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星纱/辉紫】审判【十九】

当年看原著的时候就在好奇克拉修这股奇妙的自信到底是哪来的……

而且发型巨难看。

海将军死不了几个,这个是其中之一。



[十九]

    紫龙不记得曾经在希腊神话里读过的故事里,“持有黄金枪者”这个名字是不是曾经出现在波塞冬那长长一串的子女名单之中,但他记得安非特里斯说到这个人物的时候眼中一闪而过的冷光。

    年轻的天龙座自认为知识储备足够,却也没见过比安非特里斯更了解希腊神话的人,那些被当做神话记载的漫长历史从对方嘴里说出来的时候,带着某种不想多说的倦意。紫龙自然不是会愚蠢到去戳人痛处的人,但他也确实对这个人物感到有些好奇,虽然和安非特里斯认识的时间不长,但能惹出他怒气的人目前为止也真正见过那个叫朱利安·索罗的少年而已。

    只不过现在——这家伙,实在是很能惹火人啊!

    自称印度洋的守护者,拿着一把黄金枪的家伙,紫龙不是很想吐槽他的发型——毕竟自己也是个黑长直不好吐槽长发的人——这个自称高贵之人的家伙口口声声说着“正义”,也不想想如果被他们的“正义”取胜了,会有多少无辜的生命会葬身海中!他啐了一口血,伸手擦去自己脸颊上伤口中滑落的血液,因为燃烧小宇宙而变成金色的眼睛冷冷看着眼前的海将军。

    “愚蠢的圣斗士,竟然敢与为了净化这个已经污秽的世界而重新降临的波塞冬陛下为敌,”克拉修居高临下地看着紫龙,“如今正是我海王子克拉修为了波塞冬陛下而杀死你的时刻!”

    “说我愚蠢?有趣了,小爷我可从来没有接到过这种评价,还真是有史以来第一次——也不知道是谁比较愚蠢,”紫龙冷哼道,头盔自动闭合只露出一双金色的眼睛,“为了净化这个污秽的世界?也不知道经过宙斯的同意没有,相比起你家那位除了撒泼打滚什么都不会的海皇陛下,宙斯这位统治奥林匹斯的王才更有资格说这句话吧!”

    克拉修原本就不是什么英俊的长相,闻言表情有些扭曲:“粗鲁之徒!你怎么能对波塞冬陛下如此无礼!”手中长枪划过一个半圈抖出枪花,然后往紫龙面前一松——这样随意的攻击理应是伤不到紫龙的,然而闪避过后,天龙座圣衣上却依然添上了一道显眼的白痕,显然是什么摩擦过的痕迹——这就是克拉修手里那把黄金枪的能力,不仅可以洞穿实物,就连枪风也有着可怕的杀伤力,天龙座之盾甚至都被他刺穿了一个细缝般的裂痕来。

    宛如故乡古代寓言里的矛与盾,然而两者之间相差的力量实在太强,矛过于强大的时候,盾也就什么都不是了。

    妈的……就算是紫龙这样的好脾气,也实在忍不住想骂人了,圣斗士们除了天枰座之外是没有武器的,可面前这家伙未免太作弊了吧?!之前一个没留神被他在身上开了个洞,腰部的地方被一枪捅了个对穿,幸好那把枪足够锋利因此造成的伤口创面也不是很大,要不然现在不知道会不会出现什么美国恐怖片丧尸片里的场景,比如《行尸走肉》什么的……

    紫龙觉得自己也是很厉害,这个时候居然还能走神——当初在十二宫和迪斯马斯克打的时候也没这么麻烦啊,这个用枪的家伙究竟是要怎样?他也是人类吧,人类灭亡对他有好处?!

    就算是神灵也不能随便决定那么多生命的生死,他们为雅典娜而战就是为了保护这个世界——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圣衣之所以为圣衣,就连火神赫淮斯托斯也不得不称赞的一点就是这些看似毫无生命的盔甲能根据穿戴人的心情而产生反应——而此刻的天龙座圣衣,仿佛是体会到了紫龙的怒意一般,青绿色的盔甲仿佛渗透一般开始显现出不同的颜色, 短短几秒之内,整件圣衣仿佛忽然变成了黄金圣衣一般泛出金色的光芒,甚至于盾牌上的痕迹也慢慢愈合并消失不见。

    “垂死挣扎真是难看,像你这样的战士,我可不想看到你死前丑态百出的样子——”克拉修看着紫龙的圣衣泛着金光,摇摇头,手里的长枪故技重施一枪扎过去——然而这次却没有像之前那样穿透天龙座的盾牌,相反,甚至根本没有碰到,圣衣表层仿佛有一道光挡住了前行的枪头,这发展即使是克拉修和紫龙本人都没能料到,然而前者的吃惊更大,事情本来不应该这么发展的!自己本来可以一枪捅穿这个圣斗士的心脏的!究竟,这个天龙座的圣斗士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顾不得自己的手掌可能会被锋利的金属割伤,紫龙翻手握住了黄金长枪的枪头,而他的右手同样泛出了金色,仿佛是燃烧的小宇宙也变成了黄金一般,他能清楚地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在向自己的指尖聚集,嘶吼着想要脱离开去——圣剑,圣剑艾斯卡利巴!

