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SG/红擎】裙下之臣

其实就是想写妹子找不到对象,于是让擎帝穿了女装。


五面怪,出来背锅。

大红嘛,人前还能霸道总裁一下,独处的时候就一秒怂……为啥叫大红,SG宇宙载具形态高级宇宙巡航机,还不大?!

港真擎帝要是愿意,他可以成为你最得力的助手……前提是你能让他服气【所以只有水晶了】

大波,对好友很温柔很贴心很认真,温柔贴心认真到让擎帝想暴走,然而暴走之前估计就已经被眼泪淹了……不知道会不会哭到脱水。

SG的风妹子没看过设定,不过这边搞成了有点神经质的化妆大师,也擅长下毒【大概】



Shattered Glass:直属国家的秘密组织【?】,专门负责解决一些明面上不好动手的人或者势力,虽然直属国家但其实没有太多成员,总Boss是Omega Terminus。

    组织下面只分为两个部门,Autobots负责打打杀杀的部分,领导者为Lord Optimus,被人评价为“他永远热衷于那些将双手染成淋漓鲜红的血”;Decepticons负责在上流社会应付戴着面具的富人高官,也负责赚票子,领导者Megatron,被评价为“如果没有加入组织他在数学上的成就估计会超过欧几里得”。

    表面上Autobots和Decepticons处于敌对关系,Optimus和Megatron要不是因为Omega Terminus中间调解估计见一次打一次,但其实也只是做戏给那些有心人看,三个人私底下关系不错。

    目前和Quintesson对抗中。






【红擎】裙下之臣


    “这次任务要用到的东西已经帮你准备好了,防水微型通讯器和麻醉剂注射器,虽然我觉得以你的身手没必要用到小型手枪……不过还是带着比较好。”

    “道理朕都懂,但是Boss,你可不可以告诉朕为什么还有条裙子?”

    “因为这次你要去赌场,不觉得这种地方出现你这个级别的美女比较令人放松警惕吗。”

    “Boss,你应该知道朕是男的?”

    “我当然知道,实际上这个任务应该交给姑娘们,但Quintesson把那个地方经营太复杂,姑娘们去了恐怕要交代在里面,所以只能交给你了,以你的本事,至少全身而退肯定没问题。”

    “那也没必要穿裙子!麻痹这裙子的风格……是谁他妈挑的!!”

    “我会告诉Shockwave他最好的朋友对他在商场里花了三个小时挑的裙子表示嗤之以鼻。”

    “……Omega Terminus你故意的是不是?”

    “我很高兴你还记得我的名字,不过Optimus,这是上班时间——另外,所有人都觉得这条裙子很适合你,不管是颜色还是设计。”

    “……Boss朕可不可以告你性骚扰。”

    “可以,不过也要等你完成任务回来。”

    “……妈的Arcee你要笑到什么时候,Bra笑掉了你知道吗。”

    “对不起老大我不是故意的,但是……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既然你同意了,那就去准备一下吧,Decepticons会在那边有人接应你,不过现在不能告诉你他是谁,我让Windblade过来一趟帮你化妆,至于怎么去,Grimlock会来接你的。”



    那些世代居住首都、过着平静生活的人们大概怎么也想不到,就在他们这歌舞升平的眼皮子底下,黑街像一条隐匿在夜色中的毒蛇,耐心盘成一团,就等着时间一到亮出毒牙。

    一辆黑色的迈巴赫2009驶进黑街,最后停在一栋深色建筑的不远处,旁边的热闹好像半点都没有影响到这栋建筑,哥特式的外表在灯火通明中显出些野兽般的狰狞来,Grimlock从驾驶室探出头来看了看,确定目的地就是这里没错,然后扭头向后座的两位乘客,握在方向盘上的手手指敲击着把手部位,有点不耐烦地开口道:“Windblade,你给老大弄好了没?”

    将张脸化成夸张艺妓模样以至于看不出原本长相的女孩不屑地“嘁”了声,手里眼线笔慢条斯理地画出黑色的痕迹来:“别使劲TM催,到时候老娘手抖画错了全部要重来,你担得起?”

    Grimlock难得憋不出话来,于是黑着脸扭过头去,又有点忍不住地回头去看那个闭着眼睛被当成化妆娃娃折腾的人。

    等到Wingblade把纪梵希的定妆粉盒放进自己那个粉红色小挎包里的时候,这场折腾人的化妆活动也总算完了,脸上艺妓妆化得夸张又妖艳的姑娘仔细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有些神经质地嘻嘻笑起来:“老大真好看!”然后她扭头朝Grimlock,“可以开过去了,老大现在这样子,就算是Boss站在他面前恐怕也认不出来!”

