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CP多】片段灭文法【01-26】

又来发旧文,同样未完结。

当初还没看LOS只知道米罗被性转了的时候写的文,架空学园。

首发不记得在哪了,弃号的微博还是晋江?

米罗性转米萝、紫龙性转紫珑、春丽性转春利。

性格崩坏OOC有。



片段灭文法


01.

    米萝趿着拖鞋从卧室出来的时候,她的小学妹还在为一串简单的代码挠头。眼看那一头漂亮的黑发就要被主人挠成贞子,她不忍心地过去提示了两句。

    紫珑不笨,选修文科并不代表理科不行,茅塞顿开的表情让米萝觉得她是不是要升天了,不过很快就被作风向来严谨的学妹指出了衣着的不得体:“学姐你又不穿内衣到处晃!”

    “干嘛,我刚起床啊,再说了,”性格格外奔放的南欧美人叼着牙刷低头看看自己——胸大腰细身材火辣——于是一脸淡定,“老娘有胸还不让秀?”

    “胸太大是累赘啊学姐。”紫珑死目。


02.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紫珑正在和她亲爱的学姐进行每天早上必有的互掐,一时走神让她被米萝弹了一下脑瓜崩:“去开门小紫,估计又是你青梅竹马来了。”

    “学姐你至少换件不那么薄的衣服好吗?!”

    “哟,怕你的小男朋友看到姐这么性感火辣的身材抛弃你?”

    “……春利不是我男朋友谢谢,而且他也不是这种人。”

    “矮油,不是你男朋友还经常带你去吃好吃的?青梅竹马啊,身在福中不知福啧啧啧啧。”

    “别逗了学姐,说得像妙学长没带你去吃过好吃的一样。”

    “我靠!老娘大姨妈的时候他带老娘去吃哈根达斯!知道能看不能吃什么感觉吗?!”


03.

    穿着一身草绿色中式衬衫,跨进门的男孩冲着紫珑笑得温文尔雅:“阿珑早啊。”

    “阿利早啊~”紫珑冲着自己的青梅竹马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然后被对方手里的保温盒吸引了注意力,“哎?这是什么——小笼包?!”

    “早安小春……哟,小笼包?昨天小紫才抱怨食堂小卖部的小笼包不好吃你今天就送货上门啦?”米萝换衣服的速度向来凶残,一两分钟已经穿好包括内衣衬衫外套长裤在内整套外出服,走到客厅的小茶几边盘腿坐下开始看早间新闻,“速度挺快的啊,难道在偷偷STK小紫?”

    男孩好脾气地笑了:“米萝姐又乱开玩笑了,昨天阿珑更新了MSN签名,正好家里做了小笼包,妈妈让我带点过来给阿珑尝尝,女孩子出门在外的总不方便——阿珑张嘴。”

    “啊——唔,好吃!兰姨的手艺和十年前一模一样呐!”咬下春利筷子上的小小面点,紫珑眯着眼睛愉快地嚼嚼嚼,模样像只偷了腥的小猫。

    米萝瞪大了蓝紫色的眸子一眨不眨看着那边两只小的:“……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姐把你们的红包都准备好了。”

    紫珑淡定地把春利投喂的小笼包咽下去:“学姐又乱开玩笑。”


04.

    因为早上调侃了几句,报应来得也太快,一路飞奔之后米萝终于赶在上课铃响之前安全进了教室,平光镜上薄薄的一片雾气。

    这节课是天文选修,课程难时间长,对没兴趣的人就是煎熬,更何况一上就是一下午,人气居然还见了鬼的居高不下,80%都是女生的原因……大概因为天文教授长得超级帅。

    米萝每次过来都能被窃窃私语好一阵,不外乎就是在所有妹子都花枝招展的情况下,这个长得格外漂亮的女生居然素颜上阵,永远都是马尾男装平光镜不说居然连粉底都不打,还有笔袋和厚厚一摞参考书,“咣当”往课桌上一砸——是以不管她来得多晚,偌大一个阶梯教室第一排只有她一个人,正对着讲台的位置是个人专座。

    那个帅到能让所有女生公主病发作的教授在响铃的同一时间踏进教室——德国人的踩点能力总是那么神奇——把讲义发下去,环视了一下教室,最后冲着坐在第一排的米萝微微一笑。

    结果米萝在低头看讲义。

    哈迪斯·海恩斯坦教授,今天也有点挫败呢。


05.

