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食之契约养肝中。
F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食契:鸡尾酒X男御【猫形态】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星纱/辉紫】审判【十五】

狄蒂丝好可爱。

狄蒂丝超可爱。

所以不会让她死的。

#听安非前辈讲故事#



[十五]

    通常来说,这几个青铜战士里对环境最敏感的是瞬,毕竟星云锁链的防御力在圣斗士里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强大,但现在瞬没有穿着圣衣,再者么,谁在水里的警惕性能比得上紫龙?

    哈罗德不知道,米罗也不知道,但并不代表米罗缺乏对危险的感知,她是从喀戎之域走出来的黄金圣斗士,危险的感知几乎同等于本能,她一把抓住哈罗德的手——年轻人觉得脑子晕乎乎的顺便感慨一下皮肤真好——把人从海里拉了起来,然后几个人集体上岸,纱织还没回过神来就被几个人护在身后,至于米罗,格外豪气地把所有人挡在了自己后面。

    “……米罗姐好帅啊……”纱织站在后面歪着头往前看,别的没看到,就看到米罗的背影,她眨巴着碧绿色的大眼睛,两只手捧着脸,小小声地说了一句,崇拜得一塌糊涂。

    亏她这句话没被星矢听到,要不然又该跳脚了。

    相比起还没那么紧张的米罗,几个青铜圣斗士死死盯着海面,好像里面有什么和自己不共戴天的东西,他们紧张的原因就是因为紫龙的警告——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名字带着“龙”身上也纹着一条龙的原因,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中国神话里的龙是水中王族,总之紫龙天生很招水生动物喜欢,当初在庐山修炼的时候也是不管是鱼还是小乌龟,就算是小时候几个孩子一起喂鱼的时候,聚集在他那边的鱼总是比其他孩子多得多,就算在城户宅那个日式庭院的桥上写作业的时候,往下一看能看到一大群锦鲤吧嗒吧嗒,一辉还嘲笑过紫龙说你上辈子估计就是条鲤鱼。

    综上所述,在水里的时候基本上几个没心没肺的青铜小战士都把紫龙当警示器用,而现在这台警示器忽然二话不说嗷起来了,他们不严正以待才算是有了鬼。

    海面上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动静,但星矢他们几个依然没有放松警惕的意思,米罗虽然和这群青铜迷之关系好,但也不见得知道这几个熊孩子拿自家兄弟当探测器用,只不过,她那匪夷所思的直觉已经救了她无数次,而这次她的直觉告诉她——善者不来,来者不善!

    大约有个几分钟,众人看着海面只觉得眼睛有点发酸,但随后一辉一声压低了嗓子的“来了!”让他们瞬间清醒起来。

    怪力乱神之类的东西哈罗德向来是不相信的,前面说过,他相信神灵的存在却不信奉任何一个,或者说在他的脑子里神灵和那些神话传说中的生物们,与人类居住的并不是相同的位面,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眼前这个少女,是怎么回事?

    海面平静,但还没有平静到能让人在海面上随意行走的地步,而从海面上信步而来的少女却像走在大路上一样面不改色,金发卷曲,穿着一身浅玫瑰色的盔甲的少女一双天蓝色的大眼睛格外灵动,这个小姑娘看上去和纱织差不多大,也是个美人胚子,然而令人奇怪的是她的耳朵不像正常人,反倒是像某种鱼类的背鳍,不知道是不是哪里的流行。

    走到沙滩上,金发少女停下了脚步,似乎不太明白为什么这群人都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看着自己,她大大方方地做了个自我介绍:“你们好,我叫狄蒂丝,是亚特兰蒂斯的居民。”

    几个成绩好的面面相觑,亚特兰蒂斯?那不是古代神话里就已经灭亡的城市吗?……或者说这根本就是个不存在的杜撰城市,这个小姑娘说……她是那里的子民?

    自称狄蒂丝的女孩对于几个人的怀疑没什么关心的兴趣,她左右看看,然后忽然指向了站在所有人最后面的小姑娘:“哎,你是城户纱织?”被点到名的纱织愣了一下,点点头觉得有点奇怪——这穿着盔甲的女孩看上去和圣斗士无异,但小宇宙的感觉并不一样,更何况她虽然看上去有点任性,可纱织并不讨厌她——看到纱织点了头,狄蒂丝拍拍手开心地笑起来,一双蓝色的大眼睛眯成弯弯的月牙样子,“太好啦,这么碰巧就遇上了,我还担心找不到你呢!”她说,“嗖”的一声像条鱼一样忽然闪到了纱织身边,“去我家里玩玩吧!”

    米罗当场变了脸色,倒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这世界上能避开黄金圣斗士的感官闪来闪去的,能有多少?!

    狄蒂丝完全没注意到米罗的表情,她揽着纱织的手,亲热地跟她说话:“走嘛走嘛去我家玩玩嘛,我跟你说啊我家可漂亮了,抬头还能看到鱼在天上飞呢……”

    众人心说这孩子长得一张脸挺好看的,只可惜脑子似乎是不太清醒,瞧瞧这话,可真是越说越离谱了,你说鸟能在天上飞我相信,哪有能在天上飞的鱼?

