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食之契约养肝中。
F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食契:鸡尾酒X男御【猫形态】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KA/声震/天擎】蒸汽二十题

【KA/声震/天擎】蒸汽二十题

题目来自 @小生是凶兽不是凶受 题目真心棒极了嗷嗷嗷!!!

简直不能太适合Ali!!!

改BUG



私设:

①《疯狂回归》背景,各个地点混搭吧。

②Ali是大波的学生,papa是大波的造物之一

③到底是不是Alice的梦境我也说不清楚

④天擎提及,OP已经去世,以及老样子大波柱子交情铁

⑤BG和BL一起刷,OK?



【KA/声震】蒸汽二十题

1.人造子宫里缩卷着的婴儿【人】。

    “Wake up Alice,time for come out。”

    科学家站在透明的营养舱前,深紫三件套西服,雪白的手套,紫色长发似层叠的波浪般披在身后,深色的管线从背脊连接到手臂,无机质的金色眸子妖冶纯粹,一如被皇后珍爱的冠冕。

    营养舱诡异的荧绿色液体中,肤色苍白仿佛尸体的黑发女孩从蜷缩的模样展开了手脚,她身材纤瘦而匀称,大约是介于青年与孩子之间的年纪,翡翠雕刻的眼睛缓缓睁开。

    那绿色原本美丽而毫无生气,睁眼的瞬间却浓得仿佛将要吞噬一切。


2.偷偷逃跑的眼睛。

    她称呼他为“老师”,他们住在街区临街的一栋两层小屋里【*注1】,打开窗户看到的是远处翻滚的锈黄色云层,空气里弥漫着呛人的粉尘气息,又是崭新的一天。

    穿着及膝连衣裙的女孩跑进实验室,穿过那些繁复的黄铜仪器,把手里的东西放在书桌上,只看了一眼科学家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于是看向黑发的女孩:“它又跑了?”

    “显而易见,”Alice空洞着左半边眼窝看着男人,扬了扬那个玻璃罐子,那里面正半死不活地躺着一枚带着机械副足的翡翠眼珠,“Shockwave老师,您最好想个办法让它乖乖呆着。”

    被称为“Shockwave”的科学家淡淡看着她:“它大概不太喜欢呆在你的颅骨里——就像你不喜欢家里的沙发,总觉得不太舒服——也许应该改造你的脑子而不是你的眼球。”


3.废旧机器长出绿苔。

    出门散步时,他们在街区公园【*注2】一角发现了停止工作的金属造物,构造接近人类,氧化的金属骨骼上覆盖疯长的爬山虎,这绝不是做苦力的机器,然而也不像普通的工作机器人。

    Shockwave打量这具骨骼良久后忽然露出了一个笑容,取下雪白的手套:“你还是和以前一样英俊,如果你还活着,一定会有许多机器姑娘为你倾倒的——来Ali,搭把手,带他回去。”

    “您认识他?”Alice拥有着人类难以企及的力量,即使搬动一副成年人体型的金属骨骸也毫不费力,“我可从来没见过您笑。”

    科学家点点头,长发在肩上打了个卷:“他的人工大脑是我最得意的制造品。”


4.医生有双剪刀手。

    一身白衣的年轻医生年纪似乎只是比Alice大上一两岁,面容带着玩世不恭的轻佻,红色半长发有些乱蓬蓬的样子,开门时脸上写满了不耐烦,然后不可置信地看着门外的客人。【*注3】

    然后他发出一声惊叫:“Shockwave你怎么能让可爱的Ali搬这么重的东西?!”

    Shockwave瞥他一眼:“闭嘴Knock Out,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他说着,然后帮Alice把那具金属骨骼放在屋子里的沙发上,“我知道你这里有没腐坏的人造心脏和皮肤,给他安上。”

    年轻的医生耸耸肩,双手手肘向外翻开并折叠起来,取代骨骼的是锐利的刀刃:“这可不便宜我的大科学家,不过看在Ali的份上,我倒是可以给你优惠一点——别误会,只是顺带帮他修复其他的人造内脏,该付给我的齿轮一个都别少。”


5.绅士的礼帽上打满补丁。

    Knock Out小心地用看不出的丝线把自己手臂上的接缝缝好,然后朝护栏上坐着的姑娘伸出手去,眉眼弯弯:“最近没看到你和Shockwave出来散步了嘛。”

    Alice轻笑起来,将自己的手放在对方掌心,然后往屋子里看了一眼:“老师这几天总是和那个新捡回来的机器在一起,我都快要以为他们是夫妻了——你今天穿得挺正式啊?”

