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路擎】没事写写字?

新烤的小甜【gou】饼【粮】,家长里短的小事情……要吃吗0w0

普神可怜,同情一下总是被我欺负的光明神【们】0.5秒

脑洞是 @Kariaki 这个人的,但是这个人被自己的脑洞暴击秀了一脸……摸摸毛【


稍微提一下,基本上失落镇用的通用语言就是英文或者与英文相似的语言,外挂大概是什么文字都能看懂但不一定会写【

之前有妹子私信我说OP怎么能缩小的不科学,因为缩小之后密度什么的不会变但是体积变小了,所以理论上来说是不可能的,就算是魔法世界这么违背常理的事情应该不存在……

……其实我也不知道啊,简单粗暴来说就是失落镇建立在世界和世界的缝隙之间,虽然不受通用法则约束但是本身拥有的法则就很强,最强的一个是能把只会被神器伤害的神变成可以被真正杀死的普通人;还有一个是生物体型强制在以人类为标准的范围内,大的缩小小的变大,就连巨人和龙族来到这里都只能乖乖变成和人类一样的大小……所以OP缩小其实也没那么不科学?

……好吧其实我也不知道_(:з」∠)_




【路擎】没事写写字?

    “If you have any complaints about your new Fastbow,please contact me as soon as possible——Blacksmith,L。”

    银色的墨水和黑色的信纸并不是什么美好的象征,只不过熟悉这位顶级锻造师的都知道这不过是个无伤大雅的习惯,结尾处署名的花体“L”字母上挑的末尾勾出个凌厉的弧度来。

    确定信上的墨水已经完全干透,Lusifurice于是折好了信纸装进封内,趁着火漆还没有干,用食指上的印章戒指在封口上印下一只简化的巨龙——这是他在原本世界之中为自己绘制的代行图腾,也是在镇子上那个规模不大却名声鼎盛的锻造铺标识——然后他翻过信封,在正面写上了自己的通讯地址,但也不过是极为简短的“失落镇锻造商店”一排字符而已。

    随手在信封里塞了张手制的附魔卡,Lusifurice走到窗台边敲敲窗框,一只淡蓝色的大鸟飞到窗沿上,脖子上帮着一个邮递员似的挎包,他把信封放进了挎包,然后给那只鸟喂了颗糖。

    大鸟飞走了,Lusifurice下楼去客厅,在平时订阅放期刊报纸的书架上翻找。彼时Optimus正陷在柔软的沙发里,舒服地读着《论魔导科技兴衰》的最新修订版,被脚步声吸引了注意力,视线飘到另一个人那边,有些奇怪地看着一本本书仔细看过去的黑暗神,在对方蹲下身开始翻找被空间魔法隐藏起来的第十三排书架时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Lucy?找什么呢?”

    “抱歉,打搅到你了?”Lusifurice依然专注于书架没回头,姿势很有点上蹿下跳的意思,“你看到我上次拿回来的那本商品检索簿没?我记得我应该是放在这里的……?”

    Optimus顺手拿起书签放在书页的中间,然后合上书,无奈地笑着摇摇头雕:“Lucy,你每次去其他位面然后拿回来的所有商品检索簿加起来大概有好几十本了,而且还从来不把它们放在同一层……虽然收拾起来并不费工夫,不过说真的,你不考虑给书柜加个自动分类功能吗——从上往下第九层,从左往右第十一本,我猜这是你在找的东西?”

    有了提示之后查找变得相当容易,形状完美的手指滑过书脊后顺利找到了目标,取下了装帧格外精美的检索簿,Lusifurice轻笑道:“你惯坏我了Opty,我要是越来越懒怎么办?”

