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星纱/辉紫】审判【二二】

啊辉紫,粮太少只能自己割肉,噫。

其实海王到冥王的过渡篇辉紫也比较多啦……

卡萨讨厌。

最讨厌这种偷看别人内心然后用人的短板作为武器的人了科科。




[二二]

    “有些人的爱好,可真是不敢多评价——也尝尝我幻魔拳的滋味吧。”

    人都有弱点,比如星矢那位失踪已久的姐姐星华,比如冰河背负上杀死恩师的罪孽,比如瞬对战斗格外厌恶却又披上了圣衣,比如紫龙总是下意识护着所有比自己年纪小的人。

    再比如,一辉向来讨厌任何窥视人心的技能——不管是凤凰座还是一辉本身,本身就是个神秘感十足的存在,很多时候都会把事情闷在心里不说出来,所以他不喜欢任何窥视人心的能力或者技能,以至于他有些厌恶自己的“凤凰幻魔拳”,虽然这个技能并不能让他窥探人心,但毕竟能让人看到心里最恐怖的事情,他当然也不喜欢这个技能,也不算常用。

    ——但并不代表在有人在用这种能力的时候,一辉还会留手。

    星矢到底没跟海马巴尔安打出什么结果,瞬跌跌撞撞地带着受伤的伊奥过来,冰河一开始就走在往南冰洋镇海柱的路上,作为好友他们自然有足够的默契,默契到都选择了南太平洋的镇海柱作为同一个方向前进,然后都被人埋伏了个正着——别的不说,这位能够改变自己外形的海将军,确实是个贱人没跑。

    最先中招的自然是冰河,原本他就对卡妙的死心有愧疚,那个海将军变成了卡妙的样子跟他过招,甚至用出了“曙光女神之宽恕”【极光处刑】这种标志性的技能,冰河中招无可厚非;至于为什么星矢中计就更简单了,他性格直来直去又不愿意多想,那个人变成了他最重要的姐姐的样子,看到失踪那么多年的星华出现,没当场哭鼻子已经值得表扬;至于瞬,虽然他腹黑又喜欢看热闹,可毕竟还是以朋友兄弟为重,看到总是说自己心软弱小的兄长居然夸赞自己的善良,自然放松了警惕……真是格外的简单粗暴。

    凤凰座向来号称最强的青铜圣斗士,这绝对不只是说说而已,要不然也不至于一辉蹲在这里半天还没被发现,感叹一阵这群傻货实在太掉以轻心,顺便担心一下紫龙去哪里了怎么还没过来,终于燃起了小宇宙,无比嚣张地告知那个家伙:这里还有别人在,蠢货!

    守护南冰洋的海将军是变色龙卡萨,他能够看到别人的记忆并随意变身成为对手最重要的人,连招式、声音、性格都能完全模仿,然后趁其毫无防备之时击败对方,手段阴险卑劣的程度简直让圣斗士们没法理解——这是一辉围观半天看到的,得出结论:妈的神烦!——如果不是这样,他也不会说出那句“不敢多评价”的话来。

    而看到之后了卡萨的正脸之后,沉默半晌,一辉很久没出场的毒舌因子瞬间激活,嘴比脑子快地吐出来一句:“这位少侠……脸丑成这样,你妈生你的时候撞树上了吗?”

    大概一辉属于天生毒舌,他平时和其他人相处的时候不爱说话也有这个原因,当初在十二宫一时嘴快吐槽了修罗被教做人就是这样,当然这位海将军显然没有修罗那么厉害。另外一辉确实毒舌到了点上,海将军并非全是人类,卡萨就是其中非人类之一,他是属于亚特兰蒂斯的海中子民,鱼人一族,长得和人类自然有所不同,皮肤青白,眼睛泛着诡异的绿黄,腮帮部分还有类似鱼鳃的血痕,手指甲很长,像具海水中泡得太久的尸体。

    如果说一辉的突然出声让这个叫卡萨的海将军惊讶的话,那么接下来接连的攻击就让他感到惊惶了,明明没有人动手也没感到疼痛,他却已经一口血吐了出来,之前那几个用阴招干掉的青铜圣斗士还那边躺尸,而卡萨甚至恍然看到自己正站在自己面前,一模一样的鱼人露出诡异的微笑:“恭喜你干掉了青铜圣斗士,也试试干掉我怎么样?”

    生物共性是在看到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生命站在面前时大多数都会感到恐惧,尤其是有智慧的生物——卡萨忽然感到一阵反胃,本能反应,无关种族——他在之前欺负星矢他们几个的时候手段实在不能见光,而现在轮到他自己了,没人会知道什么亲手杀死自己是个什么感受,但现在这位南冰洋的海将军,显然有机会体验一下。

    “感觉如何,将自己杀死的感觉?”一辉看戏似的抱着手臂,凤凰座的头盔还完整地戴在他的头上,而那张半脸面具一样的部件并没有出现,作为五位雅典娜近侍中最年长的一个,他原本就长得神似自家继承了维京血统的帅气父亲,加上凤凰座圣衣,浑身的气质与其说是涅槃的凤凰倒更像是月夜的孤狼,一辉看着被幻觉折磨得不轻的卡萨,有点遗憾地笑了,“抱歉,刚才没有认真,凤凰幻魔拳是没有实际伤害的招数,我只是好奇你会在幻境中看到什么,没想到居然是杀死自己——为了我那几个刚才被你伤到的笨蛋弟弟……做好准备,我要来真的了。”

