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食之契约养肝中。
F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食契:鸡尾酒X男御【猫形态】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星纱/辉紫】审判【九】

星纱的纯爱光芒真的快把我的怪蜀黍之心刷没了。

话说到底是星纱还是星沙?

猜猜后面要来的是谁,猜对了下次更两章,熟人不准猜猜对了也不更。

顺便求个留言?



[九]

    哈罗德睁开了眼睛,看到的是头顶上铁灰色的墙纸,这才恍惚回忆起自己并不是在自己家,他迷茫了大概十来秒的时间,然后在清醒的一瞬间从脖子红到耳根——

    天啊我我我我我我昨天居然跟米罗小姐告白了她还没有拒绝我?!

    掀开被子坐起来,哈罗德长长出了口气,就算不用照镜子他也能知道自己现在一张脸红成了什么样子,洗手间里,黑发青年将一捧冷水浇在脸上,然后抬起头来看着镜子里和自己有着同一张脸、脸色通红的人,一双颜色美得诡异的冰绿色眼睛里还带着点休息不足而产生的血丝,然后他把脸埋进了浸着水的毛巾里,在心里默默对自己说,哈罗德,你这样不行啊。

    等他把自己收拾利索之后就往大家平时没事凑一起的客厅走去,却没在那里找到人,倒是有个城户家的佣人过来告诉他说大小姐和她的朋友们都在练武场那边,您要是想找人可以过去。

    城户家是经商传家的,“练武场”这种地方当然是不可能有的,这还是纱织从圣域回来之后和辰巳商量着建的,毕竟这些青铜圣斗士已经结束了他们的修行,甚至连学籍都转到了日本,以后要在这边住下来,总不能让这些战士们随便找个地方练练拳脚吧?城户宅修建在一块坚固的山岩上,于是纱织请人就在那块山岩里面打洞,生生挖出一个类似古罗马竞技场的地方,而在这里住下不久的天蝎姐弟听说这事之后来了劲,把当年在圣域学习的东西用在这了这座竞技场上,各种禁制和保护措施安非特里斯算是个中好手,硬把这里搞成了个小型圣域。

    这个工程哈罗德并不清楚,但他和纱织感情好对城户宅也熟悉,小时候甚至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佣人指了地方他就知道在哪里,于是一路往海边的方向过去,然后果不其然在临海的岩壁上发现一个山洞,长长的阶梯一直延伸到看不见的地方,墙壁上也不是灯而是火把,看上去颇有些古朴的味道。

    自家小侄女绝对是为了那几个小子修的这个地方,不过那几个小子确实相当出色,对了,她之前不是说喜欢上某个人么,那个认识谁来着……哈罗德笑着摇摇头,沿着阶梯盘旋而下,阶梯尽头又是一扇门,白色的石门山雕刻着黄道十二宫各自的标记,虚掩着,他没花多大力气就推开了石门,然后在看到眼前的一切时,短时间地失去了语言能力。

    一个巨大的空洞周围伫立着熊熊燃烧的火盆,空气里没闻到燃烧后的刺鼻气体,想来通风不错,雅典风格的廊柱零散地站立在这个空间之中,上面有看不清的金色纹路闪着光,这些廊柱仿佛形成了一个空间,纱织、星矢等青铜圣斗士站在一边,气氛诡异到连一辉这个脸上很少有表情的人都一脸兴奋。他们看的自然是在这个空洞的正中间,那里有两个人正打得欢快,一个红发一个银发,一个浑身燃烧着金中带红色的金色小宇宙,另一个小宇宙的颜色则说不太清楚究竟是什么颜色,然而与黄金的小宇宙一样强大。

    这两个人正是米罗和安非特里斯,黄金圣斗士除了沙加那个得道高僧之外其实没几个是闲得住的,虽然安非特里斯并不是黄金圣斗士,但都属于一段时间不动手就浑身痒的家伙。他们姐弟两人会对这个小型竞技场这么热衷的其中一个原因就是想修好了之后蹭蹭地方过过瘾,以他们两个的实力而言和青铜过招只能算欺负,说得好听了叫指导,而现在能跟自己打起来的只有血脉相连的另一个人,这对平时关系好得很的姐弟原本真的只是在切磋手脚功夫,然而切磋着切磋着,这两人就真的动起手来了。

    米罗指尖猩红的指甲险险擦过安非特里斯的脸,而安非特里斯那只晕着一团荧光的手则擦着米罗的肩膀过去,两双颜色各异轮廓却一模一样的眼睛对视片刻,各自嘿笑一声后同时后撤,到底是女性身形灵活,米罗比弟弟先稳住了身子,金色的小宇宙猛然爆开,指尖上一团血红的光直指安非特里斯:“安非接招——‘猩红毒针’!”安非特里斯连眉毛也不挑,抬手来——果然招数起手式的动作和米罗几乎一模一样——五指伸开,包裹着他手掌的荧光颜色忽然由浅转深:“不用安达里士还想扎到我?——‘裁决式·审判’!”