    Optimus也索性不看书了,他随手把那本《论魔导科技兴衰》的最新修订版放到一边去,凑到Lusifurice身边去看他想在这上面找点什么——说是“检索簿”,其实不过是冠着印刷品名称的某种魔晶设备,以特有的能量源驱动,“封面”是一个立体投影的装置,点开之后你可以在悬浮光幕上搜索关键字查看商品信息之类的——和地球上的某宝倒是异曲同工。

    果然在买东西,在搜索栏输入了“INK”的字样之后下面跳出无数售卖品,Optimus有点疑惑看着Lusifurice一个个点开信息栏仔细查看,开了口:“之前就很好奇……家里不是有电脑吗?为什么你还是一直坚持手写?”Lusifurice在Optimus来之前就知道电脑这玩意儿应该怎么用,同时也了解其便利性,只是他很少用电脑打印什么东西,更多时候他喜欢自己书写。

    “我承认,手写当然不如电脑打字方便,但是字体可以反映出一个人的性格,某种情况下也能达礼节,”Lusifurice低声笑道,他正在仔细查看一款大概是某个文化氛围极为浓厚的魔法位面出产的墨水,纯黑色的墨水中间荡漾着红色的火星,标配的原料之一是凤凰涅槃之后在其中重生的灰烬,精巧的水晶瓶子做成某种近似蝴蝶的小生物模样,黑暗神向来对这些书写工具有着难以理解的热爱,甚至连说话的口气都变得格外轻快,“不打算试试吗Opty,不是电脑构成的一成不变的字体,而是只属于你自己的书写痕迹?”

    看上去Optimus对Lusifurice的提议开始感兴趣起来,他点点头,然后看着Lusifurice订了足足能放满一个浴缸那么多的墨水,“确认”光标按下代表购买成功,接着就等着送货上门。


    身为精通附魔和锻造的“手艺人”,Lusifurice自然不可能对建筑一窍不通,他当初和其他人【当然,这些人现在也只剩下了他和那只懒洋洋的黄金巨龙】一起建立这块浮陆上的小镇时,就在设计图上利用砖石的天然线条构成了一些简单却极为有效的复合法阵,攻击防御、温度控制甚至空间折叠,这使得这里的很多建筑的内里空间都比外面看上去宽敞得多。

    而作为Lusifurice住处这座小屋子,自然被主人将那些奇妙的空间魔法用到了极致,虽然他在这方面的造诣比不上和他一样身为上古神、并真正掌控了时间与空间法则的兄弟,但也比一些所谓的空间法师强大得多。从外表上来看,Calos家就像所有你能想象到的那种中上等收入人家的小别墅,三层楼的建筑看上去相比起奢华而言用精巧来形容,砖石的缝隙间有小小的蔓生植物爬出来开着小花,一圈尖头栅栏漆成了白色,小小的花园中间有一条石头铺成的道路从家门口通往外面的街道,外墙墙面则泛着魔法阵特有的光,除此之外没有任何特别之处。

    这是Optimus第一次踏进Lusifurice的书房。

    除去周围的仿佛星空一样的背景,Lusifurice的书房像是个巨大的阶梯教室,中间凹陷下去的地方是一张宽大的书桌,而周围则是漂浮着的巨大书架,顶天立地,给人以极大的压迫感。

    顺着那些看不见的阶梯走到书桌边,Optimus带着点莫名的忐忑和兴奋在那把典型精灵风格的高背靠椅上,一张羊皮纸般的卷轴已经摆在面前,然后他看着Lusifurice在与书桌连接的工作台上翻找着什么,最后拿出了一根……鸟类的羽毛?只不过相较起一般的鸟类羽毛而言,现在被死神握在手里的这根羽毛在星空背景下泛着金属的光芒。

    “钢羽鸟吞噬金属,然后将这些东西替换自己的羽毛纤维,所以他们的羽毛制成的笔相比一般的羽毛笔更重,给你这样刚接触写字的人来用刚好合适,你也不用担心控制不好力道把笔给捏断了。”Lusifurice笑道,然后把铁灰色的羽毛笔递到Optimus手中,这根貌不起扬的羽毛笔确实足够坚固,这种外表看起来轻飘飘的书写工具让赛博坦人有些难以适应,夸张点说应该算是坐立不安,黑暗神低头一只手撑在靠椅的高背上,而另一只手则握住了Optimus的手。黑暗神的手比前执政官宽大,这也许是他身上唯一像是“死亡”有关的地方,手指白皙修长,却因为凸显出的骨节而显得狰狞,活像一具货真价实的骨骼应该有的双手。

