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星纱/辉紫】审判【二四】

说真的苏兰特给我的感觉就是……明明是海斗士里第二强大的,但是气场迷之超级软。

不是人类,和伊奥关系不错私设……噫他和瞬CP的话一定不错,当然是瞬苏,白切黑小恶魔。

安菲特里忒再次登场。




[二四]

    “放我下去吧……”伊奥虚弱地吐出一句话来,“我现在……就是个累赘……如果把我救了……那位……安菲特里忒大人……会不开心的……”

    瞬把快要滑下去的六妖兽重新抓紧,扶稳了他,咬牙道:“安非先……咳,海后才不是这么小气的人!如果他真的要生气,以他的能力,根本用不着留下你的一条命来!”安非先生不是这样的人,虽然没有圣斗士的头衔,可是他对纱织的关心有眼睛都能看出来,瞬顿了顿,“南大西洋的区域,是往这边走没错吧?”

    伊奥抬了抬眼皮,又咳出一口血来:“南太平洋的镇海柱……马上就到了,那个海将军……是我的朋友……你……你让我跟他解释,他一定会明白你的作为……咳!”

    “好了伊奥,不用解释,我已经知道了,”有声音打断了瞬还没有出口的话,他一惊,抬头看过去,不远处的石头上坐着个穿着鳞衣的漂亮少年,微卷的短发是一种少女的浅紫,而虹膜的颜色则是更梦幻的粉红,他膝盖上横放着一杆长笛,有些垂头丧气地坐在岩石上看着瞬和被带过来的伊奥,连装饰性的翅膀都耷拉了下去,没精打采地嘟囔着,“我已经知道啦……”

    防御的圆锁在瞬的脚下展开了层层防御,攻击的角锁也开始颤动起来,那个少年“啊”了一声举手表示自己没有恶意:“冷静一下好吗仙女座,我真的不是你的敌人,伊奥可以作证吧,你要是再不给他治疗的话他真的会死的,要不要我先给他治疗一下?”瞬低头看了看伊奥,让两条锁链收起了攻击模式,小心将他放在石岬边,那个拿着笛子的少年于是从自己坐着的地方跳了下来,冲瞬点点头说了句谢谢,然后将长笛凑到唇边。

    仿佛有小小的妖精在眼前舞蹈,那究竟是何种美妙的笛声,即使瞬自认为自己在文学方面颇有造诣也找不出形容这笛声的词语,听在耳中的是悦耳至极的旋律,然而仿佛有什么更加生动的东西随着笛声在眼前展开,很难用语言形容这种过于玄妙的感觉,如果要套用一句诗词,大概只能说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了,更重要的是瞬并未在这首乐曲之中感受到任何恶意。

    于是瞬几乎是那一瞬间就相信了这个陌生少年的话——能奏出这样的音乐,他不可能是个坏人。

    之前还挣扎在生死边缘的伊奥,呼吸慢慢平缓下来,瞬和那个少年几乎是同时松了口气,这家伙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吧?他这么想着,站在一边的少年主动开口,没有拿着笛子的那只手覆在胸前对瞬微微弯腰行了个礼:“失礼了,请允许我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兰特,是守护南大西洋支柱的海将军·海魔女,同时也是姆大陆的居民,塞壬一族。”自称苏兰特的少年冲着瞬一笑,撩起鬓角卷发,那里并没有瞬以为会看到的耳朵,而是微微蜷缩起来的小小翅膀,只有巴掌大小,看上去仿佛在沉睡中的样子。

    “我叫瞬,仙女座的青铜圣斗士,”既然对方没有表现出恶意那么瞬自然不会和他动手,也微笑着报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他有些好奇地看着这个只在传说中出现过的种族,“你是男的?塞壬不是只有女性、而且在神话传说里向来都是怪物么?真没想到你们居然是海皇的子民啊。”

    苏兰特听瞬这么说一阵猛摇头:“不对,我们种族男女都有,不是海皇的子民也从不以‘海皇的子民’这个身份自居,真的要说的话……我们是海后安菲特里忒的子民,你也知道在神话里我们的种族都是怪物,除了美妙的歌声之外没有任何可取之处,而甚至这美妙的歌声都是引诱牺牲品的陷阱,我们一族的处境实在有些尴尬……”他顿了顿,然后微笑起来,“但是安菲特里忒殿下不介意我们的名声,反而在南大西洋中画划出一片区域给我们居住,让不管发生了什么们能够作为一个‘种族’自行发展,顺带一提,伊奥这家伙是塞壬和人类的孩子,算是混血。”

    瞬有点犹豫地看了看又蹲下去查看伊奥情况的苏兰特,不由得有些好奇地问:“可是你现在是波塞冬的海将军吧?如果后来你知道波塞冬和安菲特里忒的命令不一样怎么办?”