    正在这个时候,一声接近于咆哮的吼声忽然从城户宅那边传过来——“Mermaid!!”——回头去看,银发的男人就站在这边落地窗边,一头长发被海风吹得猎猎作响,看不清楚表情,但莫名给人一众极为危险的感觉。

    金发女孩吐吐舌头做出一个令人格外惊讶的举动,她居然冲着安非特里斯行了一礼,然后放开声音喊:“大人别生气么!我也是受人所托,您又不是不知道现在亚特兰蒂斯是什么情况,要不是您,不管是我们还是姆大陆那边早就死干净了——早说您认识她么,我就不来捣乱了!”

    她说完,也不关心别人听到这话会是什么反应,转身朝大海走过去,来的时候悠悠闲闲在海面上走,离开的时候就算是跑着也没见得有多慌张,她在海面上小跑了几步的样子更像是女孩子们的嬉笑打闹,随后她忽然高高挑跳起,然后纵身跃入海中,所有人几乎都觉得自己眼睛一花,因为他们看到的那个女孩跳进海中时,后面甩起一条红色的鱼尾巴。

    城户宅内,安非特里斯看着那个女孩引起的涟漪在海面上扩散直到消失,忽然长长出了口气,然后在凉丝丝的实木地板上盘腿坐了下来。

    辰巳看他脸色不太对,关心地询问了一句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安非特里斯摇摇头,他手肘撑在膝盖上,托着下巴看着那海边的几个人,似乎是在喃喃自语:“为什么我这一世成为雅典娜的裁决者,应该能躲掉的事情却一件件都成了‘必然’呢?”


    虽然接下来还是在海边玩,但真正玩开心了的估计就是某几个没心没肺的,还有纱织那样不太喜欢把人往坏了想的。

    总之天黑之后,第一个冲回去的是米罗,还联手了几个青铜誓要把安非特里斯嘴里的情报多少抠出来一点——不管是谁,对上她弟弟这种不想说话绝对一个字都不说的人都会显得被动。

    但令他们吃惊的是,安非特里斯就坐在客厅里无比淡定地看着他们,看到几个人一身泳装地进来还有功夫去嫌弃:“我说,听个故事之前还是去洗个澡吧,我可不想给你们讲故事讲到一半忽然想吃海鲜,”他顿了顿,眯起眼睛来,“我还真想吃海鲜炒饭了,要不然边吃饭边说吧,辰巳先生,方便吗?”

    管家先生点点头准备去了,其他人于是各种滚回自己房间洗澡,洗完澡之后直冲餐厅。

    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安非特里斯好像并没打算避开哈罗德,不过哈罗德毕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也没打算走,如果真的是什么不得了的东西,那就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好咯。

    只不过他接下来听到的事情可算是彻底动摇了他人生19年已经稳固的世界观——自家呆萌呆萌的小侄女居然是雅典娜那个男人婆,自己刚确定关系还没几天的女朋友居然是属于雅典娜的圣斗士,还是最高战力的那种类型——有点意外的是他对圣斗士这个概念接受良好——安非特里斯这个看上去性格温和的居然能称得是杀人不眨眼的类型。

    相比之下,反倒是天马座青铜圣斗士和雅典娜女神代代转世不断的羁绊没这么刺激人了。

    三言两语给哈罗德做了个圣斗士的科普,接着其他几个人科普其他的,比如那个叫狄蒂丝的小姑娘嘴里的亚特兰蒂斯和姆大陆到底是个什么概念。

    现在网络发达,稍微兴趣广泛些的小孩子都能知道亚特兰蒂斯和姆大陆这两个古代文明,以及他们那些已经成为未解之谜的科学成就,也知道这两块大陆后来因为地质变动而沉入海中,然而从安非特里斯嘴里说出来的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什么千万年前沉没的远古时代文明,那两个城市根本从来就是在海里建立并发展起来的!

    “波塞冬当年还不是真正的海神的时候就建立了亚特兰蒂斯和姆,你们要是有机会去看看的话肯定会喜欢那里的,鱼在天上飞什么的……像个修建在你头顶上的水族馆,”安非特里斯眼神有点懒,“你们应该也猜到了,今天下午那个从海上走过来的小姑娘根本不是人,看她的耳朵……大概,是人鱼或者类似的生物。”

    瞬皱眉:“那她今天过来到底是……”

    “打探消息吧,”一直在默默消化这些信息量的哈罗德忽然抬起头来,他不知道为什么一瞬间脑筋急转,目光扫视过餐桌上的一群人,最后停在了纱织身上,问道:“神话里波塞冬和雅典娜不是抢过地方吗?如果纱织是雅典娜转世,那有没有可能有个和她情况差不多的小子是海皇的转世……难道是神话时代的恨意延续到现在来了?”不是吧,波塞冬这么小气?

    “对了一半,”安非特里斯对哈罗德点点头,觉得自家姐姐看人的水平至少还是OK的,至少没带个绣花枕头回来,他扫视了一圈不由自主坐直了身体的青铜圣斗士们,语气平板,“大概我应该在一开始就杀了他——波塞冬已经醒过来了,小子们,你们又有事情要做了。”

评论
热度 ( 12 )
  1. 青冥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