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食之契约养肝中。
F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食契:鸡尾酒X男御【猫形态】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路擎】邀约

套用朋友的话:总觉得在这个世界生活好久了,那就回地球去看看吧。

我还是萌Sam和Mikaela,让他们结婚了。

在我的世界观里,这样的世界说不定就是真的,但是看电影的走向……呵呵,我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

【说是Sam和Mikaela结婚,结果还是路擎在秀】




【路擎】邀约


    “今天有什么新闻吗……Opty?”Lusifurice拖着步子走下楼来,还有点迷糊,有点惊讶地看着Optimus抿着唇看着什么,眯了眯眼,发现他面前摆着一封已经拆开的信。

    死神将手撑在楼梯栏杆上,干脆地一翻身从二楼跳了下来,背后遮天蔽日的翅膀仅仅出现了一瞬间,下一瞬间又收回身体里去,轻快地落在地上,然后他伸手从后面搂住了赛博坦人,下巴搁在对方肩甲上,而黑色的长发则顺着蓝色的金属盔甲滑落下去,凑在对方音频接收器边吹了口气,语调慵懒:“Good morning……My dear Allspark。”

    “Lucy!”换来一声恼羞成怒的低喝。

    Lusifurice露出一个得意的微笑,旋即在餐桌另一边坐下,咖啡壶咔哒咔哒挥舞着小小的尖爪子跑过来,倒上一杯咖啡,他惬意地喝了一口:“所以?什么事情能让你露出这种表情?”

    Optimus轻轻敲了敲面前那封信:“我只是有点惊讶,你居然和Sam还保持着联系?”

    “Sam?哪个Sam?”

    “Witwicky,你知道的,Sam Witwicky——就是那个之前还在战争中的时候给予我们很多帮助的地球原住民,”Optimus用一只手撑着下巴,随手比划了一下,“你念大学的室友。”

    而Lusifurice已经反应过来了,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哦……你说他啊?我觉得他性格不错,人也挺老实,怎么说都帮了你不少,所以给了他通讯地址,在那个世界当然也有失落镇的通讯鸟,虽然他肯定以为是一般的邮政……怎么,这封信是他寄过来的?”他放下手里的咖啡杯,起身绕到Optimus后面,一只手撑在桌面上,看着这封信,然后忽然怪笑一声,“Sam的婚礼请柬?和那个姓Banes的小姑娘?结果最后还是这个姑娘啊,不错,那小姑娘胆子大也压得住他,我还在想他们什么时候才结婚——Opty,你说是不是该点诚意祝贺他?”

    然而Optimus却沉默了一下,然后带着点征求地询问道:“我……要不就不去了吧,当初在地球上我们给他带来那么多麻烦,而且这封信上也只说了请你过去——”

    “想什么呢天才,”Lusifurice拈起那张花纹优雅考究的邀请函,在手里转出一朵花来,倒没怎么生气,“我们打个赌,Sam一定想办法把邀请也发给Bumblebee了,只是因为你不在那里才没送到你手上,再说了,就算你们真的是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但你是我的合法伴侣,我带我妻子去参加我朋友的婚礼,谁还能多嘴说什么?Sam和Mikaela都不是那样的人。”

    这话说得太过理所当然,以至于Optimus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话来反驳Lusifurice,最后他伸手搂住了Lusifurice,像个孩子一样蹭了蹭:“……谢谢你,Lucy。”


    赛博坦塞很久前就复苏,现在发展长足,Autobots和Decepticons都把战争的精力用在了对母星的再次建设上,这点从Primus经常来他们这里晃悠就可想而知,至少是在一步步上升。

    现在的地球上没有赛博坦人,即使两个文明也算是成为了朋友,但故乡已经恢复,在自己可以回家的时候谁还希望借住别人的屋檐下?介于这个原因,Lusifurice不打算让Optimus以赛博坦人的模样跑到世界上去,地球上不存在魔法——或者曾经有过,然而现在已经没有了——自然也没有针对魔法的法则限制,Lusifurice钻了空子,直接把Optimus变成了人类。