    “当然是听从安菲特里忒大人的命令!”身着鳞衣的少年毫不犹豫地回答,“塞壬一族恪守的信条,无论发生什么,只有安菲特里忒大人才是我们唯一需要听从的命令——只要她在!”然后他对上了瞬的眼睛,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那个……我的话,别看我现在这样,我也是在人类世界念书的,好歹算是音乐学院的高材生,你们人类世界的文化很有趣。”

    南大西洋的海将军眼睛里是一片毫无阴霾的清明,瞬知道他是真的没什么恶意,于是也笑起来:“就算人类的神话把你们塞壬写成这个样子?”苏兰特听到这话苦笑着摇摇头,倒没什么脾气,瞬更加确定这个苏兰特是他们这边——或者说是站在安非特里斯那边的,至少不会帮助他们那位“陛下”助纣为虐——“想不到还有你这么通人情的海将军,我也真是松了口气,对了,能让我过去吗?镇海柱需要我这样的人的血,既然我们不需要打架那我就得弄伤自己了。”俏皮地眨巴了一下左眼。

    而苏兰特点点头,做了个“请”的手势,然后自顾自去看伊奥了。瞬也不去吐槽这两个人关系是有多好,走到南太平洋的镇海柱前面,他没有米罗那样可以当匕首用的指甲只能自己想办法,卸下手上的装甲,撕开了之前战斗时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指甲勾落了红色的血痂,血液重新开始汇聚。他倒也不怕伤口感染之类的问题,胡乱把血糊了满满一手,然后把血淋淋的手掌按在了南大西洋的镇海柱上,这举动他之前在跟伊奥PK的时候他已经做过一次,所这回还算得上是一回生二回熟。

    血液浸入了镇海柱上那些小小的纹路,这些纹路将血液吸附起来,瞬退后一步,看着已经看过一次的奇妙景象再次出现在眼前——红色的一团血迹被高大的石柱慢慢吸收进入内部,然后沉静片刻,接着忽然泛出奇异的光来,白色大理石雕刻成的镇海柱忽然整个闪过黑夜一般暗沉的光芒,从瞬之前贴过手掌的地方开始,一圈圈红色的光芒开始如波纹一般扩散到整根柱子,紧接着仿佛是变魔术一样,黑色和红色转换得毫无冷却,两种颜色闪得人眼睛疼,最后定格在一种比海面的蓝色更深些的蓝色上,而镇海柱的主体也变了样子,比起之前毫无特点的外观,半透明的深蓝色晶体上爬满了海洋波浪的花纹,在周围荧光的照射下显得极为美丽。

    “呼——”瞬擦擦头上的汗,用仿佛欣赏艺术品的目光看着这座焕然一新的镇海柱,刚转过身打算去看看苏兰特,接着就是一愣,“呃,安非先生……不,安菲特里忒殿下?”

    那个银发女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站在了瞬的身边,雪白长裙的后摆和长发垂在阶梯上,她仰着头看着变化后的镇海柱,脸上的表情淡淡的,握着双手垂在身体前,和安非特里斯一模一样的脸孔眼睛的颜色却和米罗一样,瞬看着她的脸觉得有点不舒服,当然并非厌恶,然后她转头来看着瞬,露出一个微笑,还伸手轻轻揉了揉瞬的头发。

    瞬恍神了一会儿,这个看上去冷冰冰的女人的手居然异常温暖,带着有些居高临下却并不令人反感的小宇宙,好像确实是个真正的长辈那样,他忍不住冲着女人傻傻笑了一下,然后看到对方的眼中毫不掩饰的笑意,于是瞬忽然回过神一般抓抓头,有点尴尬地转开了视线。

    好孩子,和当年的安朵露美达一样——银发的海后温和地笑道。

    神话中的仙女座和海后有些渊源,虽然是因为她的母亲因为自夸美貌而触怒了安菲特里忒后引来了波塞冬的怒火,不过即使瞬现在已经知道了某些让人细思极恐的事情,却也还没有觉得自己和安非特里斯关系好有什么不妥,再说神话里的安朵露美达最后获得了自由,而理应怒火滔天的海后居然也没有追究——实在神奇,有多少位高权重的女人会不在意自己的外貌?

    远处传来一阵阵低沉的轰鸣声,蹲在伊奥身边的苏兰特抬起头,两只长得像翅膀一样的耳朵张开来,然后左边的耳朵像真正的翅膀一样扇动了一下:“唔……这是第几根柱子了?”

    “苏兰特先生,有什么问题吗?”瞬和安菲特里忒的虚影还在看着镇海柱,注意到苏兰特那边的动静之后瞬转过头去,然后看到南大西洋的海将军竖着一边的耳朵聚精会神地听着什么。

    被问到的人没有回头过来,回答道:“我刚才又听到一根镇海柱吸收血液的声音了,你们来了五个人吧,这好像是第七根了……等到七根镇海柱都变成了我这边这一根的状态,你在路上看到的另一条路尽头的波塞冬神殿结界就会消除,波塞冬神殿后面是支撑整个海界的生命之柱,通常也是存放给波塞冬大人祭品的地方,不过现在那里面应该什么都没有。”

    “所以……是有人将自己的血涂在了最后一根柱子上?”瞬问道。

    “说是这么说,不过北大西洋那边很麻烦,”苏兰特抓抓头,“海将军中最神秘、权力最大的一个,海龙,这家伙几乎是海皇代言人,所有海将军接到的命令几乎都是他下下来的……哦对了,你们那位雅典娜女神现在应该是和海皇大人在一起,不过我没有感到她的小宇宙,所以她现在是安全的,到时候大概所有人都会去波塞冬神殿,你现在去不去?”

    瞬二话不说点点头,跑出两步又转回来:“啊对了,伊奥就拜托你了!”

    苏兰特朝他挥了挥手。

评论
热度 ( 14 )
  1. 青冥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