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辉紫/星沙】审判[三十]

米罗姐姐要回来了……

朱安的部分加了很多私设,这对就是来卖惨的



[三十]

    海底的动静自然是牵扯了海面,虽然不至于浪潮汹涌得多厉害,但还是能看出来古怪,爱琴海在无风的时候向来是平静得仿佛蓝色的宝石,可这阵,海面上却一直有小小的漩涡在打转。

    从小长在深海中的人鱼们不是很喜欢白天沙滩上的太阳,和狄蒂丝打了声招呼之后就回到海里去了,狄蒂丝穿着一身盔甲——那也是鳞衣,不过制造的原型居然是波塞冬与安菲特里忒的女儿,公主本忒希基墨——倒是不怕太阳,和纱织两个姑娘很不顾形象地坐在沙滩上咬耳朵,星矢看上去想和纱织说点什么,最后还是垂头丧气蹲到一边去了,得到几个人同情的眼神。

    没过多久,海面上的小漩涡彻底散去,蓝宝石又恢复了平静,但随即不远处开始冒出一串气泡,气泡越来越近,最后从海水走出浑身湿透的两个人来——朱利安一身白袍湿得像落汤鸡,安非特里斯一身湿淋淋的血衣,顺手把银色的长发抹到脑后,虽然身上的血腥味已经消失殆尽,唇泛着上不知道怎么破了点皮,看上去眼神不知为什么又危险了几分。

    纱织看到他们过来眼睛一亮,也顾不得什么礼仪不礼仪教养不教养,只顾着拉了安非特里斯左看右看,问他:“安非哥哥没事吗?朱利安先生也没事吧?”

    朱利安摇摇头表示没问题,笑了笑:“我好歹是波塞冬,淹不死自己,至于老师……”他说到这个称呼的时候稍微顿了顿,然后小心看了安非特里斯一眼,后者脱下外套自顾自拧着衣服上吸的水,那些海水混着血水滴落下来,愣在沙滩上染出一片刺眼的红,对自己说的话没什么反应,他暗暗捶了两下自己的胸口,对纱织一笑,“老师比我厉害,怎么会出什么问题?”

    他说得含糊纱织也没去多问,小姑娘是多聪明的人,只装作一脸懵懂地点点头——不管是自己和星矢相互的心思还是哈罗德对米罗又或者是朱利安对安非特里斯的感情纱织都清楚,她当然没那么大的本事知道朱利安喜欢上那个比他年长近乎一倍的男人究竟是因为什么,但她觉得,大多数人如果有个像安非特里斯一样好看又高贵的男人陪在身边整整十一年,现在可能也和朱利安差不多,陪自己走过了最黑暗的一段时间,教会了自己那么多东西却毫无所求——这样的男人,恐怕很多人就算拼着“恋兄”甚至“恋父”的名声,也会不顾一切去喜欢他的。

    以至于纱织并不担心他们两个会如何,还有心情去思考一下朱利安这种情况应该算什么,是“恋师”还是前生注定?

    安非特里斯拧完头发拧衣服,再也拧不出水之后他松了口气,头也不回地叫了声“朱利安”,后者点点头,然后转头向几个人:“那个……看你们全身都湿透了,要去我家换衣服吗?”


    如果真的有“气场”一说,那纱织觉得朱利安在自己这帮子人面前和他家里气场绝对是不一样的,一个轻松一个严肃,严肃到脸上挂着令人牙疼的假笑告诉管家自己只是出门散心。

    辰巳德丸比城户宅原本的主人城户光政年轻些,且又是看着城户纱织长大的,对城户家没有二心自然不必多说,但是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看着小主人长大的管家都像他这么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更多的却是像索罗家这位管家这样,巴不得小主人早日归天自己好合谋别人夺取索罗家的财产——只可惜半路上杀出来一个精于此道的安非特里斯,还把朱利安教得很完美!

    跟在朱利安身后的圣斗士与海将军们都愣愣地看着这个钴蓝发色的少年好像忽然又回到了先前拿着三叉戟的状态,游刃有余地用轻描淡写又毫无关系的话表达自己的意愿——给纱织和狄蒂丝两位小姐各自准备一套新的裙子,也给其他人按着各自的体型和喜好准备好衣服,来换下他们身上破损不堪的鳞衣和圣衣,找家庭医生过来给加隆和紫龙看看身上和眼睛上的伤,老师的衣服还在他的之前住的房间,也一起拿过来,顺便告诉厨房准备点吃的,全部送到自己房间里来。

    其他人一脸呆滞,觉得朱利安说话的口气怎么这么理所应当,安非特里斯闻言冷笑一声没说话,被后面跟上来的瞬抓住衣角,小声问他:“安非先生,是因为这些不喜欢索罗先生的?”

    瞬显然是问到了重点,在前面带路的朱利安背脊一僵,而裁决者则毫不掩饰地笑了起来:“可以这么说吧,他从小就太懂事了,很多事情一次两次教不会他就不来问我了,哪怕自己熬夜到第二天顶着黑眼圈也不来找我,怎么样,是不是比你们很多人都懂事?”他口气轻快,显然一点都不怕被听到,“我一开始就知道他是波塞冬的转世,神话里的波塞冬是什么样子你们也知道,你觉得我带着那个女人的记忆要对这样的一个孩子怎么想?乖巧听话到不像个孩子,如果你们是我,你们会不会怀疑他到底是‘他自己’还是被波塞冬操纵的容器?”

