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星纱/辉紫】审判【十】

来的人是朱利安·索罗哦。

所谓的“御三家”是指哈迪斯、波塞冬、宙斯,这个文里相应也会有CP,虽然宙斯可能是全程挂机的状态……也不算,反正极乐净土要一起出场。

小猪的CP嘛,安非,没说的了。

一张纯良脸,只不过做了挺过分的事情╮(╯_╰)╭

CP叫朱安?

怕虐的小伙伴们【如果有的话】可以放心,安非的本人是磁铁体质,导致刀子全捅他身上了

哈米辉紫星沙一如既往地超安定

老样子求留言,顺便,圣诞节当天加更




[十]

    城户宅专门接待客人的客厅。

    负责招待客人的是辰巳德丸,这位在城户家工作了好几十年的管家先生十分专业,虽然在面对被自己视若孙女的长大的城户纱织的时候会有些傻长辈的通病,但大多数时候都还是精明能干的,不然也不能成为城户光政最信任的人,甚至连纱织的秘密都这么放心地交给他,他看着眼前这个在沙发上坐得端端正正的少年,在心里思考这到底是老爷哪位世交家的孩子。

    这个少年长得一副会让人心生好感的外表,看上去家教极好,坐在沙发上时规矩得连背脊挺得笔直,钴蓝色的长发微微有些卷,眉清目秀五官端正,是属于欧洲人的深邃,一双纯蓝色的眼睛像大海的海面一样深邃,先前和辰巳交流的时候也有些外国人说日语的毛病,但并不是不好接近的那种,总之属于那种让年纪大点的人一看就很希望这是自家小孩的人。

    但辰巳对他保留意见,这孩子未免太过直率,一上来就说希望见见城户沙织,但当辰巳问他的时候他又爽快地表示自己其实并不认识城户纱织,会来这里完全是因为家里的长辈。老爷有哪位世交的孩子大概有这么大年纪了吗?辰巳在脑子里过滤了一下城户光政以前的朋友,没能思考出什么结果来——毕竟么,他家老爷实在是世交太多。

    纱织很快过来了,穿着蒙外人专用的那件粉蓝色淑女裙,在少年对面的沙发上坐下,她到底是个大小姐,教养是一等一的好:“您好,我是城户纱织,听说您想见我?”

    “突然拜访实在是失礼,城户小姐,”那个少年看上去有点像是军人出身,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在任何时候坐得像在参加婚礼,“我来找您是因为十几年前的……呃,一个约定,想必您应该是不会喜欢跟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人有婚约对吧?”纱织皱起了眉头,当然并非是对面前这个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不满,“正好,我也不喜欢,这就是我来到这里的原因。”

    虽然纱织可能在平时看上去比较软,但城户光政并没有把她培养成柔弱不堪的小公主,她身后那庞大的势力就是她未来的王国,这样的女孩子就算真的是兔子也是会咬人的兔子。她坐直了身体,看着眼前温和秀气的少年,一股气势无声无息从她身上蔓延开:“多谢你来告诉我,我也不想忽然被跳出来的人说我和别人有婚约,请问您的姓名?”

    “朱利安·索罗,希腊索罗家的继承人,”那个少年站起来,行了个欧洲上流社会流行的绅士礼,然后露出个孩子气的微笑来,“城户小姐果然像传闻的一样,有您爷爷当年的气势。”

    鸢尾紫发的少女抿唇一笑,辰巳弯下腰来给纱织提示:“索罗家族号称‘船王’,掌握着接近80%的海运路线,如果这位小少爷是真的,那也是个可怜人,他甚至连监护人都没有。”纱织微微抽了口气,看着眼前眉眼弯弯的少年,觉得他和自己挺像,于是开口邀请,“叫我纱织就行了,索罗先生千里迢迢过来也辛苦了,不如在我家休息几天再说吧。”

    朱利安·索罗有些惊讶地看着沙织,没能从这个女孩眼中看出什么恶意来,于是点点头:“那就打扰城户……纱织小姐了,”然后他微微一笑,“叫我朱利安吧,礼尚往来么。”


    两个孩子年龄相近,又因为莫名其妙的婚约拉拢了关系,朱利安拿出一张取消婚约的证书,上面还有像模像样的一个章,然后纱织也拿着自己的印章盖在了上面,然后很快便混熟了。闲聊的时候纱织发现辰巳说的没错,朱利安确实可怜,他家大业大,父亲英俊母亲美丽,怎么看都是个和美幸福的家庭,然而五岁的时候一场车祸,活下来的只有他自己,然后便迎来了噩梦。

    她觉得这个只比自己大一岁的同龄人可比自己辛苦多了,一下子同情心又出来了,想想星矢他们,于是跟朱利安说自己有些朋友可以介绍给他认识,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嘛!

    纱织带着朱利安往客厅过去,这里基本上已经成了个小小的聚会场所,反正平时城户家也没什么人,大家凑一起聊聊天看看书也是图个热闹。冰河坐在吧台边和游戏机难舍难分,星矢不知道在和瞬碎碎念着什么,瞬一副马上就要前往极乐往生的不耐烦脸,一辉正在看今天的报纸,紫龙把头靠在一辉肩上,戴着眼镜在看赫尔曼·梅尔维尔原文版的《白鲸记》。至于哈罗德和米罗这两人正坐在沙发上,中间摆了一副棋盘,米罗单手撑着头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而哈罗德则有点苦笑连连,再看黑白格子的棋盘,他的黑子已经开始显出败势了。

    城户家的装修是相当偏生活化的,外表看上去一座城似的高大冷漠,进来了就有种令人发自内心喜欢的感觉,朱利安也不例外,他打量着这间宽大却不会让人觉得空荡的客厅,赞叹道:“这房子应该是纱织小姐的爷爷主持设计的吧?总觉得城户光政老先生和传闻里不是很相似,不过对你来说应该是个很好的爷爷……对吧?”