    黑色的手套,红色燕尾服和黑色长靴,深色的高礼帽也不知道是多少年前流行过的款式,帽带上绑有一张写着3/4的硬纸片,这顶礼帽有些年头却并不破旧,破损的地方被细心缝补起来。

    医生笑起来,伸手捏着礼帽帽檐转了一下:“我父亲告诉我,约一位女伴出门时,至少应该穿得精神些,这是他从前的衣服……怎么样,合适吗?”

    “非常合适,”Alice眯起翡翠的眼睛,“真庆幸这里不会再有别人,否则一定会有许多姑娘为你疯狂的。”


6.嘘……悄悄告诉你,皇后是机械人。

    “你那位好友十年前就已经死了,他死后,那位最忠诚的骑士也随之消失了。”

    时隔多年,终于能够重新说话的情报商开口第一句话就成功让Shockwave停了手里的动作,蓝宝石雕刻的眼睛在眼眶中转了一圈,刚安好的机械嗓子还带着沙哑的金属感。

    Shockwave转过头来,往工作台上一倚,随手绾起披散的长发,带着贵族式的盛气凌人看向被放在高椅上的那个头颅,近乎黑色的暗蓝短发,闭合的眉眼带着机人造机械特有的锋利,于是科学家满意地点点头:“不错的情报——还有别的吗?”

    “还有,”情报商的嗓音缺少起伏,虽然仅有一颗头颅的模样让他看上去格外诡异,“现在在宫殿中的那个女人【*注4】,就是你曾经送给你那位好友的机械助手。”


7.“今天该征收什么税?嗯…空气好了。”

    从这座城市的任何地方都能看到山上修筑的城堡【*注5】,巨大的红色建筑,与其说是一座城堡,不如说更像个要塞,女王在那里传达着她想要告诉臣民的一切。

    沙哑的广播中分不出男女的声线柔媚至极:“亲爱的居民们,我们的女王与议会经过商讨,为了为居民创造更好的生活环境,我们决定征收空气税,希望各位居民配合……”

    Alice眯着眼睛看向那座庄严肃穆的堡垒,她的手正挽在Knock Out的手臂上,仿佛每一个和男友出门约会的女孩,她冷笑了一声:“那个女人到底还知不知道这里还有几个活人?”

    她还活着,他也还活着,还有她的老师Shockwave,他们大概是为数不多属于女王的子民了——而那位高塔之中王座之上的女王,自然是什么都不会知道的。


8.大脑在玻璃罐子里唱歌。

    透明器皿中装着不同的内脏器官,Alice纤细的手指抚过那些盛放着淡色溶液的广口瓶。

    穿着连衣裙的黑发姑娘兴致勃勃地挨个看着那些排成一排的展示物,翡翠眼睛闪闪发光,她扭头看向Knock Out:“这些器官还活着吗?他们活动的样子真是……漂亮极了!”

    “我是个医生,”红发的青年单手撑着下巴,笑眯眯地看着快乐得像只兔子的姑娘,咏叹调故作忧伤,“我亲爱的Ali,我们的城市早已没有活人啦,除了我们,连一张新面孔也看不到,真是令人伤心——”说完有谁很配合地哼起了歌,老掉牙的伤感歌曲,和窗外的天空一样昏沉。

    被歌声吸引了注意的Alice,好奇地在一堆玻璃器皿中翻找,然后在一个胖乎乎的罐子里找到了一团正在唱歌的东西,灰质、白质,组成一个沟壑纵横的东西——那大概是谁的脑子吧?

    Alice歪着头想了想,很快把这个孤独的歌者抛到了思想外面。


9.残缺的法典【书】。

    Soundwave坐在屋檐下的摇椅上,在Alice穿过走廊的时候叫住了她。

    这个机械商人还未被修理完善,大腿下的裤管依然空无一物地晃荡着,然而Alice已经能看出他之前是多么英俊的容貌,即使现在,他也拥有着暗蓝色的短发和蓝宝石雕刻的眼睛。

    “要看看吗女孩,”他说道,手上拿着本破旧的大书,“这是你老师送给别人的东西,这东西构造了这座城市,包括我在内的所有机械——偶然被我得到了。”

    那是一本后金属封面镶嵌彩色的琉璃,牛皮的锁带已经被磨得几近断裂,羊皮纸的书页被虫咬得破烂不堪,只有扉页还算是完好——Soundwave将书递给了女孩,示意她翻开。