    冰河拽着艾尔扎克在开满了紫藤的走道上一路狂奔。

    上课之前卡妙给冰河来了电话说这次的课在他学校里上,虽然知道自己的老师虽然是个绘画天才但其实也就只是个大学生而已,可冰河从来没进过那所高等院校,这要怎么办?

    艾尔扎克身体不算好,至少比不上冰河,被拖着跑了一路之后眼冒金星双腿发软,终于hold不住了,一把甩开冰河的手:“鸭子你能不能别闷头跑了!去问个路不会多丢人的!”

    在“迟到”和“面子”两个问题上迟疑片刻,背着画板的冰河小朋友毅然决定去问个路,反正这所大学级别太高,以后自己考过来的可能性不大,倒也不怕丢人。

    然后他看到这条种满紫藤萝的走道尽头,樱花树下面站了个披散着一头长发的女生。


06.

    “美女姐姐好!”

    米萝从神游中回到现实里,面前站了两个小屁孩,目测要么初三要么高一,莫名有点熟,她嘴角勾起有那么一点点小邪气的微笑来,看着眼前的小家伙们:“嗯?有事吗?”

    冰河觉得脸有点烫,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艾尔扎克勇敢地顶了上去:“美女姐姐,我们是来找人的,姐姐可不可以告诉我们这个学校的东校区美术系三号楼要怎么走?”

    “美术系三号楼啊……跟我来吧,我带你们去。”米罗微微思考了一下就爽快地决定给两个小孩子带路——通常她可没这么好说话,只是就在刚才发愣的时候她忽然有点想吃三号楼楼下那个小卖部小妹的手工布丁而已。

    两个小孩子感动地对视一眼,齐齐弯腰鞠躬:“谢谢美女姐姐!”


07.

    “原来你们两个是卡妙的学生啊,”往目的地走的路上随便聊了两句,米罗总算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觉得这俩孩子有点眼熟了——俩小鬼一个金毛蓝眼睛一个绿毛绿眼睛还戴个眼罩——卡妙之前和她说过,“那家伙今天发什么神经了让你们到这里来上课?”

    “说是他学校的景色不错,可以练练素描,结果只说了个大地址,也没说清楚具体的要怎么走……”冰河小声抱怨,“我们在这里转半天了,幸好来得早……”

    迟到什么的简直太可怕,才不想被老师吓成冰雕。

    米萝豪气万丈地将手一挥:“放心,有老娘在,卡妙就找不了你们两个的麻烦!”


08.

    老师居然也有被人指着鼻子没法反驳的一天……

    冰河和艾尔扎克目瞪口呆地看着卡妙顶着米萝的咆哮大气不敢出,而同一间教室里,戴着眼镜的紫发青年和一个长发烫成夸张贵族卷的冰蓝发青年一脸的见惯不怪。

    “是你要这两个小子来咱们学校上课结果又不跟他们说清楚美术系三号楼在哪!圣大的学院地图是人类能看得懂的吗?!还是说你指望俩十几岁的孩子能认识希伯来语的一二三?!”米萝瞪着眼前石青发色的青年,直到对方差点土下座说“小萝我错了”,这才转过头来看着两个已经傻了的孩子,“没事,以后有什么事请来找我,天塌了帮你们顶着!”

    米萝姐姐……大天使啊!!!

