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辉紫/星沙】审判[二六]

安非要上线了【痛苦脸】


[二六]

    巴尔安记不得自己在海界呆了多久了,海底世界应该是没有光的,然而现在他所在的地方,抬头看上去的时候海面如同一块纯蓝色的水晶,梦幻得像她的妹妹爱看的绘本。

    说到妹妹……那个小家伙还好吗,会不会哭着找自己呢,她可是没有自己念睡前故事就睡不着的小撒娇鬼啊。

    他知道自己不算聪明,想不通这一战究竟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波塞冬和所谓的“纯净的世界”吗?自己当时确实是被梦中那个美丽的世界迷住了,所以醒来之后才会不顾加拿大到希腊这么遥远的路程,乘飞机来到这里,寻找梦中那一套奇异的盔甲,然后成为了现在这样、波塞冬的战士。

    他只知道海将军之中还有几个人一样是人类,不知道他们来到这里是不是和自己一样是因为一个荒唐的梦,然而后来巴尔安思考过——所谓的“纯净的世界”究竟是指什么呢,是没有人类存在的世界,还是连生命都没有的世界,或者是像海洋一样只有海底生物存在的世界?如果波塞冬成功了,如果自己能活下来,那,自己的小妹妹呢?

    其是巴尔安多少有些庆幸,没有一开始就跟天马座打起来,圣斗士们都是很久前就开始为了这个身份而接受训练的,就算读书的时候也没有放松,而自己这样的人……他们看上去年龄其实差不多,只是因为美洲人和亚洲人的差别让这位镇守北太平洋的海将军看上去比星矢年长些——仅此而已。

    和有没有穿上鳞衣并没有关系,巴尔安到底还是个人类。


    伊奥觉得自己有点无辜,他是个住在姆的混血儿,父亲是个塞壬,母亲是个人类,但他并没有见过自己的母亲,据说母亲在他记事前就已经去世了。

    塞壬一族是安菲特里忒的忠实追随者,因为她给了他们作为一个“种族”应该有的权力和别的东西,他在还是个孩子的时候也听说过那位向来都冷冰冰的皇后在海族之中拥有多么崇高的声望,以至于那个时候还小小一只的伊奥曾经很期待见到那位海后,不管是作为塞壬一族的感谢还是别的什么,就连生日许愿也想要见见那位大名鼎鼎的安菲特里忒。

    直到后来他莫名其妙成了六妖兽鳞衣的适格者时这个愿望也没有实现,但他又确实因为这件鳞衣而见到了安菲特里忒。

    身上这件将斯库拉灵魂注入其中的鳞衣是所有鳞衣之中拥有最强自我意识的异类,在对抗仙女座的时候,那个圣斗士的身上不知为什么带着安菲特里忒的小宇宙,于是这个变成怪物的美丽女人在一瞬间占据了伊奥的意识,疯狂地吼叫而卑怯地请求,请求这位一如所有记载里的那样冷漠而美丽的皇后给予自己自由。

    仙女座的身上怎么会有安菲特里忒的小宇宙?伊奥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斯库拉的灵魂离开鳞衣而去,仙女座把他扶了起来,然后低声解释说这个小宇宙并不是自己的,而是属于一位和他关系很好的前辈的,那位前辈并没有和他们一起来到这里,希望没有吓到他,自己也非常喜欢这位温和的前辈。

    人类与海族混血的青年觉得有些难以理解——雅典娜的圣斗士,竟然会拥有和安菲特里忒一样的灵魂吗?


    艾尔扎克躺在地上,倒转着角度看着大变样的北冰洋镇海柱,然后嘿嘿笑了起来。

    冰河告诉他卡妙已经死了的时候他还有点伤心,不过一想起卡妙的性格,觉得老师知道了自己因为他去世的事情而觉得不开心,大概会从坟墓里跳出来揍他——老师就是这个性格,法国人的乐观和俄国人的神之脑回路,曾经还很认真地告诉自己两个弟子,说要是自己牺牲了你们两个谁都不许哭鼻子啊听到了没?

    不过冰河这小子,可真是比之前强太多了,不管是小宇宙还是冻气,最后的“曙光女神之宽恕”还真的让艾尔扎克看在他身后看到了卡妙的影子——之前的切磋不知不觉带上了火药味,最后的曙光女神如果不是冰河克制了自己的力量,艾尔扎克觉得自己估计是要跪在这里了,但是看冰河吓了一跳的样子,好像又还是之前那个叫自己师兄的小鬼。

    米罗大姐说得对,“身为雅典娜的圣斗士怎么能向波塞冬的战士学习”。

    卡妙死的时候具体是怎么样的冰河没说,但艾尔扎克觉得卡妙如果是死于“曙光女神之宽恕”的话,死时一定很开心,因为冰河确实是合格地继承了他的衣钵;反观自己,想要和传说中的魔兽一样冷酷无情,可身为保护雅典娜的圣斗士,为了这地上世界的生命而战,又怎么可以冷酷无情?毕竟雅典娜就是那样一位为了人类可以与奥林匹斯为敌的女神啊。

    镇海柱转变样子的声音实在很有识别度,以至于艾尔扎克不用睁眼去确认就知道某个方向的某根镇海柱变成了自己看到的样子,比之前更加稳固,也更加难以摧毁。艾尔扎克不知道这一场战役到底有什么意义,但他直觉这应该是件好事,猜的。

