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十九】

杰克的妈妈出场——我是真的心疼玲霞啊TAT

我知道这所有人里面就拉二的人气最高了【叹气】如你们所愿,法老单人战斗【耍帅】现场!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娃他妈画了我才觉得拉二用大马士革刀是真的配一脸……

不要提醒我拉二的时代大马士革刀应该还没出现这件事。

我以前说过热度不到40不更新……真的是,谢谢某些一看就是专门开的小号过来增加热度的小可爱们,想看下去的希望我收到了,那么报备一下目前的存稿,第一卷完结,字数12W左右→_→

所以撒泼打滚卖个萌求热度求留言?我可没强悍到用爱发电的地步=-=

报告老师这里有人在小剧场里偷跑!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十九】

    再次联系上帕拉塞尔苏斯的时候,拉美西斯二世很显然感到了另一个“存在”,他有些玩味地挑了挑眉:“……哦?Caster,喀戎在你旁边?”

    “真是抱歉,擅自偷听您和帕拉塞尔苏斯的谈话,”喀戎的语气完全没有“抱歉”的意思,隔着联络也能脑补他笑眯眯的样子,“请不要介意我,基本上来说我是不会插嘴的——基本上。”

    帕拉塞尔苏斯所构思的、那个以人类的聊天软件为模板构筑而成的联络网路,虽然说是在“存在魔力的地方就可以使用”,但也并没有那么简单,首先要做的是先构筑出一个类似于“魔术回路”的东西——暂且称之为“联络回路”——将其激活再拆分成数个部分,然后用特殊材料制成的“墨水”把拆分的部分画在每个从者的身上,这些由大圣杯召唤出来的同一阵营的英灵们,在魔力波动上多多少少都有类似的地方,就像蜘蛛不会被自己的蜘蛛网粘住,那个“联络回路”所能够藉由来识别身份的部分正式这看上去微不足道的一丝“类似”,说不上铜墙铁壁,却也足以称之为想要插针也困难的防御手段。

    至于拉美西斯二世能够感觉到喀戎的存在,这其实是个BUG,照理来说,在联络发动的情况下,能听到声音的应该只有被纳入这个“回路”之中的英灵,御主与从者有心灵感应,而这个“回路”的能力是让数人同时进行即时对话,而每一个英灵所持有的“回路”的一部分都是绝对无法被自己之外的人使用的——至于这一次,因为时间仓促且材料不够,构筑的联络回路也不够缜密,以至于造成了这样,喀戎能够通过帕拉塞尔苏斯所持有的部分来和拉美西斯二世交流的情况。

    当然,也不排除是因为帕拉塞尔苏斯将自己暂时当做了回路的运行核心这一可能性。

    “好了好了,有什么俏皮话就留在联络断了之后你们自己慢慢说去吧,”拉美西斯的口气猛一变,“Caster,解析过Assassin的魔力波动了吧,分析的结果如何?”

    这看上去似乎是超越了英灵能力的不可思议,但事实上却是可能的,黑方的炼金术师虽然自称是个半吊子,然而“阵地作成”和“道具作成”恐怖的高等级却是大多数英灵都难以望其项背的,而将这两个技能强行叠加的话,能够在短时间内变成类似GPS定位系统的拟似仪器,本身也附带了对于空气中魔力波动的粉底与追踪能力,而这样的一个仪器,作为核心CPU的就是发动这一能力的Caster本人,只要有足够的力量支撑,就算是在这样遥远的距离之外也能够实现“魔力分析”这样的事情,虽然无法解析像“雾”这样大面积且没有定形的目标,但如果单但分析一个从者,还算不上什么困难的事。

    大概是因为喀戎先前的安慰起了效果,至少帕拉塞尔苏斯的声音听上去已经冷静得多,他斟酌了一下词句:“这孩子的魔力波动,很……奇怪,应该说是很‘复杂’更合适,虽然是从者,但是魔力波动却非常混杂……暂且不论构成方式,只看逸散出来的魔力组成部分的话,老实说那更像是将数个不属于自己的魔力回路完全混杂起来产生的,如果我没猜错,这孩子恐怕是……”

    帕拉塞尔苏斯迟疑着没有开口,而法老毫无压力地接上:“啊,没错,这孩子就是新闻里造成伦敦街头恐怖事件的原因了,不然你以为余为什么要亲自到这里来?原本只是过来看看,能带回Assassin的话自然最好,如果反抗的话便就地处决……不过,如果是那位大名鼎鼎的JTR的话,自然是无论如何都要带回己方——哦,对了,”拉美西斯二世抬头看了看路边的时钟,“Caster,你那边可以进行搜索小范围内的生命反应吧?”得到肯定的回答后他一点头,“那么将范围定在这片雾中,搜索目标是……寻找一个魔力反应微弱或者甚至不存在,却能在这片雾中存在的……年轻‘女人’好了。”

