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LOS同人/哈米等御三家/星纱/辉紫】审判【六】

说明一下这个文……就像之前说的,已经被改得面目全非了,因为是些从十二宫战后一直到冥界篇战后,所以并不只有哈米这一个CP,这一章辉龙刷得比较多,顺带在我心里一辉就是个痞子学霸。

顺说LOF这边,你们觉得我是跟贴吧进度走好呢,还是像之前那样贴吧发五次这边合起来更一次好?




[六]

    城户宅有个大院子,花了大心思做成传统日本庭院的样子,石板小径和神龛,养着鲤鱼的池塘上横跨一座木质小桥,桥上有和风桌椅,城户光政在世的时候很喜欢带着沙织来这里喝茶。

    这天下午桥上同样摆着桌椅,紫龙戴着眼镜坐在桥上做自学的功课,他喜欢被水环绕的地方,就像他修炼的五老峰瀑布边一样。黑发用一支笔绾起,几缕从脖子后面软软垂下去,时不时翻翻手边的参考书,课程已经不在高中范围,也不得不借助参考书。头皮忽然传来一阵拉力,随后是颇有些吊儿郎当的低沉青年嗓音:“戴了眼镜还趴着,眼睛要不要了?坐直。”

    第一时间听出了声音的主人,紫龙转过头去:“别拽头发,我跟你说多少次了,一辉。”

    “抱歉,看到你头发就想动手动脚,下次尽量改正,”五位青铜战士中年龄最大的那个笑得不羁,嘴角勾着挑衅般的坏笑,但这不过是他的习惯动作罢了,“不介意我坐你旁边吧。”

    紫龙这才看到一辉手臂间夹着两三本厚厚的书和一本笔记本,另一只手上一上一下抛着两支颜色不同的笔,逆着阳光的样子让凤凰座青铜圣斗士的体格看上去格外高大。紫龙眯起眼睛,随后笑了,把自己的东西收出位置:“老样子,当然不介意。”他当然不介意一辉坐旁边,这家伙成绩是和他外貌不同的优秀,如果自己有不会题目还可以顺便问他。

    一辉也像以前那样,理所当然地坐下了。

    “不要,我是拒绝过去被学霸之光普照的,”而在这个充满禅意的庭院入口处,贼头贼脑地探了三个颜色不一的头,绿发的仙女座战士抱着课本和笔记一脸冷漠,“每次看到这两个人在一起讨论课程我就觉得我整个人都在浪费生命和光阴,我见过我哥和紫龙互背π数列,一人一个数字,谁没接上就请对方吃冰淇淋。”

    初次听到这等新闻的冰河和星矢一脸震惊。

    他们三个的成绩自然不能和拿着奖学金进学校的紫龙一辉相比,瞬成绩中上且偏文科严重,冰河除了化学和英语其他没法看,星矢虽然很努力但好像真的不是这块料,六十分万岁——相比起甩了第二名一条街的一辉和紫龙,他们的成绩显然不够优秀——在这两个人碰一起写作业的时候凑过去,不被BUFF加倍叠加的学霸之光好好洗一次头才算是有了鬼。

    “这两个人稍微有点自觉好吗,虽然我对他们两个关系这么好是没什么意见,喂,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说错什么了吗?”星矢抱着课本碎碎念,引来冰河和瞬看珍稀动物的眼神,“本来就是啊!虽然我很不想这么说,毕竟是好兄弟,但是好歹注意一下我们的心情好不好!——他们两个难道一点自觉都没有吗?!”能让神经大条的天马如此怨念,看样子忍挺久了。

    一只纤细柔软的手轻轻拍了拍星矢的右肩,他向右边转过去却没没发现人,瞬忍着笑看纱织从左边冒头出来,鸢尾紫发碧绿眼睛的小姑娘好奇地看着:“星矢君,冰河君,瞬君,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呢?”怀里也抱着课本和作业本,还有个粉紫色的笔袋,挂着一只小短腿的白色猫咪,“咦,那边是一辉君和紫龙君?在写作业吗……为什么你们不过去?”

    “因为不想瞎眼,认真的,”冰河翻了个白眼,“虽然跟他们两个写作业一定会很轻松,但是并不代表和他们写作业就没有麻烦的地方了——纱织小姐听我一句,保护视力人人有责。”吐槽吐得正欢的冰河显然忘了一辉在青铜圣斗士中一辉那外挂般的成绩,他嘴里这句话刚说完,一支铅笔“嗖”地被扔过来,几乎是擦着他的鼻尖擦过去后深深扎进了一边的石柱里,金发的俄罗斯少年僵硬地转过头去,看到那个挪威血统的青年冷冷地瞥了自己一眼,于是他哆哆嗦嗦转头过去看着模样清秀的绿发同伴,“瞬……你,你真的和一辉是亲兄弟吗?!”

    瞬无辜地看着冰河:“当然是啊,只不过哥哥长得比较像爸爸,我长得像妈妈,”他露出一个谦逊的微笑,“爸爸是挪威人,据说是维京人的后裔,妈妈是波兰人,比较小巧。”

    纱织倒没去管青铜们在纠结什么,小姑娘大概只听到“跟他们两个写作业一定会很轻松”了,她的脸上忽然展开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来:“我想起来了,他们的成绩都很好吧,好像是拿了最高奖学金进学校的,还免了学费对不对?”然后啪嗒啪嗒挥着笔记本跑了过去,“紫龙君!你们在写作业吗?让我加入一个好不好,我正好有些题目不会做呢!”

