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二三】

更新晚了对不起啊,最近工作真的是各种出问题……想辞职当无业游民【吐魂】所以让咖啡继续秀恩爱【因果关系何在?】

我妈做的卤牛肉真好吃!!!【忽然打call

回答一下师娘的问题,你看上去真的是挺脆弱的【棒读】【看上去】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吹爆娃他妈的小剧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得肝疼

不介意的话请去看看FAC的第一篇我加粗说了些什么。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二三】

    毫无疑问,他们自然是打着“想要听到点什么”的主意了,不过是来寻找尤格多米雷尼亚的人造人而已,他们预料之外的事情,会有人过来并不意外,但如果能因此知道些什么就更好不过了——

    然而遗憾的是,不知道究竟是被发现了有人偷听,还是因为对方的警惕心实在太强,直到那个人最后离开房间,除了最开始听到一些细小的金属碰撞声之外,在下面屏气凝神的弓术二人并没有没有听到什么有用的声音和对话之类——也可能是因为Berserker的咆哮掩盖了大多数别的。

    就算好脾气如帕拉塞尔苏斯,在这种时候也不免有些阴暗地想,要是大公在之前“邀请”他来城堡里“作客”的时候顺便弄坏了他的声带就好了,至少不会有什么杂音——果然弗兰才是最乖的狂战士。

    单凭重量而言绝对不应该属于成年人的脚步声最终消失了,喀戎也放开了对帕拉塞尔苏斯的禁锢,顺便帮忙把垮下的那一边白色外套拉上去,然后有些吃不准地指了指上方:“刚才那是……?”炼金术师的表情和动作依然有些僵硬,但还是点了点头,于是Arhcer微微皱起了眉头,然后他微微环视了一下四周,“不如继续往里面看看吧,这个空间好像很大的样子。”他说的是他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山洞一样的房间,说话的时候有一部分声音朝着目不能及的地方远远地飘散开去,漾出人眼看不见的波纹。

    炼金术师垂着肩膀,没脾气地答非所问:“总觉得我现在像只蝙蝠一样。”倒是没有拒绝。

    下楼梯的时候是帕拉塞尔苏斯领路,而当他们朝更深的地方进发的时候却是喀戎走在前面了,不是逞强或者别的,而是觉得自己作为Archer比Caster抗打而已。至于那个被从墙壁上扯下来的壁灯已经黯淡下去,随着他们一步步往里面走去,连岩壁的壁灯也没有了,没有照明手段的情况下大概只能依靠那些光线暗淡的发光菌类和一些培养舱中的液体照明,万幸帕拉塞尔苏斯身边还有五个人工灵,虽然平时并不明显,但在这种情况下,它们发出来的光芒也已经足够照亮前方的路,“火”和“土”负责照明,“风”和“水”能够多少驱赶周围那令人不适的空气,而“以太”则安安静静地待在主人的肩上。

    除了最外面的那个房间之外,这里还有一个用了些小手段隐藏起来的入口,不过这难不倒帕拉塞尔苏斯,炼金术师高达EX级别的“道具做成”让这些小把戏无所遁形,然而让他们感到更加惊讶的是,这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地下空洞,居然还连着一个横向的洞窟,相比起外面恐怕只是当做书房使用的房间这个洞窟显然有着真正的用处,内壁有着明显修缮过的痕迹,如果不是因为喀戎辨认出那些石笋是天然生长而不是人工雕琢的,他们所在的这个洞窟看上去恐怕更像个人力开凿出的怪异建筑物。

    这里同样摆着不少和外面形制相同的培养槽,依然装着荧光的绿色液体,然而和外面不同的是这些摆在里面的大家伙显然更加结实,光是玻璃的厚度而言,里面一块玻璃抵得上外面的两块——如果说外面那些做得并不怎么认真的掩饰只是混淆视听的烟雾弹,那么里面显然就是他们需要掩饰的东西。

    随着帕拉塞尔苏斯和喀戎更进一步往里面走,前面隐隐约约出现的某种东西引起了他们的注意,随后,弓兵与炼金术师以惊人的默契有志一同地眯起了眼睛:终于出现了啊,他们来到这里的目标。

    绿色的培养液中漂浮着苍白的人形物,和人类几乎一模一样的面孔上有着同样肖似人类的表情,双眼紧闭,浑身却呈现出一种极为怪异的“少年”形态——说是“少年”,也只不过因为从外表的看上去像个和罗歇差不多大的小孩子罢了,然而从身体线条过于纤细的下半身来看,他们似乎并没有属于人类的“性别”特征——卷曲的棕色短发像某种簇生的水生藻类一般在粘稠的液体中缓慢摇晃着,这培养槽似乎有着可以由下方往上照明的机制,从下往上打着淡黄色的暖光,可就是这样一个漂浮在水中的人形造物,被这样的光芒照射的时候,却显出一种令人有些不适的怪异感来。

    ——也许,这就是当代的人类们所谓的断头谷效应?