    羽毛笔相对其他的书写工具来说其实诟病颇多,首当其冲的就是实在太软,就算是羽毛管的位置也没法和其他笔的笔芯相提并论。被握Optimus在手里的那只奇怪的鸟类羽毛制成的笔,虽然因为其食物的特殊性而让羽毛变得如同钢铁般坚硬,但出墨的笔尖硬度却和一般的羽毛笔没有任何差别,甚至因为羽毛本身的重量,这支笔的笔嘴是斜切式,斜切式笔嘴容易出墨不均不说,写字的时候角度变化还极为不方便,毫不夸张的说,让任何一个使用过不同羽毛笔的普通人来评价这些东西,斜切式的笔嘴绝对是他们最深恶痛绝的制作工艺没有之一。

    稍微纠正了一下机械生命有些别扭的握笔姿势,然后两只手的手指慢慢重合,掌心传来暖金属特有的温度,神灵握着另一只手,在那卷羊皮纸上用他们都熟悉的语言写出了自己的名字。

    ——Lusifurice Calos。

    传说神灵的笔迹是“天书”,每一个字符都拥有毁灭天地的力量,然而在这个被自由规则限制的小镇,他们也不过是一群拥有强大力量的普通人。纸上的字符凌厉得仿佛要勾破笔纸张,字母之间纤细的墨痕将这一串符号连接得毫无间隙,而细微的转角处那些借助笔锋本身而形成的纹路却有丝毫不失贵族的优雅,甚至连出墨不均都流转成了另一种味道。

    到底是因为手里这只羽毛笔本身的特殊性,还是Lusifurice真正的字迹就是这样?

    并不是Optimus对Lusifurice不够关心,而是他们两方都尊重着对方长久以来的习惯,双方都不会过问对方工作上的详细内容,一个信件这种私人东西更不会去过问;而平时在家里的时候要写点什么东西,赛博坦出身的机械生命习惯用那种如工艺品一样小巧玲珑的光脑,同样也有打印功能,Lusifurice向来是无可无不可,以他的性格,自然是Optimus习惯怎么样他也就习惯怎么样——以至于来到失落镇落脚下来并在一起生活了这么长一段时间,Optimus有点惊讶自己居然真的没见过Lusifurice写的字到底是什么样子。

    事实上他没法克制自己不恍神——明明是自己的手握着笔,然而却被另一个人的手握着,然后写出了完全不属于他认知中的任何一种构架的符号来,那仿佛是把很多东西的特质糅杂在一起之后形成的独特结果,贵族的傲慢矜持,操法者的神秘淡漠,还有那来自亘古未曾改变过的神的怜悯,即使这怜悯是用鲜血换来的,可历史的进程没有谁能够阻止,哪怕是神。

    他看过Mortis的世界史,那是由巨龙们记载下来、没有任何夸张辞藻的史书,平铺直叙的言辞记载了那个被所有种族缄口不言、由神血染红的黄昏,以及被光明之剑穿透身体的黑暗神消失于时空缝隙的瞬间。再之后,神灵退到比天空云殿更加遥远的地方,人类与精灵崛起,兽人迁移至兽神平原,亡灵终于走出了没有白昼的暗月之国——视域落在Lusifurice的手上,那双手干净修长形状却如同枯骨,这个由最本源的黑暗聚集而成的神灵,将双手浸没在刺鼻的血色之中,做了太多不应该由他那个象征着“光明”的弟弟做的事。

    “回神了Opty,哪有你这样的学生,”肩甲上搭上了另一只手,Lusifurice嘴角带着点近乎宠溺的微笑,“难得老师给你单独授课,你居然也能开小差?”

