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星纱/辉紫】审判【二五】

隆哥┑( ̄Д  ̄)┍



[二五]

    十二宫之战的时候,那位双子座的撒加确实是死了,星矢作为第一战斗者比任何人都清楚,可如果撒加在那个时候已经死了,那眼前这个男人又是谁?

    黑色的长发中混着丝丝缕缕的银色,两只眼睛虹膜的颜色不一,男人俊朗的面孔上带着点时光流逝的痕迹,那张脸看上去确实太过熟悉,星矢在他面前半晌后才终于发现他与撒加不同的地方来——撒加的两只眼睛颜色也不一样,左眼天青,右眼淡金,而眼前这个穿着鳞衣的男人眼睛的颜色和撒加相反,左眼淡金,右眼天青,但除此之外就真的没什么差别了。

    “你是海龙将军?你和撒加是什么关系?”星矢看了眼前的男人觉得这货真特么面目可憎,而他其实没那么讨厌撒加,大概因为纱织也不讨厌撒加的原因,你得承认撒加那张脸正常状态下不会让人想到什么丧心病狂的地步去,俊朗又风度翩翩,能满足很多女孩子关于另一半的想法,只要别时不时发疯一下——但他就是觉得眼前这男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这家伙叫加隆,他是撒加的弟弟,亲生的,双胞胎,”背后传来凉飕飕的声音,星矢扭头过去,一愣,“一辉你怎么会在这里?”

    走过来的正是一辉,身上凤凰座圣衣难得出现了破损,眉心陈旧的伤痕又落下血来,身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口,一只手拿着头盔,表情狠戾,一口血啐在地上,对着止不住皱眉的黑发男人露出一个嚣张的笑容来:“让你失望了啊海龙将军——不,双子座加隆,你大爷我还活着!”

    一辉比星矢更早一步来到北大西洋的镇海柱边,然后遇到了海龙将军,他虽然没有真正和撒加对上,但毕竟也对双子座那暴戾又诡异的小宇宙印象深刻,而加隆的小宇宙和撒加如出一辙的暴戾,只是比兄长有着更深刻的黑暗罢了。或者是因为没把一辉这个青铜圣斗士看在眼里,又或者是新的技能想找人试刀,因为百慕大三角的灵感而得来的“黄金三角异次元”落在了一辉的身上,亲眼看到这个一脸傲气的青铜圣斗士消失在金色的空间裂缝之中,然而现在,这个死而复生的凤凰座居然又重新出现在这里。

    星矢有点担心地看着他们五个人里面一直被当做哥哥的那个人:“你没问题吗?他的那个招式很厉害,浑身都是伤你真的还能继续——”

    “这点伤算什么,我倒是挺开心的,毕竟自从得到了圣衣的正式继承资格之后就很少有人把我伤成这样了,”一辉哼了一声把头盔戴好,“不过还要感谢安非特里斯和米罗姐,如果不是他们两个之前给纱织讲异次元本质的时候我听了点,恐怕真没法从这家伙的‘黄金三角异次元’里出来了,而且这家伙的实力,”抬手指向加隆,“还远不如他的哥哥——凤凰幻魔拳!”

    本质上一辉是个阴险的人,他做事不在乎手段,只要目的令人满意就行,以至于他毫无征兆忽然出手,因为被说自己比不上撒加而愤怒起来的加隆一时不察没能躲过去,直接命中额头。

    一辉的凤凰幻魔拳与其说是拳更不如说是一种精神冲击,虽然对黄金圣斗士的效用并不大,但也并不是毫无作用,而一辉要的就是这种短时间的控制和冲击波。星矢一脸惊讶,一辉拍拍盔甲上的灰尘脏污表示少年你不要这么惊讶:“他之前说漏嘴的事情我有点兴趣,而且他在你来这里之前他之前还说过一句话……‘如果这些不知好歹的小子真的到了波塞冬的面前,事情就会走向无可挽回的地步,不仅仅是淹没大地这么简单了’——”他瞥了一眼因为幻魔拳而浑身僵硬的加隆,冷笑一声,“这家伙不会疯掉,因为我对他的故事很有兴趣。”


    其实就是个老套得不能再老套的故事。

    撒加和加隆是同时出生的双胞胎,除了眼睛虹膜的颜色相反之外他们在外表上再也没有其他差别了,然而性格上的则完全是天差地别,一个善良又沉稳向来都是“别人家的孩子”,另一个则完全是个惹是生非的坏小子。当初还是豆丁的黄金圣斗士候补们所在的喀戎之域除了真正教授他们的导师之外,也有已经成为黄金圣斗士的少年们过来身体力行,撒加当然是最经常过去的,另一个是金牛座的阿鲁迪巴,这两个人都是沉稳的性格,然而加隆这个编外的非黄金圣斗士也经常跑过来凑热闹,不做别的,就做一件事——惹事!