    他们该是9点到的,但在Optimus的授意下他们特地早来了一个小时,Grimlock低头玩了半天手机,这是他备用的,常用那台黑莓在他想拍照留念的时候被Optimus温柔地捏成了一堆零件

    黑色的迈巴赫2009重新发动起来。


    虽说这栋建筑确实是赌场,但只要是在道上混的,谁都知道Quintesson是个有品位的人,他名下的自然不会是那种繁杂不堪又浮于表面的场所,这个赌场可不是有几个钱就能来的地方。

    大厅里有些吵闹,但并不令人觉得烦躁,端着酒杯的人不管什么身份都无一例外温和有礼得仿佛认识多年的好友,而谁有知道只要走出这栋建筑,有多少人会立刻恢复不死不休的样子?

    即使是男人为主的地方也从来不缺女人,更不缺美丽的女人,昂贵的长裙和各色的高跟鞋,行走时带出的风浸润着不久前刚上市的香水气味,她们仿佛中世纪公主一般亲密地挽着男伴的手臂,嘴角的角度精心计算得恰到好处,娇笑着看与自己同行的男人把玩着各色的筹码,谈笑间彼此交换一个甜蜜的亲吻,她们是美艳的蔓生植物,攀附着支撑肆意展现妖娆。

    这样的背景之下,那个女人的出现让所有人都猝不及防。

    人类的长相能有多少差别?不就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而这些被当做鲜花娇养着的美人们就连漂亮都漂亮得仿佛一个模子里量产出来的,然而这个女人看上去却并不一样——并不是说她长得不好看,而是眉梢眼角都透着一股嗜血般的危险,仿佛“蛇蝎美人”这个词是为她量身打造,微微皱着眉,淡淡的水红咬唇色却偏偏配着紫色的烟熏妆,妖艳得近乎诡异。

    她挺直着背脊站在入口,微微卷曲的长发顺着肩膀滑落下来,红宝石一般的眼眸带着难以接近的疏离感,身上的长裙是保守的款式,半透明的薄纱包裹着她的脖颈和手臂,除了双手之外并没有露出多少皮肤,可带着花纹的布料下透出的白皙皮肤却比那些胸前几乎完全裸露的半个浑圆更加令人遐思。她带着黑色的手套,手里拎着个小小的女式包,静默的模样像一位走错了晚宴会场的女王,身上层叠的紫色长裙有着沉重的垂直质感,猛一看上去绝不会让人觉得这是什么高级货色,然而随着光线的折射却显现出隐藏在布料上的隐约闪动花纹来。

    一时间不管这里的人在干什么,总之都是停了停,各种目光轮番落在这个红色眼睛的女人身上,有惊艳也有探究——都说人类都喜欢些危险又漂亮的生物,这个女人显然也是其中之一。

    也是巧合,Quintesson今天正好就在这里呆着,他算不上英俊,但一身精英人士的黑西装和金丝眼镜看上去就是一副社会精英的斯文样子,见过他而不知道身份的人大概看不出他是现在整个道上一等一的龙头老大。这家赌场是他名下的产业,常来的是些什么人他也清楚,但这个女人确实是第一次见到,于是起身走过去,有几个跟在他身边大概是想蹭蹭关系的年轻人也跟着走了过来,虽然一身珠光宝气的名牌衣饰皮鞋,但流里流气的样子实在没法让人心生好感,走在外面绝对会是被姑娘太太们避开走的那种人。

    Quintesson外表确实有蒙骗世人的资本,只是细长的深蓝色眼睛带着寻常人不会有的冷光,那个女人看上去却没有半点变化,他没有贸贸然握住对方的手,而是谨慎地选择了弯腰行礼:“晚上好,美丽的小姐,在这样没有星光的夜晚,您的到来真是令人愉快,我好像从来没有在这里见过您,我是这里的所有人Quintesson,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知道您的名字?”

    “很高兴见到您,Quintesson先生,”好看到一定程度的人,就算是生气也只是徒增风情,这个一身紫色的女人显然就是如此,她在说话的时候依然微微蹙着眉,带着点并非铁堡本土的口音,就连嗓音不像其他会出现在这里的女人一样嗲声嗲气或者故作娇憨,那声音听上去其实并不柔媚,甚至带着些中性的沙哑,却偏偏能搔得人心里痒痒,“我姓Pax。”

    就算是Quintesson也被这个姓氏炸得几秒说不出话来,但他毕竟久经沙场,再次开口时听不出来刚才他心里到底怎样一番惊涛骇浪过,于是他带着点验证的意思,仿佛不经意地继续向来到这里的女士发问:“啊,原来是Pax小姐,虽然很少听到您的消息,但我曾经听说过您两位哥哥的名字——Optimus先生和Ultra先生还还好吗?”