    说到做到,一辉的脾气向来这样,他不只攻击招式厉害,就算真的用拳头硬碰硬也不比别人差,二话不说两拳直接把卡萨揍进地板砖,这都还不算完,他像是在故意说话让人听到一样拖长声音:“一拳是为了星矢那小子找他姐姐这么久到这里来被你害得空欢喜一场,一拳是为了冰河那小子好不容易没那么自责了又被你在伤口上捅一刀……”蹲在卡萨身边,一只手捏着对方的手啧啧摇头,“你说你个大男人留什么长指甲,我觉得留指甲的话那位天蝎座的米罗姐是最适合的人了,至于指甲长长之后的视觉效果嘛,米罗姐——”他站起来,然后狠狠一脚踩在了卡萨的手上,在一阵令人牙酸的骨骼粉碎声和凄厉的惨叫声之后,他冷笑着说完了剩下的话,“甩你十条银河系。”

    关系好的青铜们都清楚一辉不是善茬,他看上去沉默寡言没脾气,真的只是“看上去”而已。

    对黄金那种压倒性的力量施展不出本事,一辉对此怨念颇深,相比起来卡萨的力量实在不够看,他一脚踩碎了变色龙右手的手骨,随后掐着他的脖子将人从地板的坑里拽起来,露出一边虎牙笑得狰狞:“刚才那一脚是为了我那个善良又软弱的弟弟踩的,我这个人,最讨厌的就是用偷看内心找到弱点的方法来打败敌人的家伙,‘胜之不武’这个词语知道什么意思吗?”

    卡萨是鱼人,海皇的子民在海里可以获得强大的力量,然而这样的力量在一辉眼中什么都不是,他只要动动手指就能掐断卡萨的喉咙,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又开始不知死地用了自己的能力开始变化样子,一辉皱起眉头,然后无语地看着被自己掐在手里的卡萨居然变成了瞬的样子——还特么一副哭唧唧的样子。

    凤凰座表示话都不想说了……智商呢?!对不起啊我居然还觉得你有智商!!瞬特么就躺在那里你变成瞬意义何在?!

    二话不说凤翼天翔招呼之。

    他毫不犹豫的攻击确实把卡萨伤得不轻,但凤翼天翔的技能毕竟是以凤凰之火为主,在海界的攻击力并不算特别出彩,卡萨也因此捡回一条命来,他惊恐地看着神情闲散的一辉,望着青年头也不回去检查几个挺尸的同伴,喃喃自语:“不可能……仙女座不是你最亲的弟弟吗……怎么会……怎么会你还能对自己至亲的人下手攻击——凤凰座,你没有人类应该有的爱吗?!”

    “‘爱’这个字从你嘴里说出来实在太玷污这个字了,我有没有这种东西和你有什么关系?”一辉背对着他冷笑一声,“你们海中一族不是还有小美人鱼的传说吗,你去问她好了。”

    怎么可能,会有人的内心坚韧到没有弱点!卡萨清楚自己会死,死在一辉的手里,但这并不妨碍他想在死前报这一箭之仇,不同种族的鱼人有自己特殊的能力,卡萨的眼睛能够看穿人的内心,此时他将眼睛尽力睁到最大,肌肉被撕扯到了极致,甚至眼角开始有血滑落下来:没有人会如此坚韧!他心中一定会有弱点!除了弟弟之外的弱点!一定要找到那个弱点!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的怨恨被哪一位神听到了,卡萨确实在一辉心里看到了某种光芒,那光芒埋藏得太深,仿佛价值连城的珍宝一般被深埋于凤凰不老不死的火焰之心中,凤凰的火焰太过耀眼,以至于压过了那抹温润的青芒。他愣了一下,阴森地笑了起来:就是这个了,能让凤凰座成为自己手下败将的存在……

    检查过了其他人的伤口发现并没有什么大碍,一辉在心里哼了一声,心想这几个家伙总算还没忘了自己是圣斗士,也没真的就卸下一切防备,要不然也用不着自己出马他们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次了——他这么想着,身后忽然传来了一个自己熟悉的温和嗓音,如同那个人故乡大地春日里三月丝丝絮絮落下的雨:“阿辉?”

    然后一辉就真的怒了。

    虽然瞬和安非特里斯吐槽说想要个嫂子,但一辉本人却没什么自觉,他跟紫龙关系好也纯属本能,只觉得在这家伙身边呆着很舒服,好像连狂躁的凤凰之火都被舒缓了一样。也许一辉对紫龙有那么点不清不楚的好感,他们两个也相当有话题可以聊,但到底是什么连一辉本人都不自知,只知道星矢瞬还有冰河三个熊孩子闹腾的时候紫龙出面阻止,让他觉得很有趣。

    凤凰座心高气傲,对于几个兄弟感觉也不一样,对星矢可以揍,对冰河可以毒舌,对瞬啥都不能做只能干瞪眼,而对紫龙,一辉就只剩下连他自己都不能理解的感同身受了。

    就在这种不清楚的情况下,这个窥视人心的鱼人居然变成了紫龙的样子,某种不愿被人看到的心思以这种方式被大白于天下,还是被这么一个恶心的家伙,想到这样的家伙顶着紫龙那张脸胃部就止不住的翻腾。那双和他弟弟一样的翡翠绿眼睛因为愤怒而变成了金橙色,圣衣上的纹路也随着小宇宙的燃烧亮起了电光般的紫,一辉面无表情地转过头来看着卡萨,战斗面甲合拢,背后火红的虚影仿佛正从火焰中腾空而起的凤凰——

    “谁对我重要关你什么事?谁给你的资格允许你变成紫龙的样子?就冲着这点,我也不会让你活下去!”


评论 ( 4 )
热度 ( 16 )
  1. 青冥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