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食之契约养肝中。
F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食契:鸡尾酒X男御【猫形态】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SG/红擎】癔

熔炼池边的拆梗,互相忍着杀意……或者说多少都不太正常的两个人。

……我真爱SG,不知道为什么。

意识流注意。




【红擎】癔

    熔炼池边,两具机体纠缠在一起——以某种不堪入目的姿势。

    Optimus低着头雕,双手掐在Starscream的脖子上,发声器里止不住漏出的尖利抽气声,神色半是痛苦却又半是傲慢:“说好的要杀了朕呢……”

    大面积白红涂装的机体喉咙里野兽一样低沉的喘息,小半个机体悬空在熔岩正上方。

    “说好的,绝对不会和朕同流合污呢……”

    绛紫色的机体削薄的唇仿佛低咒,绵密地飘入音频接收器,然后钻进电子脑CPU的最深处。

    “说好的……要为水晶天城那些无辜者报仇呢……”

    腰肢因为被入侵而酸软无力,然而Optimus却仿佛身在战场,他用尽力气挺直了机体,然后居高临下地看着Starscream,嘴角挑起一个弧度残忍的微笑——

    “你现在……又在,干什么呢……”

    是啊,我现在……到底在干什么呢?看着神色和“情色”二字完全无关的Optimus那格外冷漠的神色,Starscream微微眯起了光学镜。


    一开始似乎就是个轻描淡写的——陷阱。

    Autobots君主的熔炼池,独自潜入的自己——为什么没有看出这是个陷阱呢,Optimus身边竟然会没有近卫,甚至连Jazz和Ricochet都不在他身边,更别说那个一直在他脚边绕的新兵。

    真是个……太过绝妙的机会了。

    不同于Decepticons的首领,Starscream其实并没有那么多悲天悯人的伤感,他加入这一方的理由一部分小部分理由是因为他们就了濒死的自己,而剩下很大的一部分是因为水晶天城的覆灭,谁能想到那个曾经会温良微笑着的年轻人,会成为那样一个可怕的暴君?仅仅因为自己拒绝加入Autobots。

    而面对Starscream的到来,Optimus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甚至连一句“你怎么会在这里”都欠奉,他只是抬起光学镜来看了他一眼,态度自然得仿佛是面对着Autobots的下属而非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Decepticons气象学,淡淡地一抬下颚:“坐。”

    货真价实的“君王”气度。

    自己好像很久没有见过对方战斗面罩之下的装甲了,Starscream忽然想到,他在Optimus几步之外的副座坐下,能坐在这里的向来只有对Autobots忠心耿耿到无可指摘的人,而自己对于这位帝王而言是什么呢——大概是“水晶天城的余孽”吧。

    Optimus大概是在进行被地球人成为“酗酒”的活动,高纯的能量液被咽进喉咙,摄入管线起伏着吞咽的痕迹。然后他冷不丁开了口,嗓音被高纯浸出一股魔魅的味道来——

    “还不动手吗?”


    说好的动手呢?就这样动手?

    Starscream再次抬起视线,顺着那两条紫色涂装的手臂望上去,对方神色隐忍又充满不耐,只是说不清他不耐的到底是自己还是自己的技术。

    他忽然有点气闷,技术不好也没办法,自己能找谁练技术去?

    Optimus双腿跨在Starscream的机体两侧,因为机体反应而止不住地颤抖,然而表情却和“柔弱”或诸如此类的词语扯不上半点关系,他看着被自己掐住脖子的气象学家,板着脸,却仿佛热恋中的小姑娘向自己的男友撒娇那样,温柔、并且甜蜜地开了口——

    “你不是说为了杀朕可以付出性命吗?你现在往下跳下去,朕跟着你一起死,怎么样,一起死吗?”

    “不了,”Starscream终于说出第一句话来,喉咙上的双手压迫到发声器,他却像是没有察觉一般,“你还不值得我付出性命。”

     Optimus闻言古怪地看着Starscream,然而随即露出微笑——真心实意的那种——然后口气轻快:“是吗?朕很满意。”

    熔炼池边最终归于无声,除了熔岩中气泡碎裂间隐约的喘息和摩擦声。


【end】

评论 ( 4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