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食之契约养肝中。
F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食契:鸡尾酒X男御【猫形态】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脑洞/路擎】某个诡异AU

昨天看《国家地理》的“吸血鬼取证”的时候开的脑洞……虽然整个都和吸血鬼完全木有关系嗯。

……有些弹幕好烦哦,全部在刷“封面交出来”,封面是个萝莉吧,貌似是东方里的谁……烦DIE,屏蔽。




    大背景大概在瘟疫流行时期?至于什么瘟疫……果然还是黑死病吧,时间长够严重杀人多。


    时间16世纪,人类世界的末法时代,也是诸多神灵陨落的时代,因为基督教在欧洲盛行,路总大概成了最后一个还真实存在着的神灵,会“存在”的原因是因为他不需要有人信仰他,只要继续有人死亡他就会继续存在,不过也因为这样所以工作很多,回收生命、引导歧途的亡者,还要去救那些不应该在错误时间死亡的人……虽然没有权利决定一个人是否死亡就是了。

    属于“妈的忙哭!连工资都没有!!还有没有神权了!!!”的存在……也没有社保【。】但是有外形象乌鸦一样的使者帮忙所以有时也能轻松下。

    OP是瘟疫医生【也叫鸟嘴医生OR鸟嘴大夫】,经常孤身一人的状态,因为虽然也被称为“医生”,但是怎么说呢,在那个时代这种医生是相当不受欢迎的。对于那个时代的人们来说死亡是神圣而值得畏惧的事情,尸体是不允许被亵渎的,而瘟疫医生有些时候需要解剖甚至切割尸体来研究病症,再加上医术其实并不算好而不免出现死者,所以打扮奇异的瘟疫医生虽然本意是驱赶死神,然而大多数时候却也变成了带来死神一般的存在。

    死神和带来死神的瘟疫医生……挺般配哒。

    顺带一提,鸟嘴面具出现是在黑死病末期16世纪法国,由一位叫Charles de Lorme的医生发明,而不是通常认为的黑死病开始流行的13世纪意大利,诡异的装束一说有吓走病魔的意思。

    嘛……病魔有没有被吓走暂且不论,活人倒是被吓得不轻。


    大概黑死病爆发的时候柱子还是个学生,家里小有积蓄,在神学院读书,越到后来死的人越来越多,但教会说这是上帝的惩罚,叫人以祈祷来忏悔,甚至没有组织医师治疗的意思。

    一开始柱子还真深信不疑,但是随着教会那些毫无作用的“忏悔治疗”他渐渐开始不信任,最后一直很照顾他的一个神父因为黑死病去世,于是他离开了神学院回到家里,开始跟一个自己家里相熟的医生学习各种医疗方法,其中就包括那些瘟疫医生的医疗手法,最后也成为了一名瘟疫医生,然后也像他的老师一样开始外出尝试救人,而他的老师曾经被当做女巫,虽然被洗清了冤屈,但是脸上和手上留下了永远无法消失的火刑的痕迹,因为这个原因,柱子用颜料在自己的脸上和面具上画上了火焰纹。【强行电影涂装】

    怎么说呢,就像那个时候的大多数瘟疫医师一样,柱子确实有阴差阳错救活过一些人,但是更多的人因为并不发达的医术而死,因此他更多的时候都孤身一人行走于目睹死亡的绝望中。

    至于柱子为什么会看到路总,货真价实是个意外,大概是在去诊疗一个病人的时候没有没有成功,有些时候瘟疫医生也包揽了为病人死后烧香【当然不是指我们所说的那种烧香】的工作,烟雾之中看到一个隐隐约约的影子,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只能看到仿佛是长着一双恶魔的蝙蝠翅膀的人类。

    虽然已经无法相信教会,但毕竟那还是个蒙昧的年代,看到这种认知之外的东西还是会吓一跳,不过因为毕竟这个人家刚死过人,在这种时候说出这种事情显然是不合适的,于是决定在离开这户病人家里的之后才开始尝试性地跟这个“长着恶魔翅膀的奇怪家伙”说话,但是当然是不可能收到回应的,毕竟他不是什么时候都在柱子身边。

