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辉紫/星沙】审判[二七]

安非上线【比心

难得单独给隆哥打个tag,并不是隆哥的粉,但是他给雅典娜挡三叉戟是个人在漫画里非常喜欢的一幕

我个人是非常喜欢苏兰特对于雅典娜的评价的,也是非常喜欢雅典娜这个女神的,而且圣域传说里的小雅有那——————么可爱!!

化用一下电影里金牛宫的梗,星星你怎么能说一个妹子重!【笑疯】

今天扫墓,早点更新_(:з」∠)_



[二七]

    加隆曾经想了很久,当初自己被关押在斯力奥海岬下的水牢里时,究竟是谁的小宇宙救了自己,直到这一刻他再一次感到了这股温暖而充满光明的小宇宙,掐住一辉领口的手不自觉地松落下来,甚至开始颤抖起来——雅典娜,那是雅典娜的小宇宙。

    他知道了,他终于知道了,他甚至知道了自己曾经想要杀死这个小宇宙的主人——可真相是他想要杀死雅典娜救了他自己!

    一辉虽然被打得狼狈,但毕竟有着最强青铜圣斗士的名号也没被打得太狼狈,他平缓了一下呼吸后冷眼看着加隆,忽然有人拍他的肩膀,转头看到浅紫卷发粉红眼眸的少年站在身后,手里拿着根长笛,大拇指指了指他走来方向:“别打啦,你不去看看雅典娜那边吗?”一辉眼神冰冷,显然还没从作战状态恢复过来,少年抖了抖,“别地图炮,我是站在你们这边的啊。”

    低头,一辉发现加隆似乎已经完全陷入某个不正常的状态了,鼻腔里冷哼一声,转身朝波塞冬神殿飞奔而去。

    紫发少年——海魔女苏兰特——看着一辉的背影慢慢变小,忍不住长长出了一口气,长笛的一头戳戳黑发男人鳞衣的肩甲:“我知道你是罪魁祸首,但是我并不怪你,海族的人也都不会怪你……在发抖吗?如何,连你都感到来自雅典娜小宇宙的恐惧了吗,海龙——不,双子座加隆?”他好像是在自顾自抱怨玩具不称心的孩子,“虽然不知道那些命令到底是你下达的还是波塞冬陛下下达的,但原本我很赞同这个说法,我在人类世界读书,也看见这世界有多么污秽,看见人类已经把它污染得不成样子……但是我现在忽然觉得,这个世界还没有被完全污染。”

    加隆抬头看着这个关系并不稔熟的海族同僚,异色的眼睛里带着某种不该出现在他眼中的茫然。

    “雅典娜在保护我们,对,不仅仅是她的圣斗士,还有我们这些理应和他们对立的海斗士——你感受到波塞冬陛下的小宇宙了吧?就像你曾经在波塞冬神殿里时体会到的那样?那位陛下是掌管着海洋和地震的神灵,想杀掉我们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情……但是雅典娜在保护我们,”苏兰特看着加隆,羽翼耳朵扑棱棱地拍了拍,“——就像当初她保护你一样。”

    雅典娜身为“战争女神”,本身却有着世间最博大而不求回报的“爱”,她在十六年前从海潮中保护了意图杀死他的加隆,现在则从波塞冬狂暴的小宇宙中保护了毫无抵抗力的他们——苏兰特在心里苦笑起来,这一场仗果然不该打,只有见识过雅典娜的小宇宙之后才明白为什么宙斯会将地上世界交给她。

    ——那种为了守护的人们不惜与其他神族为敌的气魄,还有那样至高无上的“爱”,在这样的感情面前,海斗士们为了净化世界而展开的战争,到底有什么意义?


