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星纱/辉紫】审判【十三】

【海皇篇】


[十三]

    一辉靠在走廊的窗户边,正对着站在高一A班的门口,手里拿着把黑色的伞,边缘一圈火焰燎天的装饰仿佛真的要燃烧起来。

    有好些女孩子偷偷看着一辉,他本来长得就帅,而且还明显比高中部的小鬼头年长,再加上是第一次来这里等人,女孩子们看他的时候那眼神金光四射,三五成群看帅哥看得无比正大光明,有人还琢磨着要不要上去找他要手机号码——当然了,凤凰座青铜圣斗士本人从来不在乎这些,他抬手看了看手表,表面上是凸起凤凰座星座标志——三点,差不多要到时间了。

    不一会儿,下课的音乐铃声响了起来,一辉原本半垂着的眼皮掀了起来,教室里传来混乱的“老师再见”,然后穿着职业装的女老师抱着教案踩着高跟鞋拐出了教室,学生们唧唧喳喳的声音几乎要掀翻屋顶,然后有脚步声一路小跑着出了教室门,在路过凤凰座青铜圣斗士的时候被人一把抓个正着,深蓝发色的青年邪气地勾起半边嘴角来:“紫龙,跑什么?”

    “啊、一辉!”紫龙穿着城户私立高中的校服,一头长发高高束了个马尾,被人抓着条件反射想抽手,只不过身材本来就纤瘦,一辉又是被星矢他们私下叫“肌肉男”的存在,紫龙自然没能把手抽出去,扭头看是到熟人才终于松了口气,“那群家伙想约我周末出去玩,我不想……快走快走!”眼角余光看到后面几个人过来,拉着一辉就跑。一辉也就由他拉着,两个人都没在这个时候用圣斗士的速度,不过腿长跑得快不用担心被追上,邪气的青年想了想,然扭头看了看后面的高中生,露出个有些凶悍的笑容来,半边虎牙尖利得像个吸血鬼。

    教学楼出口,紫龙往后看看没发现追上来的人,着才终于松了口气,随后他看看天有些嘀咕:“都一周了还在下,以前就算梅雨季节都没遇到过这样的天气……对了,谢谢你来接我。”

    “瞬让我来接你的,他说你肯定又会被人缠住。”一辉说,撑起伞示意紫龙跟上,后者小跑两步跟上去,他自己本来也是带了伞的,但既然一辉那把伞足够大他也就乐得蹭着伞一起走,反正目的地都是一样的他拎着自己的书包和年长几岁的青年讨论着今天课上的题目,并没发现对方无意将雨伞往自己这边偏了些,甚至自己的右边肩膀被打湿了也没发现。

    长发的少年因为好友的细心而滑下一滴冷汗,干笑一声:“瞬还真是……懂啊。”

    “安非特里斯说这个周末雨应该会停,”一辉忽然说,然后似笑非笑看着紫龙,“我听说你是中国江南一带的人,你不应该早就习惯这种天气了吗,怎么还是一副骨头发霉的样子?”

    紫龙眯起眼睛,他的虹膜在光线不足的时候显出一种近乎深埋地下许多年的琥珀或者铜器的颜色来:“我老家是在常州,那一带的雨就算在梅雨季节也很温柔,不打伞出去走一圈也湿不成落汤鸡,你看看现在的雨,”伸出一只手去,淅淅沥沥的雨声中他的手很快湿了个彻底,掌心汇聚起一个小小的水洼,紫龙甩甩手,“简直像天漏了一样。”

    “是吗。”一辉语焉不详地回了一句,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辉去接紫龙放学的时候是周五,第二天就是周六——周末真的停了雨。

    停雨的时候大概是半夜,早上起来的时候能看到一弯彩虹懒洋洋挂在天上,难得起晚了一点的纱织坐在床上往窗外看了半晌,然后忽然“嗷”的一声蹦下床,中气十足地大喊一声:“雨停啦!!!”天知道她在家里闷了快一周了,除了上课之外就没什么别的事情可以做,在家里泡着除了游戏和电视……好像也真的没有什么别的活动有益身心。

    她赤着脚咚咚咚跑下楼去,下楼的时候坐在扶手上一溜到底,看着不出意外在餐厅里穿着睡衣吃早餐的众人,仿佛翘着尾巴的小动物那样喊了出来:“我们去海边游泳吧!”

    头一个响应的居然是瞬,这小子看着一张文弱秀气的脸,其实也是个闲不住的人,今天好不容易停了雨,天气也相当不错,太阳久违地散发了自己的热度,随后几个年轻人也兴奋起来,还住在这里的哈罗德当然也没意见。安达里士姐弟看上去就有些犹豫了,米罗眯了眯眼睛心想自己根本就没带泳衣来,就算想去恐怕也没办法,总不好穿着内衣游泳吧?正想着呢,纱织蹦蹦跳跳过来了,然后搂住米罗的手臂,一双碧绿色的大眼睛睫毛忽闪忽闪的:“米罗姐姐你会游泳吧?我家里有多的泳衣,你要不然去挑一件?”