    那个时候还没告诉别人自己是女孩子的米罗还是个炸药脾气,经常和加隆因为各种事情打起来,最后两个人都被撒加指着鼻子教训,加隆作为主要惹事的那个常常被自家老哥禁足。

    但不管怎么说都是小打小闹,直到十六年前,雅典娜还未降生圣域之前,加隆对撒加说出了他恐怖的计划——杀了即将降生的雅典娜、杀死被选为下任教皇的艾俄罗斯以及做出这个愚蠢决定的教皇本人,就能主宰整个大地。

    撒加从未想过弟弟心里竟然沉睡着浓重到化不开的邪恶,在和加隆打过一场发现根本无法扭转弟弟的想法之后,他亲手将弟弟关进了斯力奥海岬之下的水牢之中,然后转身离去。

    斯力奥海岬坐落在主位面世界,海岬之上是一座废弃的波塞冬神殿,而海岬之下是一座直接在岩石之中挖空的水牢,每当涨潮的时候海水会涨到水牢之上十几米的地方,而每次涨潮都会接连十几天,着意味着被关在里面的人会有十几天无法呼吸空气。这种极端恶劣的情况下,加隆本不应该活下来,然而奇怪的是,每次总有一股陌生的小宇宙将他救回来,是他从未感到过的,充满安详与和平且令人敬畏的小宇宙,这股奇异而温暖的力量数次把加隆从冥神殿拉回来,给与他活下去的勇气和决心。

    而另一方面,加隆能活下来的另一个原因却是总有海中种族过来帮他,人鱼、鱼人、海妖乃至各种长相奇怪的生物,他们为他带来食物和淡水甚至是一些简陋的生活必需品,还教了他应该如何在水中延长呼吸。这些生物大概是第一次与人类接近,没什么戒备心地与加隆谈话,告诉他说他们是波塞冬的子民,这座水牢已经有数百年没有关押过人了,所以也没见过人类。

    加隆不是好人却并不忘恩负义,这是件很矛盾的事,但加隆就这么诡异地爱憎分明,他找不到那股小宇宙的主人,只能暗暗将恩惠记在心里,而那些海族对他很好而他也希望能帮他们什么忙。再后来他听一条人鱼偶然说起,说亚特兰蒂斯和姆快要塌了。加隆不太理解这是什么意思,听对方解释之后才明白,这两座海底城市全靠波塞冬的小宇宙在支撑着,这位海中之王和战争女神的争斗已经停止了几千年,前代圣战时波塞冬被强迫性唤醒过一次,剩余的小宇宙用在了战争上,另一股小宇宙在这之后代替波塞冬支撑起两座城市,这也是城市岌岌可危的原因——它们被人用小宇宙支撑着,然而支撑它们的却不是波塞冬的小宇宙,它们快撑不住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加隆开始打起了自己的算盘:因为撒加的优柔寡断,他不能杀死雅典娜主宰大地,为什么不借助波塞冬的力量?波塞冬的灵魂现在应该休息得差不多了,再次觉醒需要找到一个“容器”来放置灵魂,加隆有信心能架空那个灵魂的“容器”成为真正的“海皇”,而如果波塞冬的灵魂重新回到海界,亚特兰蒂斯和姆两座城市也能够重新获得支撑,居住在那里的海族能继续平安地生活下去——这两者的目的并不冲突!

    为什么加隆能在斯力奥海岬的水牢那种鬼地方活下来,渴望力量渴望证明自己只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因为有那些海族一直在帮助他!

    于是这个男人亲自见过了波塞冬的灵魂,谁也不知道他跟海皇说了什么,他只是穿上了北大西洋海将军的鳞衣,而波塞冬神殿正中那根装饰着紫色绶带的三叉戟,也在同一天消失的无影无踪。


    “……老掉牙的故事,差评。”星矢嘴角抽搐。

    一辉扶额:“撒加还真是……要是瞬是加隆这性格,我非亲手弄死他不可!”

    加隆总算是从一辉的攻击中回过神来,他能感到自己冷汗涔涔,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恶狠狠盯着眼前两个一点都不紧张的青铜圣斗士——他没法理解,这两个小子明明无法打败自己,为什么还一脸轻松的样子,他们知不知道现在在这里磨蹭到底会发生什么?!

    作为真正打倒撒加的人,星矢很不客气地看着加隆:“你们两兄弟还真不愧是兄弟啊!都想成为神灵,然后都以失败而告终——哇靠你激动什么我踩到你痛脚了吗?!”

    即使不是真正的黄金圣斗士,加隆也无法忍受区区一个青铜圣斗士对自己如此无礼,他出拳的拳风擦着星矢的脸颊过去,一辉“啧”了一声把星矢拽到自己身后,加隆却没有理他,牙咬得咯咯作响:“小姑娘成不了气候,撒加的反叛让黄金圣斗士只剩下一半,十六年后圣域和主位世界的壁垒已经弱化到来去自由的地步——现在这种地步,我原本以为我能以波塞冬的名义称霸大地,没想到那群族恪守着海后定下的条律,不到最后的时候绝对不踏足地上世界一步……还有你们这区区几个青铜,居然能到这里来,呵呵,不去波塞冬神殿,真的没问题吗?”

    什么意思?星矢和一辉对视,不知道加隆想说什么。

    “就算我不阻止你们让你们在北大西洋支柱上涂上血然后打开中央神殿,”加隆显然还处在凤凰幻魔拳的后遗症中,然而却止不住地冷笑,“齿轮开始转动,已经没人可以阻止了!”

    “你什么意思?!”星矢直觉不妙。

    一辉不耐烦地皱眉,一脚踹开了还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星矢:“意思是让你赶紧去纱织那边!赶紧滚,这家伙我来对付,血也我来献祭——老子早就想跟这群镀金的真正动动手了!!”

评论
热度 ( 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