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星纱/辉紫】审判【十一】

圣诞节要到了,虽然没有福利,但是会双份更新掉落。

下次掉落时间大概在周三OR周四。

嗯,就算没人喜欢我也会继续写的,毕竟二十一年的感情呢,圣斗士。




[十一]

    气氛诡异,这是第二次了。

    纱织傻乎乎地看着不知道怎么相顾无言的两个人,在她心里安非特里斯是个好脾气的哥哥……也许是叔叔,而这个才认识没多久的朱利安脾气也不错,这两人怎么一副见了仇人的样子?

    茶几两头的单人沙发,朱利安坐了一把,安非特里斯坐了一把,两人隔着长长一张茶几对视,其他人则迫于某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压力,在正对着投影电视的长沙发上坐了一溜,也不说话就这么坐着,其他人有点面面相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乖乖坐下——他们不知道,米罗可清楚得不行,当年在准黄金修行的喀戎之域,偶然也会有有嘴贱不长眼的家伙比如迪斯马斯克那家伙,因为自己和弟弟的小个子而嘴里跑火车踩到痛脚的时候,自家弟弟也是现在这样的架势,也不知道是哪来的这种架势,能活活看到人心虚为止。

    她伸手卷了卷自己额前那一缕有些不听话的长发,微微弯起了嘴角,所以现在的情况是……自己这个平时其实没什么真正情绪波动的弟弟,怒了!

    哎呀,能把自己那个目睹了撒加怎么杀死教皇然后穿上那一身行头都面不改色径直走进教皇厅汇报任务的弟弟惹火,这个叫朱利安·索罗的小子,看上去还挺有本事的嘛!她想着,抬手揉了揉自己的脖颈,嘶,早上和安非打high了没想着收敛,一不小心用了猩红毒针,那小子不愧是“裁决者”,对着自家姐姐也不手下留情,居然用了“审判式”……早晚用心宿二扎哭他!

    正这么想着,脖子上忽然多出了一只手,温温热热的轻重也舒服,然后不偏不斜正摁在她肌肉酸痛的地方,力道拿捏得刚刚好,舒服得米罗差点喵一声,紫色眼睛一斜看到哈罗德格外俊美的侧脸,还带着些孩子气,似乎是感受到了米罗的目光,他转过头来冲着米罗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长相端正又帅到没天理就算了,关键是笑得还……有点傻。

    要死了这小子,怎么这么可爱?!

    正好坐在米罗身边的瞬沉默地看了哈罗德给人揉脖子半晌后一脸不忍直视地回过头去,然后看到紫龙的长发不知道怎么缠上一辉的衣服拉链引来一阵手忙脚乱,他嘴角一抽——没救了。

    “真巧,朱利安,”另一边,安非特里斯似乎连声音都变得奇怪了起来,相比起平时的声音而言他现在的声音实在是柔和得过了头,但从表情来看就知道他绝对心情不好,隐隐约约的小宇宙浮现在他身体周围,连一头银色的长发都在无风自动地飘动起来,“我照顾了你多少年了,真没想到你居然会是小丫头的婚约者……我亲爱的朱利安,你真的配得上她吗?”

    五个青铜圣斗士包括一辉在内都摆出了一脸惊愕的表情——安非特里斯先生,说话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刻薄了?!米罗则微微皱起眉来:安非照顾过这个孩子?为什么从没听他说起过?

    但朱利安看上去并没有因为这句话而生气,或者说他根本没有生气的勇气,钴蓝发色的少年低着头,好像不太敢看着茶几对面的银发男人,似乎刚才那一声“老师”已经花掉了他所有的勇气。米罗觉得自己的八卦之心忽然燃了起来,虽然不像卡妙那样因为冻气而向来缺少感情,然而安非特里斯确实是很少有什么感情波动,比较多的是永远都是那种过于淡定的表情,看不出来到底是微笑还是别的什么表情,不得不说……他现在的情况实在是太有趣了,米罗闷笑着扭头过去,然后发现坐在自己另一边的瞬,和自己表情差不多,这小子向来懂得很——

    感觉有可以好戏看,米罗微微眯起眼睛,别的不说,光看着安非特里斯变脸对她就是个很大的娱乐——哈罗德捏到了脖子中央那一块小小的凹陷处,于是米罗真的“喵”出来了。

    “老师……”朱利安在沉默半晌后终于抬起头来,纯蓝色的眼睛带着各种复杂的情绪,一瞬间复杂到别人根本看不明白,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站起来深深鞠了个躬,“对不起老师!我真的……我也不知道我那个时候在想什么!我感觉……我感觉那个时候……”朱利安顿了顿,脸上浮现出近乎惊恐的神色,“我像是被人控制了……”

    然后安非特里斯表情瞬间就变了,夹杂着厌恶和同情,两种全然不同的感情出现在他的脸上,然后他站了起来,绕过茶几走到朱利安身边,弯下腰去捏着少年的下巴让对方抬起头来看着自己,冰化后珍珠白的虹膜对上朱利安纯蓝色的眼睛,一字一顿地开口道:“朱利安·索罗,你再说一遍,什么感觉?”

