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Fate/拉齐/喀菲】伪典变更【十二】

预祝各位高考的孩子们都有好成绩——!

拉二情人节回礼登场【不是】,并不仅仅是卖萌用!以及王妃啊……你真的只有29吗,我看你得有39了啊【】

说明一下关于王妃对师娘“大师”这个称呼,可以理解为只是一种敬称,并不代表师娘真的就是“大师”……不过话说回来,参考历史上的那位,对于这样一个在型月世界观下炼出了贤者之石的人,我觉得“大师”这个称呼其实完全OK的,然后有关师娘生前被时钟塔抹杀的事情……建议各位看看这个,虽然只是个同人:链接点我

我是真的很喜欢他。

FAC里的拉二确实是不喜欢师娘,但是他会非常爽快地承认师娘作为“魔术师”的资质,在苍银本篇里也称赞过他的人造人,以至于千界树的人造人在拉二看来是令人作呕的东西——因为不属于己方。

我觉得拉二让我敬重的一点是,他作为一个王,能够在以“个人”个体存在之外欣赏自己不喜欢的人,从宏观上来看待一个人的优点并且给与承认。

……看什么看沙条爱歌老子说的就是你。


 @神嗜–极圈守护者ꉂ(ˊᗜˋ*) 孩子他妈的小剧场萌哭我【捂脸颤抖





Fate/Apocrypha Change【伪典变更】

【十二】

    拉美西斯二世抱着一只小猫似的动物走进餐厅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条件反射地盯了过去,那个被注视着的小动物似乎有些害羞,缩成一团,发出不知道是“喵”还是“咪”的叫声。

    然后他把有着星空模样皮毛的小动物塞进了齐格飞怀里,屠龙者愣愣地放下刀叉伸手接过,小东西没有脸,缩成一团的时候几乎就是个圆滚滚的星空团子,头上和脚腕上戴着一些黄金色泽的装饰,那对圆圆的大耳朵动了动,又在抱着自己的银发男人身上嗅了嗅,终于满意了似的把他的手顶到自己头上,娇声娇气地拖长声音“喵~”一声,对面的菲奥蕾默默捂住脸。

    完全不认生的小家伙躺在齐格飞怀里,用四只软绵绵的脚掌去挠他肩上垂落的鬓发,猫咪似的小肉掌是一种亮晶晶的蓝色,金色的指爪看上去也没什么攻击力力,屠龙者手忙脚乱地阻止它又不敢用力,有些狼狈地看向已经开始用餐的法老:“对不起,那个……这孩子到底是……?”

    “这是阿布胡【Abulhool】的孩子,星空狮身兽的幼崽,毛皮样子很有特点,也没有脸,”拉美西斯二世的声音带着并未隐藏的戏谑,他拿过手边的一份报纸展开,眼睛却依然是看着齐格飞的,“怎么了,你居然没认出来吗?余怎么记得你昨天不是跟它父亲聊得很开心?”

    被这么说齐格飞回过神,这小东西几乎就是昨天在“王之间”那只巨大野兽的缩小版,但下一秒,肤色不算白皙的屠龙者就立刻脸红到了脖子耳朵,也不知道是羞恼还是愤怒——昨天自己去“王之间”的时候,这位陛下难道根本就醒着的?那时没有第二个人跟着去,也不存在被别人看到的可能——所以他是故意看着自己跟那头的野兽……牛头不对马嘴地聊天!

    亏得我还担心他会不会感冒——齐格飞心里咬牙,表面上除了红成一片之外也看不出什么,手上稍微用了点力气,把那只圆乎乎的星空狮身兽幼崽捏得“喵喵咩咩”奶声奶气一阵叫唤。

    拉美西斯二世看着弗兰啃着华夫饼递了一块到齐格飞盘子里,注意力转回报纸上,一目十行地看着,然后他忽然眯了眯眼睛,右下角不比一块华夫饼大上多少的栏目引起了他的注意——又一起发生在伦敦街头的凶案,这次还分了尸,死者比上一个人年轻,一张被酒色掏空的脸,报纸上含糊不清的说辞,尸体上也没能提取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各方面都在一筹莫展。

    想起昨天自己去“王之间”的理由,拉美西斯二世扯了扯嘴角,开口道:“眼镜小鬼。”

    已经不指望这位法老能好好叫自己名字的考列斯抬起头来看向他。

    “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今天……”他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午饭前,给余联系到那个伦敦的‘时钟塔’,不要去找那些无足轻重的小角色,找个能说话的人,余要去谈笔生意——”看着镜片上白光“噌”地一闪而过的少年,拉美西斯二世挑眉,“如何,办得到吗。”

    考列斯推了推眼镜,端起牛奶杯来喝了一口:“没问题,我马上去办。”


