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星纱/辉紫】审判【七】

一点点修紫和修米提及,分享两个吃醋的男朋友【?




【七】

    “你把修罗叫来了?叫来让他教紫龙圣剑?!”安非特里斯大概是头一回这么失态,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姐姐,淡色的虹膜现在看起来更有压迫力了,“你还嫌这边不够乱是不是?!”

    米罗倒是浑然不在意的样子,伸手推开安非特里斯:“凑这么近干什么,还嫌你那双眼睛不够吓人?”二十年前的意外米罗一直都讳莫如深,只是偶尔会拿这事开开玩笑,“修罗一直说想找个有资格继承艾斯卡利巴的人来继承摩羯座圣剑之名,现在连是不是摩羯座都不打算管了,我看紫龙不错,懂事还负责,小宇宙的强度也很合适,他来继承圣剑最合适不过了。”

    安非特里斯瞪着米罗足足有半多分钟,最后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转过头去——真他姐夫的……精彩了,哈罗德对自家老姐那点小心思看不出来是他瞎了,而修罗的圣剑相当考验人的耐受能力,大部分都是生理上的,至于这次被自家姐姐召唤过来教授紫龙这个招数他肯定是要来的,但免不了有什么肢体接触,嗯,一辉那小子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他这里走着神,那边米罗已经用他的手机玩俄罗斯玩到不知道第多少关了,直到手机发烫自动关机,她才一脸没趣地把手里的小东西扔回给了弟弟,然后摸过一本杂志开始翻。

    这个姐姐啊……安非特里斯不知道第多少次摇头,自己好像不管哪一世,都逃脱不了帮哥哥姐姐操心的命运——对了,除了哥哥姐姐,自己的事情其实也很值得操心——妈的,头疼。


    修罗到达城户宅的时候大概是午后一点,瞬移过来没穿黄金圣衣,简单朴素的一身休闲装让这个三十几岁的男人看上去倒是年轻了许多,只是下巴上的伤痕和凌厉的气质令人望而生畏。

    纱织已经被提醒过了,她对于圣域的顶尖战力还是很有好感的——这也是她能令人甘愿效忠的原因,连想杀自己的撒加都能原谅,这世间几个人有这样的胸襟——何况修罗其实并不是那么凶神恶煞,看着这个有些好奇地望着自己的小女神还是很友好地笑了笑。而在和米罗拥抱了一下之后——哈罗德黑了一张脸,和头发不能更配——修罗便有些迫不及待地问起了那个电话里被米罗夸赞为“天赋很好”的年轻人,然后看清楚了一脸不在状况内的紫龙,沉默半晌之后修罗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然后一把勾住米罗的肩膀,然后,狠狠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所有人懵逼,安非特里斯凉飕飕地看着坐在沙发上差点把一本杂志撕成两半的黑发青年:一股小宇宙要觉醒的感觉,淡定啊海恩斯坦家的少爷。

    “米罗啊米罗我真是爱死你了!一点没错,这小子天赋确实惊人,尤其是对我而言!”修罗畅快地大笑道,“当初他们在射手宫救天马座的时候我就感觉过了,这小子的小宇宙就是最适合艾斯卡利巴的剑鞘!我确实是想找个青铜传承艾斯卡利巴,相比起其他星座的臭小子们,天龙座!”他忽然叫了紫龙的代表星座,“对雅典娜最忠心的战士才能拥有的圣剑,你要不要!”

    站在安非特里斯身边的纱织歪了歪头,伸手拉了拉对方的衣角,有些疑惑地问道:“安非哥哥,为什么我觉得修罗先生……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啊?”银发男人惊讶地看了小姑娘一眼,却只是半蹲下去摸摸她的头,然后叹了口气不说话——他怎么说得出来呢,怎么能对这么可爱善良的小女神,说出那么残酷的真相,说出……每一个黄金圣斗士最后的宿命呢。

    修罗是出了名的行动派,手脚利索的排名仅在艾奥里亚之后,当即就要拉着紫龙去试招,被安非特里斯一把按住肩膀。向来神神秘秘的银发男人带着修罗、米罗、紫龙和星矢四个人走到城户宅面对着大海的空地站定,安非特里斯闭上眼睛似乎是在蓄力,随后一股类似小宇宙但又不一样的浅色漩涡从他脚下铺展开,把一行人包围进去之后在头顶慢慢封闭起来,等到这里成了一个完全的半球体空间,他才终于睁开眼睛看向已经呆住的几个人,冷哼一声:“修罗,你急着要找传承人我不管,但到时候圣剑砍坏了城户宅,是你出钱赔呢,还是圣域出钱赔呢。”

    不愧是执行整个圣域刑法的“裁决者”,什么叫做“一针见血”。

    紫龙对能学到一个新招式自然是很兴奋的,何况他听瞬说过这位摩羯座黄金圣斗士的本事,怎么也没想到这种天大的好事会落在自己头上,于是修罗让他“露一手”的时候他很认真地把唯一在这里的星矢拽过来和自己对练。三个黄金级别的站在一边,米罗站在修罗左边,安非特里斯站在米罗左边,红发女人拿手肘捅了捅身边的短发男人:“真的没问题?”