    冰河和艾尔扎克不知内情,但围观的两个人可是很清楚为什么米萝会大发雷霆——其实就是泄愤,上次卡妙明知她生理期还带她去吃哈根达斯……这不找死么,青梅竹马也不带这样的。


09.

    “小萝好凶哦嘤嘤嘤TVT……”卡妙一脸累不爱,冰山王子形象全没了。

    “凶?再凶你不也喜欢人家——别闹了卡妙,小萝又不是第一次凶你,她本来就习惯护着年纪小的,再说这次本来也是你不对,哪有让人来不说清楚地址的?”穆推了推眼镜,淡定地看了一眼好友,顺便再用小刀修了修刚做好的石膏雕像,随后满意地点点头。

    另一边在画板上调颜色的阿布罗狄探出头表示赞同:“别挣扎了卡妙,你就是个抖M。”

    两个小的眼观鼻鼻观心噤若寒蝉,专注地涂着窗外的景色——暮秋的景色依然保持着夏季的活力,却也有了些冬日的刻薄,何况大学校内的景色也实在美丽,难怪老师会让他们过来。

    卡妙可委屈:“可这是她第一次因为别人吼我QAQ!!”然后瞬间又一脸的满足,“可是可是,被怒火烧着的小萝也好帅,好像雅典娜哦……还是战场版!我又有灵感了!”

    穆和阿布罗狄对视,皆在对方眼里看到三个大字——没救了。


10.

    紫珑高一的时候独自来到了这座城市,认识了米萝,然后在这位好心学姐家借住下来。她读的是圣大直属高中,已经内定保送,比起其他要死要活的高三生,她的生活惬意得让人咬牙。

    她喜欢在图书馆消磨时间,历史类小说是紫珑的最爱,而她钟爱的位置永远都是两个巨大书柜中间那个小小的飘窗。窗边柔和的阳光下,黑发的少女一身饰着墨画游龙的白色旗袍,耳边憋着带有流苏的白色花朵发卡,端丽的脸庞在阳光下近乎玉石般透明,素白的手指轻轻摩挲书页,嘴里似乎还在无声念读着什么,然后忽然露出一个温柔的微笑。

    路过的人都忍不住放轻了脚步,生怕打扰了这仿佛画卷一般美丽静谧的一幕。

    瞬从来没看过他哥哥发呆。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书从架子后面绕过来的时候,他就看到自家狂霸酷拽帅的哥哥一脸呆愣的表情看向某个方向,凑过去顺着对方的目光看,了然。

    圣大名物之三,窗边的精灵——听起来是很俗气没错。

    而那个沐浴在暮秋阳光下的少女似乎是感受到了什么一样,她放下书,侧过头来看了看这长相迥然不同的兄弟,那双温柔的眸子里仿佛敛进了比阳光更耀眼的光芒,而后她微笑轻声问道:“有事吗?”


11.

    和瞬、一辉青梅竹马的艾斯美达在某天过来蹭饭的时候在饭桌上一阵见血,金发的女孩交叉双手抵着下巴装碇司令,压低了嗓子问那个向来缺根筋的玩伴:“阿辉你恋爱了吧?”

    一辉勺子掉在桌子上,脸上表情简直算得上是晴天霹雳。

    最近一直苦于老哥反常的瞬顿时恍然大悟,一脸乐颠颠的表情幻想自己说不定会有个漂亮的嫂子,哎呀难怪最近哥这么奇怪,原来是因为看上人家妹子了?

    艾斯美达笑得趴在桌子上发抖,一边擦眼泪一边说一辉啊一辉,我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会看上女生呢连我这么优质的女孩子都拒绝你的真命天女到底是要多么高素质。


12.