    能扫描成人类形态是一回事,然而连身体都完全变成人类又是另一回事了,蓝色的半长发从发梢往上燃着火焰,光学镜即使变成了人类的眼睛也仿佛宝石结晶般透明,结实劲瘦的身体充满了年轻人所特有的生命力,皮肤上还留有数百万年来战争留下的痕迹,然后被Lusifurice仿佛枯骨的手指抹去,不留下半点痕迹——经历的事情太久了,久到他都忘了自己其实还年轻,太多的事情压在肩背上也没能压弯他的腰,只是所有人都不在用同等年龄的眼神看他,而所有人里面真的把他当成普通人看待的,却只有镇上这些认识的时间不到十年的朋友。

    至于把他当孩子看待的,也就只有Lusifurice和Primus而已。


    “我们在哪儿?”“芝加哥,密歇根大街,之前我把坐标定在这里了,要过来也方便。”

    虽然是个闻名世界的商业区,但毕竟两个青年的长相太过出色,并不是天天都能看到的,走进去过的几家商店,售货员小姐们全部眼神狂热,表现各种殷切,看样子恨不得把商店里所有衣服全报过来让他们试试看,但最后黑发的那位还是温和地拒绝了售货员小姐的推荐,好像也只不过是随手挑了些衣服,然后连人带衣服一起推进更衣室 :“去吧,试试。”

    几分钟后,从更衣室里出来的青年挠挠头,然后有些窘迫似的拽了拽自己的衣角和袖口,着显然令付钱的那位格外满意,一双暗金色的眼睛笑得眯了起来。

    “好看。”黑发的死神笑着看向好像浑身都不对劲的赛博坦人,谢过了眼神惊艳的售货员要不要把衣服打包的询问,付过钱之后,拉上人穿着新买的衣服二话不说拔腿就走。

    接近风衣设计的翻领长外套同款不同色,版型挺拔,Lusifurice出人意料地选了白色那套,而外套里面那简单的针织衫则是一件红蓝一件银黑,干净利落得甚至显得锐利;修身的牛仔裤则都选了经典的蓝色款式,最后是长度差不多到小腿一半的军靴——他们两个其实都不擅长挑选衣服,Lusifurice这种几乎活在中世纪风格的人甚至比Optimus这个完全未来审美的人更甚,但好在都是个子高挑四肢修长的衣架子,穿什么都行,何况事实证明只要脸够帅,地摊货都能穿出米兰时装周天桥上扒下来的味道。

    他拉着他大步走在芝加哥的街道上,美利坚从来号称“熔炉”,你哪怕是在这里见到ET都不值得奇怪,何况只是两个手拉手走在一起的年轻人,又都有那么出色的外貌。

    “那小子搬家了,不在他以前住的地方,我昨天晚上看过地图,稍微查了一下地图,芝加哥正好有直达车,”Lusifurice完全不像好几年后重返故地,“那是个不错的地方。”Optimus对于这个城市其实印象不算深,也没去反驳对方的意见,只乖乖被他拉着走,路上,他们路过了一座白色大理石的建筑物,仿佛古埃及那些供奉阿蒙或纪念君主功勋的方尖碑。

    Optimus停下脚步,他来过芝加哥,但他不记得这里有这么大一座塔状建筑,这座建筑物令人有种顶天立地的错觉,惊愕地抬头看着这座建筑,想开口,却被一个娇娇软软的声音打断。

    “妈咪,这什么塔呀?”穿着泡泡公主裙的小姑娘缺了一颗门牙,淡金色长发用大大的粉色蝴蝶结扎起来,没有被母亲牵在掌心里那只手上拿着一个一块大大的波板糖,歪头问道。

    淡蓝色长裙的金发女人背着个挎包温柔地微笑着,同样仰着头望着白色的方尖碑:“这不是塔啊,是纪念碑哟,为了纪念那些曾经救了这个世界的Autobots们,纽约有座一模一样的。”

    “哎?那些叫Autobots的人救了这个世界吗?那他们一定很厉害!”金发的小姑娘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转了个圈圈,仿佛一只淘气的粉色蝴蝶,“Nancy也想像他们一样!”