    “喂!”头一个不放心跟上去的除了星矢不作他想,剩下两个人对视一眼也跑了过去,事情最后发展成五位青铜圣斗士和他们的小女神一起做作业,其中两位明显担任了老师的兼职。


    就像信里说的,哈罗德来日本并不为了玩,他课外实践的主题是除了欧洲之外的任意一个地方的古代文化,小时候他毕竟是在日本住过一段时间又有纱织这个名义上的侄女实际上是妹妹的小姑娘在这里,所以也选择过来日本,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真的对日本有多么了解,就算是有网络也有城户宅巨量的藏书,哈罗德在面对一片空白的Word文档是还是觉得眼前一黑。

    米罗这个时候推门进了书房,有些惊讶于黑发青年在电脑前抓耳挠腮,她一边寻找着书架上自己的目标一边开口问:“傻坐在这里干嘛呢,太阳多好,怎么不出去走走,当心长蘑菇。”

    “啊,安达里士小姐——”哈罗德的称呼被米罗打断,模样艳丽到张扬的红发女人微微带着些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皱了皱眉毫不客气道:“叫我米罗就行,用不着这么见外。”

    刚出口的称呼被强硬的一句话堵回去,哈罗德短路了几秒,最终还是如她所愿地叫了名字:“安……米罗小姐,我正在思考我的研究课题,在犹豫要选择什么世界神话作为题目……”

    红发的女人歪着头看了看他,然后忽然笑起来:“这算什么大问题吗?如果你只是想找任何和神话有关的事情,我让安非过来帮你忙就是了,我不擅长这种东西,但安非在圣——”她敲了敲自己的额头,硬把说错了的话给扭了回来,“——圣学院学到的可不仅仅只有课本上会讲到的东西,还涉猎了各个文化的知识,你有什么不懂的都可以问他。”

    哈罗德“呃”了一声,不自觉回忆起安非特里斯那双诡异的珍珠白眼睛和似笑非笑的神情,本能性地打了个寒战,然后身体快过大脑地抓住了米罗的手腕:“关于这个——米罗小姐,我能有这个荣幸邀请您帮我这个忙吗!”——这话说完他自己都愣住了,冰绿色的眼睛僵硬地下移,然后看到被自己握在手里属于女性的手腕,脑子里直接“轰”的一声差点没炸开。

    “松手松手,”米罗拍拍不知道在紧张什么的年轻人,“说真的,我觉得你一个人在这里坐着也没用,听姐姐一句劝,出门去和那几个小家伙交流交流,我记得瞬那小子很擅长这些。”

    于是刚坐下来还没多久的哈罗德就被向来行动力一流的红发女人拉出了书房,海恩斯坦家的少爷本来不是那种喜欢户外活动的人,但他想要拒绝身为黄金圣斗士的米罗并且成功的可能性实在不大,何况他没打算拒绝。于是两个人在城户宅一边闲逛一边找起人来,也不知道那几个青铜战士到底在什么地方凑成团——哦找到了,米罗眯着眼睛看向那边一片不需要特效的院子。

    这群青铜不知道怎么就开起了全武行,星矢冰河不知道怎么就跟一辉怼上了,浑身小宇宙也不知道收敛,瞬大概是劝说无果干脆坐在一边看戏,纱织左右为难坐在瞬旁边,紫龙站在不远处满脸的凉飕飕,偶然看到了米罗想叫她,红发女人却笑眯眯地冲他摇摇头,然后指了指身边一脸仿佛在看电视剧外景的黑发青年,满脸呆滞。

    紫龙默然,这位前辈姐姐明显是想看戏,也不知道那位德国的客人是怎么想的,现在还是不要惊吓到无辜群众为好。他这么想着,往前走过一步,身上青绿色的小宇宙慢慢弥散开来。说句不好听的,纱织身边这五位青铜战士,真正能管事也有资格管事的只有紫龙,星矢一根筋,瞬肚子里小算盘啪啪响,冰河只是外表不好接近,一辉更是根本什么都不关心——大概除了他弟弟和紫龙——之前星矢他们闹起来也只是因为紫龙没有阻止,这回既然他已经显出了些警告的意味,其他三个人也只需要顺着台阶往下走就是了。

    纱织不太明白,然而也为这场没有打起来的架松了口气,然后跟瞬小声道:“瞬君,你哥哥是不是和紫龙君关系很好啊,刚才还剑拔弩张的,这下连眉头都舒展开了……”

    瞬惊讶地看着纱织:“哎?您都看出来啦纱织小姐?”纱织点点头,依然是一脸天然呆的表情,瞬看了看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地走到一边去和紫龙讨论课本上某道题目的一辉,有些无奈地扶额道:“哥哥从一开始就这样,小时候也是,哥哥脾气一上来,只有紫龙能把他劝得住……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有纱织小姐,叫我们的时候不用带敬称,叫名字就可以啦。”

    而米罗则是因为紫龙的举动而睁大了眼睛,她喃喃自语:“看不出来这小子还有这本事……可不是正好么。”手里把玩着不知谁的手机,银色的外壳,大概是从安非特里斯那里抢来的。

【TBC】

评论 ( 2 )
热度 ( 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