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食之契约养肝中。
F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食契:鸡尾酒X男御【猫形态】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星纱/辉紫】审判【二十】

瞬的脑子其实蛮好使的,对吧?

斯库拉也是个可怜的娃。

安菲【不是安非本人】美哭了。



[二十]

    负责攻击的角锁和负责防御的圆锁在潮湿的空气中微微颤动,向来被人认为是好脾气的仙女座青铜圣斗士皱着一张娃娃脸,史无前例的感到厌烦。

    和长得像父亲的一辉不同,瞬的外表长得更像那位少女一样天真烂漫的波兰母亲,可爱又无害,很多人就真以为他是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白甜,其实刚好相反,瞬在很多时候绝对是个真正的小恶魔,最近在城户家住下,他找到了不少能让自己开心的事情——拿一根筋的星矢开开涮、捉弄一下和游戏机难解难分的冰河、跟保护欲强又爱操心的紫龙撒撒娇、再去逗逗总是不苟言笑的兄长,再要不然跟那两位从圣域来的客人闹腾一下,跟米罗聊聊她平时喜欢用什么牌子的指甲油,然后仗着安非特里斯的好脾气抓着他的手翻来覆去地玩——可不就是个小恶魔吗?

    但有一点是瞬和神话中仙女座安朵露美达都一样的,他们不喜欢战斗,不喜欢牺牲,不喜欢看到有人在自己面前破坏来之不易的和平——所以眼前的这个以正义之士自居、连身上鳞衣都长得逼死强迫症的青年,实在是让瞬感到不爽,不仅仅因为他拜于波塞冬麾下,也不仅仅因为瞬有些轻微的强迫症。

    开玩笑的,当初连撒加那让人忍不住泼油漆的双色圣衣都见过了,这位六妖兽伊奥的圣衣能让他难受到哪里去?再说他的星云锁链变形的招式也不是开玩笑的。

    真正让瞬不爽的不是对方那根据六种生物演变而来的招式,而是对方对自己的态度——那态度,简直就像是用刀抵着让一个空有力量的孩子的后背然后让他去对付一个大人——而瞬站在大人居高临下的态度,他能看清楚孩子眼中的恐惧和不安,但又因为身后那把随时可以夺人性命的刀而不得不继续攻击,可笑的是这位海将军绅士连自己完全的力量都无法使用出来。

    面前这个家伙实在是太可疑,他的鳞衣来自希腊神话中名为“斯库拉”的怪物,因为妄自挑战海后安菲特里忒的威严而受到了惩罚,变成了一只丑陋且凶残的食人海妖,上半身是楚楚可怜的美丽少女,下半身是六只凶恶的野兽,守护在墨西拿海峡的一侧,正对着恐怖的卡律布狄斯大漩涡,也因此,伊奥拥有了斯库拉下半身六只怪物的能力——那么,他为什么害怕?

    瞬可不觉得伊奥畏惧的是自己,然而翻遍记忆也记不得安朵露美达和斯库拉有什么关系,唯一有关系的也就是波塞冬那神位平常却出身不凡的妻子。他知道安菲特里忒是一位何等温和又冷漠的女神,上一代海神涅柔斯是她的父亲,她是海中皇后的同时也温柔地守护着海中的生命,她对丈夫出门寻花问柳甚至拥有数千海怪子女都不闻不问,像一位真正的皇后那样冷眼旁观,然而她对于海洋以及海洋生物的权威又是如此之大,以至于她从未作为波塞冬的妻子出现在崇拜仪式或艺术作品中,除非他们被作为地位相当的大海统治者而并列出现。

    难道说,这位代表着斯库拉的海将军伊奥,畏惧的是安菲特里忒?然而自己和安菲特里忒又有哪怕半点关系?

    他不耐烦地看着伊奥,清楚地看到那双近似于粉色的眼睛里恐惧更甚,下一秒瞬撤开了星云锁链,不管是角锁还是圆锁都温驯地垂落在地上,但不管是瞬还是伊奥都很清楚,但凡这位镇守着南太平洋的海将军有什么动作,星云锁链将会重新暴起,瞬开口:“我看你好像很紧张,不如我们在再次开始战斗之前先聊聊,怎么样?”

    显然已经恐惧到极点,伊奥的眼睛出现了近似于失焦的样子,艰难地点点头。

    “那么有话直说——请问南太平洋的海将军,你在怕我?”瞬也乐得对方不纠结,张口就问出了他纠结很久的问题。

    他这句话正中红心,伊奥张嘴,说话的却是个女人尖锐而惊恐的声音:“又是你——又是你!”瞬皱起了眉头,他曾经见过这种情况,圣斗士的圣衣其实是有自己的意识的,如果有不适合的人想强行穿上自然会被圣衣排斥,但现在眼前的情况,伊奥显然是被强行夺取了意识,现在说话的并不是他本人,而是海斗士的鳞衣在借助着伊奥的嘴说话,至于为什么说出口的会是女人的声音,当然是因为“六妖兽”斯库拉本身就是个女妖!

    “又是你——又是你!”那女人的声音重复着,下一秒又换成了类似灰熊咆哮的声音,“伟大的安菲特里忒皇后!我已经忏悔了!”声音一转,带上爬行动物特有的嘶嘶声,“我不应该挑战您的权威!也不应该妄图着您的丈夫!”声音又变了,含含糊糊带着点空气震颤的鼓动,“海界的人都知道!我已经在墨西拿海峡守了好几千年了!”这一次像是有些尖利的鹰啸,“您才是海界至高无上的女主人!而我!不过是个卑微的人类罢了!”再一变,仿佛月下长啸的孤狼,“我不会再次犯同样的错误!您答应过我——”最后的出现声音是仿佛带着震破耳膜的音波声,“您答应过我千年后的圣战时就是我重获自由的时候!您不能食言!!”

