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食之契约养肝中。
F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食契:鸡尾酒X男御【猫形态】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路擎】闪光弹二十题【下】

一边写文一边补以前的动画……尴尬症要犯了|||||||||||||

室友说画风像上个世纪的里番一样【

欺负普神好好玩诶www



【路擎】闪光弹二十题【下】

11.提供各类道具的治疗

    “让我来看看我们伟大的Optimus Prime‘又’受了什么伤。”脸上露出一个夸张的微笑。

    “火元素的灼痕——哦,非常……漂亮,没关系,放心吧Prime我能搞定,一个简单的冷修复手术就可以让这些小东西再也看不出痕迹来。”

    “水元素的侵蚀痕迹——啊,激流冲刷的痕迹和冰块的划痕,想必一定经历了一场非常惊心动魄的战斗,别担心,我会让您像新的一样Prime。”

    “哦抓痕——让我猜猜,你是遇到了那些漂流在时空缝隙里的兽人?或者是遇到了一些无用的元素人?啊,这么看来我们还要检查一下元素的侵蚀程度了。”

    “啊哈——这是什么?光明元素治疗的痕迹?不得不是庆幸Mekafurice当初找了几个晨曦大教堂的牧师过来,不过我更想知道为什么光明神术会对机械有治愈效果——”

    Optimus坐在椅子上大气不出,看着一头长发逶迤于地面的男人脚下踩着冰冷的地狱之火,咏叹调一般冷嘲热讽着为自己治疗伤口——他忘记了,他又莽撞了,他又让自己受伤了——

    “Lu……Lucy……”Optimus终于小心地叫出声来,神灵顿了顿,脚下黑色烈焰更深,而屋子里的温度似乎又跌下了一个台阶,然后他走过去,那些黑色的火焰在疯狂燃烧的时候依然为他让开了一条安全的道路,让他能走到神灵的身后,然后抱住那个身影,蹭在丝绸一样的长发上,带着点鼻音,低声道,“我……对不起,我下次会小芯的……”

    那些火焰终究是慢慢消失了,屋内的温度也慢慢回暖,而神灵转过头来,一双淡淡的眼眸仿佛终于亮了一点,他将他狠狠揉进怀里:“——不准有下次了!”


12.专属于对方的昵称

    “Lucy?”

    “怎么了Opty?”

    其实相互之间的称呼不算是专属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自己说出来的时候就和一般的朋友叫出来的完全不一样呢_(:з」∠)_


13.牵连纠缠的命星

    没有一丝光亮,黑色,燃烧着,即使呼吸也会凝结成冰的暗星,被一层厚重的有毒气体完全封闭起来的星球,抗拒着任何生命或天体的靠近,仿佛固执地要在宇宙中抹消自己的存在。

    “我的信徒们相信那颗星星代表着我在观察着人间,他们将这颗恒星称为‘Lfite【洛菲特】’,亡灵语中代表‘死神之眼’,”带着淡淡海洋味道的纸张和镶嵌着宝石的金属封面,组成了Mortis世界的天文全典,Lusifurice的手指指着纸上一幅图,“不过虽然看上去是黑色的,但是用这边的分级制度来说,这颗星星的亮度其实差不多有一百万勒克斯,比太阳亮多了。”

    Optimus饶有兴趣地看着这本足有半米来高的书,那些魔法和科学共同构成的全息图像忠实再现了遥远的星空,然后他的目光忽然被吸引:“这是……Lfite的卫星?”

    “不,是这个星系之中最难以置信的,也是唯一的一个行星——我去看过,甚至适合生物居住,”Lusifurice翻到下一页,指着半空中那颗不算大的小星球,“最神奇的是,这个星球的表面因为有各态铜,表面呈现出一种很漂亮的红蓝色——”温柔的笑容浮上嘴角,“嗯……大概就像你的涂装一样。”


14.对话时旁人插不进的气场

    “Lucy,这个是……?”

    “给我看看——哦,并不难,‘魔法阵定向符文替换’,我上一个纪元玩烂了的东西,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两本相关的参考书Opty。”

    “你要知道Lucy,文字是一个文明的承载者,要是有可能的话我希望能学会你世界的所有语言,这点对我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笑】”

    “My Dear——我斗胆猜测一下你想要学会我世界所有语言的原因?想要去Mortis?”

    “我总也要去你的世界看看Lucy,总不能每次让你憋着一肚子气跟我回赛博坦去——别摆出那种表情,我决定了,这次我一定要跟着你一起——基于这个原因,我总不能让你一直给我当翻译,如果让你那些虔诚的信徒们看到他们主神的……呃,伴侣,甚至连通用语都不会说,我想他们应该会在心里感到不满的。”

    “不满?呵,不会有任何人会对我挑选的伴侣有任何不满Opty,尤其是当他们看到你究竟有多么值得钦佩之后——如果他们敢,我不介意让他们永远徘徊在暗月之国外面直到消亡为止,相信我,‘孤魂野鬼’的滋味可不是这么好尝的!”

    “我知道的Lucy,你还是对上次忽然来了事情所以只能让Mekafurice陪我去Mortis参观的事情耿耿于怀是不是?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我都不会一个人出发了。”

    我到底是为什么想不开才会到Calos家做客啊……巨大白鹿模样的观察者默默把头埋进了杯子里,一身白色的机械神灵很上道地关了光学镜,隔壁家的病毒先生两眼放空抱着小篮子咯吱咯吱饼干,只有淫欲女神两眼放光地看着那瞎眼的两个——太好了下一期的本子又有着落了!!