    Optimus没说话,但Lusifurice明显能感到他的机体温度上升了不少,他虽然不知道Optimus到底想了些什么,但猜猜也能猜到应该是和自己有关。他握着他的手继续写着单词,是他们自己的或者他们那些熟人的名字——赛博坦至的高神Primus、光明神Mekafurice、观察者Watcher、火凤凰公主Light、隔壁家的红毛病毒Kariaki,甚至还有他们那个未出生的孩子,Apoca。

    贪多嚼不烂向是真理,Lusifurice也没有写太多东西,而书写的主语言是腓尼基语系下的英语和拉丁语,而Optimus对这门语言的熟悉程度已经快和赛博坦语差不多,字母也简单,倒是适合新手学习——至于其他的文字,不管是地球上的还是他原本世界或者是其他位面的,对于一个刚开始学习写字的人来说,扭成那个样子的文字实在是太复杂了点。

    “差不多就这些了,”Lusifurice松开了Optimus的手,却没放下搭上肩甲的那只手,怀里的机体不知因为什么原因而暖烘烘的——当然就算知道也要装不知道,“你早就认识这些字母,只要能够写出来,那么完全掌握就不成问题——这也是我为什么让你写英语的原因,今天就到这里吧,晚上想吃什么?”


    几天后的傍晚,人工太阳在天上泛出懒洋洋的暖红,看上去就让人昏昏欲睡的颜色。

    Primus再一次抓Optimus无果,坐在Calos家客厅嘤嘤嘤,Lusifurice眉毛抖了又抖,到底还是忍住了把手里的杂志扔到他面部装甲上去的念头:“多大个人了还嘤嘤嘤!”

    “我就是想来见见Opty嘛……”白到碍眼的机械神灵哭唧唧,扯了一张纸巾擦擦光学镜,“最近都没怎么看到他,光看着那群家伙为了别的东西吵吵闹闹又不好好工作我神格好累……”

    “哦。”

    “……‘哦’一声就没了?!”

    “你还想怎样。”

    “……我好歹是你岳父。”

    “蹲在我家哭唧唧的岳父?”

    “……嘤嘤嘤。”

    闹归闹着,Lusifurice也没忘记招了茶壶过来给Primus倒茶,书是看不下去了,索性摘了平光镜听一身白的机械神灵抱怨着那群小炉渣现在简直各种看不下去还是Opty最省心了什么的,然后顺便表达了一下打算在这里蹭一顿饭的希望,果然时不时来Calos家蹭饭的后遗症就是其他的东西稍微不合心意一点就会被嫌弃到银河系那头去。

    对于有朋友或者比较熟悉的邻居来自己家蹭饭这种事情,Lusifurice向来没什么意见,有人觉得自己家的东西好吃当然是美事一件,有些时候他也觉得自己最近是不是越来越像个人类,甚至会为曾经觉得微不足道的一点小事而感到开心,但这毕竟不是什么坏事,点点头没有拒绝看上去颇为期待的机械神,于是Primus仿佛被鼓励了一样接着抱怨。

    这时,通往二楼的楼梯边一扇门开了,Optimus走了出来——那是Lusifurice书房的入口,当初厨房开在这里还被狠狠吐了槽——走进客厅的时候看到Primus愣了愣,但是对于这些早就懒得在自己面前装出什么高冷样子的神灵,他还是打了个招呼:“父神,好久不见……您今天来是有什么事情要找Lucy吗?”

    Lusifurice单手撑着头勾起嘴角,不知道是不是也被窗外的阳光传染了慵懒,就连刀锋一样锐利的面孔也变得柔和不少:“不,他是来看你的,你那些同族们让他的CPU快短路了”接着站起来松了松骨节,沙发太过柔软的弊端就是坐久了之后会浑身酸痛,手指在空气里随意勾了勾,那些逶迤于地的黑色长发于是被什么看不见的东西束在一起,“Primus,离吃饭还有点时间,你要是闲着就去把隔壁红毛叫过来一起好了,要不要把Wat也一起叫过来?反正今天也闲着,可以搞点复杂的东西,我先去换件衣服——Opty?怎么了?”