    “Optimus哥哥和Ultra哥哥吗,他们之前去了国外,现在大概还在享受南半球的阳光吧,您知道的,他们不像我这样喜欢到处跑,难得有点空闲,也应该多休息一下。”Pax家这位从未出现在公众视线里的小姐淡淡道,但一句话直接告诉了其他人,自己和那两位公众视线中总是针锋相对的不一样,她对Pax家庞大的家业可没什么兴趣。

    大概Quintesson是的到了自己想要的情报,脸上依然挂着得体的微笑,告诉Pax小姐请随意之后便彬彬有礼地退下了。于是那两个跟在他身后当了半天电灯泡的年轻人涎着脸走了过来,口气轻浮地问Pax小姐要不要“到处走走”,几乎会让任何一个女性都感到不快的语调,偏偏那两个年轻人还半点自觉都没有,其中一个甚至伸出手来想要抓她的手腕。

    Pax小姐不自觉将眉头皱得更紧了,能看到她紧紧握着手里那由一串珠子串起来的拎包带,有人抱着点看戏的心思猜测这位漂亮的小姐会不会把拎包砸到那两人其中一个的脸上去——却没几个人打算去帮忙,在这里的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帮一个注定不会成什么大事的人,那是私交好的人才会做的事情,就算这个遇到麻烦的小姐姓氏是Pax,她的价值到底比不上她的哥哥。

    好在有人作壁上观也有人打算出手帮忙,自古一来“英雄救美”都是喜闻乐见的戏码,而这位半路杀出的“英雄”也一样让人吃惊不小。面前摆着赢来的大堆筹码,身边还围着不少漂亮姑娘,大概是偶然看到了那边的事情,于是身材高大的青年从赌桌前豁然起身,然后很不绅士地推开身边围着看热闹的人,然后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银白色的西服熨烫得笔挺,袖子上缀着一枚蜘蛛模样的浅色水晶袖扣,红色短发往后梳成背头的模样,浅蓝色的眼睛里带着冰冷的怒意,他重重一巴掌拍开了那个年轻人几乎要抓到Pax小姐腕上的手,然后伸手揽住了她的肩膀,一把将人搂进了怀里,原本温和的声音吐出来的一字一句,冷漠尖锐得像开了刃的军刀:“别拿你们的脏手碰我的女人,滚!”

    “Starscream先生!”跟在后面的似乎是Quintesson手下的某个负责人,应该也是被红发青年的举动吓到了,更多的可能却是在吃惊这位有时会来这里打发时间、不论输赢都温和笑着的公子哥会忽然发难——还是为了这个在大多数人眼里都没太多价值的女人?只有两种可能性,要么这位Pax家的小姐身上的价值比她表现出来的更大,要么……她真的是他的女人? 

    那两个没眼色的年轻人显然不甘心到手的鸭子飞走了,尤其是刚才狠狠挨了一巴掌的,凶神恶煞的模样仿佛马上就要揪过这个衣冠楚楚的青年,然而随着那位负责人在他们耳边说了什么,那趾高气昂的样子立刻就淡了下去,脸色眼见得刷漆似的白了好几层,色厉内荏地放了好几句狠话之后,几乎是连滚带爬地离开了大厅。

    Pax小姐将那张漂亮的脸埋在青年肩上,肩膀微微颤抖,而被称为Starscream的青年则一边抚摸她的长发轻声安慰,一边不悦地皱着眉头。善于观颜察色的负责人这时才走上前来,低声询问:“Starscream先生,请问您需要一个安静的房间吗?”青年狐疑地看了他一眼,他立刻有躬身行礼,“当然了,为了表达对Pax小姐的歉意,今晚两位的花销全部由本店负责。”

    这答案终于让Starscream感到满意,他稍一用力,将紫衣紫发的女人抱了起来,对方的脸依然埋在他的肩上,而他则面无表情地对那位负责人点点头:“那么,就麻烦您带路了。”


    “朕是你的女人,嗯?”为了赔礼而开出的房间里,带着慵懒笑意的声音逐渐从属于女人的中性嗓音变成男人的声音,“看不出来啊Star,现在也有点上流社会纨绔子弟的架势了嘛。”

    而先前吼出了字正腔圆一声“滚”的嗓音一改刚才的霸道冷漠,说话的时候无法自己地结结巴巴,听上去尴尬至极:“抱、抱歉Prime,我也、也不是故意……故意那么说的,真的,之、之前看到你,我还意味、以为是我看错了……”顿了顿,“我也没想到啊,没想到您会……会……会……穿着女装过来这边,老大和Boss也没跟我说一声,我只有出此下策了……”

