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路擎】魇

虽然不是虐但是……我要写哭了……不对,已经哭过一次了……

一切都是这个人的锅 @铅白 

讲真……路擎接受点梗。




【路擎】魇

    这场景有些熟悉。

    Lusifurice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眼前这怪物比较好,巨大,丑陋,而张嘴时吐出气体甚至还带着尸体腐烂后的气味,甚至连习惯死亡与尸体的黑暗神都露出了嫌恶的神情。

    巨大而肿胀的身体,青灰且崩裂的皮肤,三对布满疮疤与破洞的翅膀折叠在身后,脚爪上弯曲到极致的爪子宛如匕首,破败的肢体紧紧扒住岩石,它的嘴里,带着腐蚀性的口涎滴落下来,蛇类一般的舌头和朝外弯曲的利齿,而腥黄色的眼睛没有一丝活物气息——这怪物紧紧盯着眼前长发纷飞的黑暗与死亡之神,尸化的嘴角慢慢露出一个阴森森的、近乎笑容的表情来。

    手里的法杖化作晶莹的蛇形手链,背脊上的双翼伸展而出,半边金属的翅膀因为零件的重组与位移而发出声响,Lusifurice仰头看着这个庞然大物,皱起了眉头,他认识这东西。

    虚空之龙——可它不是早就被自己杀死了吗?!

    Mortis世界尚还未成型时,存在于混沌之中的一共只有三个神灵,年幼的时空之龙甚至还没有诞生出空间的神格。Fitna严格而言并没有没有战斗力,而Shnell又太过年幼,这情况是在太过复杂,以至于Lusifurice于是成了唯一有战斗力的人,而与他们同时存在于混沌之中的则是各种怪物,“虚空之龙”就是其中之一。

    这怪物被称为“龙”,却与后世那些矫健优雅的生物只有外表近似,被称为“龙”只因为它足够巨大又足够强大,当年Lusifurice最终杀死了虚空之龙,也几乎陨落在这一场战斗之中。

    正是因为让这令他印象深刻的战斗,Lusifurice对于这个被自己杀死、也险些杀死自己的怪物记忆犹新,被称为“冥龙”的黑色镰刀被从身体里抽出,撕开了凝滞的空气。

    然而下一秒Lusifurice睁大了双眼,那双金属色眼睛中属于动物的半透明瞬膜在眼球上猛地划过,暗金瞬间转成血红,他看到虚空之龙那有些病态的巨爪之下闪动着某种熟悉的金属光芒。那不过是怪物脚下一个看不清楚的影子,然而那金属蓝色的涂装和艳丽的火焰纹路已经彻底标明了身份——何况Lusifurice眼力向来优秀。

    “Opty……?”

    虚空之龙慢慢咧开嘴角,神色仿佛嘲弄,于是瞬间一股震怒的情绪影响了着整个空间,黑色结晶在他脚下仿佛裂纹一般眼神开去,刀刃燃起冰冷的烈焰:“你做了什么?!!!”

    镰刀的长柄被握得咯咯作响,然而发出更多声音的却是Lusifurice的手指骨,那遥远得甚至缺少的太古时代,他独自杀死那些怪物诚然是自私不假,然而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们威胁到被他视为家人的Fitna与Shnell,而虚空之龙是其中威胁最大的一个——Lusifurice从来没有怕过这东西,他既然能杀死虚空之龙一次,自然也能杀死它第二次。

    错误的地方只在于这东西找错了下手的对象,没有人——没有人能伤害Optimus Prime!

    这些怪物没有半点近似于“脑子”的东西,要不然也不会不知道惹火一个曾经杀死过它一次的人有多么可怕,它甚至看着Lusifurice展翅飞上了自己所在的那块山岩都没有反应,不知道躲避,而是炫耀力量般地发出低沉的咆哮,俨然是挑衅的味道——脚爪抬起往下一踏,一阵金属被重物压迫后令人牙酸的“咯叽”声让Lusifurice瞳孔猛地缩起来:“把爪子从他拿开!”

    空气发出剧烈的爆响,半路杀到的黑色镰刀格开再次踩踏下来脚爪,而匕首一般的爪子几乎要划破Lusifurice的脸,而它的爪子上带着能腐蚀空间的毒液。

    这些太过危险的东西却让Lusifurice有些走神,他忽然想起自己曾经说过,只要他不死,那么Optimus也不会死,然而现在——他甚至不敢低头,唯一的念头就是……杀死这个混蛋!

    先前就已经说过,虚空之龙被称为“龙”的原因,自然是因为体型与力量都极为庞大,一时间施加与镰刀握柄之上的巨力,即使是精通锻造的黑暗神也无法在一瞬间卸下力道,止不住地往后退了几步,然而脚跟碰到的某种冰凉东西让他知道自己已经现在无路可退——哪怕Optimus真的已经……他也绝对不允许这混蛋碰触到他的机体半点!

