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路擎】给自己的2016生日贺文

祝我生日快乐~

好久没放闪光弹没有退步呢【blingbling

谢谢各位不嫌弃又陪了我一年~【虽然可能你是僵尸粉x




【LOP】天启降临



    这生日看来可以清净点过了。

    Lusifurice的手拂过Optimus的音频接收器,后者正靠着他的肩午睡,黑暗神看了看窗外的景色——阴沉沉的一片,天空上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倾颓而下,一副世界末日的场景。

    天气不错,他取下眼镜捏了捏鼻梁,心想。

    其实现在的天气真的不算好,但对于死神而言却是相当舒服——他的本源力量就是黑暗与死亡,对他来说晚上永远比白天更让人感到惬意,这是本性,想改也改不了的那种。

    窗外零星下着小雨,这天气能在外面蹦跶的只有几个人鱼或者水中仙女一类的种族,失落镇上的雨水是最纯净的水元素,除了从一开始就生活在失落镇上的花草树木或者Lusifurice这样创造了这座城镇的人之外,几乎没几个人会在下雨的时候在外面跑——太纯净的水元素分布在空气里的时候,即使是单纯的呼吸也是会要人命的。

    除非本身就是个水族,不然下雨的时候最适合的事情根本不是出门像个神经病一样蹦跶,而是换上舒服的睡衣然后拿着零食饮料在家里葛优瘫,Optimus似乎深谙其道,吃过早饭之后他就开始昏昏欲睡,最后是看不下去的Lusifurice哭笑不得,有点蛮横地将对方的头雕往自己肩上一按:“要睡就睡吧,反正没事做。”

    其实Optimus挺享受Lusifurice这种偶尔的霸道和——被人命令的感觉其实并没有多么令人难受,重点是看命令是谁下的。

    除了原本就生活在水里的种族之外,这天气里还会在街上行动的大概只有信使鸟了,这些炼金生物的腹部刻绘着特殊的魔法阵,几只信使鸟收起翅膀站在一楼阳台的横梁上,嘴巴笃笃笃敲窗户,Lusifurice抬眼过去看,一个响指打开门,几只大鸟蹦进来,在附着着干燥法阵的地毯上蹭干净了身上的雨水,背上背着邮包跳过来,然后从里面倒出了一座小山。

    就算已经看过无数次相同场景,Lusifurice对着壮观的礼物山还是忍不住眉毛抽筋的冲动,谢过大雨天还工作的信使鸟,邮递员们拿到了美味的糖块报酬,心满意足地离开了Calos家。

    手指随意地在空气里晃了晃,包装得花花绿绿的礼物盒们自动让开了位置,一个厚厚的信封飘出来落在了Lusifurice手上,随手拆下一片金属羽毛当拆信刀,取出信封里厚厚一叠信纸,前面毫不意外是一群熊孩子的哭嚎,即使没有声音也能看出那惊天动地感来,说失落镇那带着腐蚀性的雨滴阻拦了自己从Mortis过来为陛下庆祝生日,我们真的爱您啊嗷嗷嗷。

    多谢,没感受到你们的爱只感受到了你们的烦,简直扑面而来,Lusifurice扶额。

    各种来自熊孩子们的告状吐槽和八卦,厚厚一封信简直可以当小说看,黑暗神是这么想的当然也是这么做的,但忽然在房间里盘旋的旋律打断了他的动作——有人拜访,在这种天气里?

    “Opty,”Lusifurice轻轻推了推睡在自己肩上的赛博坦人,对方蓝色的光学镜万分艰难地亮了亮,含糊着发出“嗯?”的一声,黑发的神灵有些哭笑不得地看着显然还没清醒过来的机械生命,顺手拎过一个猫脸的抱枕塞他怀里,然后撩开耳边垂下的长发凑在Optimus的音频接收器边放轻了声音,“Opty,靠过去一下,我去开个门?”