    “哦,我可爱的Nancy,”她的母亲听到女儿天真稚嫩的豪言壮语,涂着水红色唇膏的嘴角微微往上一翘,半蹲下来,用湿纸巾擦去小姑娘嘴边彩虹波板糖留下的糖渍,说话时半是开玩笑的口气,“是个很不错的希望,但是我得说一句,那位领导了所有Autobots的Optimus Prime,可不是这么好模仿的偶像呢。”

    听到自己名字的Optimus一愣,扭头看到Lusifurice埋头在手机上找什么东西,于是也就乐得听人八卦自己。名叫Nancy的小姑娘眨巴着大眼睛看向母亲,一脸的不服气:“为什么?因为是女孩子所以不可以吗?Nancy很想成为这样一个人,不是说Optimus Prime先生救了所有人类吗?那么伟大一个人……不管是不是人,我都想成为他那样的英雄!”

    Optimus眯起眼睛,小姑娘……我可不是英雄啊。

    Nancy的母亲捏捏她的小鼻子,修剪漂亮的眉毛微微弯起,:“当英雄可是很辛苦的哦?等我的小Nancy什么时候去医院打针不会哭的时候再考虑一下当英雄的问题吧。”

    小孩子们的脾气永远都比你能想象到的更古怪,小姑娘嘟着嘴让母亲擦干净了嘴角甜腻腻的糖,然后狠狠握着拳哇哇叫了两声,依稀是“我不管我就是要当英雄”,跑到那座纪念碑下面,张牙舞抓地让母亲帮自己拍一张照片,女人有些无奈地站起身,她注意到了站在不远处看着自己和女儿的Optimus,微微一笑,然后摸出手机冲女儿走了过去。

    深深吸了一口气,Optimus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会心情如此复杂,转头看到Lusifurice正把手机放进外套的口袋,大拇指往身后一挑:“这边,穿过那个小公园就到车站了,走吧。”

    两只修长而匀称的手重新握在一起,隔着礼节性的黑色皮手套十指相扣,Lusifurice身后微微扬起的黑色长发令Optimus走神了半晌,被拉着穿过小小的街角公园,里面有几个孩子在依然青翠的草坪上跑来跑去,像那些过于活泼的动物幼崽们。人类的恢复能力实在是惊人,事情过去不过才四五年的时间,然而现在的芝加哥已经完全看不出曾经几乎要被破坏殆尽的残破模样,Optimus觉得自己有理由相信大西洋另一头的那个温和的亚洲国家曾经被破坏的城市现在也看不出半点痕迹来了,而这些孩子其中一个的话令他的脚步一顿。

    “我要当Optimus!”精神头十足的少年声音,至多不会超过十二岁。

    “为什么!你昨天才当过了!今天应该当Megatron!”另一个声音,有点弱,但同样精神。

    “不要,昨天我请你吃了冰淇淋!我要当Optimus!”头一个少年强调了甜甜的小零食。

    “你你你——讨厌!我不要跟你玩!”第二个孩子大叫着,还狠狠跺了跺脚。

    “你们要是下不了决定的话,我来当Optimus吧~”第三个孩子忽然插嘴进来,笑嘻嘻的。

    “闭嘴!你就适合当Starscream!”头两个孩子一起冲着第三个孩子吼。

    “那位先生才不会去争着和谁当呢,就算没有Prime这个后缀他也是他,”第四个孩子扮了个鬼脸,“我当Bumblebee就好,你们随意——嘀嘀嘀~”

    这让Optimus有些吃惊了,知道这些人类没有仇视自己甚至崇敬自己是一回事,然而被孩子以这样的口气争执又是另一回事了,他们以无比自然的口气、以只能争执的方式表达自己对这些英雄们的敬意,就像他们更早些时候争执着谁当动画片里那个满天飞的超人谁当那个总是失败莱克斯·卢瑟——孩子们的喜好向来直白,这是任何褒奖都更令人开心的表扬。

    孩子们的争执简直毫无逻辑,然而这却让Optimus的嘴角挂上了连自己也没有注意的弧度,他握了握Lusifurice的手,声音轻快:“Lucy,你是故意的?”

    “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Lusifurice头也不回,然而长发却止不住地飘了一下,黑暗神没有说出口,然而这个世界那些多到溢出的魔法元素却主动出卖了这个世界唯一可能使用它们的人,然后Lusifurice松开了手,指了指不远处那辆有些胖乎乎的公交车,“车站马上就到,已经可以看到车子了——我去买票,两张……往Autobots!”

    Optimus一愣,扭头看往售票处走去的Lusifurice,喊了一句:“往哪儿?!”