    被镰刀上脚爪的力量压得皱起眉头,黑暗神的手臂上,肌肉隆起即使隔着布料依然能看出充满力量的线条,血红的虹膜闪动异样的光芒。Lusifurice忽然撤下一只手来,紧凭着半边的肩背支撑起那股格外巨大的力量,撤下那只手的掌心把空间中游离的黑暗元素聚集成火焰的模样,随后抬手将那股力量向几乎贴到自己脸上的指爪推过去,随着“咔嚓”一声脆响,那些锐利的指爪被暴戾的黑暗元素猛然炸断。虚空之龙因为剧痛而抬起了脚,然而还不等他嚎叫出声来,长柄镰刀耍刀花一般绕着手一圈转过去,随后内曲的刀刃勾住了那个怪物的脚腕。

    接下来的动作就变得格外简单——握紧镰刀,平移——于是那只脚爪轰然落在地上。

    神器可以伤害神灵,自然也可以伤害神灵之下的物种,虚空之龙看上去太过强悍,然而说实话也不过只是诞生于混沌之中的怪物罢了——连Lusifurice自己也没有料到效果居然会这么好,他看着头顶有着巨龙外形的怪物,指尖猛然出现五朵甚至比刚才更大的黑色火焰,中央甚至泛出了一点点莹白色的光来——和光明元素无关,那是温度极高的象征。

    “你有胆子伤害他,那就去死吧。”

    伴随着虚空之龙因为剧痛而显得格外惨烈的咆哮,Lusifurice低声的喃喃仿佛呓语,燃烧在他指尖的火焰吞没了半只手,将他身上那些累积多年的黑暗元素作为燃料,仿佛一条黑色的金属臂甲环绕着手臂。那只被斩下的龙爪还在一边痉挛着抽动,暗色的血液蔓延一地,甚至因为伤口的的位置比Lusifurice本身还高,那些腥臭的血液飞溅时不免落在了黑暗神的身体和长发上,那张因为过度魔力的燃烧而显得有些苍白脸上也沾染上了不属于现实活物的生命之源,然而却没有半滴落在他身后——甚至没能让微微眯起眼睛的Lusifurice退后半步。

    他不愿退后也不能退后,虚空之龙的血和它的唾液会腐蚀很多东西,黑暗神是为数不多的例外——而Optimus就在他身后,不敢回头,不代表他会任凭这些聚集着“恶”的东西碰到他!

    因为被斩落了一只足爪,感到了剧痛而咆哮着退后的虚空之龙终于现出了些畏惧的样子来,而Lusifurice也也终于抬起手来,那只燃烧着火焰的手掌贴在了被自己斩落的脚爪上扣上,那些泛着白光的黑色焰舌瞬间像是落在了草丛中的火柴一般猛烈地燃烧起来,虚空之龙身体之中那些来自于混沌的血液成了这些火焰最好的燃料。

    烧吧,把这头早该死在数千万个纪元前的爬行动物烧成灰烬!

    水元素之外的任何元素都能成为火焰的原料,而黑暗元素为原料的火焰,最恐怖的特性是“污染”,如果没有元素光明元素与水元素从根本上进行压制,这火焰能燃尽一切。

    虚空之龙的身体被黑色的火焰完全吞没,只能看到它的巨大身影在火焰里垂死挣扎,没人能从黑暗元素点燃的火焰中逃掉,哪怕是Mekafurice亲自前来,如果他不把那个人鱼模样的水神一起拉过来的话同样也没法灭掉这被兄长点燃的火焰——而在这之后,Lusifurice才转过身,他终于看清了近在咫尺的惨状,于是腿一软,从来不对任何人屈膝的黑暗神直接跪在了地上。

    莹蓝色的能量血液留下满地妖异的痕迹,火种舱的位置被破开一个足有巴掌大的窟窿,蛛网一般的裂痕蔓延开去,青白色的固态火焰早已消失无踪;端正面孔上蓝色的光学镜没有了半点光亮,磨得掉色的的涂装只剩下为数不多的一丁点颜色,红色和蓝色仿佛蒙上了一层灰白色的翳;坚固的装甲甚至连“七零八落”都无法准确来形容,肩膀和腰部的装甲已经完全碎裂,左腿更是近乎粉碎——Lusifurice甚至有些疑惑自己为什么还没有真的崩溃掉。

    他的双翼颓然逶迤在地上,颤抖着伸手抱住破碎的机体,枯骨般的手指一点点抚过那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部装甲,带着点孩子才有的迷茫和怀疑:“Opty……Optimus?”

    醒醒……

    黑暗神仿佛回到了永冻冰碎裂之前的样子,眼中是空无一物的傲慢,无机质地倒映着那些碎裂一地的金属残片和能量液——Opty……你醒醒?

    ——醒醒。

    Lusifurice把头埋在没有盔甲的肩头,赛博坦人身体里那些细小的线路跳跃着蜇人的电光,然而黑暗神却仿佛完全没有感觉到一般,唇贴在银白色的金属肌肉上。

    醒醒啊……



    “醒醒Lucy!Lucy你做噩梦了?——快醒醒!”