    显然Optimus依然在充电中,不过倒是很乖地靠到了沙发的另一边,Lusifurice嘴角勾起一个抑制不住的微笑,伸手脱了自己的长袍搭在对方身上,随后起身走到门边,被当做门铃的萨克斯旋律依然在缓缓地飘荡,他带着点只有失落镇居民疑惑拉开了门——然后黑暗神瞬间挑起了眉毛,门外站着湿哒哒的一只金毛猎犬,而那双比头发还要璀璨的金色眼睛更是不容错认——自家亲爱的熊弟弟Mekafurice,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居然雨伞都没打,身后雪白到刺眼的翅膀上羽毛往下滴落着深蓝水珠,就差在每个雨滴上刻了名字说本大爷就是失落镇特产的元素雨。

    Lusifurice赶紧把人拉进来,在头顶上的收纳柜里翻出一条崭新的吸水毛巾扔给弟弟,顺便阻止他像狗一样甩头发的举动,靠在鞋柜上看着Mekafurice草草擦干头发和羽毛然后把翅膀收回去,实他家弟弟从来都是鸟属性,没有鸟会喜欢自己羽毛湿透的感觉,Mekafurice同样,是以他在没忍住好奇心开口:“这么大雨还跑过来,是你有事找我还是Mortis有事找我?”

    光明神翻了个连眼睛都看不到的白眼:“Mortis?Mortis最近和平得连兽人和半兽人都相安无事了,你觉得还有什么理由能让我们的世界有事情找你?”

    “哦,那就是你有事情找我了,”Lusifurice浑然不在意弟弟说话的时候口气格外嘲讽,虽然他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说到这个话题时Mekafurice都能分分钟从大型犬变豪猪炸一身的刺,但是当哥哥的确实没那个兴趣去和弟弟玩些你猜我猜的小游戏,于是盯着弟弟的脸直截了当地问出来,“什么事?”

    Mekafurice觉得自己已经没脾气了,反正他面对他哥这么盯着他的时候永远都是怂的,一个不留神话已经出了口:“也不是找你,是关于Prime的事情,他最近有哪里不舒服吗?”

    Lusifurice摇头:“他没说,最近下雨比较多所以我每天也给他检查了一次,并没发现什么大问题——怎么,是你计算出来的还是感觉到的?”

    “唔……说不清楚,”终于把自己捯饬到不觉得羽毛根部都是水的程度,Mekafurice把毛巾搭在肩上,“就感觉吧,毕竟Mortis和失落镇中间隔了这么远而且Prime并不是我们传统意义上能够认知的生物……我也不知道我的感觉到底是不是对的,如果Primus也在就好了,他对这方面肯定比我擅长。”

    黑暗神眉毛一挑:“……Primus?为什么忽然说道那个没谱的家伙了?”

    Mekafurice朝Optimus的方向抬了抬下巴:“毕竟是跟他有关的事情啊,不对,应该是他下一代的下一代……好吧毕竟你儿子要出生了嘛,你们几个贵圈真乱哎。”

    “滚……等等,你说什么?”


    我已经可以出来了哦。

    差不多了哎。

    已经在这里待很久了。

    父亲,母亲。

    马上就要见到你们啦。


    世界缝隙之中飘荡的那个城镇,云层开始不安分地翻涌起来。

    安于世外的防护罩中,这些由最纯净的元素构成的聚合物开始慢慢失去了安静的模样,云层间的雷电劈啪作响,风声呼号,雨开始交织成为细密的网,然而火星却在虚空点燃,沙尘在半空组成文字一样怪异的图案,再然后是雨水中夹杂了上细碎的冰棱,星星点点的黑色和白色的光斑仿佛萤火虫一样飘忽,甚至连植物都在以自己的方式舞蹈。

    似疯癫,却确实在狂欢。

    英俊得有些刺眼的神灵穿着黑色法袍站在窗前,长发好像比先前更长了,拖在地上的那一部分足足一米还多,而被黑暗元素附庸的发梢还在如同蛇类一样以肉眼看不到的速度缓缓延长。

    远处有悠长的龙吟响起,屋子里另一个金色眼睛人眨眨眼:“Andrew先生也感觉到了?”