    Primus飘飘悠悠玄关过去,而Lusifurice身上法袍那过于飘逸的外层袖口被抓住,他有点疑惑地回头看着Optimus,然后才发现对方的一只手背在后面,那只手好像拿着什么东西的样子。

    “Lucy,这个……给你,”虽然是不需要呼吸的赛博坦人,但Optimus还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把放在身后那只手拿了出来,一个大概有巴掌大小浅褐色的笔记本,正好是能拿在手里记录些什么东西的尺寸,不算厚,但牛皮包裹着的封面上有浅浅的印痕,隐约构成了一个微缩后的空间魔法阵,“之前抽空做的……上面的魔法阵是公主帮忙画的,可以重复使用,和掌上电脑差不多……”Optimus尝试这解释这个魔法阵的功效,光学镜乱飘就是不肯看着Lusifurice,他这个动作简直在不打自招,就算不伸手去确认也能知道,现在Optimus盔甲的温度肯定上升了。

    被拽着袖子的黑暗神眯起了金色的眼睛,接过被递过来的笔记本,说话嗓音是只有Optimus才能听到的温声细语:“谢谢你,Opty,我一定会好好珍惜的。”

    Optimus拽着Lusifurice衣袖的那只手又抓紧了些,布料上的皱褶带着点星光浮动的痕迹,抬起头雕看着那双微微眯起来的金色眼睛,不知道是因为什么而紧张:“……不翻开看看?”

    这句话让Lusifurice感到有些奇怪,但既然Optimus这么说,他也就自然而然地翻开了手里的笔记本,然后愣住了——手里这本笔记本并不是什么珍贵的东西,但做工却极为认真,明显和外面贩卖的并不一样,然而扉页则显示出了这本笔记本的与众不同,那上面用稍显僵硬的字迹郑重地写着一串不太美观但相当端正的字符——TO:Lusifurice Cloas。

    他下意识将那串字母念出来的时候,Optimus低下头雕没说话,盔甲缝却隐约冒了些蒸汽。

    会去拉袖子大概是因为顾忌着Primus还没离开,平时大概是直接拉着手,然而和Optimus不同的是Lusifurice向来都是把“目中无人”这个词写在脸上的,他才懒得管Primus是不是就在自己家——要么就是因为是在自己家所以才更加肆无忌惮了——Lusifurice那双苍白的骨手合上了笔记本,郑重地放进胸前的口袋,然后伸手一把把Optimus揽进了怀里。

    音频接收器的天线顶端被唇轻轻蹭过,到自家货真价实的长辈就在不远处,Optimus整个人几乎都埋在Lusifurice的肩上,压低的声音带着轻轻的笑:“你啊,你啊……为什么总是做出这么可爱的事情呢?真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他说,Optimus没有说话,却也笑了起来,机体的温度再一次升高了些,面部装甲也显然是害羞一般泛着微微的红,但还没等他接着害羞脸红下去,就被捏了捏了音频接收器然后捧住头雕,半强迫地与一双金色的眼睛对上,眼前一花,熟悉的冰凉温度便覆在了唇上,“真是,好想欺负你啊……”

    这下Optimus也没工夫去关心贴在门口的Primus了,手抓在Lusifurice法袍后面接近于兜帽的部分,在昂贵的布料上留下仿佛沟壑一般深重的皱褶。

    Primus目睹全过程之后哭着跑了……好吧没有哭,不过亲手把Optimus交到Lusifurice手上和亲眼目睹秀恩爱到底还是两回事,虽然早就不是第一次看到,但Primus还是觉得……很目害。

    于是屋子里只剩下了Lusifurice和Optimus,其中一个差点被吻得喘不过气,唇舌分开时拉开一条细细的线,被苍白的手沿着唇线缓缓擦去,眼睛微微眯着,实打实饕足的模样。Optimus在最初的恍神之后“呜”的一声整个埋进Lusifurice的肩窝里,机体缝隙间的蒸汽像烧开的水壶一样往外冒;Lusifurice倒还有哄孩子的心情,轻笑着拍拍快要烧起来的赛博坦人头雕,看上去心情颇好。

    然后他忽然低头凑到了微微晃动着的音频接收器边压低声音说了句什么——

    于是Optimus干脆地红了个彻底。


【END】

评论 ( 4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