    不管你要做什么,加油啊,兄弟。


    苏兰特其实很早就开始怀疑海龙了,不是他多疑到连一起作战的同僚都不信任,而是海龙确实有太多值得怀疑的地方——来历不明,从小宇宙来判断根本不知道他究竟是人类还是海族,然后又拥有着强大到可疑的力量,如果是海族那他早就闻名于海界了,如果是人类又为什么要在波塞冬麾下做事——这是苏兰特最不能理解的地方。

    直到那些来自地面世界的雅典娜的圣斗士“入侵”海界,开始那一场荒谬的战斗之后,苏兰特才总算觉察出了些什么,他甚至在埋怨自己怎么没有早点觉察到那些小小的海妖精们叽叽喳喳着告诉他那些她们听到的东西——并非波塞冬本人意愿的战斗,以及在海皇神殿里两个发散小宇宙从死亡中保护他们的神灵,以及那个来自地上世界圣域的叛逆者。

    一切都失去意义了,苏兰特想,既然如此那毁掉这座神殿岂不是更好?只要毁掉这座波塞冬神殿,这场战斗就会划上句号,在海界谁都知道波塞冬的灵魂就沉睡在波塞冬神殿之中,如果海皇的灵魂不是自愿醒来的,那就让他继续沉睡吧——反正现在亚特兰蒂斯和姆已经再次被支撑起来,有没有这座海皇神殿实在没什么差别。

    至于应不应该恨那个双子座加隆,苏兰特觉得没什么必要纠结这个问题了,诚然他欺骗了那些真正效忠于波塞冬麾下的战士,但同样的,他也真的救了亚特兰蒂斯和姆这两座城市——大得像国家的城市——功过相抵,不会有太多的人恨他。

    苏兰特坐在岩石上,周围飞舞着亮闪闪的海妖精们,而伊奥在他脚边沉沉睡着,呼吸绵长。

    快点结束吧,这场无谓的战斗,他还想回英国的那座音乐学院念书呢。


    纱织无聊地晃悠晃悠腿:“星矢君他们好慢……怎么还没过来啊?”

    朱利安正在看着神殿里留下来的一些羊皮卷,听到纱织这么抱怨忍不住笑了:“我猜……应该用不了多久了吧,听动静的话只剩下最后一根北大西洋的镇海柱了,就算是海龙将军守着大概也没什么问题,要不要我把狄蒂丝叫过来陪你玩?她是隶属于安菲特里忒的战士,之前回到族里去了,就比你小一岁,你们两个女孩子应该有很多可以聊的话题吧?”

    “与其你让她到这里来陪我,我更想让她在这里的事情完了之后到我家住几天呢,”纱织继续晃悠脚,“狄蒂丝的话……应该没在地上世界住过吧?上次她有邀请我到海界来玩。”

    年轻的海界之王笑起来:“我是没意见,不过人鱼族一向不喜欢外族,有时其他海族误入了他们的地盘都会被围攻,就不知道你这个地上世界的客人会不会受他们欢迎了?”

    “嗯……”纱织捧脸,气鼓鼓的样子让人忍不住想戳她,“为什么这世界上总有那么多人对别人的好意抱着警惕?好气哦但还是要微笑……朱利安先生从刚才开始你就在看些什么啊?”

    被问到的朱利安扬了扬手里的羊皮卷:“呆着无聊,我在看波塞冬留在这里的那些羊皮卷,老师还是教了我一些古希腊文字的……”然后他苦笑着揉了揉眉心,神色有些难受,“说起来这个波塞冬……和我还真是相似,一心喜欢着一个对他冷面相待的人,只不过我喜欢的是男人他喜欢的是女人……仅此而已。”

    “你头疼吗?”纱织关心地问。

    “有点,不过不碍事,大概是因为看太久了……唔!”朱利安笑了笑,然后忽然呻//吟一声,手里的羊皮卷落在了地上,双手抱住头,几乎要从石椅上摔下来,一瞬间加剧的头疼让他难以忍耐,而他没有告诉任何人的是,自从来到海界之后他就常常幻觉般地看到一杆类似武器的长兵器,之前一直是虚幻的,而现在不知为何,变得异常清晰。

    被朱利安忽然暴走般的举动吓得不轻,纱织跳下椅子伸手去扶他,却被不轻不重地挥开,她张大眼睛看着他往前慢慢伸出手去,然后握住了什么,随后有什么东西的轮廓从他手里向两边延伸开,最后具象成为某个只要知道希腊神话的人都格外眼熟的东西——

    纱织是真的没忍住叫出来了:“波塞冬的三叉戟?!”

    而随着这东西被朱利安握在手里,他身体周围忽然燃烧起一阵庞大到令人惊愕的小宇宙,那是真正“神灵”才会有的力量,以至于纱织觉得胸口难受,但那一瞬间她想到的是如果这股小宇宙扩散出去,那么遭殃的肯定不只有这座神殿而已,如果有人因此而受伤,不管朱利安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他本人肯定也是不愿意看到。于是纱织将自己的小宇宙燃烧蔓延至整个海底神殿,为了保护可能还待在这里的人,也由此来对抗这股忽然爆发起来的力量,令人窒息的小宇宙阻挠着她,却不足以让这个勇敢的小姑娘将小宇宙减弱半分,然后她听到了一个声音。


    “雅典娜……你为何会在我的神殿中——!”

评论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