    “你这个隔着一个世界的家伙都感觉到了,他就住在两条街之外,你觉得他是有多蠢才会感觉不到?”Lusifurice露出一个微笑来,“开始吧,尽量小心些。”他说着,指尖点在金属的头雕上,浅红色的梦境之雾从他宽大的袖子里缓缓弥散出来,这东西虽然是梦境之神编织梦的材料,但偶尔也可以当安眠药用用,毕竟接下来的事情可能会有点疼。

    黑暗神脚下危险而不祥的魔法阵转瞬间展开,空气中的黑暗元素仿佛火焰一般燃烧起来,只是与真正的火焰相比温度低得可怕,他身上甚至开始凝结起了黑色的冰棱;而Mekafurice的浑身则散发出温暖又炫目的白色光芒,难得指挥兄长一次:“就这样字保持住魔法阵的燃烧,那小家伙熟悉你的黑暗之力,我这边就算是再强的光明之力也只能起个引导作用,毕竟和Prime本质上就不一样——哎呀早知道应该去把Primus叫来,毕竟他和Prime的力量怎么都算是同源的,这儿说比较方便嘛……”

    魔法阵开始燃烧起来,Lusifurice身上的冰棱仿佛盔甲一样扩大,他全身都着了火,甚至连身后的长发都轰然燃烧起来,逆光下俊美的面孔刀锋一般锐利,金色的眼睛亮得发白,他抬头看了看Mekafurice:“给Opty扔个痛觉转移,转给我,”迎着弟弟疑惑不解的目光,他长长叹气,“我说Meka你是不是傻,火种分离有多疼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我怕你到时候疼晕了要我来支撑你的魔法阵……”Mekafurice小声吐槽,“光明元素转黑暗元素很麻烦好吗?”

    “疼不过你当初给我那一剑,那个时候我都没晕,这种时候你担心什么。”Lusifurice有些不耐烦,一句话成功堵上了Mekafurice的嘴。

    Optimus依然在睡梦中,抱着那个猫脸抱枕睡得一脸幸福,光明神手里已经准备好的“痛觉转移”属于祝福类法术,只有相同属性的才能释放和接受,同为光明属性,Mekafurice能把这个法术施加在Optimus身上却没法施加给Lusifurice,不过痛觉转移的目标倒可以设定为他这位属性相反的哥哥。

    有黑色的光芒慢慢聚拢后笼罩了Optimus的机体,那些原本就铭刻在他身上的赛博坦古文字开始一个个亮起来,继承自Primus的光明之力开始发动,然而那些黑暗却并没有像通常情况下一样与光明力量发生什么冲突,而是格外自然地融合入在一起,形成一种颜色分明的奇怪能量来,Mekafurice呆滞地看着着自然界里绝对不会出现的场景,扭头看了看有些惊讶但笑得温柔的兄长,然后觉得自己简直是被闪得狗眼一瞎——妈的我们当了这么多年的兄弟你都没对我这么温柔过!!……好吧我知道在你心里我连Prime的一根螺丝都比不上啦。

    那些混合着黑色与白色的光芒扭曲着聚合在一起,然后形成一个说不出形状的光团,下一刻某种由光芒形成的刀刃忽然像失控在房间里乱窜起来,没伤害到屋子里的两个神灵和一个机械生命,可其他东西就倒了霉,那些光刀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能量构成的,就连桌子和电视都被毫无阻碍地切割开,甚至铺满了漂亮石板的地面也被切开深深的痕迹,更有甚者,有两道光刃是擦着Lusifurice和Mekafurice的脸刷过去的。Lusifurice身后正燃烧着的长发被切下来一大截,黑色的发丝没了支撑之后立刻散落下来,黑暗神摸摸瞬间短了很多的发尾也没生气,倒是乐了:“呵,看来我家小鬼脾气不太好啊,”然后抬起手来,下一道光刃撞上他的手背,“不过礼仪问题方面的,还需要再学学。”

