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食之契约养肝中。
F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食契:鸡尾酒X男御【猫形态】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十六】

前天加班加到凌晨四点【干笑

劝人学医天打雷劈的话那劝人学法医呢【继续干笑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我要吹爆孩子他妈!!越画越好了!!【终于赶上了……嘿大家嚎我是孩子他妈

飞哥如果真的生气起来可是……相当,气场爆炸的……

以及星空幼崽很帅!快表扬ta!

说着看了看这个难得开始反省【?】的拉二。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十六】

    “什么是什么意思?”拉美西斯二世不解地看着齐格飞,神色里带着些孩子气的好奇,“不要和余猜谜语啊,虽然狮身兽们很喜欢,但是很遗憾的是,余从来都不擅长这个——”

    “拉美西斯二世陛下,”齐格飞以从未有过的冷漠口吻打断了法老的话,他隔着两三步远的距离看着对方,“我知道自己是个粗人,很多太细致的事情我实在搞不清楚也不想去弄明白,作为‘君王’应该学会的东西,生前也没来得及学会这些东西——但是,我所谓的‘不会’并不代表我没有见过,”银发的剑士脖子上的锁链在没有外力的情况下发生了磕碰,细碎的响声在一片寂静之中显得异常刺耳,“虽然不知道原因,但是我至少也知道您对我有所怀疑——不,应该说您对所有从者都有抱有怀疑——我并非不能理解,但是我不能理解的是您为什么宁可以身犯险也要阻止我?!暂且不去计较那究竟是不是个Assassin而您又是不是强大到即使被那样攻击之后也能从英灵层面上‘完好无损’——”

    他猛然间拔高了说话的音调:“在作为从者之前,‘齐格飞’首先是个骑士!作为骑士,保护效忠的人是我的天职!”视线触及法老身上那些伤口的时候怒意更深,以至于他几乎咆哮起来,“拉美西斯二世,你在我保护你的时候阻止我出手,就是为了告诉我我作为一名骑士究竟有多么失格吗?!”

    性格温和到多数时候甚至会把别人的负能量一起吞下去、将不属于自己的过错背负起来的齐格飞,现在甚至连敬语都不用了,他将对上位者的尊称连同那些规矩都一起抛在脑后,对于屠龙者这样谦逊而教养极好的人,那无疑是绝少发生的事情,然而现在,却就在此刻这样发生了——虽然他们一个是三千年前鼎鼎大名的法老,一个是后世因他人“期望”而死的王子,两者之间根本没有半点可比性。

    看上去他好像失控了,然而齐格飞的意识却非常清楚,他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应该这样对拉美西斯二世说话,无论作为效忠麾下的骑士还是作为受御主控制的英灵,然而他就是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

    即使有生前那些令人扼腕的荒诞经历,齐格飞也不愿意将任何人往坏处思考,除非对方的所作所为已经完全剖开摆在了自己面前,否则他宁可装作什么都看不见。而作为被召唤到这个时代的英灵,他在经历了原本“御主”的提议与毫不犹豫地舍弃之后,拉美西斯二世所表现出来的信任和重视——无论是否真心实意——都让齐格飞向这位同为英灵的“御主”付出了令人费解的忠诚,他隐隐约约知道法老对自己有所怀疑,但以一位“君主”而言,适当的多疑并不是什么坏事,这一点齐格飞多少还是明白,只要他能够好好利用自己的力量,那么齐格飞不介意成为放弃思考能力的剑——

    但是刚才发生的一切,让他重新捡起了早已丢弃的怒火,为什么要阻止我?为什么在那种情况下还要让我冷静?带我过来的原因就是想让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御主受伤然后不作任何反应吗?!

    “回答我,拉美西斯二世!!”

    法老收起了脸上装模作样的笑意,他双手揣在袖子里,金色的眼睛看着眼前的屠龙者——拥有能够屠戮幻想种的能力,齐格飞自然是数一数二的战士,浴血拼杀出来的骑士绝不是那些空有串串闪耀的头衔却连兔子也没杀过的所谓“王子”,盛怒之下的银发男人依然是那张俊朗而温和的面孔,然而周身磅礴的气场却没比法老温柔多少,银色长发上甚至闪出了真正接近于金属的光芒来。

    两人对视片刻,最后竟然是拉美西斯二世叹了口气,他抬眼看着面前的Saber,攀伏在男人身上的荧绿龙纹随着呼吸而明灭闪烁的样子像极了“活物”,法老一抬下巴:“齐格飞,你还能忍多久?”

