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路擎/西幻AU】继承人

爹妈私奔就算了,爹死在战场上,妈被屠龙者弄死了头骨还被拍卖……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的路总这么惨。

不过菲姐难得当一回好人,而且还很懂的样子。

其实也可以叫少爷x管家或者龙x精灵的年下AU?嘛,中世纪的时候主人和管家搞到一起并不是什么罕见的事啦。

总之是个穷小子变高富帅的故事……大概。

设定比较多。





【魔幻AU】遗嘱带来的?


    “夫人,”我推开那一道厚重的橡木门,门口的玻璃风铃轻轻响了一声,柜台后戴着眼镜的女人从厚厚一本书里抬起头来,眼镜仿佛要从鼻梁上滑下去,“我是Lusifurice。”

    “好孩子,真希望我的订单没有影响到你的学习,”女人带着点无奈的微笑走过来,她有一头乱蓬蓬的金发,脸上有些雀斑,相较起成年女人其实更像个孩子,“总是麻烦你的药品。”

    我在长辈们面前总是不介意表现成一个乖孩子,这么多年在孤儿院的生活见惯了各种人,即使不情愿,看人脸色还是不得不学会的本事——这个女人是个药剂商店的老板,看上去好像没有太大的威胁,然而在这座王都却是条没多少人敢惹的地头蛇,我两年前在暗影森林救了她的女儿,也就是因为这样,我这个并非王都居民的外来者才能和她有点交情。

    而现在,我则时不时接到她的订单,然后用课余时间制作她需要的药剂来赚取一些生活费。

    确实很辛苦,但还不是不能接受,虽然王都的生活成本高得惊人,但学校周边的费用总会低一些——能来到这读书的谁都不是没用的家伙,谁都不能确定一个买不起的煎饼的穷小子会不会就是未来的武圣或者大魔导师——考试成绩名次足够优秀的,甚至还能得到学校的资助,我是其中之一,奖学金和打工得来的钱,加加减减多少也能凑出在王都的生活费了。

    一瓶短时间内能够增加与水元素交流能力提升水系法术效果的海洋之心是水系法师热衷的一次性药物,能卖五个金币;一块人造的火焰结晶有着漂亮的橙色纹路,不管是装饰还是作为施法道具都有不错的市场,十五金币是不错的价格;丽纹月光花稀少的原因是因为很多人不知道应该怎么处理,稍加洗净并做蒸馏处理之后甚至能卖出和成品药剂差不多的价格。

    三份并不算困难的东西让我赚了差不多三十个金币,这些东西都是学校的课程制作的,我所就读的利维坦皇家魔法学院财大气粗,学费高昂没错,然而各种材料却绝不会少,甚至于类似于炼金或者药剂类课程之后的学生成品根本不会回收——当然也可能是没有回收的价值——当然,也可能是本来就考虑到了我这种学生的存在。

    离开那个女人的药店,我偷偷出了口气,每次她店里我都会不自觉觉得紧张——然而离开药店,外面有另一个女人在等着我。相当美丽的女人,看不出是什么职业的白色长袍带着圈滚边,一头火红色的长发蓬松着卷曲起来,手边拿着一本厚重的书,金丝眼镜架在鼻梁上,神色看不出什么波动来,然后她走过来,行了个礼:“您好,请问您是Lusifurice Calos先生吗?”我不知道她到底想说什么,点点头,并且在她的询问之下拿出了学校开具的学生证明,利维坦皇家魔法学院是以传说中怪物为名、几乎可以算是全世界前三名的学校,没人会蠢到用这个学院的名头做假,“自我介绍一下,我叫Fitna,是一名家族律师,来自Calos家族,身份证明由开具利维坦学院开具,进一步查证已经不需要了——那么恭喜您,您刚获得了一笔价值不菲的遗产。”

    ……她在说精灵语吗?不,应该是通用语,毕竟每一个词语我都能听明白,可是当这些词语组合在一起之后,为什么我就不知道她在说什么了?——前一分钟我还是个连生活费都需要自己赚的穷学生,一分钟后就有个不认识的女人告诉我我继承了一笔不菲的遗产?