    那道光刃仿佛是用尽了力气往下劈斩,Lusifurice的手却一动不动,至多不过留下了一条浅浅的血痕,而在碰触到血的时候,那道光刃忽然从与皮肤接触的地方崩开龟裂的痕迹,随后化成碎片,甚至屋子里那些被破坏的痕迹也开始慢慢恢复起来。而发出光刃的那一团东西缓缓变幻着形状,最后变成了一个虚幻的孩子的模样,歪着头看着Calos兄弟。

    Mekafurice双手捧脸,一副全无抵抗力的花痴脸:“嗷嗷嗷你好可爱!”

    Lusifurice看着孩子,露出一个分外满意的笑容:“小鬼,你叫什么?”

    “Apo……caly……pse……”那个看不太清楚脸的孩子好像连话都说不清楚,费力地发出一个对他来说还过于长的单词,然后歪歪头,短胖短胖的小手朝Lusifurice伸出去,“父亲?”

    “Apoca Calos——”Lusifurice笑起来,一只手点在那小家伙的掌心,“再稍等一会儿,很快就能真正见面了,我的孩子。”

    那个光芒之中的孩子听懂了他的话,点点头,然后化成片片光羽消散不见,他的生命核心还在Optimus的火种舱里,出现在外面的只是一个如同灵魂的虚幻影子,Lusifurice清楚这一点,他走到沙发边,伸手到脖颈的地方把机械生命轻轻扶起来,梦境之雾的力量果然不是盖的,这么闹腾了一阵之后Optimus居然还在充电。死神微微松了口气,将对方的头雕靠在自己肩膀上,然后打开了胸甲露出火种舱——青白色的透明晶体正沉静而缓慢地旋转,淡色的火焰燃烧在晶体的周围,而就在这块晶体周围,一团小小的能量体仿佛卫星般旋转,黑与白两色在表面流转。

    光明神在一旁踌躇不前,脸上的表情带着惊愕:“我说老哥,从理论上而言……这真是不可能的场景啊……”

    当然是不可能的场景,不说Primus身为机械神灵的力量原本就和魔法位面的神灵力量不同,Lusifurice和Mekafurice是血脉相连的亲兄弟,他们的力量对等属相反却依然能像普通兄弟一样勾肩搭背互相闹腾而不会对对方造成伤害,甚至还可以将自己的元素逆转成对方的元素,但这么做的前提是他们原本是完全不同的个体,而从理论上来说,光明和黑暗是不能共存的,他们之间有着严格的分界线,比如日光下的阴影一定会有一条区分开两者的线条一样——然而这个小小的生命体,却是拥有着存在在一个个体上的相反属性。

    Lusifurice倒是没太在意,耸耸肩:“不管是从魔法角度上还是从别的角度上来说都是一场地震,所以说这孩子才会取这个名字——好了别废话,赶紧分离。”

    会在这个天气过来就是为了这个,Mekafurice不喜欢下雨而Lusifurice也不只认识一个光明属性的神灵,但能动手帮忙的只有他一个——这个孩子的情况比较特殊,虽然两方亲代拥有着完全相反的力量,但毕竟两方的力量完全不对等,Lusifurice是真正的创世神灵而Optimus目前只能算是神的后裔,为了不让力量失衡,Mekafurice是最适合、也几乎是唯一的选择。

    最纯粹的元素力量并不让人感到好受,譬如纯粹的光明之力并不令人感到温暖,甚至会让人莫名有种被漠视的感觉,而这正是那个小家伙现在需要的,他需要一些最纯粹的光明来压制制衡自己身上维持着危险平衡的两股力量,而最纯粹的意思即为可以和任何原本拥有的力量相融合。

