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辉紫/星沙】审判[二九]

朱安的狗血剧情【并没有】总之KISS啦

来猜猜安非的真实身份吧【没人猜得到好吗

我跟你们说狄蒂丝有那————————么可爱!所以会活着哦。




[二九]

    很多人都说希腊神话中的神相比起神灵更接近人类,这回这帮来海界打架的圣斗士们可算是开了眼了。

    一点不错,他们的爱恨情仇甚至比人类精彩得多,尤其是身为神王的宙斯,关系混乱的程度简直可以拿去织毛衣,赫拉没和他离婚也是稀奇。暂且不管简直希腊神话中一股清流的冥王哈迪斯和冥后泊尔塞福涅,海王波塞冬可以算是渣出了一片新天地,他和他的法定妻子安菲特里忒只有一位王子和两位公主,却拥有着三千海怪子女,可而想之他在外面到底有多么花心。

    应该感叹安菲特里忒涵养真是太好还是应该感叹这位冷漠的皇后根本没把波塞冬放在眼里?但那位波塞冬现在却带着孩子一样的哭腔——毋宁说他现在的情况本来就是个孩子——众人有些尴尬,他们并不是有心偷听这对神话时代的夫妻说了些什么,但即使神殿本身正在倒塌,神殿前的这片空地空无一物连块石头都没有,就算他们不想听,说话的声音也会传到耳朵里。

    “你从来没给过我好脸色……就算我在外面去找别的女人也好!赫拉好歹还会关心一下宙斯吃吃醋……”

    “这么说,你是希望我废了你的手脚把你关在皇宫里永远不要出来,然后再把你的情人们变成斯库拉那样的怪物吗?”

    “那个女人是她自己不长眼睛,仗着一点小自满就敢站在你面前大放厥词……你居然把她的灵魂放走了,你永远都这么心软——对别人!”

    “哦,那安朵露美达呢,不过是她母亲夸耀她的美貌,又没指名点姓到我头上,你让巨鲸座去颠覆埃塞俄比亚的举动实在愚蠢,我只有把事情揽到我头上了。”

    “你还是有点在乎我的是不是,老师?这一世也……我成为朱利安·索罗,你见到我的第一面就认出了我是谁,五岁那年我在海边,你明明知道我就算是真的投海了也不会有事……”

    是在撒娇吗?还没成年的十六岁的朱利安虽然不是娇生惯养长大,但和受过训练的星矢他们相比还是显得稚嫩了不少,眉目间还混着少女般漂亮的雌雄莫辨,小动物般的神情让人心疼。

    至于安非特里斯,这个银发男人确实拥有曾经那位海后的灵魂,然而真正的事实却刚好相反——并非海后转世成了他,而是他在某一时偶然转世成了安菲特里忒,两个概念,天差地别。

    没人知道,相比起“海皇波塞冬之妻”,安非特里斯原本是某种更加惊世骇俗的存在。

    加隆很多年前第一次在喀戎之域见到安非特里斯和被他称作“哥哥”的姐姐时,他也才十来岁,正是拉着撒加到处乱跑然后被自家哥哥吊起来打的年纪。回头想想,加隆已经有十六年没见过当年那个红发的野丫头了,十六年后却在海界被她的弟弟惊得不轻,不是因为安非特里斯的身份和灵魂有多么惊人,而是那无声无息中燃烧起来的小宇宙——虽然胸前的伤口又冷又疼,但加隆几乎要笑了,这真的能被称为小宇宙?恐怕就是真正的宇宙也就差不多是这个程度,而这样宏大的小宇宙他曾经见过,不是来自雅典娜,而是来自安非特里斯的姐姐米罗!

    双子座的人多数都很聪明,不然撒加也不会坐在教皇位子上又以一个炼金魔偶的雅典娜欺骗世人这么多年没引起疑惑,加隆因为受伤人很安静,心里却在默默思考——希腊神话之中“血脉”是个重要的凭证,如果安非特里斯身份惊人至此,那他那位男人性格的姐姐,恐怕也不会简单到哪里去。

    在那不可名状的小宇宙燃烧起来时,朱利安总算是松了手,纯蓝色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安非特里斯,后者大概是被他看得浑身不舒服,只能伸手摸摸他的头。

    苏兰特的海妖精们这会儿差不多都飞回来了,闪动着薄薄的翅膀叽叽喳喳闹着,说着只有塞壬们才明白的话,于是苏兰特和伊奥一起变了脸色,两个好歹算是同出一脉的人对视一眼,快步走上前去,在那边抱成一团的两个人面前单膝一跪:“波塞冬陛下、安菲特里忒殿下,神殿要塌了!属下请两位大人赶紧离开,海面或者亚特兰蒂斯,只要赶紧离开神殿!”

    称呼问题暂时没时间吐槽,神殿要塌了,可是这里除了少数的几个海族之外几乎都是人类,就算是圣斗士或女神,也不带从这么深的海底跑到海面去的,何况里面还有几个人伤得不轻;而朱利安虽然身为波塞冬,然而加隆受伤之后那一柄穿透他身体的三叉戟不知为什么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灵魂虽然已经趋近完整,但也因为本身年龄还小,更多的事情是有心无力。

    只不过没有让他们担心太久。

    惊涛骇浪的神殿外围,有几个人影仿佛完全没受到影响一样,在海水之中仿佛利剑般地窜过来,越过神殿的防护罩落在地上——那是几个和他们年龄差不多的海族,身上穿着材料奇异的衣服,姑娘们头上还戴着各种贝壳或珍珠的发饰,为首是个身高惊人的姑娘,走过来往地上一跪:“波塞冬陛下、雅典娜大人,需要我们帮忙将这几位客人送到海面吗?”

