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星纱/辉紫】审判【十四】

好想看米罗姐穿泳衣。

小雅的泳衣一定超可爱。

辉紫,话不说清楚能一辈子把爱情当兄弟情的笨蛋【手动再见

安非掉线中。





[十四]

    严格意义上而言纱织是个希腊人,不过毕竟是在日本长大的孩子,性格里更多的是大和民族的姑娘家们的温婉秀气,虽然应该强势的时候她一点都不软弱,但平时还是个随便捏的软萌。

    米罗也是希腊人,土生土长的那种,和纱织其实算同乡,可两人除了都是希腊人又都是女性外半点相同点都没有,比起小姑娘,红发女人骨子里更多的是一种压抑不住的野性和危险性。

    这样完全不同的两个姑娘,平时习惯的穿着打扮自然也完全不一样,纱织的衣服几乎都是甜美大方的可爱系,不管是连衣裙还是比较中性设计的都相当能衬托她天真可爱的模样,就算现一头及臀的鸢尾紫长发已经剪短成了齐肩发也不妨碍她的可爱气质;至于米罗,身为圣斗士的她缺少女性对外貌的狂热追求,衣服也多半是方便活动的裤子居多,衣柜里的衣服少得能让费依这个追求美丽的双鱼座捂着心口晕过去,可实在架不住身材好皮相靓气质还独特,穿什么都是一股子从米兰时装周上拽下来的感觉。

    之所以要花这么多笔墨来说明这点,只是为了说明她们两个的泳衣……实在是很衬本人的气质和脸。

    纱织小时候身体不很好,体育课不经常上,更别说游泳课,但她确实是会游泳的,而这次大概她是第一次在这么多男孩子面前穿泳衣,多少有点不好意思,白色的连体游泳衣,带着很可爱的荷叶边,上面的花纹是蓝色的四叶草,浅棕色的遮阳帽上两三朵做工极其精细的小花,晃眼一看真的会让人觉得这是真花,泳衣外面套着件薄纱外套,抱着个做成巨型多纳滋的游泳圈,红着一张脸走过来,这小姑娘看着挺小一只但从来都好吃好吃伺候着,皮肤白皙脸上还带着红晕,那样子简直要多可爱有多可爱。

    至于跟在后面的米罗,一身炸了的女王气息简直无法掩饰,踩着木拖鞋过来的女人略长的头发坠在肩上,一身黑色泳衣的带着妖娆的金色纹理,有些奇怪的设计穿在她身上却一点都不突兀,整件衣服仿佛是被截断的潜水衣,剪去了袖子和胸部下面的部分,几乎要到下巴的高领,胸口上开着个十字星一样的口子,挤出一条Y字形状的沟壑来,金色的蝎足形状挂饰尖端围着胸部勾在一起,一条红色的皮带绕着肋骨的部位转过一圈,低腰的泳裤相当短,腰部靠着两根好像没什么质量的金色链子固定住,堪堪挂在腰上,腹肌和马甲线一样漂亮。

    “久等了,她愣是要我一件件全试过去。”先打招呼的还是米罗,纱织就差把自己的脸埋在那件薄纱的外套里去,显然别指望她会主动打招呼,而当米罗出声的时候其他人又有些笑不出来了——诚然米罗的身体确实很美,像古希腊雕塑家手下的大理石雕塑,手臂和腿部的线条糅合了女性的优雅和男性的力量感,腰腹部是不知道多少运动系妹子们梦寐以求的马甲线人鱼线,但她的皮肤上,大大小小遍布着各种伤痕,深浅不一,有些伤口因为时间太久几乎看不出来,但有些明显没几年,无法靠人体自愈抹平的伤口呈现出一种怪异的粉色来。

    “哎呀星矢你怎么流鼻血啦!!当心引鲨鱼过来啊!!”瞬“惊恐”地大叫起来,冰河看他的表情宛如在看一个智障。

    天马座小战士的声音多少有点狼狈,却还是带着点梗着脖子的架势:“我这是……天气太热!鲨鱼算什么!雅典娜的圣斗士无所畏惧!嗷……”大概是海水灌鼻子沾到了粘膜,那酸爽。

    坐在躺椅上围观的紫龙半坐起来,一把拽过坐在手边沙滩上的一辉跟人咬耳朵:“我忽然觉得星矢那小子,还有哈罗德,艳福不浅啊?”为了避嫌,某个四字词语还是用中文说的。

    年龄稍长几岁的青年戴着墨镜一脸似笑非笑地看着他:“羡慕了?你老师不是收养了一个小姑娘么,真要是羡慕的话去跟她谈个恋爱试试?”

    “想什么啊你,那是妹妹好不好,”紫龙像只猫一样瞪大了眼睛,“我再丧心病狂也不会找春丽谈恋爱的!”

    一辉也不说话,越过紫龙从他身边的保温箱里摸出一罐啤酒,拉开拉环咕咚咕咚仰头喝了,唔,心情莫名很爽,为啥呢。

    其实想流鼻血的自然不止星矢,晃眼看到米罗的哈罗德也觉得一股血直接冲到了脑子,他再怎么说都是个成年人,虽然自己也觉得自己在米罗面前好像有点愧对被商场上的对手叫“冥王”这个称号,但当他看到对方浅麦色皮肤上那些大小不一的伤口时,所有其他的想法全部变成了心疼——哈罗德看事情从来都很清楚,知道自己对米罗的了解还不够深,但这并不妨碍他看着米罗身上那些伤口是会毫无反应:这些伤口是什么时候的留下的,当初到底是怎样的痕迹才会留下这么令人惊愕的伤口,她是曾经在部队里服役过?还是别的……

    哈罗德走了走神,米罗已经来到了他面前,伸手摸摸比自己高了些的男孩子的头,那张棱角分明的冷艳面孔上带着点近乎了然的笑:“发什么呆?看傻了?”说着转了一圈,生怕刺激不够大似的问了句,紫色眼睛上的睫毛微微颤动着弧度,“我对这些东西不了解,纱织说这件很适合我,硬让我换上的,你觉得怎么样?”