    于是小小的能量团开始从一直环绕的轨道慢慢离开,仿佛彗星开始脱离引力一般的举动,Lusifurice开始感受到了疼痛,这种疼痛让他感到熟悉,几年前面对着与那些五张脸的怪物作战后几乎死去的Optimus时他亲手割开了自己的血肉撕下将近三分之一的神格,那时候因为太过激动而忽视了本能性的痛觉,但现在这种要将神格再一次撕裂的疼痛将Lusifurice的记忆带回了那个只能算是小行星的巨大岩块上,他微微眯起了眼睛,疼痛和某些难以言喻的情绪堵住了他的喉咙,抬头看着天花板上那些蜿蜒的花纹,然后忽然地笑了一声。

    “笑什么?”Mekafurice知道痛觉转移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了,眼角余光看到黑暗神手背上因为肌肉紧绷而又开始泛红的伤口,于是随口问了这么一句,那团能量正循着他的力量过去,目前进展还算顺利,就算Mekafurice走神开开小差也没问题。

    Lusifurice摇摇头:“只是觉得有点神奇,毕竟很多年前我从来没觉得我会有个孩子,还能看到他出生——你知道的,当初的黄昏之战,我根本没抱着活下来的打算。”

    Mekafurice不是很喜欢听到这个话题,毕竟当初他几乎真的要亲手杀死了自己的兄长,金发的年轻神灵啧啧两声:“事实是你被Shnell扔到时间和空间的缝隙里来了……然后你变成了这座镇子的构筑者之一,”本来是在吐槽的光明神忽然也有点感慨,“说真的老哥,当初要是有一步出了问题,你现在没法遇到Prime……也没法拥有这个小鬼,不是吗?”

    兄长看上去赞同这个说法,但他哑着嗓子说不出话来,手背上的筋络根根暴起,青色的血管看上去有些恐怖,Mekafurice将手里那些光明力量加大,打算尽快把小家伙引出来。

    小小的能量体花了数分钟才离开了Optimus的火种舱,机体自带的锁定机制自动合上了装饰着火焰纹路的胸甲,而Mekafurice则心领神会地切断了手里作为引导的光明元素。没有了力量又无法回到原地,那一团类似太极图案的能量有些茫然失措地在原处转了转,Lusifurice从撕裂神格的痛楚中回过神来,朝着滴溜溜乱转的小家伙伸出手去。

    身体中一半的力量来自这个人,小家伙自然辉选择往Lusifurice那边凑过去,绕着那只白骨般的手转了两圈,然后落下去。

    Mekafurice睁大了眼睛,看到那个表面流动着两色光晕的小东西在碰到Lusifurice的手时就开始产生变化,从看不出形状的能量体到一个和正常的婴儿相差无几的孩子,圆乎乎软绵绵的,像总是跟在自己后面飞来飞去的、天使一样可爱的小家伙,只是后面没有翅膀,而毛茸茸的头发也是像他父亲一样的黑色而不是小天使的金色。

    小家伙拥有着这个年龄的孩子所有的可爱之处,他坐在Lusifurice怀里低头看着自己肉呼呼的小巴掌,然后又抬头看了看抱着自己的黑发男人,最后头一歪,奶声奶气:“父亲……?”

    光明神瞬间觉得自己要被萌晕过去了。



    Optimus差不多是被吵醒的。

    他就睡了个觉,家里忽然就热闹了起来,还几乎都是熟人——Light穿着盛装拿着本菜单不知道在看什么,Andrew变成人形以龙族的礼仪无比优雅地坐在椅子上啃鸡腿,Watcher以一个偶蹄目动物们都喜欢的姿势怕在专属地毯上打了个呵欠,Nil窝在他爹肚皮软绵绵的地方一脸迷糊,Ekarus和Kariaki俩画风完全不一样的人趴在地上逗一个团,Anniya和Jaen饶有兴趣地蹲在一边围观俩逗比和一只小朋友,小朋友一张肉嘟嘟的小脸上还带着看蛇精病的表情,Lusifurice坐在窗边的木椅上围着块白色的布,Mekafurice站在他哥后面,在给他剪头毛……