    总之就这么看到了,不过大概都只能是在烟雾之中看到模糊的轮廓,或者是在阳光下能看到一个没有本体的影子和自己擦肩而过,会打招呼,但从来没有收到任何回应。

    至于柱子本人,其实在这样的时代过得并不好,诚然因为时代的局限性而不会担心自己的生命安全,但在那个背景下,救不回几个人、几乎被所有人惧怕、被人在后面说闲话,这样的状况还坚持这么做其实是很容易崩溃的——柱子本性善良,看着那些受苦的病人而无能为力,他甚至有过“如果能够救他们我愿意勾结恶魔”的想法,又一次失败后,倾盆大雨之中他跌跌撞撞地走在那个哀鸿遍野的城市里,走到城市广场的时候他真的吼出来了——“我想救他们,我想帮他们,就算您是恶魔,如果您能够实现我的愿望,我愿意付出所能付出的一切!”

    另说一点,估计真正见到路总的时候柱子超级惊讶,因为不管《圣经》或别的著作也好,所有人都说恶魔青面獠牙面目可憎,然而路总的那张脸……你们都懂,别的不重要主要看脸【。

    虽然说到底路总根本不是恶魔就是了╮(╯▽╰)╭

    言归正传,总之路总真的被他叫出来了,造型嘛,上半身裸着,下半身一条边缘是雾气样子的长袍,脚上黑色的金属枷锁;身后是的暗红色的皮翼,肤色苍白,黑色的长发和金色的眼睛,但是眼睛没有任何恶意,除了皮肤的颜色和翅膀之外看不出哪里与任何黑暗意象有关的地方——总体形象接近与像个罪者的样子,但是并没有拿镰刀什么的。

    大概就是这样的情况,柱子也被吓到了,虽然是他自己把路总叫出来的,但是猛一见到这种认知之外的生物,恐怕无关信仰或者胆量的问题,是个人都会被吓到吧……

    好在路总也不是不能交流的怪物,和柱子聊了聊,他是相当不理解这群瘟疫医生的,他能看到这个人是不是还能继续活下去,而那些瘟疫医生的所作所为虽然不能说是在挑战他的力量吧,但也确实完全无法理解。在路总看来应该在这个时候死亡的人,就算柱子再怎么想要救他们他们也活不下去,但是虽然不理解还是表示尊重他们的想法,毕竟对他来说死的人太多也是个麻烦【工作压力太大】,然后送了柱子一只会吃医书的乌鸦,说如果你是真的想要救人,这只乌鸦应该可以帮助你。

    这里化用一下以前那个童话,叫什么我忘了,大概是柱子去救人的时候乌鸦会站在病人的床上,站在床头说明还可以救活,站在床尾就说明救不好了。然后同时那只乌鸦还从各个地方的医学书里找到东西,然后吃掉没用的部分,剩下的拼凑起来可以凑成一些完全陌生的医学知识或者药剂配方,但是很神奇的是这些被乌鸦剩下的部分拼凑起来的知识居然真的可以救人。

    于是这个奇怪的、脸上画着火焰纹、肩上停着一只嘎吱嘎吱嚼印刷品的乌鸦的瘟疫医生,在那些被他治愈的人口耳相传中似乎成了真正将人们从上帝的刑罚之下救出来的弥赛亚。

    不过在那个年代,一切不能常人所理解的事情都会被冠上邪术和黑魔法的帽子,柱子能治好生病的人而大多数医生不能,这已经引起了很多人的警觉,再加上有人真的目睹过他对着空气说话【和路总见过面之后柱子有些时候会跟他说话,但是因为路总不想被别人看到,所以一直都没有现身……现了身估计会吓疯教会的一群人】,于是宗教裁判所就认定他是在和恶魔说话。

    虽然猎巫运动最狠的是对待妹子的时候,不过那个时候“巫师”这东西大概是整个欧洲都在恐惧的存在,所以被当做巫师的人怎么说呢……脑补一下也知道有多惨,虽然不一定是按照那本臭名昭著的《女巫之锤》里面的内容来对待,不过大概也好不到哪里去,估计是那些人是真的想弄死柱子,虽然说到底也不能怪他们,恐惧而无知,甚至没有希望……好吧也是可怜。