    扉页上Shockwave的字迹流畅地在羊皮纸上优雅地延展开:To my best friend。


10.神职人员的花园。

    “你知道城里有座教堂【*注6】吗?”午后的解剖室,Knock Out的问话让Alice有些诧异,她停下手里的羽毛笔望向他,于是他继续说下去,“是为我们的‘那位大人’修建的。”

    Alice确定自己并不知道“那位大人”是谁,Knock Out摸摸她的头笑道:“你当然不认识,在你来这里以前‘那位大人’已经去世很久了——教堂里有座花园,是‘那位大人’最忠诚的骑士送给他的礼物,呵呵,那家伙曾经是教廷骑士,我也是在那里第一次见到了那种花。”

    “那种花?”Alice问,“什么花?好看么?”

    “好不好看……倒不如说是太过美丽了,蓝色、带着红色火焰纹的花,我记得这种花的花语好像是……”Knock Out摸摸下巴,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埋藏于心底、说不出的话。”Shockwave抱着一摞书站在门前歪着头,金色的眼睛看向两个年轻人,“Ali,该回家了。”


11.旧钟楼的敲钟人。

    修好Soundwave的那一天,Shockwave一天都没从房间里出来,Alice睡觉前曾经去敲过老师的房门道了声晚安,但却并没有听到科学家像平时一样回自己一句晚安。

    第二天早上科学家依然不见踪影,Alice只在客厅里看到了Soundwave,暗蓝短发的男人看了看黑发的女孩,斟酌了一下词句:“Shockwave……没事,只是……有点累。”

    Alice带着点警惕地看着这个没什么表情的机械商人:“——老师可是连着几天呆在实验室都不会累的,你们昨天做了什么……居然会让他觉得累?”

    Soundwave还没来得及回答,一声震耳欲聋的金属声音就响彻了整座城市。

    女孩的神色格外震惊:“我记得钟楼的大钟不是机械化的,也没有任何机械在哪里工作,老师说这口钟从城市空掉之后就再也没有被敲响过……难道那里还有人?!”【*注7】

    “要去看看么?”Soundwave站了起来。


12.腐烂的人鱼开满白花。

    Shockwave醒了——是被多年不曾听到的钟声吵醒的。

    包覆着人造皮肤的金属手臂将鬓发拢到耳后,浑身的零件仿佛都在发出噪音,他忍着不适感掀开柔软的被子,腰间依稀还残留着昨晚疯狂之后的隐痛——那个、该死的情报商!

    他赤脚踩在地上,背脊连接至手臂的软管里浅色液体轻轻荡漾,地板上一枚翡翠眼珠迈着八条副足跑得飞快,Shockwave挑挑眉,弯腰捡起那枚眼珠——Alice的眼珠子又跑出来了。

    窗外的钟声一声又一声地回响,Shockwave推开窗户,呛人的空气没能对他造成什么影响,远远望着街角的酒馆,然后眯起眼来——

    他从前最爱去的“撕裂美人鱼”【*注8】,招牌上那具早已看不出半分模样的人鱼尸体,开花了。


13.自杀的零件。

    跟着Soundwave走到钟楼附近的时候,Alice被一个小小的机械手臂砸中了头。

    “还没死干净。”Soundwave冷漠地看着被Alice捧在手里的机械手臂,然后抬头看看钟楼,“‘那位大人’曾经请他的好友——也就是你的老师,帮忙将这口钟机械化,但钟拒绝了。”

    Alice呆呆看着情报商,重复着他最后一句话:“‘钟拒绝了’……什么意思?”

    “Shockwave告诉过你机械也有生命吗?”情报商问,女孩点点头,“钟拒绝了机械化,他厌恶自己身上的零件,于是那些被厌恶的零件就从塔顶跳了下来……只不过是又开始了而已。”

    女孩迟疑:“所以刚才的钟声……”

    “‘那位大人’死的那一天,为了哀悼,钟表匠们让钟和他身上的零件就睡着了,刚才醒过来了——所以那些零件,不过是无法死去的循环中又一轮周而复始罢了。”Soundwave,“至于‘那位大人’的具体事情,你可以去找那个和你关系很好的医生,让他带你去见一个人。”


14.肚子里的兄弟。

“早上好,今天天气还不错。”

“晚上好,你肚子里有点热。”