    等一下?!哪来的团子?!还有Lucy你为毛在剪头发?!Optimus:目瞪口呆.jpg

    Watcher看了看Optimus,然后打了个呵欠,扭头朝那边的Calos兄弟:“Lucy、Meka,别忙着剪头发了,Prime醒了。”

    Lusifurice还挺高兴地想往那边看,结果被自己弟弟一爪子抓住头发扯回来,一脸淡定地看着自己的哥哥:“认真点,当心给你剪个莫西干啊!”被威胁到的黑暗神也一脸淡定:“你真的有胆子就给我剪个莫西干出来试试,把你头扭下来算是便宜你了……不如看看我们的光明神能不能复活没头的尸体?”

    Mekafurice:好气哦,可是还要微笑。

    “Prime!”Kariaki严格意义上并不能算在“生物”这个范畴内,有些时候甚至都用不着自己的五官,发现Optimus已经充电完毕也不是靠着眼睛,眼睛甚至都没有离开眼前那个白嫩嫩的小团子,一脸兴高采烈的表情去捏人家的小圆脸,“快来看你家儿子!超可爱……嗷!”话还没说完就被还小小一只的团子伸爪挠在脸上,一脸震惊地看着慢慢把小肉爪子收回去的小团砸,“……我靠遗传的谁啊?!这孩子好凶哎?!”

    “当然是遗传他爹了,反正他也抓不伤你,担心什么,”Jaen笑嘻嘻地开玩笑,错开一步让小不点能看到自己身后还坐在沙发上的Optimus,“Apoca,知道这是谁吗?”

    披着人皮的剑客让开之后,小家伙的样子就完全暴露无遗了,赛博坦人有些迟疑地走上前,然后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里,只穿着一条南瓜裤的小家伙扶着还趴在地上的、蓝色头发的吸血鬼先生的手臂,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在众人捏了一把汗的目光中脚步不稳地朝Optimus走去。后者压根没过CPU,本能性地蹲下去,然后那个像小企鹅一样晃晃悠悠的孩子在最后一步的时候绊了一下往前扑去,直接落到臂弯里,龙眠精金本身的温度令人感到舒适,小家伙抬起头,毛茸茸的黑发,巴掌大的小脸上一半金色的眼睛一半蓝色的光学镜眨了眨,接着头一歪——

    “母亲?”

    Optimus手足无措地抱着这个孩子,有点僵硬,都不知道自己要怎么做才好——就算不说这个孩子是自己和Lusifurice的孩子,可这么小小的软软的一只,要怎么抱才对……

    周围一群人捂脸的捂脸捧心口的捧心口,虽然是只鸟但本质上还是女性的Light差点被哭出来了——妈呀好萌!就算之前挠了病毒先生也好萌!!

    Mekafurice属于不长记性一个把持不住就想扑上去,然后被他哥一把扯住了翅膀尖拽回来:“蠢货回来,先把老子的头发弄好!”

    其他人都憋着笑,Optimus有些哭笑不得地抱着自家小孩走上前去:“Lucy……你的头发怎么了?怎么忽然就打算剪了?”他和Lusifurice一起生活的这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一段时间,很清楚黑暗神的头发真正的部分差不多是到了膝盖的位置,除此之外就是黑暗元素的聚合,直到目前还在一直缓慢变长,从来没打算动刀子,这是出了什么问题会想剪头发?

