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食之契约养肝中。
F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食契:鸡尾酒X男御【猫形态】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辉紫/星沙】审判[二八]

所以说朱安这对就是……大写的纠结啊……

一句话提到圣斗少女……可爱的女孩子们,有点纠结之后写到冥王篇的时候要不要把小姑娘们加上去。

最喜欢可爱的女孩子了【你奏凯

啊,工作好忙,没时间写文,蓝瘦,香菇。




[二八]

    “你现在倒是清楚,早干什么去了?!”

    丝毫不给面子的一声喊叫让纱织的眼睛亮了起来,她环顾左右后望向海面组成的“天空”,那上面确实有个影影绰绰的熟悉人形,刚刚高兴地叫了一声“安非哥哥”,就像被人卡住了脖子一样没了声音。她睁大了眼睛,听着耳边似乎格外明显的水滴声,视线则随着滴落下来的血液落在地上,然后那个人轻轻巧巧地落了地,拍了拍衣服。

    忽然出声的人确实是安非特里斯不假,然而造型却有些可怕,他像是刚从血海之中游了一圈上岸,满身都是淋漓可怖的鲜血,衣服和裤子都看不出来颜色,都被染成了一片血红。

    表情嚣张加之造型可怕,合在一起看上去简直像是什么廉价恐怖片的场景,而浑身刺鼻的血腥味更添了惊悚效果,哪怕安非特里斯本身的长相足够英俊,这样的视觉冲击也实在太挑战人类的接受能力,纱织双手握着自己的权杖战战兢兢开口:“安非哥哥你……你怎么成这样了?”

    “抱歉抱歉,吓到你了吗纱织?不好意思啊,我之前破坏了一下圣域的法则,法则规定在圣战期间黄金圣斗士不能离开地上世界,我虽然没有圣斗士的头衔,不过因为限制裁决者的法则一直都是位面最强大的,所以我也稍微付出了点代价,”他随手把脸上的血迹擦干净,板着张脸却语气轻快地对加隆挥了挥手,“嗨加隆哥,好久不见了,还记得我吗?”

    加隆曾经也是黄金圣斗士的候补,安非特里斯认识他并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只不过加隆看上去格外惊讶:“安非特里斯·安达里士……你还活着?原来‘裁决者’真的存在……”

    安非特里斯继续板着张脸,倒不是在针对加隆:“‘裁决者’当然是存在的,传闻中专属雅典娜的‘战斗侍女’也是存在的……啧啧,圣域有很多东西都藏在影子里,要不然当初你哥才没把圣域折腾干净——不过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才对吧?”他说,然后越过一群圣斗士和海将军走到波塞冬神殿大门口,“这位先生怎么称呼——朱利安,还是波塞冬?”

    一身白色长袍的少年呆愣地站在那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三叉戟已经不在手里,他眼睛的颜色在原本的颜色和燃烧小宇宙的颜色中间变化,而脸上表情变成了不敢置信的小心翼翼,说不清惊喜还是惊吓,带着几分期待地顺着阶梯往下面走了几步,好像是怕惊扰了什么一样小声叫道:“安菲特里忒……不对——老师?”

    “闹够了没有?”安非特里斯口气无比温柔、却面无表情地问道。

    钴蓝发色的少年站住了脚步,有些委屈地看着自己的老师——又或者神话时代的妻子——纯蓝色的眼睛里有什么东西在闪闪发光,好像马上就要哭出来了一样,他犹豫着抬起手来又僵硬地放下去,垂下眼帘的样子像一只可怜巴巴的小兔子,因为惶恐和不安而把自己缩成了一个毛茸茸的球,他又试探性地往下面跨了一步,然后轻声叫那个人:“安菲特里忒……”

    “安菲特里忒很多年前就死了,你亲眼看到她的坟墓了不是吗?我记得你还答应过不会再和雅典娜起冲突,还记得吗?”男人站在所有人面前,如果从这个距离来看,那位海中之王要发动任何攻击,那么第一个受到攻击的肯定是安非特里斯自己,他站在距离阶梯远些的地方抬起头,目光没有多少波澜,冷眼看着那个从小小的孩子成长为英俊少年的年轻人,一身血腥的红色带着令所有人陌生的狰狞,“现在又如何呢,你答应安菲特里忒的事情已经全部忘了吗,波塞冬?”

    苏兰特和伊奥两个塞壬出身的人张大了嘴,南大西洋的海将军呆滞着表情,伸爪子去拍瞬的肩甲:“瞬先生,这就是在现代苏醒的安菲特里忒大人?可……可为什么是个男人?”

    瞬有些无奈地小声嘀咕:“男人,男人又怎么了,你们家BOSS可是一点都没在意他到底是男是女……”他抓抓头,顺手将锁链一甩,像其他几个青铜圣斗士一样走到纱织面前,将小小一只的女孩子挡在后面,“大概这群神灵在意的并不是身体而是灵魂吧,我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不过这位嘛,安非特里斯·安达里士先生,是我们圣域的……雅典娜的裁决者!”

    有那么一瞬间苏兰特愣住了,因为他能听得出来瞬的口气有多么理所当然,又有那么自豪,好像这个忽然出现的银发男人曾经是什么身份和他毫无关系,他只关心现在他们同为雅典娜的圣斗士,仅此而已——雅典娜的圣斗士能够如此信任彼此,那他们这些海斗士海将军,有几个能说出这么笃定的话来?