    虽然被认定为魔术资质平庸,但考列斯并不以为意,而恰恰因为他魔术资质比不上姐姐菲奥蕾,他反而去做在别人眼里都是“不务正业”的事情——鬼才知道这个孩子到底什么手段。

    而当拉美西斯二世在沙发上坐下的时候,时间距离他们吃完早饭也不过一个小时,其他人的心思几乎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那只小崽子身上,只有帕拉塞尔苏斯神神叨叨地念着什么,就连平时不怎么愿意和其他人一起玩闹、觉得太掉面子的弗拉德三世,这次也凑过去捏了一把——喜欢可爱的小动物应该算是大多数人类的天性了,就算变成了英灵之后好像也不例外。

    考列斯摆在面前的笔记本电脑上是停留在某个通讯界面,而对面坐在写字台前的男人大约三十岁左右,一头在欧洲人中极为罕见的黑色长发,嘴里叼着点燃的雪茄,眉心皱在一起的痕迹看上去似乎很是操劳,神色不知应当说是严肃还是不耐烦,和拉美西斯二世对视半晌后,对方开了口:“我以为现在‘时钟塔’和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应该是敌对关系。”

    “你和‘尤格多米雷尼亚’有没有过节、有什么过节,余没兴趣知道,跟你联络也并不代表千界树一族的态度,”拉美西斯二世同样面无表情,“至于他们尤格多米雷尼亚一族现在什么态度……呵,不管你究竟担心什么,至少现在你都暂时不用担心了,魔术师。”

    “看来,你是做了些事情,”对面的黑发男人闻言眉头皱得更紧,但很快松开了一些,“你可以称呼我为‘埃尔梅罗二世’,‘时钟塔’现代魔术科的讲师。”

    “拉美西斯二世,”即使再怎么特殊,在最开始也一样是被大圣杯作为“从者”而召唤到这个世界来的,基于从者会获得相关时代的知识而言,法老知道对方告诉自己的那个单词应该只是个假名或者称号,不知道究竟是因为以这个“称号”为荣还是别的,不过即使那是真名,拉美西斯二世也不可能将自己的真名告诉对方,“Rider职阶,这次是黑方的——Master。”

    带着少年模样的青年如此说着,而被似乎事不关己一般说出的那个名字实在太过有名,以至于埃尔梅罗二世在极短的时间里瞳孔收缩,这让男人的模样变得更加严肃,他甚至不由自主地坐直了身体,以前所未有的认真态度看着那个姿势身为随意的人:“作为御主的Rider……实在是令人好奇啊,古代的法老,这次的圣杯大战到底出了什么变故,能让你成为御主?”

    拉美西斯二世勾起嘴角,但也许因为长相问题太过棱角分明,让他即使是“微笑”的表情也常有一种轻蔑的味道在里面:“在怀疑余之前,先应该排查的难道不是你们自己那边?”

    屏幕那头的男人长长吐出一口蓝白色的烟来,多少柔化了他原本冷硬的长相:“……看来,你后面站着的确实不是尤格多米雷尼亚——不,应该说切好相反,尤格多米雷尼亚某种意义上应该‘暂时’属于你,不然考列斯也不会来联系我……那么,是不是也是时候该进入正题了?阁下在这种时候居然主动联络我,应该不仅仅是为了要告诉我这些吧?”

    “警惕是好事,但也用不着这么被害妄想症,余不是来寻仇的,埃尔梅罗,”拉美西斯二世直接省掉了后缀,“余问你有没有兴趣做个生意而已——当然了,余从不做强买强卖的事。”

    埃尔梅罗二世思考了一下:“……那要看阁下说的‘生意’是指什么了。”

    “这个时代的通讯体系很有趣,余偶然看到一些消息——‘时钟塔’,死了几个人吧。”

    拉美西斯二世的口气随意得像是在说天气如何,然而埃尔梅罗二世却不知道是这么不到十分钟内第几次皱紧了眉头:“……为什么就能够断定那是‘时钟塔’的人?难道只是服装?”

    “不要这么紧张,年轻人,”外表比那位讲师年轻得多的法老说着耸耸肩,“余已经说了余不是要找你们‘时钟塔’寻仇的——就算余这边的Caster曾经在你们‘时钟塔’任职,而最后似乎又死在你们的手下,不过也是几百年前的事了,既然他不追究,余也没有兴趣探究隐私。”

    他好像完全不经意地说起了毫不相干的话题,却引得埃尔梅罗二世心脏猛地一跳——作为时钟塔的讲师,知道曾经也在这里任教的人物是最基本的知识储备,而说到几百年前在这里任职、最后又死在“时钟塔”手下的,似乎也只有那位在医学、元素学与炼金术上都有过巨大成就的大师了,难道这一次的圣杯大战之中,那位大师以黑方从者的身份被召唤出来了?