    瞬发挥身为文科生的讲故事天赋,添油加醋地为金发的女孩子说了说那个偶然相遇的午后,那个黑色长发在身后披散的少女是如何沐浴着阳光坐在两个高大的书柜之间,发卡上的流苏落在单薄的肩头,捧着书本黑色封面的指尖素白,嘴角翘起的弧度细微而美好,而素净的东方式长裙又是如何勾勒窈窕的身躯。

    艾斯美达听得一脸神往:“哇……这妹子一定是报考的历史系吧,看看,人家历史系的妹子就是这么有气质,回头我一定要找她要个电话!”气势熊熊【没错字】地握拳。

    两兄弟表情怪异地一起看着这个报考了森林科学系的女汉子。


13.

    圣大,全称圣域大学联合学院,名字土得掉渣,但是实力却是公认的——最好的师资、最好的教学设施,全国最大的图书馆,这一系列的“最”,造成了你在学校里可能遇到任何人。

    任何国家、任何肤色的学生都不奇怪,据说还有朱迪加和亚特兰蒂斯的留学生——至于学校的高层,据说校长大人还是数一数二财团城户老爷子宝贝孙女的教父。

    当然了,虽然有着这样的关系,但这位乖巧漂亮的小小姐却不是那种被养在深闺人不识的外星人或者仗着家里有钱就横行霸道的公主病,放在任何地方,她都是难得一见的乖孩子。


14.

    而此时,才十六岁的城户大小姐纱织正和自己的好朋友手牵手在自己未来一定会进入的大学里闲逛着,她穿着一身并不显眼的小长裙和小皮靴,头上的遮阳帽用绢丝装点出小小的花朵。而身边黑发的少女则是一身与平时不同的打扮,由中世纪骑士装改装来的黑色西装版型利落,脚下的马靴磕在地面上时有着清脆的声响,想想也知道踩在人身上会有多疼。

    是以连个搭讪的都不敢过来。

    “小紫你真好~”纱织在紫珑脸上响亮地亲了一口,蹦蹦跳跳地转了一圈——相比起紫珑明显是比一般同龄人发育更好的身体和身高,这位乖巧又活泼的小姑娘就要稍逊色些了,但也不能否认她以后一定会是个大美人,“我还在想今天爷爷为什么会允许我一个人来这里,连我不让辰巳跟来都允许了,原来你在这里等我!”

    紫珑抿唇笑了笑,学着男性的礼节朝纱织微微弯腰行了个礼:“很荣幸为美丽的公主当护花使者。”这种年龄的女孩子气质都是跟着衣服走的,而现在的紫珑就算依然是一张文静的脸,却实打实是一副英姿飒爽的女性骑士模样。


15.

    “打搅了……诶?”两个女孩子推门进来,然后和坐在窗边蓝紫色长卷发的大美女眼对眼撞个正着,于是紫珑精神起来,“米萝学姐,你怎么会在这儿啊?”

    米萝朝画室另一角的两个男孩子抬抬下巴:“我来找阿布看他能不能帮我参考一下新买的外套,结果被卡妙拉过来帮这两个小鬼当模特了——来,冰河、艾尔扎克,等等再画,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学妹紫珑,还有,这个学校老大的干女儿城户沙织,乖乖叫大小姐。”

    “呃,你们好……”纱织唯一的美中不足可能就是有点怕生,她对于这个圣大传奇性的人物当然是发自内心的钦佩——体育万能,成绩优异,那张脸更是继承了希腊神话里那些高挑成熟的女神们近乎妖艳的美貌,虽然她的漂亮只展现给自己相熟的人看,一个知道怎么通过化妆让自己加10分的女孩子当然也知道怎么让自己通过化妆减20分,不过就算是减了20分依然很耐看。

    ——因此学校里米萝的女性脑残粉可不是十个二十个那么简单,“姐姐大人后援会”可是个相当可怕的社团,名声都传到校外去了。


16.

