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星纱/辉紫】审判【八】

对米罗这种女人,打直球才是王道,细水长流什么的,等她和别人进教堂了你就后悔去吧

对我说的就是修罗和卡妙

安非和瞬迷之关系好

哈罗德表白速度:光速。




[八]

    米罗向来心高气傲,就是当年年纪差不多的准黄金们一起在喀戎之域为了拥有匹配圣衣的力量而训练时她也一直如此,因此能被她称赞一句“很好”的人,那绝对真的“很好”了。

    不得不说,紫龙绝对当得起米罗这一句“很好”,要不然当年已经隐退到庐山老家的天秤座童虎也不会主动要求带这个看上去没什么特别之处的小小青铜了,修罗开始教他圣剑大概是在下午一点半左右,而临到下午六点半左右修罗要离开的时候,紫龙已经把圣剑学得七七八八了,他再怎么心智成熟也是个年轻人,带着点恋恋不舍地问修罗明天什么时候再来。

    摩羯座黄金圣斗士闻言笑起来:“明天?明天我不会来了。”

    “为什么?”不止紫龙,连米罗和安非特里斯都很惊讶,这家伙今天下午过来打了个酱油然后就不打算来了?当然了相比起另外两人,紫龙更担心的是自己是不是做错什么惹火修罗了。

    修罗摆摆手:“你们亚洲人就是喜欢乱想,”他看着紫龙,“我明天不会来确实和你有关系,不过并不是因为生气或者觉得没好处,我只是有点感慨——或者说,觉得你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吧。”紫龙有些迷茫地看着他,米罗却恍然大悟地“啊”了一声,走上前去,拍拍局促不安的黑发少年,低声道:“修罗没生你的气,他的意思是……他没什么要教你的了。”

    “嘿,还是你最了解我,”修罗怪笑一声,然后看着紫龙,“天龙座的小子,你是我见过除了安非那小子之外最有天赋的年轻人,你对得起米罗的称赞,我没什么要教你的了,我能教你的只有招式,这些东西就是当初的我也学了很久。然而要真的把你的手锻成传说中的圣剑,只有你自己能做到,圣剑出鞘的时间我没法给你个保证,但艾斯卡利巴绝不会让它的主人失望。”

    纱织想留修罗吃晚饭,但对方摇了摇头笑起来,连说自己要去白羊宫蹭穆今年才拿过来的碧螺春,就不打扰女神了,于是小姑娘只能失望地看着修罗冲米罗飞了个吻,然后消失不见。

    城户家的大客厅里,因为要到吃晚饭的时候家里又不缺佣人,所以一群人都闲着,纱织大概在辅导星矢的作业,瞬目不转睛看着IPAD上的恐怖片,冰河手里一个游戏机玩得飞起,天蝎座姐弟二人在讨论着什么重要的事,哈罗德气场阴森表情凝重。紫龙兀自因为今天的收获兴奋着,在宽大的客厅里看过一圈之后,当机立断去找站一个人站在屋子角落的一辉:“一辉一辉!”

    一辉正纠结着呢,下午自家兄弟的话搅得他有点心烦意乱,一会儿觉得紫龙怎么样应该不管自己的事,一会儿又觉得那个镀金的是不是在趁机揩油,一抬头看着紫龙笑得一脸春风地跑过来,眼睛亮得吓人,简直像是要烧起来——哪里像条龙,这不就是只猫么,还是过来撒娇的猫,不就是为了炫耀一下下午的收获——连一辉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脸上现在的神色有多温和。

    哈罗德还在装深沉,身边沙发忽然往下猛地陷了下去,他被吓了一跳,转过头去正好对上米罗一双紫晶石般的眼睛,被那头略带着些酒红色的血红短发一衬,这双眼睛硬是有种行人无法直视锋利和妖艳。青年觉得有点难以呼吸,不自觉低下头去,然后他感到一只属于女性的手落在他的头上,轻轻揉了揉:“你怎么回事,哈罗德?今天下午你的心情一直不好的样子。”

    这问题问得太好,好到哈罗德根本没法回答,为什么,因为他自己也不知道!

    哈罗德·海恩斯坦,德国海恩斯坦家最小的少爷,也是海恩斯坦家真正的继承人,他今年已经19岁了,皮相好出身好性格也不错,身边的女人不管抱着什么目的,向来流水一样往上凑,但他从没喜欢过任何一个更没碰过任何一个,这次来到日本自己当做妹妹看待的小姑娘家,偶然遇到了这么个野兽似的不拘小节的女人,他有些怀疑,米罗真的是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女人?

    美丽却不是爬山虎一样的柔弱无骨,更像是热带雨林里那些将高大树木慢慢缠死的绞杀植物;豪爽却心思细到能看出自己这个认识没多久的人心情不好,甚至还主动承担起了类似保护者的角色;明明有着所有引人着迷的能力,然而跟所有人都像朋友一样相处,今天下午那个男人……他对米罗确实抱着男人对女人的感情,然而米罗待他却更像对待真正的兄弟。

    于是哈罗德摇摇头,冲微微蹙眉的米罗露出一个微笑来:“我没事,多谢安达……米罗小姐。”


    晚饭很棒,一锅鱼汤让几个属猫的差点没把舌头吞下去,安非特里斯的筷子对着鱼汤伸了几次却都没去夹一筷子,反倒冰河这个不怎么会用筷子又死都不换餐具的夹鱼肉夹得不亦乐乎。