    “我的头发?问你儿子,”Lusifurice的话听上去像在抱怨,但嘴角弧度根本压不下去,站在他后面的光明神眨眨眼做了个鬼脸,“这小子看着没什么力量,攻击力会让你吓一跳的。”

    显然其他人也对Lusifurice的情况感到好奇,Optimus的惊愕更胜一筹,他当然知道自己身体里有一个同时拥有着火种与神格的小异类,虽然小家伙离开自己机体的方法成谜,但不用经历分离火种的剧痛是个不错的好消息,他惊讶地看着坐在自己手臂上的小团子,后者也歪着头看着他,前任领袖伸手点点小不点的鼻子:“开玩笑吧,你做的?”

    “当然是他做的,能伤到老哥的人实在是很少,”光明神撇撇嘴,扯扯Lusifurice的发梢,然后得到兄长一个警告的眼神,“他刚才差点把你家给拆了,天生就知道应该怎么把自己身上两种完全不同的力量融合起来,你家这小鬼实在是个很可怕的存在啊Prime,不是我说,如果在战争年代肯定是个地图炮级别的终极杀器。”

    Optimus觉得这说法有点令他感到不安,犹豫了一下,回答:“谢谢你的夸奖,不过……我觉得就算是战争年代,我也不会让他上战场的。”

    Mekafurice剪下Lusifurice那些长长短短的发梢,手中金色的光焰闪动着在剪刀走过的发梢下面燃过一圈,一些奇怪的金色光泽爬上了剪短的黑发,看上去和珍贵的黑金极为相似——于是剪头发的活动这就算是结束了,Lusifurice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把那些剪掉的碎发从自己肩上拍走,新发型干净利落,一部分贴着脖颈,一部分则参差着垂在面颊和鬓角,最长也不过刚到肩膀下面过一些,有些部分微微上翘,不是什么很出色的发型,却把他身上过于威严的气场缓和了不少,猛然一看倒是很有当年念大学的时候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感觉。

    “新发型好看!”蹦蹦跳跳的一只Anniya,身材火辣的姑娘挂在她养父肩上,“不管实际年龄怎么样,但是至少看上去很年轻的!”

    Lusifurice一把拍开没大没小的淫//欲女神:“边儿去,”然后他看着正和怀里的小团子大眼瞪小眼的Optimus,心情很好地伸手揉了揉小家伙柔软的卷毛,“这小子同时拥有着完全不同的两个位面两种完全不同的元素力量……理论上来说,他本来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上,”他说着伸手把Optimus揽在怀里,顺便抱住他家那个小小的新成员,脸上是心满意足的神色,“以前我们的任何举动,只要走错一步他就会真的消失在出现之前——不过感谢你Opty,知道吗,有一个孩子……天知道这是我从来都不敢想象的事情。”

    大概Optimus永远都没法搞清楚Lusifurice究竟是怎么自然而然说出这些话的,或者说就是因为太过自然而太过理直气壮,他不觉得自己和Optimus在一起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就像以前曾经说过的,Lusifurice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自己和Optimus的关系——我没偷没抢也没做任何违反常理的事情,你们尽管羡慕嫉妒恨好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不可否认Lusifurice相当霸道,甚至还不可理喻,但同样不可否认——Optimus爱他这点。

    “Lucy,换件衣服怎么样?”目前仅剩的两位失落镇建立者之一扔掉了手里的骨头,神奇地没有沾染半点油污,脸上还戴着金色鳞片的人形巨龙优雅地打了个响指,之前过节的时候穿过的白色西装取代了一身黑色的长袍,“换了发型你感觉更像个末法位面的人,要不要去地球扫点衣服回来?米兰时装周上的衣服你肯定合适。”

    黑暗神无比冷静地翻了个白眼之后直接不理他了,这等蛇精病的巨龙他不是第一次遇到,反正Andrew也不是单身,还是交给他家那位亡灵君主收拾好了,他自己则从Optimus手臂里把一脸好奇的小家伙抱过来,这孩子左眼右眼分别和他与Optimus一模一样,不管是金色的眼睛还是那一只看上去有些惊人的光学镜:“小东西,欢迎来到你的新家。”

    小家伙一脸不明就里的样子看着自己的父亲,头一歪:“父亲,”一只手拽住Lusifurice的衣领子,又伸过一只小手去抓住了Optimus的音频接收器——也亏得他们两个站得近,要不然小家伙可能会直接摔一跤,“母亲,”然后露出一个很无齿【没长牙】的微笑来,“一家人?”