    黄金的权杖不知什么时候握在了手里,明明是完全陌生的武器,握在手里的感觉却熟悉得仿佛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纱织咬紧牙关,用黄金权杖的杖身格住迎面而来的三叉戟,碧绿的眼睛因为小宇宙的燃烧而亮得惊人,眼前这个人变得陌生,好像前一秒还在红着脸承认自己喜欢安非特里斯,下一秒却疯了一样用三叉戟向自己刺过来。

    朱利安本身的意识被波塞冬的灵魂替代了吗?纱织有点委屈地咬了咬唇,握紧了手中的权杖:不可以啊朱利安先生,安非哥哥要是知道了一定会生气的!你不是希望他能喜欢你吗?

    传承数万年的雅典娜的记忆让纱织在面对朱利安——波塞冬——的时候算不上捉襟见肘,然而神殿外面的大海却仿佛是在呼应着波塞冬的怒火般,滔天巨浪带着盛怒的咆哮拍击这座海中神殿,这座典型的希腊式建筑在怒涛之中摇摇欲坠,有石块从拱顶上坠落下来,就落在他们的身边,然而不管是朱利安还是纱织都对身边的一切视若无睹,他们仿佛除了战斗之外别的什么都不记得了一样——雅典娜手中胜利女神尼刻所化的黄金权杖,波塞冬手里能领大海为之颤抖的三叉戟,要分个高低!

    神殿之外,有数个熟悉的小宇宙疾奔而来——纱织睁大了眼睛:是星矢君他们!

    有那么一瞬间纱织放松了手中的力量,一晃神的功夫她感到自己腾空而起,眼中的景物包括身穿白袍的波塞冬都忽然远离了自己,纱织愣了一会儿才发应过来自己应该是被击飞了,但毕竟没有感到疼痛,“击飞”这件事情也因此变得没那么可信了。她握着黄金权杖一路飞出了神殿,仰头看着“天空”上海浪层叠出的泡沫,神思恍惚了一会儿之后,忽然听到一声惨叫。

    “纱织小姐……你真的好重……”

    星矢君?!纱织触电一样跳了起来,然后看到趴在地上当了自己肉垫的果然是白色盔甲的天马座青铜圣斗士,抱着权杖弯腰忙不迭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星矢挥挥爪子表示自己没死,纱织于是松了口气,看着围过来的冰河和瞬还有紫龙,不由得觉得眼睛有点酸,“大家……”

    “你们还不动手,在等我吗?来晚了还真是不好意思,”嘲讽的口气不要更明显,一辉从北大西洋的方向走过来,身后四条凤凰翎羽格外嚣张,看到这边好端端站着的几个人,冷硬的嘴角往上翘了翘,“没事就——紫龙你眼睛怎么了?!”眼睛一花这位大哥已经晃过了这边一群人,目标直指站在一边的天龙座。

    纱织在这个时候居然没忍住笑出声来,星矢看天看地就是不看那边,冰河眼神飘忽着抓抓嘴角,瞬嘴角一抽觉得简直没眼看,那边两个人一点自觉都没有,紫龙很认真地给一辉解释说是被那个海皇子的绝招灼伤了眼睛,大概休息几天就能好。

    这么会儿功夫朱利安已经走到了波塞冬神殿的门口,小宇宙燃烧的状态下他眼睛褪成了一种奇异的蓝白色,周身的压迫感更加强大,就算有雅典娜的小宇宙保护着,聚拢过来的青铜圣斗士们也觉得呼吸不畅。纱织看着明显痛苦的战士们,咬咬唇,将自己的小宇宙再度提升,然后她看到她的朋友用三叉戟指向她。

    “为什么要包庇人类,我亲爱的侄女,”那个少年外表的神灵说道,手中的三叉戟尖端闪着不祥的冷光,“人类污染了这片大地,而你更是被禁锢在人类的身体之中降生,你为了保护人类付出很多,然而人类的罪孽却不会因为你的保护而消失,你的仁慈助长了他们的邪恶,总有一天,他们将葬送自己。”

    “那也轮不到你来审判人类!”纱织不顾风度地喊,她感到不舒服,不完全因为消耗小宇宙,也因为这里聚集了太多水汽,呼吸时甚至能感受到潮湿,“你现在的身体也是人类!”