    拉美西斯二世知道自己的这个命令会让Caster和Archer都一头雾水,但他也没打算解释什么。

    那位“开膛手杰克”是伦敦街头凶案的始作俑者,这一点法老完全没觉得半点意外,至于那些人消失不见的心脏究竟去了哪里,如果没有意外,大概就是被杰克吃掉了,这就是帕拉塞尔苏斯会觉得那个小小的暗杀者魔力混杂的原因——作为一个从者,不以御主的魔力支撑自己行动却以其他的手段来获得魔力,如果不是因为御主太过无能或者主从之间矛盾不可调和,就是因为对方根本就是个没有魔术回路的普通人了——至于为什么是“女人”,说来好笑,这还是先前他因为试探的举动而被齐格飞毫不留情训斥的时候,他意外从齐格飞身上闻到了极淡极淡的香水味道。

    古埃及贵族们对各种香料的种类都很熟悉,拉美西斯二世无论作为曾经的王子还是后来的法老,对这些取自各种生物或非生物的味道都不陌生,那味道虽然很淡,然而不至于让一个英灵都闻不到,齐格飞在这之前也只跟半路忽然袭击的Assassin接触过,如果来自暗杀者本身,那实在是淡得太过了,他便由此判断沾上这个味道的齐格飞至少是第三人,若第二个人是暗杀者,那主人应该就是那位御主了。

    联络网的那头暂时安静了下来,大概是进入了检索状态中,慢慢溜达着的拉美西斯二世并不担心齐格飞的安危,不是漠不关心,而是足够信任——屠龙者的能力自然不用怀疑,而开膛手的特殊能力对他也没有太大作用,至于那位不肯承认自己性别的Saber小姐毫无疑问是敌方,可正因为是敌方,也就绝无和开膛手杰克联手的可能——黄金瞳下谎言无所遁形,而这些涉足内心的东西,法老比谁都看得清。

    在没有了任何后顾之忧后,拉美西斯二世便开始肆无忌惮地“找乐子”了,他将手中那根价值不菲的手杖收了起来,取而代之的是弗拉德三世曾经领教过的那两把短刀,点缀着大块宝石的短刀像装饰物多过像兵器;而相比起手中武器耀眼华美的样子,主人的战斗方式却格外朴素……不,应该说,那并非是人类或英灵在曾经、现在甚至未来会拥有的战斗方式,那甚至不像是“活物”的战斗方式——究竟什么样的方式,能够在面对任何敌人的时候都一眼看破弱点然后一击毙命的啊?

    伦敦是个历史太过悠久的城市,悠久到什么该存在不该存在的东西都有可能出现在这里,在这个一切都显得朦胧的夜晚,藉由Assassin那充满血腥气的魔雾,阴影中的幽灵和鬼魂、翻起的泥土中爬起只剩下亡骸的枯骨、带着机械音走动的炼金人偶、从建筑物上猎食一般扑下的石像鬼——这些怪物分不清受肉的英灵与人类究竟有什么区别,它们渴望着血肉,只能贪婪地看到猎物,然后伸出利爪。

    再然后,就被干净利落地撕裂了。

    不仅有人形也有着兽态,究竟是真实还是灵体,不管是什么样的运动方式,刀锋所到之处便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那些在法老身后横尸了一路的怪物全部一击毙命,连更多的一道伤痕也没有。循着帕拉塞尔苏斯的指引,在雾中大步行走的青年仿佛一头年轻而健壮的雄狮,他双眼亮得惊人,透过雾霭时最先看到的便是那双野兽一般的眼睛,然后才是利齿抹过咽喉,没有任何东西能够让他放慢脚步——直到路过一条貌不惊人的小巷口,拉美西斯二世停下了脚步,他知道自己来对了地方,按照身在图利法斯的Caster的说法,多得如同繁星一样令人头皮发麻的怪物们所“守护”的宝物,就是您要找的目标。

    开膛手杰克的御主。

    他并没有刻意隐藏自己的脚步声,伦敦街头并不种着那些四季皆绿的常青乔木,在这个季节里,更多的植物已经开始落叶,带着一半枯黄的叶子落在地上,被小牛皮的手工靴子踩出一声垂死的哀鸣来。

    在这附近的一大片距离、甚至报包括大片街区的范围中,那些氤氲的雾气有着和其他地方完全不同异样的浓度,并不是“几乎”看不清周围的程度,而是真正就算两人并肩而行也会看不行处另一个人,如果是寻常的人类,在没有外物帮助的情况下恐怕根本无法在这片迷雾中正常行走,更何况这片烟雾看上去和一般凝结的水雾无异,却毫无疑问是有毒的,或者说至少对人类而言是如此。

    提到“伦敦”的时候,但凡有一丁点常识的人想到的应该都是“雾都”,被牛奶一般梦幻的雾霭包裹的城市固然梦幻,然而恐怕很少有人知道19到20世纪时笼罩伦敦的烟雾根本不是白色。

