去了?穆微妙地觉得有点头疼,咳嗽一声:“虽然我也很气愤,但你想想,安非现在也是一位合格的裁决者了不是吗——重点不在这里,重点在于,明塔这个女人在神话中的身份是是冥王哈迪斯的侍女,因为喜欢冥王而被冥后责罚踩成碎片,最后被冥王变成了薄荷——不觉得很眼熟吗,你也不喜欢薄荷,她原本的目标是你?我之前就在猜测你会不会在圣战之中扮演什么特殊角色,现在看起来好像我并没有猜错。”

    红色的眉毛稍稍扬起半边,米罗说话的口气染上了些惊讶和不解:“没有猜错?那么你的意思是?”

    “我猜安非插手了海界的争斗,当然我并不觉得这是坏事,用沙加的话来说阻止双手染血总好过枉造杀孽,”穆笑了笑,“既然安非插手了海界之战,那冥界之战,可能就是你了。”

    米罗其实向来都知道自己的脑子不算聪明,更妄论追上与她要好的白羊座和处女座两位好友,就算在挂断电话之后她冥思苦想了好一阵也没明白穆的意思,他指什么?是觉得安非特里斯的插手在海界之战里救了人,所以接下来在冥界之战救人的应该是她这个当姐姐的了?啧啧,他这么轻轻松松扔了一句话出来她肩上的担子瞬间就泰山压顶了啊,米罗觉得自己不过区区一个黄金圣斗士,在圣战之中能够自保都是妄想,穆又是哪来的信心觉得自己可以救得了其他人?我的穆小哥哥哟,别对妹妹我太有信心了!

    房间门被轻轻敲响了几声,然后哈罗德推门走进米罗的房间,面色如常——别被骗了,这小子已经在外面做了很久的思想斗争了,毕竟虽然米罗答应了他的交往,但毕竟对于女士的绅士风度让他始终不愿意冒犯对方的私人领域,这次要不是因为他家小侄女纱织请他帮忙给米罗姐姐传个口信,他可能也不会到这边来——推门看到米罗靠在窗边,纤长的手指在智能机屏幕上划来划去,一身火辣的短打扮,几乎到大腿根的牛仔短裤加上一件露出半个肩膀的T恤衫,黑发青年的耳根子顿时红了个透。

    坏心肠的姐姐差点在心里忍笑忍到肚子疼,如果是平时大概安非特里斯早就出声阻止她了,奈何今天这位伟大的天使哥哥不在,一切恶势力只有哈罗德自己承担。

    显然哈罗德也明白这一点,明明是个有神论的无信仰者,却还是在心里地默默为自己祈祷了一把,干咳一声:“米罗……”

    “有事吗我的小·男·友?”刻意把“boyfriend”分成两个单词来读,又加重了“Lettle boy-friend”的重音,就这一句话也能听出米罗心情莫名不错,成功让人体发热再上一层楼。

    “咳,呃,那个,”哈罗德用力握了握自己的手,“纱织让我转告你一下……今天下午,我们两个陪紫龙先生去一趟医院,看看眼睛。”

评论
热度 ( 29 )
  1. 凛时雨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