    “啊还有、米罗姐姐好……”纱织说话的时候才发现好像搞错了主次关系,红着脸问好。

    至于米萝这边,她家势力也不小,“安达里士”这个家族向来被称为“恐怖的怪物”,她认识纱织的时候小姑娘才十岁,对这个半点大小姐脾气都没有的小姑娘,米萝也挺有好感。

    ——虽然比不上能和她一起在外面租房子的紫珑,但是这种惹人怜爱却又一点都不做作的样子实在是男女通杀,米萝心里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还是可爱点为好,如果谁都像紫珑一样成熟过分那谁受得了?白白浪费一张漂亮的小脸,倒是没有像面对紫珑一样下手捏人,只懒洋洋打了个招呼:“你好啊,跟小紫过来提前适应学校吗?”

    堇色长发的小姑娘有些拘谨地看着米萝,于是她温柔地向她们笑了笑,指着一边胡乱堆积着的作品区:“不如你们自己看看,等着两个小孩儿的老师回来了我陪你们去吃点东西?”


17.

    卡妙从课上回来就看到自己未完成的作品【灰糊糊的稿纸】被两个小丫头拎在手里,看着就要发火,却被穆一把拉住,眼神示意,然后他看到了一边翘着二郎腿气势爆表的米萝。

    众目睽睽【其实一共也就七个人】之下学生会会长瞬间从马上就要发飙的西伯利亚老虎变成了求虎摸的挪威森林猫。

    “小萝~”卡妙讨好地凑过去,“那啥,就是参加比赛的那张画……能让我打个底稿吗?”

    较为中性的女声忽然往上拔高一截,米萝的脸上写着明明白白的不敢置信,她看着卡妙:“别告诉我你的参赛作品脸底稿都没打?!”

    “没……没有……”平时在广播通知里学生会会长那冷冽沉稳的男音简直是低声下气。


18.

    “要你何用。”米萝翻个白眼,径直走到一边的屏风后面【其实就是专门为她准备的】。

    几分钟后,她再出来时身上已经不是那一身干净利落的运动装,而是血红的希腊式短衣短裙,布料之外的肌肤被泛着金属光泽的EVA材料铠甲包覆,银白的头盔是传统的雅典式,战靴的边沿一直连接到了镶嵌着蓝色晶体的腰带,手上还拎着杆饰有羽毛的长枪。气势爆棚的妆面,黑色的披风覆盖在她的身上,蓝紫长发松松挽起,若隐若现姣好的身材曲线和花纹精美的战甲。

    她往画室最里面的那罗马时期风格的石椅上一坐,几乎所有人都看到她身上黑色的斗篷差不多是违反重力规则一样猛地散开,然后将椅子完全覆盖,“锵”的一声长枪碰上扶手,米萝翘起二郎腿单手撑着脸,如同施舍一般慢慢勾起下巴,满满都是傲慢。

    “画吧。”她对她的青梅竹马说。


19.

    穆站在卡妙后面,看着自己的室友兼好友几乎狂热的眼神和颤抖着的手,冲着眼前的祸水摇摇头:“米萝你不去表演系简直太可惜了,活脱脱就是个克丽奥佩托拉七世啊。”

    “首先我是个希腊人,对成为克丽奥佩托拉七世一点兴趣都没有,”祸水理直气壮地看着丁香色长发的温和青年,“那种凭着美色保全国家的事情我不擅长,我比较喜欢用拳头说话。”

    ……我错了米萝,你这性格活生生是个Iris。穆单手扶额。


20.

    阿布罗狄抱着个石膏人头推门进来:“哟,挺热闹啊——卡妙你……哇哦,这是终于打算开始搞了?”浑然不觉自己的造型有多像刚从凶案现场回来的。

    “闭嘴。”沉浸在自己世界的卡妙回过去一句。

    “OK我闭嘴。”阿布罗狄把石膏人头放在桌子上,举起双手,“那我吃饭去了。”

    米萝涂着水润唇膏的上下嘴皮子一碰,遥遥朝兀自燃烧着的青年一抬下巴:“等他打完底稿一起去吧,今天他请客,顺便把小紫纱织他们一起算上。”

    纱织惊讶地“诶”了一声,想拒绝却没能敌过米萝的女王气场,而紫珑则一个激灵忽然想起上次自家学姐生理期的时候卡妙学长请她吃哈根达斯的事情。

    ……米萝学姐你果然还在记仇是吧。


21.