    还真是斯库拉的灵魂啊,瞬冥思苦想着自己到底什么时候和安菲特里忒这位海后有关系了,脑子里忽然灵光一闪的——自己和不少人关系都很好,但经常有身体接触的只有安非特里斯一个人,这位前辈有着和力量不对等的好脾气,瞬自己是个没救的手控,经常仗着这一点抓着安非特里斯的手玩,难道是因为这一点?

    想到这里瞬忽然起了点坏心思,作为圣斗士,日常肢体接触的时候有可能会发生小宇宙短时间残留在对方身上的情况,大概因为他经常去闹腾两个前辈又以安非特里斯居多,手上大概会留下一些外来小宇宙残留的痕迹……于是瞬非常干脆利落地燃起了小宇宙,有些女孩子气的粉色小宇宙是他自己的,而那些星星点点的银色小宇宙显然属于另一个人,那些银色的小宇宙顺着他手上的锁链一点点落下,随后仿佛火焰一样燃烧起来——

    “安非……先生?”瞬是真的惊讶了,随着那些零落的小宇宙燃烧起来,空气中慢慢现出了一个人的虚影,一头仿佛金属融化的银色长发甚至蜿蜒着拖曳到了地上,背影修长高挑,眼熟得不能再眼熟,可却比那个让瞬熟悉的对象更加纤细,显然是个女人,没戴着头饰,身上却穿着典型的古希腊长裙,简单的一身白色长裙硬是让她穿出了盛气凌人的架势。仿佛注意到了身后的瞪大了眼睛的仙女座圣斗士,“她”慢慢转过头来,那半张没有丝毫妆容的脸美丽无比——

    却和安非特里斯一模一样。

    就算是瞬这样喜欢恶作剧又喜欢看热闹的,在看到那张脸之后也差点跳了起来,然而银发的女人摇摇头阻止了他,重新转回头看着那边几乎要疯了的伊奥,他的小宇宙已经燃烧到令人感到恐惧的地步,可是这种燃烧的方法只有到了要同归于尽的时候才会使用,再这样下去恐怕不用瞬动手伊奥就会因为小宇宙燃烧殆尽而死了。

    星云锁链护在那个几乎和安非特里斯长得一模一样的银发女人身边,瞬亦步亦趋地跟着这个女人,看着她一步步走上前,离她不远的地方伊奥跪在地上双手抱头朝着“天空”,嘴里发出无声的嘶吼,小宇宙燃烧到让人难以忍受的地步,女人则微微收敛了过长的裙摆在在伊奥面前跪坐下来,伸出玉雕一样美丽的的手臂,食指点在伊奥眉心的位置,张口——

    “斯库拉。”

    她声音很冷,冷得像冰河钻石星辰的冻气,却又很暖,暖得像一辉凤翼天翔的火焰,然而更像的,却是瞬星云锁链那张无边无际的网,又或是紫龙庐山升龙卷起的漫天风暴——仿佛是星矢天马流星那样数不清的光芒,瞬时间穿透了人的心底。

    ——海后,安菲特里忒,这片大海另一位至高无上的主人。

    瞬就这么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女人铺散开一地的银色长发,用那样奇异的口气对伊奥说话:“我答应过你,千年后的圣战开始就是你恢复自由的时候,现在,时间到了,”她说着,指尖隐隐泛起轻柔的白光来,温柔的白光仿佛有着无尽的力量,将伊奥身上的那些泛着诡异光芒鳞衣一点点化为灰烬,“来生,当个乖孩子啊。”

    斯库拉原本是个美丽的人类少女,波塞冬出现在她面前并表现出喜爱时她欣喜若狂,贪婪总是改不掉的天性,她居然会天真到以为那位海皇真的爱上了自己的,于是开始觊觎大海之中的另一个位置——然而当她真的站在安菲特里忒面前时她就后悔了,也知道了波塞冬会对自己青眼相待的原因,她的脸上,那双眼睛和安菲特里忒一模一样,然而却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样子——那一身没有装饰的白色长裙素净得刺眼,海后那个时候甚至还怀着自己的第二个孩子,然后斯库拉听到她淡淡地开了口——“听特里同说,你对我的位子有看法。”

    她后悔了,她真的后悔了,她被变成怪物之后在墨西拿海峡绝望地呆了数千年,苦苦等着海后口中的“圣战”,然后她残破的灵魂被铸进了海将军的鳞衣,只有死亡才能让她真正解脱。而现在,那个银发垂地的女人依然穿着数千年前见过的白色长裙坐在她面前,然后用熟悉的口气告诉她,记得来生要当个乖孩子。

    自己当初,到底是怎么会认为自己能胜过这样一个人,坐上海后的位置呢。

    鳞衣慢慢化成了碎片,不留下半点痕迹,而被控制了好半天的伊奥则用尽了所有力气,倒在了冰冷潮湿的地面上,身上的细小伤口有血慢慢浸没出来。瞬赶紧上去检查,欣慰地发现这家伙还活着——他对这个南太平洋的海将军同情多过憎恶,大概因为他的战斗只是一场不知情的利用,瞬也不愿意动手杀死无辜的人。

    发现伊奥还活着,瞬松了口气,把他大半个身体挂在自己肩上扶好,然后看了看那个坐在不远处的女人,惊讶地发现她冲着自己笑了笑,抬手指向不远处的另一根柱子,然后竟然也慢慢消失不见了。

    瞬止不住地皱起了眉头——这场战斗绝对不是波塞冬为了夺取地上世界而发起的,那么,又是为什么?

评论
热度 ( 1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