    从未有过的压迫力席卷了整个客厅,看不出颜色的小宇宙仿佛漩涡一般疯狂从安非特里斯脚下蔓延开去,装着茶汁的瓷杯、盛满饼干的托盘、存放饮品的茶壶在那一瞬间全部颤抖起来,米罗忽然觉得汗毛倒竖,也许是姐弟连心,又或者是别的原因,她在安非特里斯的表情里看出了震惊和暴怒,甚至还有想要毁灭什么的凶狠——他这是怎么了?!她想着,站起身来,来不及关注其他人会不会被惊到也来不及在意那个新来这里的客人会不会被吓到,带着与她发色相同色泽的金黄小宇宙同样蔓延了整个客厅,两股小宇宙相互碰撞,然后忽然消失于无。

    安非特里斯看了看抱着双臂看向自己的姐姐,她纤细的眉毛正微微蹙着,紫色的眼珠泛着光,那是发动了小宇宙的特征,再扭头看看其他人,都是一副格外惊恐的样子。

    他忽然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于是松开手,转身大步离去。


    “到底怎么了,嗯?”米罗在海边找到了自家弟弟,对方坐在沙滩上发愣,“什么情况?之前对哈罗德是这样,现在对这孩子也这样,你最近命犯小鬼?可那帮青铜和你关系不错啊。”

    “他们不一样,那五个青铜,不管哪一个都和朱利安那小子不一样,”安非特里斯难得的有些烦躁,然后抬起头来,“倒是你,最近滋润得很,怎么,好久不到的爱情终于来敲门了?之前到底是谁告诉我说绝对不会被这样的小子追到手的?哈罗德的年龄可比卡妙修罗都要小。”

    米罗浑然不在意这调侃,然后在安非特里斯身边坐下,头往他肩上一靠:“那又怎样,我单身到32岁,早就做好了单身一辈子的准备,现在有个小孩儿说他喜欢我,我怎么好意思拒绝,”然后她纤细的眉毛再次微微皱在一起,声音放得轻柔不少,“你呢,又是怎么回事,那孩子是欠你钱了还是挡你路了你对他这么凶?还有,我都不知道你居然照顾过他?”

    大概是米罗的神情实在太明显,当弟弟的啧了一声之后还是回答了她:“差不多是十一二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这孩子家里遭了很大变故,有人想杀他,被我救下来了,你也知道我们两个小时候那些人说过的话,我没法放着他不管,”他尽量放柔了声音,然而米罗还是能清楚地听到安非特里斯说话时的咬牙切齿,“撒加杀死史昂老师之后我就经常不在圣域,更多的时候实在索罗公馆,我教他作为一个继承人应该知道的所有事情,当然,他是个好孩子,即使他做了……那样的事,”他在微妙的地方停顿了一下,“前提是,我没有闻到波塞冬灵魂的味道,而他没有和神话时代的那个波塞冬长得一模一样的话。”

    红发女人一双紫色的眼睛瞪大了,作为一个合格的黄金圣斗士,她当然不会不知道“波塞冬”这个名字到底是什么意思,联想一下那个名叫朱利安的少年干净秀气的面孔,她实在不能把他与传说中那个掌管着地震、海洋和马匹的狂暴神灵联系起来,但更令她在意的是——“你怎么会分辨得出波塞冬灵魂的味道,又怎么会知道波塞冬真实的长相?”

    安非特里斯扭头看着因为惊讶而坐直了身体的姐姐,实在忍不住叹了口气:“说真的姐,面对哈罗德的时候,你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什么意思?”米罗疑惑地看着安非特里斯,没能理解他为什么把话题忽然扯到了自己新晋的小男朋友身上,“哈罗德有什么问题吗?”还能有什么感觉,感觉那小子在面对自己的时候画风简直像个蠢萌这个问题吗?波塞冬灵魂的味道还有长相……她这个时候脑子忽然猛地转了一圈,然后失声惊叫起来,“等等,你的意思是,朱利安有可能和小女神是相同的的——?”

    她的弟弟对她笑了笑,没说话,然而那神情分明就写着“是的”,于是米罗少见地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围着安非特里斯转了好几圈,然后才蹲下来看着对方的眼睛。米罗还记得二十年前这双眼睛是和自己一模一样的颜色,无机质得仿佛紫晶石精心雕刻的大作,而为了救自己,安非特里斯的眼睛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虹膜上的一层冰,大概会随着他的余生而永远存在下去。

    米罗伸手,拍拍弟弟的头:“如果你不想说,我不会硬要你告诉我,我只想知道你那几年不在圣域的时候过得如何,”她说,随后微笑起来,“保留一点小秘密无伤大雅,只是别总是硬撑着,偶尔也跟我撒撒娇吧,我已经很久没有看过你示弱的样子了……自从你当上‘裁决者’那一年开始,我知道你长大了,可你还是我的弟弟啊。”

    对着那双熟悉的眼睛半晌,安非特里斯不甚明显地点点头,然后笑了笑:“我会的,不过你得把哈罗德拴好,我可不知道他看到我跟你撒娇的时候会不会咬我。”


【TBC】

评论
热度 ( 44 )
  1. 陌上花开_丹心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转载了此文字
  2. 青冥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转载了此文字
    马马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