    帕拉塞尔苏斯走上前去,将手掌贴在玻璃上后闭上了眼睛,那些巴掌大的人工灵们围着他晃晃悠悠地转了一圈,而当他再次睁眼的时候,炼金术师冲着弓兵摇摇头:“……失算了,至少这一个已经没有‘存在’的反应了,”他顿了顿,“这些人造人和我以前见过的不一样,大概是因为我们的‘到来’,制造这些人造人的人似乎也没有机会再像之前那样——至少没办法那么频繁地进入这里——不知道老师有没有了解过,关于人造人的制造是相当精密的工作,尤其是这样大数量制造人造人的工作……”

    喀戎本人倒不介意,他本来也不过是陪着帕拉塞尔苏斯过来而已,闻言也只是笑了笑:“我对这个了解不多,你也不用太在意——毕竟我们本来的打算就是想看看这个所在地而已,有其他的任何发现都可以算作意外之喜了,那就再往别处看看吧,至于能不能再找到其他的东西……就全看运气吧。”

    在确定对方是真的没有因为自己这次判断失误而生气之后,炼金术师才轻轻松了口气,绷直的背脊微微放松:“虽然本来错就在我……但老师要是生气了,我可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了,”他说道,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都没几个朋友,而在能被算作“好朋友”的人之中,喀戎绝对不是认识的时间最久的一个,却是跟他关系最好的一个,想到这里,他稍稍顿了顿,然后轻声道,“……谢谢您。”

    半人马的英雄导师摇摇头,宽厚地笑了笑:“你要是继续道歉的话,我才真的会生气哦。”

    当他们往更深处走去的时候,看到了更多相同制式的培养槽,里面那些荧光绿色的液体中都悬浮着与第一个舱体中无异的人造人,纤细、苍白、褐发少年模样的人造人,那种接近女性的外表和身材,实在没法让人怀疑这些被制造出来的产物究竟会不会被拿去做什么——而除此之外,无论是那些培养槽之后那个的液体是否已经失活,所有培养槽中的人造人都已“死去”多时,没有任何生命迹象了。

    眼前这一片死气沉沉的场景,让帕拉塞尔苏斯放下心来般地叹了口气,包括知道一部分内情的考列斯在内,黑方的多数人的态度都是打算毁了这些人造人的——拉美西斯二世和弗拉德三世完全是出于作为“王”的态度来考虑,认为这些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属于己方的人造人绝对会成为祸患;喀戎经历了短时间的思考之后最终表示了赞同,弗兰对这些没什么概念,而齐格飞在这种问题上向来不发表意见,帕拉塞尔苏斯有些纠结,还是决定先看看再作打算——不同于其他人,炼金术师原本就是这方面的专业人士,他在快速解析过第一个人造人的构成时就已经暗暗倒抽一口凉气:这并不是什么低等人造人,它们的魔术回路并不比人类那些所谓的“优秀人物”差,而这也正是让帕拉塞尔苏斯感到不敢置信的原因之一,这样的质量已经算是上等的人造人,竟然是量产出来的?——天知道尤格多米雷尼亚究竟做了些什么手脚,想要量产高质量的人造人,即使是当今的魔术水平也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让炼金术师稍微感到安心的是,这些人造人都已经死了,他一方面清楚这些人造人无法像那些“女仆”一样重新构造身体用以真正效忠“黑方”而非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方面又庆幸他们已经死亡而自己不用亲手破坏这些虽然看上去身体显得有些诡异,外表却又确实在太过逼真的人造人——

    但令他感到不解的是:这些最终没有成功的人造人究竟是要用在什么地方?从三个小家伙有口无心的闲聊中多少能得知,尤格多米雷尼亚并不是讲究学术研究的家族,想要将这些魔术回路优秀的人造人用于魔术研究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更何况这些人造人诚然魔术回路优秀不假,却也存在着某些在他看来致命的缺点,如果不谨慎处理而擅自将他们用作研究或助手,甚至可能为自己以后的生活埋下祸端。

    他实在是糊涂了,这些人造人如果没有坏掉,究竟会被用来做什么?