    除了第一次在这里吃饭还按了场面上的顺序之外,之后就再也没人去管那个坐次了,爱坐哪儿坐哪儿。瞬坐在安非特里斯旁边,有天然黑的属性的人胆子也大,瞬也一样,抓着银发男人的手一根手指一根手指地玩,他几乎整个人趴在铺了白色桌布的桌上,一脸生无可恋:“安非先生,我觉得我要瞎了,感觉前左右都是闪光弹,眼睛好疼。”

    安非特里斯的手很漂亮,他本人脾气也不错,没去阻止瞬折腾自己的手指,反而左右看看……发现还真是,星矢纱织两个像是规规矩矩的中学生,哈罗德和米罗吃得优雅又迅速,一辉没吃多少,净顾着撑着头听紫龙说着下午练习圣剑的事去了,于是安非特里斯笑起来:“不还有个冰河吗,怎么,要不要我把他跟你凑一起?”

    “他算了吧,就让他跟着他的游戏机过一辈子算,”瞬松开了安非特里斯,“他们放闪光弹我是没意见,但是什么时候才能把话挑明,我好捉鸡,”一顿,小声,“想要个嫂子么。”

    银发男人忍了忍,确定自己没笑出来。

    餐厅里有个投影电视,纱织喜欢在晚饭的时候看看新闻什么的,这诚然不是个好习惯,但还是这么保留下来了,并且在家里住的人多了之后这习惯还有传染的架势。电视里正在放社会新闻,一个吃安眠药死在自己家里的大商人,新闻主播带着点低沉的味道说着一个老套的故事——无非是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子的少年因为觉得自己和人家姑娘不合适,于是离开家乡到外面,发誓要闯出点什么然后在回去跟那姑娘结婚,等他功成名就回到故乡的时候却听说那当年自己喜欢的姑娘已经意外身亡,支撑自己的梁柱轰然倒塌,一时没回过来,就这么自我了断了。

    这种级别的新闻连纱织都惹不哭,只是有些唏嘘,小姑娘嘴里嚼着寿司,软软地说:“喜欢人就要说出来么……为什么总是闷在心里啊,就不怕错过一辈子么……哎呀。”说着说着忽然哎呀一声,然后小脸唰地红了——她忙着害羞,可不知道自己一句话差点让安非特里斯捏断了手里金属的汤匙,他眼角又抽了抽:这小姑娘,真是一言中的啊。

    他瞥了一眼几个人,星矢看着沙织红红的耳朵发愣,瞬一脸笑嘻嘻肯定又在打算盘,冰河还在和他的游戏机恩恩爱爱,紫龙终于兴奋完了安静下来吃饭,一辉挑着眉看着紫龙的侧脸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哈罗德中了邪一样盯着盘子的米饭里眼神发直,米罗倒是没什么反应继续吃饭。

    好像没什么奇怪的,安非特里斯却觉得眼角抽抽变成眼皮跳了,他“啧”一声,刚埋下头准备继续对付碗里的浓汤哈罗德就忽然站了起来,然后转头跑出餐厅去了。这个向来沉稳的青年做出这种举动自然是引来了其他人的注目,但谁也说不出个原因来,就这么傻愣愣地坐着,但没几分钟哈罗德就跑了回来,还呼哧呼哧喘着粗气。

    他大概是这几分钟从餐厅跑到他住的房间里去了,城户宅占地宽广,一来一去得花不少时间,哈罗德这么点时间能在不算的距离之间来回一次也是相当优秀了,毕竟不是圣斗士么。

    和之前相比,哈罗德并没有什么明显的变化,只是脖子上多了个黄金的吊坠,那种能打开里面能放照片的吊坠,上面镶嵌着——识货的倒抽一口冷气——好大一颗黑钻石!然后哈罗德也不顾自己气喘吁吁刘海还黏在额头上的狼狈样子,大步走到米罗身边,握着那个黄金吊坠沉默数秒之后,表情肃然地半跪了下去。

    米罗差点跳起来——身为一个黄金圣斗士,她不是没被人跪过,但那些不是她的手下就是圣域的杂兵,他们坚持要跪她也没办法,但这位可是一个大家族的继承人啊!——她伸手要去扶哈罗德却被避开,那个冰绿色眼睛的青年挺直了脊梁半跪在地上,握着吊坠严肃地看着她,然后大声喊了出来:

    “米罗·安达里士小姐,请问您愿意接受哈罗德·海恩斯坦以结婚为前提的追求吗!”

    随着“嘎嘣”一声响,安非特里斯手里的勺子到底没逃过被一个黄金圣斗士级别的人捏成两截的命运。

    反倒是米罗,先因为这句突如其来的告白而有点愣,她看着一脸肃穆的哈罗德,只看得其实还不到二十岁的青年脸颊和耳朵慢慢爬上血色来,欧洲人皮肤白,哈罗德这样养尊处优的更是白得格外好看,然后她忽然大笑起来,这笑声肆意而嚣张,但唯独没有半点不屑和轻视在里面,可见她并不觉得哈罗德是在开玩笑。

    笑够了,米罗紫晶石般的眸子直盯着哈罗德,带着点挑衅地弯起嘴角:“我说小鬼,胆子不小啊!不过我喜欢,要是你觉得你能追得到我,那就尽管来试试!”

【TBC】

评论 ( 5 )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