    一屋子静默片刻后Ekarus“嗷”的一声飞扑过来:“天哪陛下你家宝宝好可爱!!!”

    吸血鬼先生的反应显然惊到了刚出生不久的小孩,两只完全不同的眼睛睁大,面前忽然聚集起一团扭曲的黑白光球,瞬间化成了一块巨大的诡异屏障,而Ekarus本人则被站在一旁的Jaen拎住了衣领拽回来:“别往前扑,很危险的。”

    兵器就是兵器,对危险的感知完全不一样——Ekarus被拎在人手里,擦擦冷汗。

    Anniya锲而不舍地再次挂到Lusifurice肩上去,一脸好奇地摸摸那些带着金属光泽的黑发:“陛下,给这孩子取名叫什么名字啊?”

    Jaen和Watcher顿时摆出了心领神会的表情。

    黑暗神看了看自己养大的女神,微微一笑:“名字是早就取好了,来源Apocalypse,我相信这孩子会给世界带来已成巨大的变动——Apoca ‘Dark’ Calos,这就是他的名字。”



    天气是从下午变好的,而像是被广播了一样,好像所有人忽然都知道Lusifurice多了个孩子一样,串门的人不计其数——也就是串个门,顺便再送上各种礼物。

    Lusifurice不是很喜欢家里有太多人闹腾,但熟悉的朋友们毕竟是为了自己的生日而来,他绝对不可能做出“赶人”这种事情,至于过来的客人们多数也是了解他这个性格,吃过晚饭之后没有多留地各自回家去,至于最特殊的Watcher,他是不住在镇子里,于是带着自家儿子一蹄子踏出了一条空间裂缝,优哉游哉跑了。

    屋子开始自己打扫那些聚会之后留下的痕迹,还很贴心地整理了一下沙发,Lusifurice很直接地往沙发上一躺:“累死了,我下次说什么都不自己做饭了。”聚会就算了还摊上群吃货。

    Optimus双手手肘撑在沙发靠背上侧头看着Lusifurice瘫痪一样躺沙发上,而被命名为Apoca Calos的小家伙穿着南瓜裤坐在一边歪着头,一脸的懵懂。红蓝涂装的赛博坦人难得以上位者的只是看着自己的伴侣,不免觉得有点好笑,伸手一指头戳在他的眉心,笑起来:“我记得你去年也说不打算自己做饭吧,这次怎么了,又没管住手还是太兴奋了?”视线落在抱着一杯奶昔舔了满脸的Apoca身上,温柔地微笑起来,然后忽然“啊”了一声,愧疚地看着葛优躺的黑暗神,“抱歉Lucy,你的礼物——”

    “礼物?”Lusifurice依然躺尸中,“你不是已经给我了吗?”

    “啊?”什么时候……

    “Apoca啊,”Lusifurice闷笑起来,一把抱起无辜的小儿子,两个黑头发的两双眼睛看着一脸呆滞的Optimus,大的那个笑得一脸贼样,“他不就是你给我的最好的礼物?”

    被爹地像抱猫一样抱着的Apoca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认真和自家妈咪对视,然后忽然把手里胖乎乎的杯子一扔,挣扎着爬到一边去,拍拍手满脸严肃:“父亲,母亲……亲亲?”

    Optimus腾地红了脸,然后被Lusifurice笑着一把勾住脖子往下一拉,彼此的唇碰在一起的时候,他恍惚听到黑暗神含笑的一句话——


    “谢谢,今年也陪在我身边。”


【END】

评论 ( 4 )
热度 ( 2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