    小姑娘露出一个幸福又混杂着怀念的微笑来:“啊,怎么说呢,虽然很多人都觉得他是个铁血冷漠的商人,但是对我来说他确实是个非常棒的爷爷……活动中断一下!”鸢尾发色的小姑娘叫了一声,然后客厅里的人动作集体停下,然后她忽然“咦”了一声,“米罗姐姐?哈罗德叔叔怎么在和你下棋?之前不是在和安非哥哥下棋的嘛?”

    米罗靠在沙发上神色慵懒,手里拿着哈罗德被吃掉的一颗黑子上下抛着玩:“那小子下到一半让我过来替他,他自己说打了一早上身上全是汗,上去洗澡了……差不多该下来了吧。”

    这边朱利安站在纱织身后正有些好奇地东看西看,忽然感到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视线,顺着视线的来源看过去,沙发上坐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身边还有个整个躺在沙发上的绿发少年,那个盯着自己看的少年是棕色头发和红色眼睛,视线里明显带着点威胁的意思,就算朱利安脾气再好也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他盯着我干什么?但不多时他就知道了对方的意思,自己站在纱织后面,纱织可是个漂亮姑娘,大概这人对这位漂亮的小小姐有意思,又怕自己是他的情敌所以才用这种目光看着自己——想到这里,他指指纱织又指指自己,然后带着微笑摆摆双手。

    星矢只是脑子一根筋,他其实并不笨,理解了那人的意思之后也松了口气,不小心围观全程的瞬一边躺尸装死一边在心里琢磨,星矢的心思除了他自己和纱织不清楚之外还有谁不知道?

    纱织这会儿给人相互介绍一下,这位是索罗家的继承人啦这几位是我的朋友啦分别是谁谁谁这位是我叔叔也是海恩斯坦家族的继承人啦这位姐姐是他的女朋友然后还有个人在上面洗澡没下来……之而之类的,朱利安和他们一一自我介绍过,最后哭笑不得地发现自己家和海恩斯坦家也算是世交,按照辈分,他还得叫哈罗德一声“大哥”。

    大家年龄都差不多,米罗又是个惯常能和小孩子打成一片的人,佣人过来一人泡了杯红茶,一群年轻人聊得还挺开心。说到朱利安过来这里的原因,他好脾气地解释说是因为想要取消以前的被家里大人糊里糊涂定下来的一个婚约才过来的,自己真的对纱织小姐一点肖想的意思都没有。说到这里的时候,一群人发出“哦~”的声音,整齐划一地扭头去看那边听得挺认真的天马座圣斗士,紫龙半张脸被遮在精装的《白鲸记》后面笑得整个人都在发抖,抖到一辉都没法接着看报纸,只能跟着一群人去看星矢,罕见也带了点笑意在眼睛里。

    星矢在所有人看过来的时候还没什么反应,直到后来对上纱织一双碧绿色的眼睛时才忽然反应过来,随后整个人红成了蒸笼里的一只螃蟹。

    朱利安坐在一个单人沙发上觉得有趣,这时候他听到了阶梯上传来的脚步声,大概是那个上去洗澡的人下来了,出于本能地他抬起头向上看去,然后整个人仿佛被雷劈了一样僵在原地——从楼梯上走下来的男人身后披散着一头银色的长发,那头长发还湿漉漉地滴着水珠,皮肤是南欧人常有的带着点咖啡色的白皙,上半身什么都没穿,下半身穿了一条低腰的长裤,水珠划过皮肤消失在布料下面,晕开一层深色的水渍,而露在外面的手臂和腰腹肌肉线条利落而优雅,像极了一头蛰伏的猛兽,脖子上搭着一条白色的毛巾,显然是用来擦头发的。

    钴蓝色长发的少年耳朵脸上还保持着那种令人舒心的温和笑容,冷不丁觉得头皮一炸,那一瞬间身体反应快过大脑,他猛地站起身来,吓了众人一跳,顺着他的目光看上去发现那个去洗澡的人现在洗完了下来,一身荷尔蒙爆表的样子,刚想揶揄两句,然后听到那个邻家男孩一样温和的少年仿佛不服气一般叫了一声——“老师!”

    最惊讶的是米罗,她和安非特里斯在没有战斗的时候几乎算得上是形影不离,除了弟弟离开圣域的时候,但他离开圣域之后就几乎是个只有拳脚厉害的普通人,为什么这个少年会称呼他为“老师”,难道是圣斗士候补?退一步说,就算这小子真的是是圣斗士候补,但裁决者也是没有资格指导学徒的,安非特里斯不会主动违反圣域的规则,那他们到底是?

    安非特里斯脚步一顿,眼睛往下扫视一圈,最后停留在钴蓝发色的少年身上,脸上因为洗澡而产生的放松感很快消失不见,哪怕没有小宇宙的哈罗德都忽然打了个寒战觉得后背发冷,然后他们看到那个总是对人客客气气的银发男人面无表情地居高临下,一只手轻轻搭在楼梯扶手上,点点头,冷着声音开了口。

    “朱利安。”


评论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