    Knock Out的胸腔里那颗充填着水银的金属心脏偶尔会说话,抱怨着环境的恶劣和一成不变的天气,然后说说当他看到Alice的时候自己跳得那么快究竟有多累。

    “闭嘴吧,想被换掉吗?”医生没什么耐心地说。

    “哦哦,她来了,她来了~”心脏仿佛欢欣到蹦跳,“你亲爱的翡翠眼睛小姐来啦~”

    Knock Out一愣然后扭头往窗外看过去,果然看到穿着连衣裙的黑发姑娘穿过了自家庭院。


15.被关在笼子里的骑士。

    昏沉的地下墓穴,装着白骨与金属齿轮的罐子中间,有磁性的男性嗓音在缓缓歌唱,然后歌者停止了歌唱,打量起了走过来的红发青年与黑发女孩。

    “好久不见Sky,还好吗?这是Alice,Shockwave的学生。”Knock Out笑眯眯地打个招呼。

    “还不错,嗓子不太舒服。”那是个穿着一身白色盔甲的男人,蓝色的眼睛,半张脸极为英俊,另外半张脸却是狰狞的机械,黑色的铁构成的荆棘枝条【*注9】将他锁在囚笼之中,男人撑着头,微笑的模样异常有魅力,“Shockwave的学生?恐怕是你女朋友吧?”

    “说正经的Skyfire,”Knock Out咳嗽一声,“她想知道点你的事……或者说,关于我们‘那位大人’的,那位你重视他胜过生命的、我们这座城市的主人。”

    Skyfire于是大笑起来:“真是位好奇的小姐,好吧好吧,我曾经是教廷的骑士,不过想在这之前到现在为止,我都是Prime最忠诚的骑士,虽然你可能觉得很惊讶,但确实像Knock Out说的那样,我爱他胜过自己的生命——只是当初我没能保护好他,我并非一个合格的守护者……所以我请你的那位老师将我改造成了不老不死的机械,然后我把我自己关在了这里,”他指了指自己栖身的囚笼,“算是对我自己的惩罚吧。”

    Alice注意到Skyfire说这话时,眼睛里是混合着眷恋和回忆——全部都是关于女孩那个不曾见过的统治者,那个Shockwave的好朋友——那一定是个非常优秀的人,Alice想。

    然后她忽然被Knock Out从后面抱住,年轻人温和地用下颚蹭蹭姑娘的头顶,什么都没说。


16.眼眶里的黑玫瑰。

    回到家里的时候Alice依然在想那个一身白色盔甲的年轻人,半张脸的血肉和半张脸的精细而狰狞的机器,略带沙哑的低沉男声,不知名的歌曲被他低声吟唱出来。

    而走进门的女孩正看到Soundwave在给Shockwave背脊上的那一根软管注射液体,科学家的长发全部垂在脖子一边,低垂的脖颈仿佛天鹅,永远被刘海遮住的右半张脸终于露了出来。

    Shockwave露出来的永远都只有左眼,Alice曾经好奇过他右眼是什么样子——她终于看到了,类似于自己那个总喜欢往外跑的翡翠眼珠,然而自己的眼珠是没有生命的雕刻,可Shockwave眼眶里——那是货真价实活着的植物。

    “Black Rose,”当Alice问起那朵花的时候Soundwave代替Shockwave回答道,他拔出了针头,低头在科学家脖子上轻轻咬了一口,“这能帮他栓牢灵魂,你呢,要不要也种上一朵?【*注10】


17.公爵丢了白手套。

    雪白的丝织物落在地上,然后是手臂,接着是肩膀,然后那个穿着淡蓝色礼服的机器发条人在数秒之内崩落成了一堆废弃的金属,眼睛很快就暗了下来。

    “居然是‘Duke’的勋章……老师,您当年送给‘那位大人’的也是这样的机器?”捡起脚边的那块金属勋章,长长出了一口气之后Alice把小臂长短的刀收回腰间的刀鞘里,扭头看着身后站着的两个人,眉角抽了抽,“……Soundwave你又做了什么让老师站不稳的事情吗?”

    Shockwave没理会这句调戏意味太过明显的话,只皱起了眉:“当初送这个机械助手给他的时候……我只是想帮忙,没想到她会做出这样的事——Soundwave也是我在那个时候制造出来的,现在什么问题都没有。”

    “大概因为我机能停止得太早,而现在我在你身边。”Soundwave冷漠地说道,“所以我能保持冷静,而不是像那个女人一样,她的人工脑大概已经成一团浆糊了。”

    Alice无视了他们,然后带着点兴奋地望向那座城堡——我真想去看看那个“女王”,然后再把她的脑子弄下来……送给那位骑士先生当作礼物如何?