    那些深埋于地底远古植物的骸骨被火焰吞噬,化成黑色升入大气,混合进云朵后变成雨雪重新降临在大地上,那个时候,打开窗户时第一眼看到的是远处翻滚的锈黄色云层,空气里弥漫着呛人的粉尘气息。在那样的空气和烟雾之下,呼吸进肺部的空气仿佛砂纸,因为生命而必须的活动,竟然也成了撕心裂肺的折磨——更不说1952年那笼罩了整个伦敦的高浓度硫酸雾,据当时的记载,这些因为工业革命而出现的无形的怪物,竟然夺去了成千上万的人类性命,至于其他生物的数量,更是数不胜数。

    拉美西斯二世眯着眼睛挥开那些烟,这些恐怕是“开膛手杰克”的生前看惯的景象了,大概这也是那位开膛手的能力——宝具——不,固有结界吧?好在他虽然已经藉由大圣杯提前支付的“报酬”获得了和真实存在的肉身,但毕竟本身还是个早已死去的英灵,这些雾气对于人类是剧毒,然而对他来说却什么都不是,甚至因为他身为拉神之子,那些雾气会犹豫畏惧太阳的威严而有意识一般绕道。

    随着他一步步走近,终于连道路尽头的那些雾也散开了,这是条死路,而尽头隐隐约约露出了一个雕像一般坐着的人影。拉美西斯二世没想过“开膛手杰克”的御主会是什么样的人,对于法老而言,这是毫无无意义的浪费时间——不管是什么样子,这些跟自己根本没多少关系的人类对他来说并不重要,何况允许自己麾下的从者做出这种无意义且暴露自身的行为,恐怕也不会是什么正常人。

    然而,当他看到那个坐在木箱上,怀里抱着一个纸袋、神情平静——或者称那表情为“木然”更合适——看着自己的年轻女性的时候,拉美西斯二世高高挑起了眉毛:这女人……到底是活人还是死人?

    那是个相当漂亮而年轻的东方女性,接近草色的长发在尾端翘起来,肤色是偏白的粉麦色,她的五官秀美而柔软,个子大概并不高,比起那个在“王之间”一脸迷醉握着自己手的女人,她有着更让男人难以移开目光的迷人外表,低胸的淡绿色短裙和用人造皮毛点缀的浅色外套,她坐在木箱上,就这么面无表情地离自己不过两三米远的拉美西斯二世,东方人特有的棕色眼睛里一片空洞。

    法老见过无数的人,他那个时代的,英灵座的,第一次圣杯大战的,这里的,那些人的眼中或多或少都有些一些情绪,就算半截身子入土的老人们,眼中也还有这一些对尘世的眷恋。拉美西斯二世很喜欢这样的眼神,那些颜色各异的眼睛里带着各种各样的东西,贪婪也好,希冀也好,总是让人清楚这是个活人,而只要是活着的人,就有能够掌握的弱点,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这个弱点就能派上用场。

    只不过眼前的这个漂亮的年轻女性,眼里却是什么都没有,拉美西斯二世知道她当然是个活人,能称得上“无欲无求”的眼神他并非没有见过,生前和成为英灵后都见过,可这个女人的眼中却是一片真正的空洞——真正的什么都看不见、或者是根本不愿意去看,眼睛睁着,却和闭着没有区别。

    很显然,她已经看见他了,可却好像自己面前站着的不是个能让绝大多数女人怦然心动的青年,也看不见他有多么健壮英俊而充满属于男性的魅力,大概在她眼里,自己就是一根站在她面前的灯柱?

    “你就是‘开膛手杰克’的御主?”拉美西斯二世忽然觉得有趣,他上前一步行了个骑士礼。

    对方闻言,抬头看眼前金色眼睛的年轻人,略有有些涣散的眼睛慢慢聚焦,她甚至没有对那异于常人的眸色感到吃惊,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他,然后扯动脸上的肌肉,似乎是不解地眨了眨眼:“你是什么人……杰克……为什么没有回来?”

    法老忽然起了点逗小孩的闲情雅致,这个东方的女性虽然有着完全成年的身材,可无论是面孔还是眼神都还带着孩子似的茫然,他的黄金瞳也只能看到一片无波的死水,于是他回答:“你说那个白头发的小女孩啊?她大概……回不来了吧。”

    下一刻,他看见那个年轻女性的神色忽然变得苍白起来。



拉二:……呵,有点意思。

杰克:妈妈有危险∑キO△O……!!



OOC小剧场:拉二VS承担本文所有少女心的咖啡组

老师没松手的原因是,嗯,他没找到放手的时机然后可得现在放下去又太刻意了点,所以就干脆不松手了【逻辑呢

拉二:……忽然不爽【亮刀子


评论 ( 12 )
热度 ( 9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