    这敢情好,米罗笑着点点头,扭头去看自己弟弟,发现他站在阳台的落地窗边,神色看不出什么来,问了一句你要不要一起去游泳?安非特里斯摇摇头,说你们去玩吧,我有点事情。

    听到这回答纱织难免有点失望,老实说她挺喜欢安非特里斯的,她有过不少家庭教师,很多都还是东大之类的名牌大学出来的毕业生,而这位顶着裁决者头衔的家庭教师,比其他那些人更加博学多才不说,还比其他的家庭教师都态度良好,没有摆出过对富人的鄙夷或者卑躬屈膝来——也可能他根本就没这个概念。

    男人笑了笑揉揉她的头毛,然后转身上楼去了,纱织虽然有些失望,但也很快把郁闷的心情扔到一边去,快活地带米罗到她的衣帽间去试泳衣了。

    其他男孩子们毕竟都是男孩子,回房间换好衣服之后拿着救生圈沙滩球遮阳伞躺椅保温箱甚至还有个排球网,一窝蜂的就朝海边过去了,留下哈罗德一个人戴着个潜水镜站在原地目瞪口呆了半晌,辰巳看见了,好心过去问怎么回事,哈罗德有些僵硬地问他们平时就这么活泼?管家先生呵呵笑起来摇摇头:“年轻人嘛,大概是被雨憋得有点狠了吧。”

    ——何止是“有点狠”而已?星矢虽然是日本人,但被带在希腊进行圣斗士的修行,还就在爱琴海海边;冰河是俄罗斯人,圣斗士的修炼是在西伯利亚完成的,基本上属于看见大海不要命的类型;瞬和一辉两个是东欧和北欧的混血,一辉的北欧血统更浓重些,再加上修炼的地方都是海岛,对大海再熟悉不过;紫龙呢,虽然修炼的地方并不是海边,但出身中国江南修炼又在庐山大瀑布边,成天和水雾作伴,在水边比在沙漠里更令他自在。

    到了海边之后,瞬和星矢还有冰河几个嗷的一声直接往海里跳,留下紫龙这个劳心命的去折腾他们带过来的东西,一辉看不下去,过去帮他把遮阳伞撑好,然后再把躺椅打开,听紫龙抱着保温箱碎碎念着说最好别喝冰的东西喝了会得肠炎,他觉得挺有趣的,于是插嘴道:“你可别他们几个当孩子宠。”

    紫龙好像没反应过来,摇摇头:“他们可不就是孩子么。”一辉听着就是一愣。

    哈罗德这个时候才过来,浅层潜水东西带了一两件,看着在水里打着排球游着泳还吱哇乱叫的三人,又看看在岸上倒腾东西的两个,想了想还是决定过去帮忙,毕竟自己年纪比较大嘛。紫龙看上去很感激,一辉则不冷不热地对着哈罗德点点头,哈罗德倒也不在意,他在这里住了有差不多小半月,对这几个人的性格多少有些了解,一辉属于墙角常驻人口,不爱说话不合群,爱一个人呆着,除非过去找他的是瞬或者紫龙,要不然他宁可自己一个人。

    收拾着那些东西,哈罗德跟紫龙搭话:“你们几个是一起长大的?和纱织关系挺不错啊。”

    紫龙笑起来:“算也不算,我们小时候在一起待过一段时间,后来各自分开了,我听说星矢小时候确实见过纱织小姐,但几乎和我们同时分开然后离开了日本,我们是上了高中才到日本来念书的,回来碰头之前我听瞬说一辉本来考上了奥斯陆那边的大学,不过现在也回来念书了,是不是一辉?”

    折腾躺椅的一辉用鼻音“嗯”了一声。

    这五个年轻人里面最好说话的其实并不是紫龙而是冰河,他的高冷外表也就真的只是外表高冷而已,不过在问事情的时候,相比起其他人紫龙是个最好不过的对象。哈罗德不久前知道了这些,于是带着些试探地开口问紫龙:“那个,紫龙君,你知道关于米罗的事情吗?”说话的时候耳根子发红。

    恋爱中的人果然……不可理喻,紫龙心里这么想着,诚实地摇摇头:“我跟米罗姐不熟,应该说我们都不太熟,她是我们偶然认识的朋友,因为……呃,和纱织小姐非常投缘,所以才邀请她来这里玩玩,她和安非特里斯先生都已经工作了……我记得安达里士家族应该挺有名的?他们两个是这个家族的人。”

    安达里士家族……哈罗德抓抓头发,这个姓氏好像在哪里听过,似乎是爷爷曾经说过,但现在让他想也一时想不起来,大不了回去再问问。

    这边三个人各自折腾着手里的沙滩用具撑好遮阳伞什么的,而另外三个年纪小点的人在水里玩得正high,冰河在远点又稍微深一点的地方摸珊瑚,而正在和星矢玩球的瞬忽然停下了马上就要拍击到球的动作,然后把沙滩球一扔,两只手凑在嘴边做成个喇叭的形状,嚎了一嗓子:“米罗姐!纱织小姐!泳衣的款式不错啊~”

    其他人都应声抬头,而其中两个人在看清楚过来的两个姑娘之后,第一反应就是……鼻腔开始止不住地发起热来。

【TBC】

评论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