18.被机械瘟疫毁掉的小镇。

    送奶工人篮子里的奶瓶中盛满了颜色可疑的液体,报纸小贩挎包中那些早已泛黄的纸张,园艺师锈迹斑斑的剪刀甚至无法剪断最细小的树枝,机械钢琴的音筒只能哀唱出嘶哑的悲鸣。

    这座曾经繁华的机械城市里,只剩下几个那么几个姑且还能算是活着的人。然而,他们的肺部已经不会在被用来呼吸,身体里支撑起脆弱骨骼的是泛着光的金属,血管中奔涌的已经不再是血液,甚至胸腔里的也已经不再是真正的心脏。

    甚至城市的主人都已经不再是活着的人——可城市却还活着,有条不紊,一切都依然是从前繁华的模样,只有锈迹暴露了真实,这座已经死亡的城市,会一直存在下去,直到世界尽头。

    而他们将随着这座城市,共同前往末日。


19.破碎的怀表。

    “他们当然是一对,”Skyfire笑起来,Alice自从被Knock Out带过来了一次之后就开始喜欢在这里听他讲从前的事情,关于忠诚的骑士与仁慈的君主,“你的老师和Soundwave。”

    Alice恍然大悟:“我说呢,他们两个实在太像是一对情侣了!虽然我并不太清楚,但是目中无人的样子实在是让我觉得有些时候我都很尴尬!”

    Skyfire笑得肩膀都在抖:“你觉得他们两个太亲密没法看?才没有,Prime还活着的时候,他们可比现在更目中无人——Shockwave一点都不在乎这个和自己亲密无间的造物是个由他亲手制造的机械,顺便告诉你个好玩的事情好了……Soundwave那家伙的人工心脏,核心是Shockwave的父亲留给他唯一的遗物,不知道你有没有见过?”

    肤色苍白的女孩露出一个疑惑的表情,显然是没有。

    “一块黄金制造的怀表,”Skyfire耸肩,“嗯,你应该在他曾经的照片里见过,不过我当初看到他制造Soundwave的心脏的时候,那块怀表已经坏了。”


20.少女装上夜莺喉咙,人造侏儒,会飞的猴子,能喷火的鳄鱼,我们是亡灵马戏团。

    Alice拖着小小的箱子坐上了黑色巨兽,这台喷吐着滚滚白烟的机器发出一声长长的嘶鸣。【*注11】

    她并不是黑色火车上的唯一的乘客,这一节车厢里坐着显然的是一个团体的成员,哼着不知名歌曲的小姑娘声音悦耳,看上去过于娇小玲珑的男人手脚呈现出一种怪异的模样,穿着制服的毛茸茸的小猴子,看上去傻呆呆的鳄鱼无辜地趴在浅浅的水槽里,张大嘴巴大呵欠的时候有火花蹦跳出来,然后在水中化成青烟。

    “你也是乘客?你去哪里?”那个唱歌的姑娘好奇地问,她白雪一样的咽喉上有一条细细的红痕,而肩上趴着的小猴子肩膀上有着淡淡隆起的痕迹,有什么小小的肢体好像从那里伸展了处理,它在小姑娘和那个娇小男人肩上跳来跳去,仿佛在尝试着飞行。

    最开始的惊愕过后,Alice幽幽露出一个微笑来:“我?和你们一样,要去……地狱吧。”


21.end

    “Wake up Alice,time for breakfast。”

    病床上,穿着白色病服的女孩睁开了眼睛。


【END】



【部分解释】

注1、原型为游戏开始时邦比医生诊所旁边街区广场的屋子。

注2、游戏第一章节中还未被污染的泪水谷。

注3、原型为游戏开始时邦比医生的诊所。

注4、原型为游戏里的红心女王,即Alice的姐姐Elizabeth。

注5、游戏里的红心城堡,一座由血肉心脏构成的堡垒,女王在城堡最深处。

注6、红心城堡外的花园,长满了荆棘与破碎的棋子。

注7、钟楼位于“玩具城”。

注8、游戏中“撕裂美人鱼”是Alice保姆开的一家妓院。

注9、化用自游戏中帽商领域的城堡中枢的囚笼群。

注10、欧洲人曾经相信过植物的根可以增强人类的灵魂与身体的联系,声波大概在暗示什么。

注11、游戏最后一章的列车,会将Alice送到BOSS【邦比医生】的所在地,也暗喻现实里杀死她的列车。

评论 ( 9 )
热度 ( 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