    我瞪着那个女人,而她微笑着望向我,然后将一封用火漆封口的白色信封交给我,火漆上印着一个花纹繁复的字母,我姓氏开头的字母“C”仿佛植物藤蔓一样蜿蜒出一片花纹。

    “我知道要您忽然相信这件事情很难,但您不愿意相信的话,Calos先生,”她说,“这周周六的晚上,希望您可以光临您先祖的庄园——到时候,会有马车来接您。”


    Calos。

    曾经我在图书馆里无数蒙灰的记载和传记上见过这个极为古老的姓氏,这个简短的单词所代表的氏族极为低调,有亡灵,也有生灵,确实混杂,却可以被称为天才中的天才,魔法、武技、商业、宗教,介绍上用“触类旁通”来形容他们,老实说我觉得这并不合适——他们根本就是被神宠爱的氏族,人类历史上有记载以来的二十三位顶尖强者,有八位都是出自这个家族的。

    来到王都之前费了点功夫,因为我是孤儿,收养我的孤儿院院长是个半亡灵的老头,一个没有星星和月亮的晚上他在破败的月神雕塑脚边捡到了我,挂在我手上的秘银手镯内侧刻着我的名字——Lusifurice Calos。我的眼睛虹膜是金色的,而大多数生物的虹膜都不可能是金色,老实说,没有人愿意领养一个可能混有某种未知生物血统的孩子,于是我就留在了孤儿院。

    不怕有人说我自满,但我的魔法天赋确实足以傲视绝大多数人类,甚至一些同样就读于本学院的精灵,我和院长都曾经怀疑过这种可怕天赋到底传承自我血统之中的哪一部分。而现在,排开这些不论,那个自称是一个家族律师的女人告诉我,我的姓氏与那个家族相同并非偶然,甚至我现在是那个家族里唯一依然“在世”的合法继承人——当然了,所谓的依然“在世”是指我还并没有成为一个亡灵,而除非亡灵家族,一般的家族虽然允许亡灵存在但值得注意的是亡灵并没有继承的权力——我是黑暗魔法专业,当然也会对这些有所涉猎。

    我看完了那些冗长的资料之后疑惑更大——只能等待周六,等待那辆来自Calos的马车。


    周六晚上,我从衣柜里翻找出了唯一的正装,并不是时兴的款式但相当干净,有点紧张地询问室友是不是合适——我是在学校附近跟人合租的,价格公道,房东和蔼——和我同寝的是个长着兔子耳朵的兽族少年,他是隔壁神学院的孩子,学习的是战斗牧师应该知道的一切,他但是相当给我面子,点点头表示没问题。

    学院大门口,一辆两匹纯色白马拉的马车停在那里,甚至没有什么华丽的装饰,然而车门上那个由藤蔓组成的C形字母却代表了他的所属——Calos家族。

    马夫穿着黑色的制服,他向我行了一礼,我没看出他的眼神里有什么接近于不屑或者鄙视的痕迹,而我这样一身衣服穿出去可能真的会引来嘲笑。他说他叫Phillip,受Optimus先生的嘱托来这里接我到Calos庄园,您的一些疑惑,我相信会在那里得到您所希望的解答的。

    他的话引起了我的一些注意——他话里的那位Optimus是谁?

    不过我没有多问,既然他已经说出了这话,那我等着就是了。坐上马车,窗外的场景开始往后退去,那个现在已经真正死亡的半亡灵老头给我留下的为数不多的遗物中除了少得可怜的一些钱币之外,最值钱的恐怕就是我现在拿在手里的怀表,我握着怀表看着窗外,大概半个小时之后马车停了下来,而走下车去,我直接愣在了那里。

    那是一座大得可怕的庄园,或者称为“城堡”更加合适,厚重的木门用雕花的金属和魔法阵加固,巨大得能让所有站在面前的人感到自己的渺小;再然后是周围的围墙,一样是令人惊愕的厚重坚固,除了常规性的防御法阵之外我更是发现了几个教科书里完全找不到的土系魔法阵,是他们改良的,还是以前流传下来的?不管是哪一个,都是相当令人兴奋的事。

    而大门口占了两个人,一个是我曾经见过的那位红头发的律师女士,另一位则是个男人。他肤色白皙,面容相当英俊,轮廓很深却又带着与之矛盾的柔和,即使用“美丽”这个词来形容也是丝毫不过分的,他身量高挑,穿着相当典型的黑色贵族式燕尾服,一头蓝色长发的发梢上是鲜艳的红,眼睛是比我见过的任何种族都纯粹的蓝色,无机质得更加接近于宝石而不是活着的器官——而最为特殊的是,他的耳朵轮廓末端比人类的耳朵长了差不多一根手指的长度,这自然不会不是人类的耳朵,然而却是另一个被神话传说包围的种族最大的特征。

    精灵?

    这个种族有两个大分支,分出更多亚种的“大精灵”与一枝独秀的“高等精灵”,他们是相当神秘的种族,在被称为“精灵之母”的参天巨树边建立了自己的国度,循序远古先祖生活习惯与世无争,近千年来更是难得一见,又在自己的皇帝或者女王的约束下并不多和其他种族——尤其是人类——有太多交流,而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这个精灵为什么会出现在Calos庄园?