    这位年纪不大的司机格外健谈,健谈得让Optimus想起了三条街之外那头开着珠宝铺子的黄金巨龙Andrew,这辆车的司机先生全程口若悬河,仿佛曾经发生在芝加哥的那场战争被他亲眼目睹一样。变成人类之后表情显然有点生动过度,而Optimus现在正目瞪口呆地听着,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打个架也能被人脑补成……呃,其他意思。

    打个架而已?没别的意思?父神在上,呃……Lucy应该没生气吧?有些无机质的蓝眼睛小心翼翼地看向坐在双人座椅另一边的黑发青年,后者也只是牵着他的那只手握得有些紧,脸上带着笑,看不出有什么不满。于是他轻轻舒了口气,仿佛做贼一样小心翼翼地往Lusifurice那边靠了一点,然后把头靠上了对方的肩膀。

    Lusifurice几乎是想都没想便挪了挪自己的坐姿,让他靠得更舒服一些。

    为了纪念那些承受了人类的误解和怨怼却依然拯救了这个星球的外星人,这个小镇被命名为“Autobots”,这座小镇其实并不大,却充满了矛盾的和谐感,生活气息和某些似乎不应该存在在这里的未来气息相互交融,公交车广播里报站的电子合成女音并不甜美却十足的柔和,仿佛那三位曾经被炸成碎片的女性Autobots里的其中一位。

    “我们到了,下车亲爱的。”Lusifurice低头看看手机上的消息,拇指一划锁了屏,站起身来看上去长腿高个子,身材高挑又充满了力量,看上去像极了从米兰天桥上拽下来的模特——说实话Optimus有点嫉妒Lusifurice,死神的人类形态身高得有190cm往上走,然而他自己的人类形态甚至还差2cm才到180,总有女孩子们对着他们的背影笑得意味深长——然而低头看看对方无比自然牵着自己的手,他又觉得好像什么都没那么重要了。

    离开车站后,转过一家装修得颇有情调的小咖啡店,正在低头玩手机的棕发青年出现在视野里,Lusifurice嘴角勾起一个笑来:“Sam!”

    “啊?哦天、Lucy?!”显然不愧他们同寝室了好几年,即使已经毕业多年,Sam Witwicky依然听得出来这位当年就格外特立独行的兄弟的声音,把手机往外套口袋里一扔,快步走上来,来了个属于男人间的熊抱,然后被Lusifurice拍得咳出声来,“好久不见了哥们儿!妈的好久不见你的力气怎么还是这么大——个子长高了,头发也更长了!”

    “叫我Lusifurice,‘Lucy’这个现在称呼专属我家亲爱的,”黑发的青年在前室友肩上又狠狠来了一拳,“我还以为你真的会跟那个火辣的金发宝贝在一起,结果最后还是Mikaela。”

    Sam嘿嘿两声傻笑得一脸的幸福,马上要结婚的棕发青年依然带着些稚气的脸上泛起两团红晕,然后他注意到了对方话里的异样和站在Lusifurice身边被乖乖牵着手的蓝发青年,细细的马尾垂在肩上,发尾仿佛火焰一般浸染着红色,不像他的朋友那么肆无忌惮地披散,亮蓝色的眼睛看上去有些熟悉,他带着点揶揄的神色:“没见过哎,我要叫嫂子吗?”

    “去你的,”黑发青年一巴掌糊在哥们儿后脑,笑骂道,随后把人一把揽进自己怀里,丝毫不在乎Sam装模作样地嗷嗷叫着辣眼睛,“Optimus Prime,你确定你不认识他?”

    棕发青年瞪大了眼睛,震惊地看着温和笑着的前汽车人首领和前室友握在一起的手,呆滞半晌之后才佯装捶胸顿足:“当初你找我问Prime的情况的时候我早就该想到有这么一天!!”

    好在年轻人对什么事情的接受力都很强,何况在经历了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后,Sam很清楚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一边带着两个客人往家走一边絮絮叨叨着说好友这些年实在太不够意思,满世界乱跑居然也不给自己来个消息——看来Sam确实什么都不知道,Optimus想——棕发的那个狠狠瞪了一眼黑发的:“你居然还和Prime一起去了中国!蜜月吗?!”

