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路擎】指痕【管不住摸鱼的手

我的LOF最近老是崩……重发。


新做好的甜【gou】饼【liang】

脑洞来源依然是这货 @Kariaki ,挖掘机,这货,妥妥蓝翔的啊!

路总家里的东西都挺可爱的不是吗~和他关系好的两个小姑娘也很可爱不是吗~~~

嘤……这么久了还是只有我自产自销……鹿子现在搁笔了,病毒又只有脑洞,我……我偶尔也想吃吃看别人的粮嘛……【愁苦脸】




    “疼不疼?”

    “还……还好……”

    “都这个时候了……别忍。”

    “没忍……真的……真的不疼……”


    闹钟响起的时候Optimus还在睡梦中,Lusifurice睁眼的时间比闹钟叫得更早,大概嫌吵,于是下意识把手一挥,整个闹钟凌空飞起,然后狠狠撞到墙上,发出哐当一声格外惨烈的呻吟。

    声音虽然不是很大,但光听那动静,十有八九是当场散架了。

    刚睡醒的时候,Lusifurice总是不清醒,一脸懵逼的表情半点不像传闻里顶天立地的样子,大概是被这一声惊得清醒了点,金色虹膜一点点变亮,星光仿佛重新回到眼中。窗帘拉着,而窗外的人工太阳才刚被点亮,阳光没能从缝隙爬进来太多,却正好有一缕落在Optimus的光学镜上,后者动了动,似乎是有点不舒服,嘀咕了一声什么,又往被子里缩了缩。

    Lusifurice坐了起来,盖在身上的柔软绒被因为动作而滑落到腰部,身上那些早年因为和弟弟兵戎相见而留下的伤口交错在苍白的皮肤上,结痂的痕迹扭曲了黑色骸骨巨龙的图腾烙印——他其实并不在意这些狰狞盘亘的伤痕,包括那一场神之战甚至都在他的算计之中,只是Optimus总止不住对着那些可怕的伤口皱眉,黑暗神才多少起了点要想去掉这些伤痕的想法——他的两条腿一条盘着一条屈起,单手撑着额头,睡觉前编成长长一条辫子的黑发自动解开,那些原来笔直的长发这时候倒是卷曲出了点俏皮的意思。

    白骨般的手指插进发间,将那些额前的一些碎发抹到脑后,Lusifurice扭头看看身边还在充电的赛博坦人,神灵眯起金色的眼睛,宠溺地看着孩子气缩在被子里的机体,手拽着被子一角,不得不说Optimus还没清醒的时候实在难得一见,这样子实在是可爱至极,黑暗神没有打搅伴侣的休息,他动作轻巧地起身下床,随手拎过搭在椅子上的睡袍披上。

    ——顺手用一片云雾般的黑暗笼起散了一地的闹钟,懒洋洋地斜睨一眼扭来扭去的金属炼金造物:“自己拼好,工具在客厅,别去打扰Optimus休息,等我下班回来再给你仔细修修。”

    闹钟先生:嘤QAQ

    把拍散架的闹钟放在客厅茶几上,接着去阳台给那一群呱噪的小植物们浇水,大多数小家伙们都扭动着纤细的小身板,娇滴滴着嗓音说谢谢主人,好几株类似水仙一类的半水生植物,居然还抽空对Lusifurice抛了个小媚眼,被哭笑不得地捏捏花瓣作为“惩罚”,只有蹲在角落里那几盆高冷的沙漠植物表示水不要太多了,根被泡得黏糊糊的。

    曼陀罗起得晚,浇水结束后她才悠悠醒来,迷迷糊糊的一张小脸,叶子碰碰旁边摇头晃脑的指甲花,娇声娇气问今天为什么是陛下来浇水,指甲花姑娘笑嘻嘻地说大概是Prime太累了。

    “累”咬得格外重,心照不宣的姑娘们用叶子捂着嘴嘻嘻嘻笑得欢,Lusifurice瞥了她们一眼,两盆植物笑得更开心了,落户这里这么久,她们早就不是那些只会光合作用的单纯植物了,她们清楚自家主人绝对不会把这个小玩笑放在心里——事实上,除了每次看到这一阳台的植物就貌似嘴痒的Watcher之外,很少有谁真的忍心把这些小家伙怎么样。