    可怜严谨认真的德国人画风全崩,人体自行发热的奇观简直不能更有趣,米罗笑嘻嘻地抱着手臂看着哈罗德整个红透,丝毫没注意到自己因为抱着手臂而托起了胸部……唔,这下更波澜壮阔了。哈罗德还在那儿眼睛都不知道要往什么地方放呢,一抬头更晕了,那个仿佛从雕塑里活过来的红发女人带着点小小的坏笑看着自己,偏红色的唇微微上翘,黑色的泳衣和浅色的皮肤对比鲜明,腰身纤细个子高挑——紫晶石一般的眸子里,除了狡黠中还带着点无辜,就她的长相,别说三十二岁,就算说她今年刚满二十恐怕也有人相信。

    他应该是见过她的,什么时候呢,一年前,两年前,还是更加古早,古早到这片大地之上还有神灵存在的时候?

    于是晕乎乎的哈罗德,在脑子不清醒的情况下说了一句仿佛是调戏但其实真的只是他当时真实想法的话——“米罗,你说我们上辈子是不是认识?”

    米罗听到这话嘴角就是一抽,她倒不是觉得这搭讪的方法太老套,而是这句话有点耳熟,身为一个过于美丽的女人,这种话实在是太轻易就能听到,更何况对她有好感的人里还有个卡妙,水瓶座的法国佬确实冷漠没错,情话技能可是真正点满了的,要是米罗愿意听,他能说三天三夜不带重复的,任何语言转换无冷却,确实是泡妹子一把好手……只可惜没泡到米罗。

    但重点是米罗在心里不管怎么吐槽,她想说“这种话题太老套”的那句话到底没有说出去,而是仿佛被蛊惑一般点点头:“上辈子见过吗……说不定,真的见过呢。”

    两个人于是都没再说话了,哈罗德尝试着去拉米罗的手,后者没有拒绝,带着点微笑跟在他身后,于是径直走到海里去,今天天气实在不错,稍微有一点点热,然而海水水温正好,拍在皮肤上那叫个舒服,另外一边的几个青铜都不折腾了,纱织和抱着膝盖坐在星矢身边和他聊天,天马座之前还屁颠屁颠拿了另一把遮阳伞专门给纱织一个人遮着。其他几个人对此表示嗤之以鼻,然后齐刷刷在大概到小腿往下的深度那里躺了一串挺尸,瞬没事抓着紫龙的头发一圈一圈在手指上绕着弯,而冰河则收到了所有人格外的警告——别把你的冻气放出来啊!

    在大约水深及膝的地方坐下,整个身体都浸泡在水里,米罗舒舒服服地伸展了一下身体,微微眯起眼睛来,好像格外舒服的样子,哈罗德好像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在米罗身边坐下了。

    米罗是个非常敏感的人,看了黑发的青年一眼,轻笑一声,倒是没带着什么嘲笑的意思:“怎么,怕水?还是不会游泳?”

    哈罗德抓抓头,也不在乎米罗是不是会笑话自己,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想过她会笑话自己,米罗问了,他也就老老实实回答:“这个……我也不知道,虽然海恩斯坦城堡的领地里面有一片属于自己的海滩……但是我从小就学不会游泳,非要带着个救生圈才行,长大了之后我就更不喜欢靠近水了,还是踩在地上比较踏实。”

    他猜对了,米罗还真没打算笑话他,只是有些疑惑地想了想:“你小时候是被狗追过还是被狗咬过?”从小长在圣域有点没常识,敢情这姐姐瞎猜狂犬病呢。

     哈罗德也反应过来,没生气,摇摇头:“没被狗追过也没被狗咬过,要是被咬了我现在也没法这么活蹦乱跳……”想了想用活蹦乱跳来形容自己好像有点不对,思考一下换了个词语,“——精神焕发,要是狂犬病真的是这症状,估计每个人都想被疯狗咬一口。”

    这两个人有一句没一句地闲聊着,时不时扭头看看不远处几只躺尸的咸鱼——不远处的几个人也自己玩着,星矢一脸正色不知道和纱织咬着耳朵说了什么,鸢尾发色的小小姐现在脸上的表情带着点少女式的崇拜神色;稍微离开一些的地方瞬还在毫不气馁地玩紫龙的头发,紫龙好像没注意,迷迷糊糊地晒着太阳一双猫儿眼都快闭上了,一辉这个当哥哥的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阻止熊孩子弟弟干扰自家挚友打瞌睡的行为,冰河实在是闲得无聊把一点点海水冻成冰块在手里一上一下抛着玩,顺带觉得今天的阳光怎么那么刺眼。

    忽然间,紫龙猛地坐了起来,眼睛睁得老大,一点都不像刚刚清醒过来的样子,他环视着海面神色严肃——“你们几个注意一点,好像有什么东西过来了!”

【TBC】

评论
热度 ( 3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