    “蜜月个鬼,我完全不喜欢到那里去的事情起因——但我倒很喜欢那个国家,”Lusifurice挑眉,看着好像和从前没什么变化的室友耸耸肩,“Opty也去过,你是没胆子跟他抱怨吗?”

    “……Prime知道你这么不要脸吗?”Sam一脸呆逼,说好的高冷呢说好的男神呢?!

    “老实说……他比你能想象的更了解我。”Lusifurice露出吸血鬼一样的虎牙,完美演绎二十来岁的小流氓,他麾下有不少新生代神灵都是这性格,于是连脸上的表情都想了个十成十。

    Sam实在是有些好奇Optimus到底是怎么看上这个不要脸的家伙的。

    坐落在Autobots小镇内的Witwicky家和他们从前居住的地方差别不大,带着栅栏的院子和蓝色屋顶的棕色房子,Sam那个脑洞奇大的老妈和有点气管炎的老爸正在家里忙,院子里摆了个白色花门,不少他们以前的同学和朋友三三两两凑在一起聊天,Lusifurice的到来引起一阵又一阵怪叫,尤其是在听说这货居然连老婆都有了之后——自然也少不了女孩子装模作样地嘤嘤嘤,说些什么“好男人都跟好男人在一起了我们这些姑娘家怎么办”之类的话,眼珠子却一阵乱转,明显在打着“搜集素材”的心思。

    Mikaela是在埃及事件中认识Lusifurice的,对这个英俊又霸道的“同龄人”抱着点近似于女孩子都有的梦幻想法,不过她毕竟也不是普通的女孩,稍微花痴了一下很快就过去了。

    ——以至于她看到被Sam带过来的Lusifurice和Optimus时愣了愣,一时没认出黑发的青年,倒是接着出人意料的认出了前汽车人领袖,顿了顿才开口问Sam:“这是……你那个室友?他还真的追到Prime了?”大概她对Lusifurice的印象也就只剩下这几个了——长得帅,个子高,喜欢上了一个来到地球的外星人,年龄身高都有差就不说了还是同性。

    Autobots的前领袖被准新娘拽过去叙旧了,Sam被扔到一边,Lusifurice不带什么诚意地拍拍他的肩算是安慰:“得了吧哥们儿,我老婆被你未婚妻拽走了我还没说什么呢。”

    “哇——Bee那个小混蛋也没来!要是他来了还能跟我聊两句啊!你太人生赢家了我要跟你友尽啊!”干嚎的一个Sam,然后被头上暴起青筋的Lusifurice一巴掌糊在了地上。


    实际上Mikaela并不是那种能令人一眼惊艳的美女,不是金发碧眼肤色也并不白皙,然而要命就要命在她是个混血,不同民族的血统将她的五官塑造得格外立体,比一般姑娘更耐看。

    连Lusifurice都压低了声音跟Optimus笑,自己见过的女性里面大概只有Anniya的长相能和她相比,但一个是人一个是神灵,本来就没什么可比性——而等Mikaela穿上那套特别定制的婚纱之后更是惊艳了所有人,Lusifurice拿手肘去戳一脸呆逼的Sam:“你特么明明也是个人生赢家好吗?居然还羡慕我……擦!你哭什么!”

    不知道算不算个定理,男孩子们在看到自己的女友穿上婚纱的时候是总是会不自觉哭得像个孩子,像Sam这样多少有点心智不坚定的哭成喷头都不用觉得奇怪。Mikaela倒是一副瓦尔基里的样子豪气地提着自己长裙的裙摆,走过来伸手拍拍Sam的头,那双大眼睛一时间也有些亮晶晶闪动的样子:“哭什么呢你,丢脸不丢脸!”

    Sam哭得稀里哗啦,实在看不下去的Optimus过来安慰了两句,Lusifurice的身份没有暴露,他自然可以客串一下“长辈”的身份,其他人虽然有些疑惑Calos夫人【哎?】怎么和Sam这么熟悉的样子,但却也没什么意见,至于Sam的爸妈因为提前被告诉了说这位是Optimus Prime,也只是觉得情况有点诡异,除此之外也就没什么了。