    “能有什么问题,”修罗笑道,无比稔熟地把一条胳膊搭上了米罗的肩膀,“能让你说一句‘天赋很好’的青铜顶了天也就两个,其中一个就是这小子,就冲着你这句话我都得教他。”

    “你倒是记得清楚。”米罗讶异地看了他一眼,十年前一句不走心的评价居然被人说了出来,不过她也不在乎,伸手和修罗勾肩搭背,两个黄金圣斗士小声讨论着什么,站在一边当背景板外加监督的安非特里斯听这两人说的热闹就扭过头去,看了看没心没肺三十好几年的姐姐和修罗嘴角那一抹温柔的浅笑,眼角一抽,他记得好像城户家有个走廊的窗子可以看到这儿……

    两位青铜对练终了,紫龙正兴奋着,一双亚洲人的褐色眼睛隐隐泛着点金色,显出几分妖异的味道来。修罗走过去拉起了紫龙的手臂,黑发少年平时最经常穿的是各式各样的唐装,圆领盘扣的那种,颜色素净和他也配,长袖短袖都有,今天正好穿的是件短袖子的,虽然被修罗拉着手翻来覆去地看得有点发毛,但想想自己大概也能算是有求于人,于是也就硬是忍下了不适感——星矢从一开始目瞪口呆变成了现在捂着眼睛不忍心看,安非特里斯觉得自己今天眼角抽抽的频率尤其高,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修罗的原因……

    啊,凤凰座的小宇宙,一辉也到这附近了,感觉要炸。


    一辉还真就在这附近,但过来的原因是个偶然。

    瞬是个跟谁都能当好朋友的性格,哈罗德也不例外,纱织作业做完之后闲着手痒,做了家政课上教的奶饼干给几个同龄人吃,星矢不在她还有点难过,瞬是个喜欢吃甜食的,开开心心招呼其他人来吃,然后发现纱织小姐那位哥哥似的长辈不在,自己又不想离开那些气味甜蜜的奶饼干,干脆拣个懒让自家哥哥过去找人。

    虽然表面上是头独狼,不过一辉对自己弟弟还是没办法,眼刀剐了那个笑得没心没肺的绿毛小子一眼,起身去找人。圣斗士要找人不能更简单,选定个位置小宇宙外放,普通人感觉不到但对普通人也有效,于是凤凰座很快找到了目标人物,近海那栋建筑的一个窗户边,一辉一边疑惑这人没事跑这么远干什么一边往目的地过去,走近了一看——哟,这气势,加上个小宇宙那和黄金圣斗士也没差了,他对哈罗德并不了解,只觉得这人看上去不一直都挺冷静淡定的么,到底是看到什么事情了这么激动……?!!!!

    看着下面米罗和那个不认识的男人一副认识好多年的熟悉样子,再加上刚才看到两个人勾肩搭背,哈罗德心里正不爽呢,忽然觉得后面有人走过来,一扭头看到一辉抱着手臂站在自己身边一声不吭,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把打招呼的话咽了下去,这人现在看上去心情很不好,还是别去撞枪口比较明智。哈罗德今年19,一辉已经20了,凤凰座的青铜圣斗士本来就长着一张英俊到冷峻的脸,加之身材高大强壮,真正严肃起来的样子实在让人压力甚大,那一身金橙色的小宇宙在身边熊熊燃烧的样子气场两米八,不得不说实在是让人丧失开口打招呼的勇气。

    哈罗德并不是第一次看到小宇宙,却很明白地没有开口问,他就是这样,哪怕别人有秘密也不会多嘴 ,何况说到秘密,他也不见得就真的比这几个能自己加上电影特效的同龄人好多少。

    下面米罗总算是和安非特里斯站一起了,这两个长相本来就有七八分相似的人站在一起还算是赏心悦目,哈罗德浑身的气势好歹是退去了一点,安非特里斯在他看来大概是目前最安全的人;而另一边,修罗正在指点紫龙一些关于自己这个招式的用法,这人虽然看着有点不正经,但认真起来还真有几分老师前辈的架势,然而再怎么有老师的架势也没法不让一辉不继续臭着张脸表情不善——这个镀金的,他刚才搂紫龙的腰了!——大概连一辉自己都不知道现在生气的具体原因,不过大概就是“虽然不知道理由,但是老子很!不!爽!”的状态。

    这时候有个熟悉的声音忽然响起,还带着咯吱咯吱嚼饼干的声音:“修罗前辈和紫龙挨好近啊……咦,哥哥,紫龙的腰有这么细吗?”说话的是瞬,这几个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过来了,跟看好莱坞大片似的看着下面,纱织左右看看,跑过去把装着饼干的盘子拿给哈罗德要他尝尝,年轻的长辈拿了一块放进嘴里,然后微笑着伸手摸摸纱织的头表示赞扬。

    小姑娘笑得像只得意的小仓鼠,别的不说,她对自己做点心的手艺还是挺满意的,不知道星矢君会不会喜欢……哎呀,我在想什么啊,米罗姐姐他们不是也没有吃到嘛!

    至于一辉,他甚至没听到瞬问他“哥你要不要吃饼干”的声音,那两句“修罗前辈和紫龙挨好紧啊”和“紫龙的腰有这么细吗?”在他脑子里循环播放,凤凰座的青铜圣斗士啧了一声揉揉眉心……妈的,更不爽了。


【TBC】

评论 ( 3 )
热度 ( 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