    海界之王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我现在的身体也是人类?我亲爱的侄女,不要弄错了,我和你一样,”他说,身上白色的长袍被小宇宙燃烧时掀起的气流冲得扬了起来,“你转世于现在这个世界,而我也一样,这具身体我灵魂最核心的部分契合度是百分之百,意思是……”

    “我就是朱利安·索罗。”

    先出拳的是星矢和冰河,接着才是紫龙和一辉,幸好这里没有必须近距离作战的人,他们的技能化作流星一般向波塞冬而去,然而那些技能却在瞬间消弭于无,他的面前好像有什么东西完全阻挡了这些籍有小宇宙散发出来的能量,随后那些坍塌下来的石块被包裹在枪形的水流柱之中,带着收割生命的架势朝那边的战士们轰然射去。

    星云锁链暴起,阻挡了那些被波塞冬的小宇宙操纵起来的石块,然而面对每一块都有几人合抱大小的石块而每一块又都足有千斤的重量,再加上变成水箭的海水见缝插针,光凭瞬的小宇宙不足以让星云锁链的防御全部防御住这些攻击,其余几人参照当初闯十二宫时为星矢治疗的场景,将众人的小宇宙集合在瞬的身上,总算是能稳稳撑起星云锁链的防御圈。

    然后钴蓝发色的少年忽然诡异一笑,手中三叉戟脱手而出,目标直指纱织的胸口,因为几人都在用小宇宙支撑的星云锁链,他们的女神连半点防御都没有,清亮的声音带着淡淡的叹息:“既然你这么执迷不悟,雅典娜,我就将你送回宙斯的身边吧。”

    盔甲与血肉被三叉戟一同穿透的声音如此轻柔却又如此令人胆寒,伴随着一辉和苏兰特异口同声一声“双子座!”的惊呼,纱织慢慢睁开了眼睛,然后惊愕地发现一个黑发的男人挡在自己面前,男人穿着鳞衣,张开双臂,混杂着银色的黑发因为冲击力而飘起,她能看到对方的背后透出了三叉戟的尖端,闪着冷光的三叉戟尖端,离自己只有半臂都不到的距离。

    跑过来的海将军除了苏兰特之外还有巴尔安和艾尔扎克,两人后面跟着慢了一步的伊奥,纱织来不及确认这些跑过来的人是谁,只和青铜圣斗士们一起撑住了黑发男人倒下的身体,那张脸太过眼熟,以至于她迟疑了片刻:“撒……撒加先生?”

    “我是加隆……双子座加隆,撒加那混蛋……是我哥哥,”用自己的身体挡住三叉戟的正是加隆,他摆摆手示意自己还能站得住,然而鳞衣上那一片血红让几个青铜圣斗士谁都不敢松手,他也不管,自顾自地说着话,“三叉戟……本来就是我拔出来的,冒犯神灵的人是我,有天罚……冲我来好了……”加隆擦去唇边的鲜血,慢慢回过头看向纱织,小姑娘的身上依稀还有曾经那个襁褓中咿咿呀呀着婴儿的影子,他忽然笑起来,“我被囚禁在斯力奥海岬的时候你还是个婴儿,却曾经多次救过我的性命……至少,我现在这条命是你给我的……”

    纱织觉得有眼泪在眼窝里打转,她向来心软,就算这个人有再多的过错,她还是感动于他舍身相救:“加隆先生……”

    “一切的错都在我身上,我是个罪人,不会奢求你的原谅,”加隆低下头喘着粗气,“只是……请不要怪罪于其他海将军和海族,我欺骗了神灵……也欺骗了他们。”

    小姑娘拼命摇头,她跪下来握住加隆的手:“没事了,已经没事了加隆先生!这一切很快就要结束了,我相信……我相信海皇的子民一定会感谢你的!”

    加隆笑了笑,笑声在海浪声中变得微弱,却有另一个声音蛮横地突如其来:“你现在倒是清楚,早干什么去了?!”

评论
热度 ( 14 )
  1. 青冥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