    修罗说过,他教自己的只是招式,而圣剑究竟何时出鞘则是紫龙自己才能决定的,那么现在,到底是不是艾斯卡利巴应该出鞘的时候?

    管不了这么多了——!

    极短时间内凝神静气,紫龙将所有小宇宙聚集在右手,眼中除了这一杆黄金的长枪之外什么都消失不见,他仿佛以极慢的速度抬起手来又放下——如果这里有任何认识修罗或者见过修罗用圣剑的人都会觉得奇怪,摩羯座圣斗士的圣剑招式大开大合得几乎能撕裂天地,而用在紫龙这里,他的动作简单的不能再简单,不过是手掌抬起,五指并拢,竖立,然后落在枪杆上。

    金色的小宇宙一闪而过,身后的长发在湿润的空气中缓缓飘落下去,紫龙好像在一瞬间做了太多事情,又好像什么都没做,克拉修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手中的长枪在下一刻铮然断裂。

    天龙座的圣斗士甩开了手里的半截枪头,抬起那双因为小宇宙的燃烧而显得璀璨又冰冷的金色眼睛,淡淡地问出一句:“那位名字的意思是‘持有黄金枪者’的海皇子,真的是波塞冬承认的孩子吗?波塞冬有海怪子女无数,然而他与他的皇后只有三个真正的孩子——特里同王子、罗得公主、本忒希基墨公主……你的鳞衣上所寄宿的那位王子,究竟是不是‘正统’呢?”

    被斩断了引以为傲的黄金枪,克拉修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然后忽然听见身上的鳞衣发出了细小的声音,他低下头时惊愕地发现,不仅是自己的武器,甚至连自己的鳞衣,从背后镶嵌着火焰装饰的圆环到自己的头盔甚至是腰带以上的上半身,都裂开一条细缝,紧接着裂成两半,落在了地上。

    “你还要打吗?”紫龙面无表情地指了指落在地上的鳞衣和长枪,然后他看到眼前守护印度洋的海将军席地坐下,双膝盘起,摆出了一个令他熟悉的姿势——可能有人会感到陌生,然而紫龙的故乡和修炼地都是中国,他不会觉得陌生——这人不知道为什么摆出了坐禅的姿势,佛教里才有的姿势,说起来,印度洋……印度人,佛教的发源地不就是在印度吗?

    紫龙不喜欢在战斗的时候逞圣衣之便,曾经和迪斯马斯克作战的时候也是这样,被别人认为幼稚也好单纯也罢,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坚持。而天龙座的圣衣也了解自己这一代的主人,以至于上半身的圣衣依照紫龙的想法离开身他的身体,然后坐落在地上组成大半个升龙的样子,紫龙抿着唇看着克拉修,如临大敌的样子嗓音却依然温和:“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我会依照我自己的‘公平’和你分出个胜负,如果像你之前说的这片大海需要血的话,那么我认为……还是你这位海将军的血比我更适合。”

    仿佛是为了应证他的话一样,青绿色的小宇宙铺展开来,然而与之相对的是一股怪异的力量同样爆炸般散发出去,掀起的气流带着海底世界特有的咸腥味道迎面而来,紫龙有些厌恶地眯了眯眼睛,然后看着那个黑皮肤的海将军,仿佛是在等着他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招式可以拿出来用用。

    印度洋的海将军双眼紧闭,浑然有些熟悉,怎么看都像是他曾经见过的那位处女座沙加的架势——然而不管是来自于另一个神灵的压迫力也好,又或者是仿佛出自同源的信仰力量也好,他都没有沙加那样让紫龙感到危险——他的声音带着诡异的空灵:“被你折断了黄金枪后,反而令我认真起来了,雅典娜的圣斗士——天龙座紫龙,对吧?你是一个令人敬佩的战士,拥有着力量与智慧,以及能恰当判断出境况的决断力——为了表达我对你的尊敬,我将唤起体内的‘灵能’与你作战……”

    “灵能?”紫龙扬眉,表达了一些自己的疑惑,同时也因为对方展现出来的力量而绷紧了身体——刚才克拉修并没有表现出这样的力量,如果这才是他真正的力量……啧,麻烦不小啊!

    “你们圣斗士,称它为‘小宇宙’吧,我的故乡印度,将这些潜藏在人体内的宇宙力量称作‘灵能’,我和你一样,相较战斗我更喜欢防守,所以我的‘灵能’力量也倾向于防守而不是进攻,”克拉修仿佛在喃喃自语,而随着他的自语,身体竟然慢慢漂浮了起来,“天龙座,我不想杀你,所以不要靠近印度洋之柱一步了,承认你的失败,然后退下吧!”

    紫龙昂起头,望着慢慢漂浮起来的克拉修,他的右手再一次闪耀起了金色的光芒,嘴角抬起一个有些顽皮的微笑:“不好意思啊海皇子,我这个人有个臭毛病,就是不懂什么叫放弃——想让我承认失败然后离开?可以,只要你能让我咽气的话,不然,就算是拼上我紫龙的这条命,我也会阻止你们的计划的。”

【TBC】

评论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