    法老看着对方细微的表情变化,飞快地扯了扯嘴角,而在对方视线游移几秒后重新看向自己的时候他耸耸肩:“很简单——当然不因为服装,而是因为挖心脏又切尸体这种事指向性太强,倒不是说你们这个时代不会有这种……”指了指头,“这里,有问题的人类,而是那种死状未免太‘有趣’,这种尸体虽然不难做,但也不是随便谁都能做出来的;至于报纸所说那个可疑的‘断口切面’……余不太想花时间去思考一些太显而易见的事情,实在太浪费脑子——你们‘时钟塔’的大本营在伦敦,而有关于你们伦敦曾经有过什么……不用余多说吧。”

    “……难道您的意思是,”埃尔梅罗二世本身也是英国人,本国那些著名的神话传说他说不上耳熟能详却还也知道,稍微思考片刻便有了眉目,“——那个所谓的‘JTR’?”JTR,即是所谓的Jack The Ripper【开膛手杰克】,曾经困扰苏格兰场良久、直到现在也不知道正体的连环杀人魔,“可这也说不通啊,就算那是那个臭名昭著的‘开膛手杰克’,他也不应该还在人世,而且我想不明白您为什么要选择和‘时钟塔’合作,除非——”

    “除非,这个JTR和余有关系,对吧?”拉美西斯二世笑了笑,“不然呢,埃尔梅罗,你以为余为什么要用‘生意’来形容?自然是余这边也拿得到好处,才称得上‘生意’啊,”作为现代魔术三大组织之一的“时钟塔”,拉美西斯二世懒得动脑子都能猜到他们手上肯定有“东京第一次圣杯大战”的资料,至于身份问题他更是从没担心过,那场让人哭笑不得甚至牵扯“兽阶”的圣杯战结局,要是有人想要从中推测出个一二三就随他去好了,“如果余没有猜错,‘开膛手杰克’,应该就是这次圣杯大战余这一方,或者是你们那一方的Assassin了。”

    “首先容我纠正一点,据我所知‘时钟塔’本身似乎没有参战的意思,等我知道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将所谓的‘外聘人员’连带交给外聘人员的召唤媒介都准备好了,尤格多米雷尼亚——不,你所代表的是‘黑方’,而相对的‘红方’,几乎参战的所有人都是外聘,看上去他们似乎在顾忌着什么;其次……”埃尔梅罗二世沉吟片刻,他将双手交叉抵在下巴上,“据我所知,历代的Assassin都是由哈桑一族担任,这一次居然是那位大名鼎鼎的JTR……那您希望如何?”

    “呵呵,既然现在的Assassin已经不单单只有‘暗杀’这么简单了——如果毒杀、虐杀,甚至是分尸,都可以是Assassin的话,不如也反过来这样思考一下红方,”拉美西斯二世道,“至于余希望如何,很简单,余帮你们处理那个到处乱咬人的Assassin,你们——或者说你,保证余在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红方不会趁机偷袭,也保证‘时钟塔’本身不会参与进来。”

    黑发的男人叼着雪茄摇摇头:“您也太强人所难了,要我保密的同时还要我保证红方那边的御主不会对你们的后方动手——我只是个小小的讲师而已。”

    “如果你只是个小小的讲师,那个戴眼镜的小鬼不会联系你的,这点眼力他还是有的,”法老抬起一只手来做了个“请”的姿势,“当然,你如果不愿意,余也不强求,毕竟一个Assassin而已,黑方虽然处境比较……唔,神奇?但也没到少了杀阶就活不下去的地步,不过,如果死的人太多,对‘时钟塔’麻烦也不小吧……找你要人,只不过是因为余懒得调整作战计划而已。”

    埃尔梅罗二世确定这个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是真的不讲理,他甚至连打一鞭子给颗糖的手段都懒得耍,就那么直统统将所有条件和要求都摆出来,然后再告诉对方答不答应其实都没所谓,他其实只是因为不想事情变得更麻烦才帮忙处理,但如果真的有会变得更麻烦他也不怕。

    人称“君主”的时钟塔讲师无奈地挥挥手:“‘时钟塔’不趟这趟浑水,我可以答应,但是红方会不会趁机袭击你们,这就不在我的管辖范围内了……管理他们的并不是我们。”

    拉美西斯二世考虑了片刻,点点头:“这样倒也行,你们只要不暗中捣乱,要是他们来偷袭余也无所谓——当然了,埃尔梅罗,”然后他眯起了眼睛,看着电脑那头的男人,对方的身体微微缩了一下,然后法老咧嘴,“如果被余发现了你出尔反尔,那么……‘时钟塔’的人,只要跨进了余的感知范围,就通通留下别走了吧。”

    他说完,伸手合上了笔记本的翻盖。


【第一次感到了自己当年高考的语文可能全是蒙的……不知道怎么描述这张图但是就是喜欢TUT】



【吉祥三宝:星空狮身兽宝宝版】

阿胡布:      【←根本看不见脸的哭哭


评论 ( 9 )
热度 ( 7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