    执剑之人瞪着那双黄金的眼睛,生硬地开口道:“那要看你所谓的‘忍’究竟是什么意思了。”

    拉美西斯二世没有去计较对方完全抛弃了礼仪尊卑的口气,罕见地耐心解释:“意思是,在余不向你解释余打算的情况下,你能忍耐余这个骗了你的‘御主’多久不动手劈了余?”

    “……那就要看你什么时候下命令让我弑主了,全看你喜欢。”这显然不是个好笑的笑话,那些细细响动着的锁链声音消失了,齐格飞扭过头去没再看着金色眼睛的年轻人,两人的距离很近,他翻手将巴鲁蒙克收回剑鞘的时候,削铁如泥的长剑带下了不怕死的法老一两根棕色的额发,隐形衣活物似的将剑鞘裹好,然后巴鲁蒙克便乖乖消失在了空气里,齐格飞本人则依然保持着战斗的模样。

    显然屠龙者还在因为拉美西斯二世刚才的举动而愤怒,但法老却从这看似无厘头的一句话里显出了退让的意思,于是压低声音笑了两声:“既然还可以忍,那就等回家之后再说吧,你刚才这么来一下,目标被吓跑了,我还以为刚才可以直接把JTR引出来,没想到还是失算了……”话没说完,被齐格飞看了一眼,也不知道算不算是自知理亏,他耸耸肩闭上了嘴。

    这场“争吵”结束得有些仓促,然而无论是齐格飞还是拉美西斯二世都知道,现在不过是暂且将那些快要引爆的炸药重新埋回土壤,小心翼翼在上面行走的人也心知肚明这些东西会早晚炸掉。

    他们两个又在夜色中往某个方向走了一阵,齐格飞总算明白了一件事,他先前还在疑惑为什么拉美西斯二世在出发前会找帕拉塞尔苏斯说起那个还在构思中的“联络网”,并且在三个人的手背上都画上了那样一个甚至还没有真正找到载体的符号——不为别的,就因为这位看上去并不怎么显山露水的炼金术师,在联络网路的运行时竟然可以藉由这个网路“分享”视觉,以此来检测周围的魔力散布情况,顺便客串一把远程指挥,遗憾的是因为没有足够专业的设备,这“指挥”能帮上的忙也并不多。

    “大概就在左手边,和你们现在的所在地间隔……大约一条街的位置,有你们刚才遇到过的某个人的魔力波动,不过很抱歉,这里的魔力波动实在是太混杂了,不愧是‘时钟塔’的所在地啊,我没法准确定位那个魔力波动究竟属于什么人,如果我现在在那边的话倒还可以做到……”帕拉塞尔苏斯说话的声音很轻,听在耳朵里的时候显得有些飘忽,“你们现在周围的这片雾……有点古怪,似乎可以消抹掉一部分可供判断的证据;而空气里的魔力波动不仅仅混杂了人类和英灵,甚至还有一些……更古怪的东西——只有请你们自己去看看了,”炼金术师这么说着,“实在抱歉,请允许我休息一会儿。”

    齐格飞听着帕拉塞尔苏斯有气无力的声音,有些担心地道了声谢,而法老也点点头,难得放缓口气说了句“注意休息”,抬头对上剑士的眼睛,他挑挑眉:“别这么看着余,就算是余这样不擅长魔术的人也知道这种事情不会轻松……不过这次之后,应该也不会跑这么远了,”他说着“啧”了一声,“下次,下次估计就没机会了,喀戎不太可能会让Caster这么连轴转,除非他能找到什么东西代替自己当那个‘核心’,要么就直接用大圣杯当核心——那位Archer,还真是彻底贯彻了余的命令。”

    “真不愧是您,”齐格飞干巴巴地称赞了一句,“还真是什么都逃不过您的计算。”

    还没消气啊……拉美西斯二世有些无奈地眨眨眼,太认真的人果然喜欢钻牛角尖,倒也是不是不能理解齐格飞发火的原因——他之前的行为老实说是想要确定一些事情,现在虽然切实地确定了,但也挑起了屠龙者的怒气,虽然难免在心里讶异一下对方的“小题大做”,但也清楚这件事原本就错在自己。法老明白,即使英灵之间也有优劣之分,他没蠢到真的和这位屠龙的Saber闹崩,带着微不可查的愧疚在心里反省一下,是不是因为平时齐格飞垂耳兔似的在自己人面前实在太“乖”,以至于让自己一时不慎就忘了——这个看上去好脾气的男人是个能够以本身的力量而自傲的强悍战士?