    带着金属暖光的机械手指拂开黑暗神额前的黑发,Optimus有些呆滞,他从来没遇到过眼前这种情况,他的认知之中Lusifurice一直是个足够强势的人,无论如何也不会露出现在的样子。

    ……难道是因为刚才那个梦?虽然确实是很可怕是没错,但是那是自己的梦啊?

    长发甚至黏在皮肤上,苍白的皮肤泛起不正常的红色,汗水顺着皮肤落在枕头上浸出一片濡湿的痕迹,他被噩梦魇住了,有什么能让黑暗神露出这么软弱的样子,甚至是……眼泪?!!

    看着对方狭长的眼角缓缓滑落下来的液体,Optimus慌了,他甚至顾不得别的什么,伸手一把拽住了Lusifurice睡袍的衣领一把把人抓起来,咆哮着吼道:“Lusifurice Calos!!!”

    黑暗神终于睁开了眼睛——情绪极端波动之下才会出现的红色。

    “你醒了?!太好了,我还以为……Lucy?!”终于看到那双带着点迷蒙的眼睛睁开,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Optimus还是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可还不等他喘一口气,一双钢铁般的手就狠狠将红蓝色的机体一把搂在了怀里。

    黑暗与死亡之神坐在床上,全身都抖得像被丢弃在极致的寒冷之中,他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的溺水者,死死抱着Optimus说不出一句话来。放在平时,面子薄的赛博坦人肯定脸红得连一句话话都说不出来,但这种情况下他没闲工夫去关心接触的距离,而是同样有些慌张地抱住了对方的肩背,问他:“Lucy?Lucy你怎么了?别吓我——”

    “我梦到你死了。”

    嗓音沙哑,浓重的鼻音让Lusifurice的话有些变了调,甚至带着哭腔,然而也就是这样简单的一句话让Optimus的光学镜罕见地晕开一片水雾,他低声道:“……我也梦到,我死了。”

    那个被紧紧搂在怀里的机械生命听到自己的盔甲发出挤压的声音,随后抱着自己的那个人顿了一下,然后轻声问道:“原来是这样……你做了和我一样的梦吗……”

    感到揽在机体上的手微微收紧,Optimus觉得有点疼,然而却没有阻止Lusifurice的动作,

他安抚性地轻轻拍拍对方的肩膀,轻声道:“我也不知道……只是梦到我被一个叫‘虚空之龙’的东西杀死了,然后你……”他斟酌了一下自己的词句,“说真的,你那个时候简直就像……就像疯了一样——那头龙,最后被你烧死了……对吧?”

    “末世劫焰……以黑暗元素作为燃料燃起的火焰,不仅是肉体,连灵魂和‘存在’都会被烧得一干二净,”Lusifurice仿佛在尽力压抑着自己血管里那些暴虐与嗜血,“虚空之龙不过是我最初的手下败将,我能杀了它一次,当然也能杀了它第二次——它居然伤害你,甚至还胆敢杀了你……!就算是梦境,我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丁点,哪怕是我自己!”

    Optimus这下是真的怔住了。

    无论是从前在领导Autobots对抗各种威胁还是来到失落镇后面对那些入侵而来的元素兽们,这位前赛博坦的执政官都颇有点身先士卒的味道,总是一马当先地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每个认识他的人每次都客串街坊大妈把不要命的Prime狠狠数落一次,然后下一次更无语地看着他又带着一身伤回到家里,还笑着说没事没事。

    地球上那个古老的亚洲国家有句话叫“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表现在这里就是很多时候连黑暗神都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总不能把Optimus锁在屋子里吧?他的妻子可是个强悍的战士!

    但Optimus很少考虑自己,甚至很少考虑自己拼命后别人的反应,只不过这一次,他总算是看得清楚了——仿佛是亲眼看到世界崩毁于眼前的绝望,暗金色的双眼没有了平时近乎宝石一般璀璨的光芒,而是鲜红得仿佛要滴下血来——Lusifurice在Optimus面前多数时候强势又温柔,他根本记不起来对方什么时候居然露出这样的表情。

    更重要的是,这表情是因为自己才出现的。

    好像忽然照亮了某个被忽视的细小之处,Optimus也不自觉地抱住了黑暗神,这个向来强势的男人露出这样脆弱的样子,火种之中深埋的仁慈与怜悯在这个时候露了头——虽然他从来不觉得Lusifurice需要任何人的怜悯——蓝色的光学镜微微眯起,仿佛是下好了某种决心,虽然不需要呼吸,然而Optimus还是深深吸了一口气,软金属的唇微微贴上Lusifurice的肩膀。

    “Lucy,我……绝对不会让你露出那种表情的!”

    Lusifurice也开了口,沙哑却坚定:“——我也,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像虚空之龙那混蛋一样伤害你的!”


【END】

评论 ( 6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