    卡妙本来就是美术专业,手下速度快得令人咋舌。

    不过半个小时,他已经在数张纸上画出了模糊的轮郭,并不只有高傲坐在王座上的女性,战斗着浴血的模样、悠闲在花园中的模样、捧着书站在神像之下,又或者是骑着马驰骋在大块宝石一般的海边——或是身着古希腊威风凛凛的战甲,或是穿着古埃及妖娆修身的长裙,或是十五世纪祭祀的华服,还有现代女性帅气的骑马装。

    每一张每一幅,都找不出任何错误的细节,再之后只需要稍加细化,上色之后便能成为“卡妙”这个美术天才的名字下又一张佳作。

    阿布罗狄抢过几张看了看,邓布利多摇头:“妈啊,这人的想象力只会用在小萝身上吧。”

    结果那个不要脸的法国佬一脸正色地反驳来自瑞典的水色长发男人:“别开玩笑了小萝的罩杯我就从来没有——唔噗。”乖乖画画的冰河和艾尔扎克惊悚地看着自己老师缓缓倒地。

    动手的那个漂亮妹子慢慢收回了拳头,拍拍手:“老娘D杯。”


22.

    在场的男性下意识抹了一把鼻子下面,啊还好没血。

    而另外两个女孩子虽然震惊于米萝的话,但都忍不住下意识地低头望自己胸上看了一眼,然后有些失望地发现别说D了……就连C都算不上。


23.

    今天圣大校内BBS上最惊悚的消息。

    “妈!呀!会!长!今!天!在!麻!辣!烫!请!客!!”


24.

    “脸呢!要脸不要!”卡妙酒劲上头,凶神恶煞冲着阿布罗狄拍杯子,“你们为啥要来!”

    四个还没上大学的的在另一张桌子上乖乖吃东西,这边桌子上四个大学快要毕业的正在异常奔放地喝酒——穆眼神混沌看起来要跪了,卡妙耳朵通红冰山王子气势全无,阿布罗狄一脸冷静捏着杯子咬断了筷子,米萝优哉游哉把第十二瓶酒打开,然后嘴对着瓶子仰着头直接喝——被她过于奔放的喝酒行为引来围观的众人表情异常钦佩。

    这才叫女汉子有木有,你们这群男人简直弱爆了——大概蒸腾了点酒气,放下瓶子之后米萝斜着眼睛看了看自己桌子上的三个男人,蓝紫色的眼睛颇有点媚眼如丝。

    然后米萝给隔壁桌也叫了两瓶酒。


25.

    “隔壁桌的都给老娘闭嘴!吃不吃东西了!”喝多了的紫珑忽然站起来一拍桌子,白净小脸上晕着一抹红,动静震得她面前的碗筷一阵乱跳,艾尔扎克筷子上的一个鱼丸扑通掉进碗里。

    纱织一时不察着了道喝了点酒,现在也是小脸红红,他晕乎乎地抬头看着紫珑,漂亮的大眼睛眨巴眨巴,格外钦佩的样子:“小紫……嗝……小紫好帅啦……!”

    吼完之后就是一阵头晕,黑发的小姑娘晃了晃,还没来得及一头栽倒下去。


26.

    大概米萝没想到这几个孩子都不擅长喝酒,冰河和艾尔扎克本身都是不胜酒力的人,而紫珑的酒量,说一杯倒都算是抬举。

    纱织的惊呼之中紫珑到底没有真的躺地上去,一双手接住了她,男孩在变声期有些嘶哑的声音沉沉地在她耳边问:“同学?没事吧?”


【TB暂时没有C】

评论 ( 3 )
热度 ( 50 )
  1. artscoo海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