    真是让人没法不感叹一句聪明人蠢起来也是没救了。

    他们慢慢接近了帕拉塞尔苏斯所说的地点,而空气中慢慢开始出现某种奇怪的东西,看上去像是披着雾作白纱的人类骸骨,然而相比起真正的骸骨却又少了盆骨以下的下半身。这些东西甫一出现便展现出了明显的攻击性,几秒钟的缓冲之后便向着这边的骑剑二人扑了过来,只不过叫人摸不着头脑的还在更后面,那些扑过来的东西在靠近拉美西斯二世的时候,好像被人按下了暂停键似的顿了顿,然后转头朝着齐格飞扑了过去。

    那阴冷的气息和半实半虚的躯体……是,鬼魂?

    虽然不明白自己为什么忽然成了众矢之的,但齐格飞觉得总好过这些东西去攻击拉美西斯二世——黑方众人至今对这位法老的战斗力都没什么明确的认知,流传到英灵座的传言无论如何也只是传言,没法用做什么实际的参考——齐格飞定了定神拔剑迎战,巴鲁蒙克虽然能够破坏鬼魂的身体,然却没办法破坏那叫人伤脑筋的再生能力,这些东西,和他曾经为敌的生物都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法老站在不远处没有要参与进来的意思,但也没有扔下剑士自己离开,于是屠龙者听到他半是无奈地感叹:“不过是在世间徘徊不去又偶然借助从者的力量得到身体的怨灵而已,居然还有那么一点思维……可怜到余都没办法忍住不笑出来了啊——”然后就是“啪”的一声,那个金色眼睛的年轻人打了个响指,用一种屠龙者听不懂的语言慢慢说了句什么。

    齐格飞不明所以地反手一剑,震飞了一个爪子几乎要碰到他脸上龙纹的鬼魂,那东西被击退撞墙时撞碎了半个身体,但很快又在雾气的弥补下恢复了原样。银发的男人有些焦躁地皱起眉,忽然感到肩上一重,转头过去时跟一张胖嘟嘟的小脸对上,星光流动的皮毛让齐格飞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喵?!”没注意到那边法老一瞬间可谓精彩纷呈的表情,“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什么取名水平……

    被叫做“喵”的小动物欢快地“喵”了一声,一张胖脸凑过去蹭了蹭荧绿的龙纹,忽然动动耳朵,看不见五官的脸上忽然放出一道刺眼的光来,擦着齐格飞的发梢“BIU”的一声把一个抬起爪子要偷袭的鬼魂冲出去老远。而不同于之前攻击后的情况,那个淡蓝色的鬼魂发出一声凄厉的哀鸣,嘶嘶叫着化为散发着光芒的细小粒子消失不见——做出这等惊人举动的小小罪魁祸首自豪地甩了甩尾巴,长着肉垫的小爪子踩了踩屠龙者深陷的颈窝,抬头挺胸求表扬状。

    “这……这是?”齐格飞呆呆被小动物软乎乎的星光皮毛蹭了一脸,周围的鬼魂似乎都被这半路杀出的小动物惊到了,“这孩子,原来有战斗能力的吗……?”

    “这可是阿布胡的孩子,星空狮身兽的幼崽,自然有攻击能力了,”法老走过来,周围的雾气连同鬼魂皆是看见瘟疫一般退避三舍,手工制的牛皮靴和顶部镶嵌宝石的手杖一起敲击石质地面的声音极为清脆,“这些鬼魂如果硬要说职阶的话,大概是Assassin;照这么看来,星空狮身兽算是兼有Caster和Berserker的职阶,双重克制之下受到攻击有什么效果……呵,”他没有明说,伸手去摸齐格飞肩上的幼崽,居然被小东西缩成团躲开了,他倒是也不介意,只是对齐格飞道,“这些东西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威胁了,走吧,跟余过去看看。”

    法老就这么在一群暗杀者职阶的鬼魂里如入无人之境,至于原因,齐格飞其实没花多少功夫也能猜个七七八八——这位法老号称太阳神之子,甚至连他本人都被称为太阳王,无论是真实存在的“雾”还是因为魔力凝聚的鬼魂,这种其实已经快要超出“英灵”能力范围的力量对这些东西都不亚于剧毒。

    等两人转过最后一个街角,那所谓的“间隔一条街”的目的地也出现在眼中,然后黑方的御主和从者表情一致地挑起眉,法老半开玩笑地开口道:“哟,真想不到大半夜的居然有人在聚众打架啊,这种事不好吧,尤其是对于女孩子……‘们’。”

    于是那正打得火热的其中两个豁然转回头来。


【表扬一下杰克的刀工?[闭嘴]】



重画的OOC小剧场【虽然是把之前的放到下一章去了】


 嗯……这就是所谓的“家庭喜剧”吧【留在家的阿胡布各种看不见脸哭唧唧】




评论 ( 6 )
热度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