    站在这边看了半天也没人发现哈罗德来了,不过他自己也不在意这个,他也不知道黄金圣斗士那惊人的速度,就呆呆睁大眼睛张着嘴看着那边打成一团的两个人——确地的说是看着米罗——挪不开视线,她红色的短发因为兴奋而被汗水浸湿,仿佛紫晶雕刻而成的眼睛也因为战斗而闪闪发亮,高挑纤细的身材蕴含着令人惊愕的爆发力,举手投足间是无可匹敌的强大气势,手臂上肌肉因为发力而绷起的线条令人无法不将视线放在她的身上,不管是闪躲还是攻击的姿势都流露出野兽一般危险却又令人沉迷的感觉来,仿佛某种美丽而又格外阴毒的植物。

    大概有些人就是这样,你没法准确地用什么形容词定义他们,他们已经挣脱了任何施加在身上的符号,蜕变成为单纯属于“自己”的存在。

    几个青铜兴奋得眼睛闪闪发亮,因为等级的压迫力,他们不自觉地燃烧起小宇宙作为对抗,但谁也没打算离开,这里没有燃起小宇宙的只有纱织和哈罗德两个人,但好像都并不难受。

    招式的碰撞后他们又打了将近一个小时,每一招都引起巨大的震动,却全部在碰触到那些白色廊柱的时候消失殆尽,两个人总算是没再继续打下去,各自落在地上,眼睛虹膜因为燃烧小宇宙而产生的光芒慢慢暗淡下去,姐弟两并肩走过来的时候,众人忽然发现安非特里斯在燃烧小宇宙的时候眼睛虹膜的颜色和米罗一模一样,褪去之后才慢慢变成了珍珠白。

    “见笑了,”安非特里斯恢复了之前的样子,一眼瞄到哈罗德,然后朝米罗抬抬下巴,“喏,你小男朋友过来了,担心你呢。”然后就自顾自应付其他几个年轻人去了。

    米罗抓抓头,有些疑惑地感觉自家弟弟现在怎么有点胳膊肘往外拐,扭头看到昨天红着脸给自己告白的青年一脸呆滞,忍不住勾起嘴角,走过去,伸手摸摸哈罗德比自己高了那么一些的青年,头发手感不错,摸上去也很顺,笑道:“发什么呆呢,舌头让猫叼走了还是下巴骨找不到了?”

    哈罗德这才发现自己的表情有多二,尴尬地整了整表情,看了看安非特里斯又看了看米罗,虽然看上去已经恢复了淡定,但其实是在强行忍着好奇心:“米罗小姐……是人类吧?”

    红发的女人“哈”了一声,带着点邪气的眼睛望向哈罗德,殷红的舌尖舔舔唇:“我要是说我不是人类呢?我如果告诉你我是吸血鬼……知道纱织和你的关系之后专门来找你麻烦呢?”

    哈罗德眨眨那双冰绿色的眼睛,罕见地,有点傻地笑了笑:“我听说吸血鬼有恋人之后只能喝恋人的血?那你就别去喝别人的血……别把我抽干就行了。”

    ……怎么觉得画风不一样了?米罗默,觉得这小子怎么忽然有点想以前一个熟人,那货就是只大型犬。

    那边几个青铜围着安非特里斯叽叽喳喳,圣斗士的课程里当然有语言课,他们对大多数语言都没有障碍,安非特里斯之前冲口而出的那一声“审判”实在是让他们觉得新鲜,再加上也没人看过他出手,实在好奇,大家的技能都挺好听的,什么天马流星钻石星辰星云锁链庐山升龙凤翼天翔,还没见过用既有词语做技能名称的人,而且……这好像是法庭上的用语吧?

    安非特里斯在内心翻了个白眼,哈罗德推门他就觉察到了,要不是因为不想让这几个小家伙去闹姐姐他也不会用技能引起他们的注意,这下倒是挺顺利的,米罗那边和哈罗德不知道在说什么,捂着嘴笑得肩膀都在抖,而自己这边……他叹了口气:“我是‘裁决者’啊,所有的招式技能自然都和这个有关,不过紫龙应该听童虎老师说过,我的大招和姐姐都从来没用过。”

    其他青铜于是扭头去看紫龙,紫龙眨眨眼:“这个……我确实听老师说过,安非先生的最终技能和米罗前辈的‘安达里士’一样是出手就死人的技能,所以没人见过,当初有人怀疑过他们身为黄金圣斗士和裁决者的资格,不过在能逼出最后一招之前……”虽然紫龙没把剩下的话说出来,不过后果应该谁都知道——不就是被揍得连自家妈都不认识了么……

    不愧是姐弟。

    头一回真正观看这个级别的战斗,纱织两只手握在胸口眼睛亮晶晶:“好厉害……这就是黄金圣斗士级别的力量吗……”咦,不对,安非特里斯先生不是黄金圣斗士吧,小姑娘花痴到一半愣住,站在她附近的星矢见状,上来拍拍她的肩表示别在意,有事情我给你扛着,我怎么说也是雅典娜的圣斗士么!

    纱织思考一阵最后还是觉得星矢比较靠得住,于是Kirakira着大眼睛看星矢去了,直接把本来就对她有好感的纯情小少年看得脸皮一红,然后纱织才反应过来自己在干嘛,跟着红了脸。

    对这两个早就互相有好感的孩子众人早就见惯不怪了,瞬和安非特里斯这种心思比较多的还忍不住扭头去看看自家哥哥或者姐姐,心说自家这位什么时候才能开窍,时间也不算早了,于是便一起离开了这个地方,然而在出口处,一个穿着制服的佣人正站在那里,看到纱织赶紧迎了上来。

    “怎么了?”纱织好奇地问。

    “大小姐,”那个佣人行了一礼,然后回答,“家里来客人了,说要见您。”

【TBC】

评论 ( 6 )
热度 ( 42 )
  1. 青冥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转载了此文字
    欢快的先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