    “老师……您怎么会来这里?您怎么会来海界?”那个不知道是波塞冬还是朱利安的少年仿佛听不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最开始试探性的几步之后他直接跑了起来,脚步甚至因为急切而有些跌跌撞撞——诡异的事情是,朱利安的小宇宙确实是属于波塞冬,然而从他的样子和称呼来看他现在是保持着自己的意识的,所以问题又扯了回去,他现在到底是谁?

    只要是圣斗士,没有谁会在有另一个人燃烧着小宇宙朝自己跑过来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反应,安非特里斯几乎是下意识地燃起了自己的小宇宙——于是在场除了巴尔安之外的所有海将军,包括纱织正在治疗的加隆全都睁大了眼睛——就是这个小宇宙!就是这个小宇宙代替波塞冬支撑着亚特兰蒂斯和姆,虽然没法取代波塞冬的小宇宙却多少缓解了燃眉之急,不止一个海族觉得这个小宇宙觉得熟悉,而现在,他们总算找到了这股小宇宙的主人。

    安菲特里忒,或者说,安非特里斯!——可事情到底到底是要多滑稽,才会让他们发现支撑着波塞冬领地的小宇宙,居然来自于一个雅典娜麾下的战士?

    银发男人的态度毫无疑问已经算是“刻薄”了,但当那个从高高的台阶上跑下少年一脚踩滑向前扑过来的时候,嘴里没一句好话的安非特里斯还是在瞬间闪了过去,然后将小家伙一把搂进怀里,避免了他摔在地上的命运。而被抱住的少年那个怔忪了瞬间,然后摆出了一种不管不顾的态度,伸手紧紧抱住了气场冷漠的男人,顾不得那股血腥气有多么刺鼻而自己有多少有些晕血,他死死把脸埋在了安非特里斯的肩膀上,如同幼兽般发出低吼:“老师——老师!我没有认错人!和你是不是安菲特里忒没有关系……我喜欢你是因为你,真的!”

    “……你知道你现在说话的口气和我记忆里那个波塞冬有多相似吗?”安非特里斯没想到这个向来乖到逆来顺受的孩子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更没想到他究竟是哪来的力气能把自己抱得这么死紧,圣斗士的身高普遍很高过平均海拔,他身高185厘米而朱利安只有175,但安非特里斯一点都不怀疑这小子今后能比自己高,双臂被紧紧箍住,轻易可以挣脱却又害怕伤了这个看着他长大的孩子,裁决者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憋屈过,只能僵硬地抬头看着近在眼前的波塞冬神殿,“我现在半点都不敢确定,你到底是朱利安,还是波塞冬?”

    朱利安的眼睛正好抵在安非特里斯肩胛骨的位置,他闷声闷气地开了口:“如果我说……我两个都是呢?你希望我是哪个?”他仿佛下了多大的决心,“我可以让其中一个永远沉睡。”

    有眼睛都能看出来现在这情况要打是再也打不起来了,原本还严阵以待的几个圣斗士相互对视一眼,海将军则出于对两位神灵和一个身份不明的人的警戒心理而不敢靠得太近,商量了一会儿之后决定先看看再行动,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并不像纱织或者那些圣斗士那样和之中一个关系好到可以勾肩搭背,这种时候明哲保身比较重要,何况之前还是敌人?至于纱织那边,小姑娘跑过去拉了拉安非特里斯的袖子:“安非哥哥……别生气啦,朱利安先生挺无辜的……”

    安非特里斯凉飕飕地看了她一眼,纱织嘴一撇不说话了,倒是星矢小明白了一瞬间,看看周围,不敢去惹冰河,一辉扶着看不见的紫龙满身“生人勿近”的气场,于是用胳膊肘撞了撞瞬,引来好友狠狠一记瞪视:“都能让其中一个沉睡了,不管他是谁我都觉得他是挺有诚意的——不过说起来什么叫‘两个都是’?”后一句问的是朱利安。

    “意思很简单,他是波塞冬的同时也是朱利安·索罗,”说话的居然是加隆,苏兰特长笛的治愈效果仅限于同样是海族的成员,比如之前他硬把伊奥从半只脚进冥神殿的程度拉了回来,而相比之下艾尔扎克的止血手段简单粗暴得多,他只是随手冻上了加隆的伤口,比起失血的晕眩感这点寒冷加隆还能忍耐,经过简单的治疗之后他已经好了不少,于是干脆把一些事情说开了给他们听,“我一开始也以为波塞冬选择的是将朱利安·索罗的身体当做灵魂的容器,没想到他居然和雅典娜一样是直接转世成为人类的,波塞冬的灵魂分成了两个部分,封印着‘力量’的部分存放在波塞冬神殿中,而另一部分则进入轮回——嗯,就是那位朱利安·索罗,所以他才会说他是是朱利安也是波塞冬。”

    大概这是安非特里斯没想到的,他愣了一下然后低头看着颈窝旁边一团钴蓝色的长发,然后他忽然笑起来:“你知道吗——我,还有安菲特里忒,都更宁愿你是朱利安。

    ——他承认了。

评论 ( 1 )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