    作为Shattered Glass的成员之一,能被冠上“Prime”这个头衔的,在Starscream这里满打满算也就只有一个,总Boss手下跟自己上司并驾齐驱的Autobots老大Optimus——只不过能请得动这两位重量级人物的实在太少,而相比起自家老大Megatron,Optimus还背着Pax家大少爷的名头,行踪飘忽是常态,也难怪Starscream没能第一时间认出来那个女人会是这位大爷——不过说实在的,他还是庆幸自己千钧一发之际出了手,不然可能真会闹出人命,当然出事的自然不会是Optimus这个人间凶器,而是那两个调戏他的年轻人,估计会因为被女包爆头而上上新闻。

    同为Shattered Glass的成员,他们能出现在这里的原因只有一个,为了那个叫Quintesson的男人,这个看上去会让大多数人心生好感的男人是目前需要大力防备的对象,来到这里的两个人也不是为了消遣这个安静又不会有人打扰的房间大概算是意外之喜,也省得他们为了掩人耳目做些什么手脚,哪怕呆在里面不出门,大概也只能被人往某种方面想想。

    Optimus没有卸妆,虽然之前被硬塞了一瓶卸妆水,但毕竟回头他还得靠着“Pax小姐”这个身份离开这里,他自认化妆技术跟Windblade那个疯姑娘没得比。Starscream检查了一遍房间,确定没有什么监听设备,于是Optimus从女士包里掏出一把小巧玲珑的手枪,然后浑不在意地撩起长裙下摆,暗色的吊带丝网袜边缘勒得皮肤微微下陷,暗色映衬下的白皙肌肤晃得Starscream眼晕,人高马大的年轻人耳根子红得像是血管要炸开,他本能性地觉得有点口干舌燥,于是不自觉地把视线转开,努力别让自己盯着这种过于暧昧的地方太久。

    而被盯着的那位倒不在乎,又摸出来一条皮带,上面固定这一个不大的皮匣子,看样子应该是和他刚拿出来的那把枪配套的,放好了枪之后把绑带绑在大腿上,而翻开的长裙内衬那一圈圈起来的钩链看得Starscream更眼晕,难以置信那到底有着怎样的重量,而Optimus嘻嘻一笑:“说真的,朕欣赏长裙就欣赏在这儿,裙子下摆能放东西,不方便活动这毛病倒没那么重要了。”

    身为Autobots的老大,Optimus绝对不会是什么好对付的人,知道他身份的人谁都觉得他应该是Decepticons的一员,然而却偏偏成了Autobots的老大,那一群疯子可还是只服从比自己更强的人,搞得这个分部现在变得更奇葩了。Optimus碎碎念着自己手下那群疯子,手臂扭成一个令人胆战心惊的弧度,伸到背后去把裙子的拉链拉下来,一回头就看见Starscream居然在发呆。

    其实Starscream根本没去认真听Optimus说了些什么,他正艰难地把自己注意力从深色吊带袜边缘的一块白色皮肤上撕下来,那一片皮肤白得有些刺眼,在深色布料的映衬之下更是如此,大男人像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初中生一样发愣的举止引来Optimus的嗤笑和一个大大的白眼。不过也多亏了这么一身,Starscream猛然回过神来,他很快察觉到自己的失态,干咳一声,脱了穿在外面那笔挺的一套制服,露出下面深灰色的活动装,类似潜水服,只不过比潜水服多了更多的功能,然后看着Optimus弯腰折起长裙的背影,想起什么一样从外衣的口袋里摸出根橡皮筋递给了Optimus:“Prime,那个,不嫌弃的话,这个……”Autobots老大有很多习惯随了他红颜薄命的母亲,包括留长发的,Starscream也是担心他会不会行动中不太方便才有了这么一出。

    Optimus嘴角勾了勾,没说什么,接过皮筋三两下把长发牢牢绑好:“你可比你老大细心得多,朕以前和他出任务他就从来想不到这点——走吧年轻人,朕带你去见识见识这些平时你看不到的东西,你们这些总是在空调屋子里坐着的少爷们恐怕从来没参加过这种行动吧?保证刺激!”虽然只是去偷点小资料,但Quintesson到底不是什么小角色,要不也不至于让Optimus出马。

    听到这话,Starscream也摆出一副认真学习的端正态度,郑重地点点头:“那就麻烦您了,Prime。”


【END】



【任务完成后】

擎帝:屁大点事还要朕出马,Boss现在也是越来越有猫饼了。

大红【开车子】:那个,Prime。

擎帝【懒洋洋】:嗯?

大红【犹豫】:Boss说……

擎帝【挑眉】:他说什么了?

大红:他说,他把您嫌弃裙子的事情告诉Shockwave了,现在他准备找你哭一场,Boss要您做好准备。

擎帝:……OFK。

评论 ( 25 )
热度 ( 6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