    鬓发间露出的耳朵仿佛鱼类的背鳍,几根尖刺之间连接着薄薄一层膜,脖颈处血红的腮裂,手指之间也是薄膜连接,腿上的皮肤表面隐隐有彩色的鳞片——这几个人居然都是人鱼。

    苏兰特、伊奥、艾尔扎克跟冰河都是用不着人带,前两个是海族,后两个当年圣斗士训练就有了游泳这个科目。伊奥表示自己是个伤病员就不帮忙运货了,苏兰特倒是友情帮忙把瞬给拽走了,艾尔扎克和冰河合力抬走了加隆,穿上鳞衣之前什么都不会的巴尔安被人鱼塞个奇怪的海螺当呼吸器,一辉浑身僵硬地被人鱼少年拉着手腕拽走,扭头看看另一个一团孩子气的少年拉着紫龙也跟上了于是放了心,星矢不放心纱织,说了一声“抱歉”之后一只手揽住了纱织的腰,然后被那个首领一样的姑娘拽着走。

    “等一下、安非哥哥和朱利安先生——”被喜欢的人这么抱着腰,纱织本来是要脸红的,可看到那两个人站在神殿前面根本没动,她也顾不得害羞什么,趁着还没有脱出屏障叫出来了。

    离纱织和星矢比较近的是伊奥,身上没挂着人的混血塞壬一脸轻松,玫瑰粉色的长发飘飘悠悠,即使没有六妖兽的鳞衣在身,他在海里也自由得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听到沙织这么叫了一声他倒是笑起来,笑声里没什么恶意,只是开口问道:“我说雅典娜大人啊,你见过被海水淹死的鱼吗?”

    离开屏障后,因为有小宇宙而用不着什么呼吸装置,纱织被伊奥问得有些疑惑,和星矢一起往那边看过去,然后一起张大了嘴——钴蓝发色的少年伸手拽了拽银发男人的手,然后以一种格外蛮横不讲理的气势捏住了对方的下颚,下一刻两个人就吻在了一起,男人瞪大了眼睛,被吻得仿佛是起了怒气就要动手,另一个人浑身的小宇宙则在一瞬间燃烧起来,正是那足以震动大地的暴戾气息,这么暴戾的气息却没有真正震动任何东西。下一刻屏障破碎,海水倒灌入波塞冬神殿,即使千斤巨石也在轰然间被狂怒的海水冲得支离破摔,而在里面的那两个人——

    “天马座、雅典娜大人,抓稳了!”人鱼姑娘忽然叫出来,修长的双腿化作一条银绿色的鱼尾,显然属于鲨鱼类的鱼尾让战争女神和她最忠心的战士都愣了愣,只是迎面而来的巨大水流让他们没法再想多的,他们不比早就习惯了这一切的海族,只能燃烧起小宇宙来对抗那些迎头撞过来的海水。

    水中有沉闷的响声和碰撞声传来,这座连接着七座镇海柱的波塞冬神殿在失去了防护罩之后,终究还是塌了。


    海面咕嘟嘟冒起泡泡,不多一会儿,海面齐齐冒出人头来。

    “妈呀我还以为我要死了……”巴尔安几乎是爬上来的,咳嗽半天才缓过气,身边的人鱼少年甩甩一头白色长发笑嘻嘻看他:“我不是给了你海螺呼吸,怎么还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相比起巴尔安,其他人好多了,至少在被海水收拾了这一趟之后倒还能爬得起来,星矢嘴里碎碎念着手上却无比温柔地给纱织轻轻拍背,带他们两个上来的妹子鲨鱼尾换成了人类双腿,笑嘻嘻蹲着围观;因为塞壬一族有翅膀所以瞬和苏兰特上来得更早,这会儿两个清俊如同女孩子的少年正蹲在一起不知道嘀咕着什么,伊奥远远躲着他们两个神色怪异;艾尔扎克和冰河合力把挺尸的加隆拽上岸,顺手又把他胸口的伤口又冰冻一次,凭加隆的身体素质,撑到医生来没问题;紫龙闭着眼睛坐在沙滩上有些茫然地左右转头,一辉冷着张脸站在他后面。

    纱织因为一时大意被呛了一口水,好不容易蹲在地上咳嗽完了,蹭的一声站起来,把蹲在一边的星矢直接撞个四脚朝天:“糟了!安非哥哥和朱利安先生——啊啊星矢君抱歉!”

    那个人鱼妹子看着觉得有趣,出言安抚:“雅典娜大人就别担那份心啦,陛下本来就是大海的王者,另外那位虽然我不知道他是什么身份,但是也知道他的强大程度是我们难以匹敌的,这样的人才不会死在海水中,对吧?”

    小姑娘犹豫半晌,点点头,然后有些好奇:“说到这个……你们几位,怎么会来帮我们?”

    人鱼妹子大笑起来,她大概是鲨鱼一族,身材高挑也颇具男人气概,笑起来全没有姑娘的羞涩,笑起来能看到嘴里尖尖的牙齿有点吓人,笑够了,她才说:“我们不喜欢人类,其实也不知道神殿出了什么事,但是我们家小公主忽然过来让帮忙救人,我们也只能匆匆忙忙救过来了,雅典娜大人请不要怪我啊。”

    她这话刚说完,一道清脆的声音怒吼出来:“你告诉他们干什么?!”

    几个青铜圣斗士加上纱织觉得耳熟,霍然抬头朝着发声的地方看过去,海面上一个金发的女孩一身粉红色盔甲,瞪大了蓝色的眼睛看着他们——可不是之前在海面上见过的狄蒂丝嘛!

评论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