    而Lusifurice也确实没怎么样,他只是看了她们一眼,收起了水壶,温柔地对曼陀罗和指甲花微笑:“看来你们最近生活太悠闲了,热量太多也消化不了,晚上的加餐我就不给你们了。”然后淡定地回到客厅,留下两株目瞪口呆的姑娘懵逼半晌,转身过去嘤嘤嘤抱着站在后面的云竹哭唧唧,至于作为为数不多的爷们儿云竹先生到底是怎么想的……他表示自己很无奈。

    ——废话!一直男虽然没有癌,但是被俩腐妹子抱着……陛下救命!!!

    已经飘到厨房去的Lusifurice自然听不到云竹内心的万头羊驼驼撒蹄子,看看墙上挂着的时钟,今天有工作,但是时间还早,不妨碍他做好了早饭再上班,昨天Opty说想吃什么来着……


    “哎呀?我还在想我会不会来早了呢,原来路先生已经开店啦!”

    不算太大的锻造铺外传来明显属于女性的声音,声线格外冷漠,然而语气却带着少女特有的跳跃感,紧接着高跟鞋踩在地板上的声音“踏踏踏”的声音传进了店铺——黑色长直发的少女穿着和平日风格迥异的华服,乌黑的长发梳成他们世界这个年龄的姑娘们流行的款式,黄金与宝石装饰着的发簪步摇一应俱全,而被她提在手上的长长裙摆上有手绣的铃兰花纹。

    但坐在店里的并不是Lusifurice,而是另一个艳红衣裙的姑娘,一头间杂着翎羽的长发披在肩头,翻阅着一本厚重的书,淡定朝进门的黑发姑娘打个招呼:“哟千刃,陛下在里面哦。”

    纵观整个失落镇,敢这么堂而皇之穿了一身红衣服的,除了镇里图书馆的主人、同样也是火凤凰一族的的长公主Light之外,恐怕也没别人了。一位公主,一位大贵族的小姐,这两个同样位高权重的姑娘其实来自同一个位面,Light原名“曦光”,只不过她们一个是灵兽一个是人类,在同一个位面的时候交情不深,倒是没想过来到这里之后居然变得交情不浅起来。

    千刃是从自家的一个宴会上跑出来的,这位大小姐不喜欢这些东西简直位面闻名,这回能乖乖穿着一身华服陪父亲招呼完了客人已经很给面子,憋足了一口气伸手从虚空里抓出一把大剑劈开位面直接窜到世界缝隙,然后熟门熟路地跑到失落镇来。她之前定了一对双剑,锻造的时候要同时加入主人的鲜血,想着反正今天自己也没什么事,索性直接跑过来了。

    店子后面的工作室里,Lusifurice身边漂着些奇怪的线条,指尖亮着一点光,他就在虚空之中绘制需要的锻造图纸,看到拎着大裙子下摆过来的千刃,沉默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会下个月再来,”他有点惊讶地挑了挑眉,然后手一挥抹去了虚空中那些还在绘制中的图纸,从武器架上取下一对造型精致的长剑,解开黑色的法袍随手挂在墙上,露出里面无袖贴身的黑色丝衫,长袍下精悍的身体全然不像理应孱弱的操法者,而那仿佛怪兽一样的精铁熔炉也忽然亮了起来,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不过既然你来了,那择日不如撞日,就现在开始吧。”

    长发在身后自动紧紧束成发辫,绕了几圈后被一只笔插住,原本拖在地上的长发现在大不多到腰部,这长度刚刚好,既不会令Lusifurice觉得不舒服,也不会和那些长相功效都各不相同的工具纠缠在一起,黑暗神顺手把双剑扔进熔炉的同时千刃也绕过桌子朝熔炉走过去,然而Light的声音却忽然响起,带着点惊讶:“陛下?您背上那两块是什么?”

    背上?