    “老师……”朱利安委屈地看着挑起一边眉毛望向自己的银发男人,“因为我不想给老师添麻烦……老师光是头疼自己和家族的事情已经够忙的了……”

    “那个,抱歉打搅一下你们两位啊,”苏兰特举手,一脸好奇宝宝的表情,“不管怎么说,至少现在我觉得陛下看上去还是很爱安非大人的,那么可不可以请问一下……陛下您既然这么爱安非大人,为什么要要去找别的女人?呃,我是说神话记载里,这一世您是个处我知道。”——特么的越描越黑,你是从哪里知道的啊?!

    对哦,三千海怪子女哦,啧啧,众人表情一致地斜目,不远处仙女座青铜圣斗士给海魔女点了个赞。

    谁知道说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朱利安倒是忽然严肃了表情,没去吐槽苏兰特语出惊人的玩笑话,索性转过头来一边退着走一边跟他们解释了起来。

    神王宙斯一共三个兄弟,最大的冥王是哈迪斯,至于后面两位,第二是天帝宙斯,最小的那个才是海皇波塞冬,这一点和大多数人的认知有差别,虽然波塞冬比宙斯先出生,但事实上他却比神王更晚苏醒,所以这位从小就有些愣脾气的海皇才是最小的幼弟。也因为这个原因,不管是哈迪斯还是宙斯都有点没原则的宠溺,两位兄长结婚之后对于这个弟弟更是宠到没边,于是本来就任性的波塞冬更任性了,他想要的任何东西都能得到手,不管是活物还是死物——包括他娶进门的海仙女安菲特里忒也是如此,可他却在这位妻子这里碰了一鼻子灰,要说这世界上有能够拒绝波塞冬那张混合了少年的柔和与青年的俊逸的脸吗?还有人能拒绝海皇之妻这个位置吗?别说还真有,不是别人,就是波塞冬亲眼看上的妻子,安菲特里忒!

    朱利安因为灵魂的融合而多出了长长长长的一段记忆,他好像没看到其他人表情里大写的“原来你是这样的少年”,兀自回忆:“当初确实是被安菲的外貌迷住了,可是她太冷漠,波塞冬受不了妻子的脾气,又恢复了从前的作风,那个时候为止他们只有一个孩子,就是现在的海之信使特里同。但是从有了特里同开始……他找的所有情人都有一部分和安菲特里忒像是的部分了,比如斯库拉的眼睛,和她一模一样,我记不清楚波塞冬到底是什么时候喜欢上安菲特里忒的,之后找那么多女人……大概,是想让安菲特里忒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吧,像宙斯和赫拉那样也行,好歹吃吃醋什么的……”

    “不是安菲特里忒铁石心肠,是你自己太幼稚,我拒绝跟小孩子交流,”安非特里斯嗤笑,熟门熟路地打开前面一个房间门,把一群人赶进去,“朱利安的房间,塞下你们没问题。”

    中途有索罗家的两个家庭医生来过,给加隆上了药又包扎好胸前的伤口,紫龙的眼睛他们实在无能为力——顺带一提听到这话一辉动手差点打人——又有佣人把朱利安要的衣服送过来,一套一套在滑轮衣架上挂好,狄蒂丝和纱织拿到衣服之后去更衣室换了,其他人则乖乖等着女孩子们换好衣服出来。

    一身清爽之后总算有闲功夫做别的,星矢问其他人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巴尔安爽快表示自己要回家,要是速度快还能赶上今天晚上希腊飞加拿大的飞机,朱利安表示回头就帮他订机票去;苏兰特没什么别的打算,他本来就在人类世界念音乐学院,现在还打算继续念书;伊奥和狄蒂丝一个是塞壬混血一个人鱼,从小就生活在亚特兰蒂斯,在人类世界没什么需要挂心的自然打算收拾收拾回去;艾尔扎克决定回到故乡,他在芬兰还有不少亲人,回去也不至于举目无亲;加隆却在纱织问他要不要回到圣域的时候摇摇头,说自己先找个地方静静,他觉得自己现在还没有回圣域的资格。

    海将军们这边讨论完毕,圣斗士那边更简单,集体坐索罗家的私人飞机回日本城户宅,该怎么过还就怎么过,只有安非特里斯说他暂时要留在希腊,不管是海界还是朱利安的事情他都要再确认一次,安达里士家族在人类世界的一些东西他也需要再巡视一阵,等过段时间就直接回圣域,不跟几个青铜和小女神抢飞机位置了。

    朱利安的表情简直像是被从天而降的馅饼砸中了,傻呵呵地看着安非特里斯,傻得让人无法直视,直到最后把几个青铜圣斗士和雅典娜送上飞机时还保持着这个表情,星矢在飞机上还嘿嘿拿他这表情开玩笑,遭到瞬毫不犹豫的嘲讽——干嘛你羡慕嫉妒恨吗有本事你也早点表白啊?!

    远离硝烟源的纱织觉得格外开心:朱利安先生不是单恋呢,安非哥哥也喜欢他,这两个人现在也要走上正轨了吧?毕竟从神话时代开始就是一家人呢!

    不过……安非哥哥的小宇宙,怎么感觉有点奇怪呢?还有米罗姐的小宇宙也是这样,真是让人难以理解啊……

评论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