    脚下忽然传来咕噜噜的响动,似乎是有玻璃的什么物品在被人踢到之后滚到一边去了,那声音在空荡荡的地下空间里显得格外令人毛骨悚然,以至于帕拉塞尔苏斯和喀戎的动作不约而同地僵了僵,随后条件反射似的面转头过去朝着对方“嘘”了一声,又觉得有点滑稽有点蠢,弓箭手笑着摇摇头,炼金术师摆摆手,转头朝着那个东西滚走的方向过去——谁知道那到底是不是这个区域的“主人”专门放在这里来检查是不是有人来闯空门的?再怎么冠冕堂皇,他们也还是趁着主人不在偷溜进来的。

    被喀戎踢到的东西一路滚到墙角,帕拉塞尔苏斯跟着声音走过去,借着细微的光芒能看出那是个长脖子的烧瓶,没有撞碎掉自然是个好消息。然而当他弯腰去捡那个烧瓶偶然抬头的时候,炼金术师不禁毛骨悚然地停下了动作——他居然看到了两条腿,纤细的肢体和苍白的肤色,像极了那些在散发着羊水腥味的营养液中漂浮的人造人,而当他的视线再往上移时,对上了一双歇斯底里的赤红眼睛。

    帕拉塞尔苏斯并非没有见过红色的眼睛,他还在英灵座的时候,曾经见过一个白衣白发头戴金色三重冠的美丽女人,雪色的百合一般的纤细与纯净,冰雪般白皙的面孔上永远都挂着娴静的微笑,似乎是在等着什么人似的,而听人说她似乎是一个原本应该不会成为英灵的人造人——只不过碍于生前所受的教育与礼节,同时也考虑到一位女士的名誉,即使再怎么好奇,帕拉塞尔苏斯也没有过多地打听过她的事情,只是偶尔擦身而过的时候会点头示意——然后出于职业习惯地好奇一下,制造出这等人造人的究竟是哪个时代的魔术师,她在等的又究竟是什么人。

    但他见到的那个女人,赤红色的双眼是最顶级的红宝石也比不上的晶莹剔透,而相比起那些坚硬到不可破坏的矿物结晶,她的眼眸仿佛有盈盈的水波在其中缓缓流转,平静,满是温和与慈爱,对眼前的一切都是安于现状的心满意足——而完全不是他现在看到的这样,那双眼睛中的红色暗凝且浑浊,仿佛一滩半凝固的血迹,带着被人发现后才有的惊恐,以及无论如何都无法抑制的恶意。

    那确实是个少年外表的人造人,和外面那些已经死亡的个体有着如出一辙的中性面孔,然而比起那些死在胎中的半成品而言,这个缩在墙角瑟瑟发抖的个体看上去似乎更加年幼,他穿着一件有些破损的白色衬衫——至少看上去似乎是一件衬衫——那衣服不太合身,袖子比手长出了一块,而这个看上去纤细又无助的人造人少年,正哆哆嗦嗦地双手收拢在胸前,瞪大眼睛看着眼前的炼金术师。

    帕拉塞尔苏斯拿着烧瓶愣在那里,这个一脸惊惶万状的少年看上去实在不像是普通的人造人,为什么外面的那些个体全部都已经没有了生命的体征,可他却还好端端地呆在这里,虽然模样看上去极为狼狈却依然完好无损?对于这个时代的有关人造人的技术,帕拉塞尔苏斯了解不多却也知道一些,他隐约记得,不少人造人在创造之初都有所谓的“模板”,尤其是这些“量产”的人造人,这个模板决定了着一系列的外表和一些更加细微的东西。

    “……你好?”帕拉塞尔苏斯实在不知道要怎么开口,只能先尝试试着跟这个少年打个招呼,然而没等到正常的回答,却听见对方指着自己身后一声尖叫,炼金术师疑惑地转头,只看见肩上停着“风”和“水”两个人工灵的褐发青年,有些疑惑地朝这边张望,并没有别的动作。

    这孩子是在害怕陌生人?也难怪了,一个人呆在这样的地方,有智能的生物应该都会觉得害怕吧,何况是面前忽然出现了两个陌生人?炼金术师自认为理解地点点头,刚想再度开口,眼角余光却看见黑暗中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忽然闪过一道白色的痕迹,紧接着自己的手臂忽然传来一阵尖锐的剧痛。

    “你们这些披着人皮的怪物——”

    “帕拉塞尔苏斯!!”

    被人不由分说地一把抓住手臂纳入保护之下时,炼金术师有点苦恼地想起来,这好像第二次了——我看上去有这么脆弱吗?


嗯,老师和师娘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呢!【棒读【老师的虎牙哟……



真·OOC小剧场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吹爆娃他妈!!!


评论 ( 5 )
热度 ( 8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