    那个时候被定为巫师OR巫婆只需要一点点完全无法理解的过程,也不听辩驳,反正说你是个巫师谁都别想救你了,因为还是救了不少人所以大概是绞刑还是别的“并不那么痛苦的死法”,总之就是真要弄死的节奏,走上刑场的时候那只乌鸦还停在柱子肩上嘎吱嘎吱嘎吱书,柱子手被捆着,跟那只乌鸦嘀咕说怎么办,我死了之后,你自己能找到什么地方找到书吃吗?

    于是那只一直在嚼书的乌鸦先生淡定地看了他一眼,飞走了,所有人都在向那只鸟飞走了是抛弃主人了吗【并不是主人啊喂】?结果他去把路总叫过来救人了……

    大概是路总是有史以来第一次出手干预某个人类的死亡吧,对他来说“人类”这个群体更多的是他的工作目标,虽然天天都在打交道但其实真正的关心不多,但是这样子的人类还是第一次遇到,出于某种自己也不知道的原因,路总出手救人了。

    教会的人和刽子手当然是各种吓尿了……喊上帝的喊圣母的喊圣灵的,总之啥都有,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屁话有用我还写个毛】,狂风过境直接带【抱】走,那群拿十字架的,再瞎BB试试!弄死你们一个教会哦!

    柱子大概会问为什么救我他,毕竟之前为了不被人看到连显出样子都不愿意,路总一脸懵逼地表示我也不造啊,蠢鸟【乌鸦表示不爽】过来跟我说你遇到危险了,脑子一热就来了……


    没想到怎么结尾,随便摸一点。



    于是这个带着乌鸦的“黑巫师”就这么失踪了,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但是据说有些时候,有些人偶然会看到一个戴着绘有红色火焰纹的鸟嘴面具、肩上停着一只乌鸦的瘟疫医生,在没有月亮与星星的深夜里走过这座城市狭窄的街道。

    充填着玫瑰与龙涎香的面具下传出低沉而温和的歌声,昏暗的煤油灯光落在他黑色长袍上,带着勾尾的木杖轻轻敲击着地面,肩上的乌鸦咀嚼飘散着油墨味道的纸张,他将装有奇妙药物的玻璃瓶子放在阶梯的扶手上,然后离开。

    如果你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低头看看地上,你会看到别的东西,一个淡淡的人影与这个医生并肩而行,然而你看不见人影的主人究竟在哪里,只是地上的两个影子,亲密得宛如恋人。


【END】




瘟疫医生标准装备:

黑色宽沿帽:也有些是礼帽,遮挡头发和头皮,使其避免沾染脏污。

鸟嘴面具:最有标志性的符号,眼睛部位挖空并镶嵌玻璃,在鸟嘴的部位装有草药和香料,用来过滤有毒的空气【当时的医生相信黑死病病原体是污浊的空气】,避免自己诊断时受到感染,有一部分面具嘴尖镶嵌有可以检验毒素的白银——不过你知道的,然并卵。

黑色长袍:由浸泡过蜡的亚麻布或者帆布制成,另外也有越严实越好的二次设定,医生们深信这样可以避免自己死于黑死病,然而这些衣服无法形成医学上的密封作用,依然有感染风险。

皮革衣物:紧身,在靠近淋巴结比如颈部、颌下、 锁骨上窝、腋窝、腹股沟等地方有皮带,一说是避免从这里进行淋巴感染。

皮手套:避免与病患者皮肤直接接触。

木棍:有时候是带勾的手杖,检查病人身体或者尸体【多数是勾起衣物被单】,有时候也用来驱赶离得过近的人或者指挥病人治疗。

医疗用具:虽然可能不会被看见,但通常放在黑色长袍下面,有可能是一些银质小刀也可能是别的一些东西,中世纪的放血治疗可是很有名的,另外……我觉得在身上揣一瓶水蛭太重口了,虽然老实说这玩意儿放血效果更好。

评论 ( 1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