    Lusifurice第一反应就是反手去摸了摸自己背后两片蝴蝶骨,骨骼扭曲的声音让人牙疼,倒也没错,他背上确实是有东西的——这一点上神灵的构造和有翅膀的人型生物一样,支撑双翼的骨骼从蝴蝶骨延展出来,但只有右边那片翅膀拥有着血肉组成的架构和黑暗元素聚合的羽毛,而左边则是完全由金属打造的机械翅膀,镶嵌着名为“天谴之心”的美丽宝石,这一片翅膀已经完美属于他,虽然翅膀和血肉连接的地方依然显出一种野性的粗糙——但为了将这和自己能量形态完全不同的东西收进身体里,Lusifurice左边的那一爿翅膀依附的地方固化了一条狰狞的伤疤,比他身上任何伤口都更加可怕,而这也造成了那一片翅膀每次离开他的身体时都鲜血淋漓,诡异地显出了一种过于残忍的、血淋淋的性感。

    难道翅膀掉出来了?意识在身体里扫过一圈——没有啊,不是好好待在身体里吗?

    金色的眼睛带着点疑惑地看向靠在锻造室门口处那位一身红色的晚辈,后者手舞足蹈地比划了一下,最后放弃治疗地挥挥手:“我共享一下视觉,别拒绝啊。”

    “视觉共享”是大多数动物从血脉里传承过来的能力,按理说只能在力量源相似的个体之间进行,但黑暗的特性是吞噬和同化,理论上来说可以共享任何视觉。于是Light和Lusifurice的虹膜都变成了一种特殊的金红色,而后者的眼前逐渐出现了他自己的背影,还有注意力也被自己背上的东西吸引过去的千刃小姑娘——视觉共享之后Lusifurice总算是看清楚了,黑色的布料衬得苍白的皮肤格外显眼,而皮肤上的就更显眼了——往下尚还不到蝴蝶骨,大概是肩膀往下一些的位置,两片淡淡的红色痕迹像是浸染一样,形状诡异,说是像花,却偏偏没那么匀称。

    然后Lusifurice露出一个微笑来,眨眨眼睛主动断了和Light的视觉共享,看着两个眼巴巴望着自己的姑娘,淡定道:“不是什么大事,Opty昨天晚上一时激动没克制住,挠的。”

    Light和千刃:O口O……麻痹啊我和我的姬友都被我陛下的无耻惊呆了!!!

    而在反应过来Lusifurice话里的暗示之后,千刃呜啊一声捂住了眼睛表示自己还是个未成年自己什么都不知道,Light眨眨眼睛忽然发现了华点:“不对啊陛下,您是神,失落镇并没有更改您的身体构成,所以就算是在失落镇,能伤害到您的也只有神器,而据我所知Prime虽然情况特殊了一点,但毕竟也还不是神灵吧,不是神灵的话,怎么会伤害到您?”——所以说还是在失落镇住过一段时间的人比较了解,千刃这种只是往这边跑几次的人估计只是脸红心跳Lusifurice话里少儿不宜的部分了,不知道隔一段时间会不会又进化个腐妹纸出来。

    嗤笑一声,Lusifurice慢悠悠踱到墙边,那里漂浮着他的工具,顺手取了把足有一人高的锻锤把玩几下,然后才颇为不屑地笑了笑:“神器?到了世界主神,神器的伤害也只有正常伤害的百分之一,如果我愿意,压制到千分之一也很简单;至于Opty……”他叹了口气,“当初带他来到失落镇的时候我就教过他杀死我的办法,他一直都很清楚要怎么处理我。”

    “我连我的命都可以交到他手上,肩上的,不过是一时间没控制住留下了点痕迹罢了,又有什么大不了的。”

    Lusifurice本来就长得格外英俊,即使以不同种族的审美来欣赏也是如此,而在说那些话的时候,神灵格外张狂的眉眼忽然安静下来,仿佛是忽然从神格之中透出来的一股安详与静谧,就算是Light和千刃这两个和他关系不错的女孩子,在明知道对方已经有了伴侣的情况下,猛然看到这种表情的黑暗神,也忍不住心跳加速地红了脸。

    然后黑暗神又转回了熔炉边,肩背手臂上肌肉线条紧紧绷起,沉下声音:“跟你们说这些也没用,不如早点开始做千刃丫头要的双剑吧。”


    Light揉揉眼睛心里腹诽:……虽然刚才听到那些话之后是很感动没错啦,但是陛下,再好听的话也不能改变你是在秀恩爱的事实好吗,我眼睛好疼。


【END】

评论 ( 2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