    婚礼并没有什么太过严苛的正式流程,毕竟来参加的人不是同学就是朋友,而唯一那个大概不怎么熟的往深了说也是个熟人,热热闹闹地各种重逢相遇介绍介绍,倒是一团和气。Sam被其他男生们拽着不放猛灌酒,想去救自家老公的Mikaela最后也被抓着喝了好几杯,女孩子们也都不是省油的灯,各种折腾之下两个人都没逃得过。Sam机智拉着Mikaela地躲到了Lusifurice身后,死神先生平时气场爆表,这会儿切了熊孩子小流氓的模式也一样气场十足,只他不过是铁了心要把这两个人一起折腾,于是十分愉快滴卖了队友。

    在Sam格外惨烈的惨叫声【“Lucy你怎么这么没义气——!!”】中,Lusifurice端着杯红酒走到站在一边微笑的Optimus身边:“觉得熊孩子们太吵了?”

    Optimus摇摇头,鬓角的发丝轻轻扫过脸:“我只是……看着Sam他们这样子,有点想起之前的事情了,”他望着Lusifurice,今天的天气相当不错,阳光正好,而黑暗神已经脱下了那件新买的白色外套,一缕长发披散在肩头,剩下的仿佛丝绸般温驯地垂在身后,不知道是因为红酒还是因为别的,Optimus觉得自己脸上有些发烧,他别开视线,淡色的唇微微抿起来,“之前在和Decepticons战斗的时候,被人类通缉的时候,怎么会想到还有这么一天呢?那年Sam都工作了,我不能再因为我们的事情去打扰他……还是说,”前Autobots的首领顿了顿,“从他上大学那一年和你被分到同一个寝室开始,这一切都已经偏离了我们应该经历的那个‘未来’了……那个‘未来’我们又是怎么样的,是回到了赛博坦还是……说真的,我一点都不想知道。”

    “都过去了,”Lusifurice说,他的眼神落在闹成一团的年轻人们身上,“我也不想知道,现在你在我身边,我对那些不会再发生的‘未来’也没兴趣——那个‘未来’,没有你在。”

    穿着一身黑色衣服的年轻人胸前戴着个金色十字架项链,他曾经是和Sam同系的同学,自然也和Lusifurice认识,两三步窜上了花门下的白色基座,手里不知道拿了本从哪里抓来的笔记本客串圣经,把书台拍得啪啪响:“好的因为现在没有牧师所以让我来客串一下,介于不太记得牧师台词……Mikaela小姐你是不是愿意嫁给Sam这个二逼,好的你愿意;Sam你肯定愿意娶Mikaela小姐为妻好的我宣布你们在那谁和那谁谁的祝愿下成为夫妻,祝你们百年好合!”从头到尾没人插一句嘴,直到这个年轻人再次蹿下了花门基座后众人才反应过来,然后群起而攻之——

    这哪里来的傻逼!


    Lusifurice笑着摇摇头,抱着双臂看向以Sam和Mikaela为首把那个冒牌牧师追着打的一群熊孩子们,肩上忽然一重,他半低下头,看着靠过来的毛茸茸蓝色发顶,放下一只手去,搂住对方的腰,然后放柔了声音问道:“怎么了Opty?哪里不舒服吗?”

    “不,”人类外表的领袖轻声道,“就是……想靠一下,”他顿了顿,轻声问,“很沉?”

    “沉?笑话,”黑暗神嗤笑,下颔蹭蹭对方头顶,“想靠多久都没问题,一辈子也可以。”

    那边穿着黑衣服的年轻人被摁在地上揍,直到Sam的母亲拿出了刀子招呼儿子和儿媳切蛋糕才终于消停了下来,而Optimus则把头埋在了黑暗神的肩头,声音很低,几乎是贴在对方耳边在说话:“说真的Lucy……我现在很幸福,很开心……因为地球,因为赛博坦,因为这个世界,这些,曾经帮助过我们的人……还有,你……”

    黑暗神先是一愣,然后几乎要跳起来了,他了解自己的伴侣,战斗之外的领袖其实十足十的拙于口舌,更多时候会被自己的调笑逼得说不出话来,他不记得对方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近乎情话的言辞,喉结动了动,Lusifurice低下头,伸手扣住Optimus的下巴让他抬头,看着那双蓝色眼睛里隐隐闪动着的水光,只觉得自己喉咙里仿佛哽着什么,最后他低下头,长长一声叹息:

    “……我在。”


【END】

评论 ( 4 )
热度 ( 1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