    “欢迎您来到庄园,主人。”那个精灵在我踏出马车的时候开口,行礼时长长的睫毛半阖出一片小小的阴影,这个种族的外表本来就足够出色, 这种称得上是低眉顺眼的模样简直是种享受,我不能自己地感到有点紧张,表面上还是竭力一副八风不动的样子走下马车。精灵伸出手,掌心向上好像是想要扶我,大概是和那只兔子吃早饭的时候喝的蘑菇汤里面有不适合人类食用的菌类所以脑子好像不太对劲——于是忽然起了点恶作剧的心思,将自己的手放在他的手上,然后手腕一转硬来了个吻手礼,朝他笑了笑。

    一个男性被另一个刚见面的同性行了个吻手礼,估计第一反应就是一个耳光甩过去了——我这么做只是觉得既然他叫我“主人”,会扇我的可能性不大;而我之所以会这么做,只是有点不满他的手势像在对待某位小姐,而我是个男性。

    只不过他的反应倒是出乎我的意料,精灵愣了一下,然后尖尖的耳朵瞬间变得通红。

    等等……好可爱?!

    站在另一边的Fitna笑了起来,向我行个礼:“Lusifurice先生,请不要再捉弄Optimus了,就算是要捉弄他也别在这种地方……”她暧昧地眨眨眼睛,“要知道,他可是您的管家。”

    我有点不理解Fitna的最后一句话,不过那位Optimus先生脸更红了,他干咳两声后我才发现自己还握着他的手,于是赶紧放开,然后在他们的陪同下往庄园里面走去。律师小姐给我看了一些东西,包括上一位家主的遗嘱,还有另一份镶嵌着金边的血统鉴定证书——那上面写着我的名字,然后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词组——Half-BlackDragon。

    一半的黑龙血统?我?

    Fitna朝着Optimus点点头,精灵的耳尖还有点红,但这并不妨碍他完美履行自己的职责,他的声音温和磁性,像是一只手轻轻挠着人的耳朵,低声向我解释起来。

    原来Calos家的成员从来都不仅仅只有人类,亡灵和兽人也有不少,他们允许通婚,但不承认私下的恋情,而我的父母就是这样——父亲是来自Calos家族的人类第一继承人,而母亲则是一头人形的黑龙,他们是龙骑士与座龙的同时也是一对恋人,黑发金眸和强大的魔法天赋都是母亲遗传给我的特征,然而他们的恋情从未被人承认,以至于最后的结局都极为惨烈,父亲死于战争,而母亲则被异国的屠龙者斩杀,遍体鳞伤的雌性黑龙将放着婴儿的摇篮留在了一座孤儿院的月神雕塑下,然后用尽最后的力量引开了那些屠龙者。

    这就是我被孤儿院院长捡到的原因了。

    我的奶奶是一位法学教授,Optimus说,其实她并没有怎么反对儿子与龙族呆在一起,但爷爷却竭力反对,于是父亲因为恋情而于和他的父亲争执,最后带着情人——或者说妻子——离开了家族,我的爷爷奶奶本来只以为他是一时想不开才离家出走,因此也没有去寻找过,然而再次见面时见到的只有父亲折断的长剑,与母亲被放在拍卖场上为屠龙者赚取利润的头骨。

    原本还倔强着的Calos家主后悔了,他买下了母亲的头骨,与父亲的长剑一起埋葬,然后费尽周折调查出了我的存在,然后希望能够找到我接回家族,也多少算是补偿,而他这个时候已经疾病缠身,于是请妻子——即我的奶奶——继续寻找。Fitna是奶奶曾经的学生,嫁给了我一位几乎没有任何亲缘关系的表哥进入Calos家族,她很乐意为自己的恩师寻找孙子;至于Optimus,据说本来也是一位相当厉害的职业者,除此之外他并没有多说,只说自己是在二十年前因为接受了父亲非常大的恩惠,才答应在父亲有了孩子之后为且仅为这个孩子效劳。

    哦……私人管家,这就是刚才Fitna笑得一脸暧昧的原因?

    “某种意义上,Optimus算是您的私人财产。”红发的律师微笑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而Optimus的脸更红了——虽然这么说可能有点不合适,但他这样子实在太可爱了——以至于我只要想到这样一个漂亮的生物被当做“财产”对待的后果就有点不舒服,于是我站立转身,非常认真地对这个蓝发的精灵道:“请放心,我绝对不会把你当做什么财产的,既然我的父亲信任您,那么您也将是我信任的人,如果您愿意,我会把您当做家人的。”

    Optimus的蓝眼睛里似乎包含了诸多情绪,唯一能肯定的就是“欣慰”,但我搞不懂Fitna一瞬间怎么笑得像发了疯。


【END】

评论 ( 13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