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星纱/辉紫】审判【十七】

海王篇其实都没什么意思……

主要就是洗白加隆+把朱安那点事儿抖出来。

这俩虐哭了真的。

啊纱织好可爱,有史以来最可爱的纱织木有之一。




[十七]

    米罗接到了穆电话的时候是在他们听了安非特里斯讲故事的第四天上午,她在那个小小的竞技场里指点完几个青铜,哈罗德往图书馆去了,于是她干脆洗澡带洗头,换身衣服一起搞定。

    欧薄荷发色的中国男人低沉的声音透过壁垒穿过来,你和安非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再在日本呆着你家天蝎宫就要长蟑螂了你特么知不知道——在什么都不知道的外人眼中,白羊座黄金圣斗士总是俊朗且优雅的,仿佛他的祖国一样充满了神秘与温柔,只有熟知他本性的人才知道,这家伙哪里当得上“温润如玉”四个字,扔给一样来自中国的紫龙还差不多。

    米罗只穿着一件只能遮住胸口的短背心盘腿坐在床上,肩膀上夹着特质的通讯器,即使知道穆看不见依然笑得一脸邪气:“怎么了,这么想我?还是说你们真的闲到这个地步了?”

    “我说认真的,米罗,”穆在电话那头推了推眼镜,纱织虽说打算取消教皇制度,但转变的过程毕竟漫长,以穆的性格自然会主动把事情揽下来,“你再不回来,沙加要烦死我了。”

    “管我什么事?沙加愿意找你喝茶不是很好么?上次你给我拿来的武夷大红袍不错,同为茶叶爱好者你们两个应该有的聊才对嘛,”米罗一双颇带着点矿物质感的眼睛笑得微微眯起,电话那头的穆没由来一阵熟悉的胃痛,“我知道我作为一个黄金圣斗士确实不应该离开圣域太久,但是这不是在小女神身边吗?——还是说你是在担心我?”

    穆在遥远的圣域那头无奈地揉了揉眉心,带着点语重心长地对这个几乎可以算是自家妹妹的女人说道:“米罗,我在跟你说正经的……”

    话还没说完被天蝎座黄金圣斗士一句话顶回来:“我也在说正经的啊,你没听出来?”米罗笑嘻嘻地回嘴,她站起来走到窗边,纱织给自己这位新姐姐安排的房间能看到海面,手里握着手机,她神色温和地地看着几个年轻人在海边玩得忘乎所以,忽然巨大的浪头迎面而来,几个年轻人没能站稳,纷纷被冲倒在沙滩上倒了一片。

    看着这几个熊孩子,米罗眼神一凛,起身去图书室敲响了门,在哈罗德开门的时候她抬起头,露出一个淡淡的微笑:“要一起看看书吗?”


    纱织睁开眼睛的时候还有些茫然,头顶上一片流动的蓝色,她眨眨眼睛,心想自己不是和星矢君他们在海边一起玩吗,怎么忽然就到了这么个神庙一样的地方?

    这么想着,她站起身又蹲下去,好奇地伸手摸了摸坐着的石板,铺地的石质地板触感冰凉还带着点潮气,绝对不是碰到脑袋后产生的幻觉,身上在海边玩时穿着的外套和小裙子倒还是好好的,巨型多拿滋样子游泳圈不在身边,而脚下的石板路正朝着某个方向一路延伸过去。他现在所在的不得不说地方有些微妙,一个人都没有,前面是一座塔楼般的神殿,后面是一望看不到尽头的道路,纱织从来都不是胆小的孩子,短暂的犹豫之后,她终于抬脚往神殿的方向走去。

    路不远,只是脚底有点打滑,纱织又穿着拖鞋,好几次差点摔跤之后,她终于恼羞成怒地脱了鞋子赤脚过去,虽然脚下黏糊糊地有些恶心,但总好过走到走到一半摔跤去。

    纱织就这么拎着自己的拖鞋走进了那座神殿,周围的墙壁像是水族馆透明的玻璃,很多没有见过的鱼类在水里穿来穿去,好像被大团大团的海洋宝宝包裹在里面,诚然纱织不是那么会做梦的小小公主,一样被眼前的场景迷得移不开眼睛,趴在软绵绵的墙壁上痴痴望着张大了嘴,没留意到自己发出了可爱的“哇……”的声音。

    噗嗤。

    忽然有人笑出声来,纱织脸一红,抬头看向长长的阶梯尽头,阴影处有座巨大的石质座椅,一个与她年龄相仿的少年穿着一袭古希腊式的长袍,钴蓝色的长发披在肩上,翘着两条腿托着下巴看着他,一双纯蓝色的眼睛里是某种让她觉得熟悉的温和,熟悉得让纱织很无礼地歪头“哎”了一声:“哎,是……索罗先生?”

    “叫我朱利安就好,”蓝发的少年正是朱利安·索罗,曾经亲自到纱织的家取消婚约的索罗家独子,他的表情并没有恶意,只是颇为好奇地看着眼前的女孩,“你就是雅典娜?”

    秘密被发现纱织也没觉得紧张,她看人从小就自有一套,第一反应就觉得朱利安应该不会对自己不利,眨眨眼:“你在海里,而且还穿着这种衣服,那你应该就是波塞冬了?”

    朱利安听到她的问话之后笑了起来,他原本就是邻家男孩的长相,这也是个令人心生好感的温和微笑,然而一双纯蓝色的眼睛却带着忧伤的雾气,他摇摇头:“是朱利安·索罗还是波塞冬……老实说,纱织小姐,我已经不知道了,”说着,用指尖敲了敲自己的额头,“如果我是朱利安·索罗,那为什么我能什么保护措施都不做就穿过那么厚的一层海水来到这座海中神殿?如果我是波塞冬,又是为什么我还记得你,记得那几个和你关系很好的年轻人……”朱利安换了个姿势,“我现在很想知道,我自己到底是谁。”

    “那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纱织走上了阶梯,看准了朱利安身边两把椅子中的其中一把,窜上去坐好,高大的古典石椅有点硬,她琢磨着如果有个垫子就好了,“我会到这里来一定有什么原因吧?就像之前我去圣域一样,所以,你需要帮忙吗?”

    同龄的女孩眨巴着一双碧玉般的眼睛,脸上的笑容舒展明媚而俏丽,就像春天盛开的花,朱利安看着她的时候没忍住笑出来,伸手揉揉小姑娘的头发:“放心吧,不是什么穷凶极恶的事情,只是,”他顿了顿,“姆大陆还好,但亚特兰蒂斯……靠别人支撑了太久,而我的力量还不足以支撑两座城市,亚特兰蒂斯需要血,需要不属于海洋的血……”

    “那个别人……是说安非哥哥吗?说起来哦,你和安非哥哥到底是什么关系?”纱织歪着头问道,她感知灵敏且完全不知道什么叫不要当面揭伤疤,或者说她根本不觉得这是个伤疤,“我觉得你们两个关系明明很好啊,为什么安非哥哥对你很凶、你跟他关系也不很好的样子?”

    朱利安微笑着摇摇头:“他是我唯一的……也是我真正的亲人。”

    小姑娘再迟钝也发现这并不是什么好问题,吐吐舌头换了个话题:“你说亚特兰蒂斯需要血,但是需要血也不一定就是杀戮对吧?”纱织撇嘴,十二宫的经历让她觉得不舒服,偶然对上朱利安纯蓝色的眼睛时发现对方正盯着自己看,眼神的意思明显就是让她继续说下去,作为一个前十六年都过得太遵纪守法的好孩子不太擅长这个却还是努力把自己的想法说清楚,“你知道古埃及的仪式之战吗?就是那种所谓的‘献给神的战斗’,可能会受伤但是绝对不会伤及性命……你要说我幼稚也好啦,但是我就是不想看到他们送上性命……”

    自己会在这里,朱利安也在这里,那么自己那几位青铜圣斗士会在哪里也不用猜了,摆在面前的又是一场战斗要打,她把他们当做朋友,自然不希望他们受伤——尤其是星矢君……

    呀——!我在想什么!

    朱利安好笑地看着忽然小脸红红的小姑娘,温和地问道:“隶属你的是圣斗士,隶属我的是海斗士,我并不觉得他们战斗起来会手下留情……你有什么想法吗?”

     鸢尾发色的小姑娘肯定地点点头:“安非哥哥教过我要怎么运用神的小宇宙,神灵在一定程度上可以保护自己的效忠者,所以如果我们把自己的小宇宙扩散出去,应该能保护属于自己的战士——这里的地方建筑是怎么样的?”她说话的时候浑然不觉得自己跟朱利安这个普通人说小宇宙有什么违和,只把这座海皇神殿的地理分布告诉了她——从他们现在所在的总神殿开始走过一条长长的走廊后仿佛龙爪一般伸出七条分叉,各自对应地球上七片大洋,而那里除了有支撑海洋的镇海柱之外还有对应大洋的海将军——纱织思考一下,有宏大的小宇宙从她脚下慢慢延伸出去,“保护自己的战士也是神灵的职责嘛!”

    坐在石椅上的少年有样学样,海蓝色的小宇宙仿佛暴风雨中磅礴的海面,感官在一瞬间被放大到了极致,亚特兰蒂斯、姆大陆,他有些新奇地看着自己的手:“原来支撑起这么多人的天空的感觉是这样……真是,一点都不好啊……被这么多人信任着,我当得起这样的信任吗,”他看上去有些难以置信,然后笑了起来,“——可他帮我撑了这么久,从神话时代到现在。”

    纱织的头发被小宇宙冲得飞起来,闪闪发亮的绿眼睛有些疑惑地看着同样眼睛亮得可怕的朱利安,她在忽然间恍然大悟起来:“——朱利安先生,你和安非哥哥神话时代就认识吗?”

    “不……我不认识他,但他认识我,”朱利安的声音带着笑,但纱织宁愿他不要笑,因为真的比哭还难看,“可是纱织你知道吗,我的老师……他的眼睛里那个‘我’不是‘朱利安·索罗’,而是那个降临在我身上的魂魄……海皇波塞冬……”


【TBC】

评论
热度 ( 1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