15.属于两个人的回忆

    Primus给过Optimus一张照片,拍的是Lusifurice,背景是Primus自己的神域。

    照片上的一切都是过于缥缈的白色,于是一身黑色的Lusifurice在其中显得格外显眼,他的翅膀向两边垂下去,机械的那半边翅膀反射着周围的白光,看上去显得有些寂寥。

    Lusifurice正坐在一张地球欧洲中世纪风格的猩红色靠背椅之中,一本卷轴模样的书正摊开放在他的膝盖上,他闭着眼睛低着头,漆黑长发从肩上滑落下去,甚至一路垂到了地上,看上去好像是睡着了的样子,然而眉毛却紧紧皱在一起,显然是睡得不太安稳——而他的一只手抬着,正很别扭地搭在面前一台不知道是什么用途的仪器那透明的罩子上。

    “你之前躺过这台机器,”Primus说,迎着Optimus有些疑惑的眼神耸耸肩,“你打算一个人单打独斗去对付Quintesson那次,你差点被那些五张脸的丑八怪打得火种熄灭,然后Lucy那个时候救了你,然后我把你们两个带到了我的神域之中——他守了你大概四个地球日,包括你的修理和强化控制都是他一手负责的——我真是难以想象一个从来没接触过这些机械的人会这么快就学会所有操纵模式,还这么熟练。”

    Optimus从结果低着头雕看向那张照片,他其实不太记那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你毕竟不能指望一个躺在维生舱里的人记得维生舱外面发生了些什么,然而就在那些不甚清楚的记忆里,确实有人一直无微不至地照顾着自己——而那个时候他们甚至没有确定关系。

    这早就超过了一个朋友应该为你做的事情。


16.定情信物/情侣款

    千刃是Lusifurice店里的常客,某个仙侠位面的贵族小姐,相比起那些喜欢把时间浪费在八卦和下午茶上的小姐们,她喜欢摆弄刀枪剑炮的程度更甚于长裙首饰和那些名贵的化妆品。

    光看外表的话实在看不出来这位一身英气的侠客是个大小姐,她自然也算是Lusifurice的朋友之一,多数时候是定制一些剑器或者之类武器,在店里等着取东西的时候也会和店主先生聊上两句,所谓久病成良医,她买过这么多武器,自然也对武器锻造有一些自己的见解——而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千刃发现了Lusifurice手上的那个从来没见过的东西。

    那是一枚白色的指环,指环的中央镶嵌着一块完全透明的红色钻石,就算完全不懂任何首饰或者宝石的她也能看出来这块钻石品质极好,指环周围那一环戒圈则雕刻成了能包覆住指节的白色火焰样子,装饰着也不知道究竟是骨骼还是什么精细花纹,

    “哎?路先生,很难得看到你戴什么饰品呢,”会把Lusifurice称作“路先生”的人估计也就只有千刃了,淡紫色的眼睛眨巴眨巴,“是在哪里定做的吗?”

    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指,Lusifurice勾了勾嘴角,温柔得一塌糊涂:“这个戒指啊,找我的世界的工匠帮忙定做的,不过这个即使算上所有的位面世界也只有一对……另外一只在我妻子手里,”看着黑发的大小姐瞬间变得格外八卦的眼神,“说到这个,你还没见过Opty吧,要是有机会我把他介绍给你认识好了。”


17.三人行必有电灯泡

    Calos家有客人来不是什么稀奇事,然而可能没有哪个客人会比Primus更倒霉了——Optimus生而为领袖,这位白色涂装的神灵向来都是把他当做自己的孩子,不过也就是这样的原因,每次看到这俩秀恩爱的时候Primus都不知道用什么表情面对。

    关于自己不负责任这点,Primus向来都承认得很干脆,复活了赛博坦后更是如此,反正他也用不着做什么工作,一切都有那位接替了Optimus Prime、前途无亮的年轻人去做,怕什么?

    至于当初让Lusifurice在那么多人的面前把Optimus带走自然有他是因为这个原因,Optimus才是他最看重的孩子,就算是“神”,心能有多大?放下一两个就差不多了。只不过Primus可从来没想过等他们两个真的Happy Ending之后等待自己的会是多么伤害视力的场景,说真的……看在我们好歹都是神灵的份上——虽然属性完全相反——但是Lucy你能不能收敛点!

    “不能,再说你又不怕瞎眼,担心什么?你都在这里嗷嗷叫了镇子里的其他人怎么办,也没见他们像你一样啊,”Lusifurice像没骨头一样趴在妻子肩上,懒洋洋对这位很努力表达自己愤怒的机械主神道,“反正你拥有着你们种族最强的装甲,就算是我想攻击你也得花点时间,现在又没给你物理上的损伤,精神上受点刺激又怎么了——”

    Primus捂着火种舱的位置表示很受伤,转头朝正在看书的Optimus:“Opty管管他——!”

    只可惜被点到名的Optimus一点反对的意思都没有,只是有些歉意地冲Primus笑了笑,然后低头很有耐心地把Lusifurice不小心卡在自己盔甲缝隙里的发丝给挑出去,他可不想温情活动变成人间惨剧,以前可是真正发生过,虽然Lusifurice很不在意地剪掉了那一缕头发,但Optimus却真芯不希望对方这么做,就算不看头发有感觉这么剪掉了到底疼不疼,他可是相当喜欢黑暗神的头发的。

    看了看一脸认真的Optimus,Primus整个人都是“吾儿叛逆伤透我心”的即视感:……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


18.醋意大发的幽怨眼神

    身后的两道目光仿佛带着实质的刀,从背脊上一路滑下去,Optimus忽然打了个寒战,然而在曾经同僚们的关芯下他还是干笑两声表示自己没事。

    赛博坦如同居住于上的生命与信仰一样由金属构筑,周围的建筑风格颇具未来位面的风格,而这个属于星球执政官的办公室同是这样的特质,在父神和朋友们的邀请下,Optimus最终还是答应了他们回来看看,顺便带上了今天没工作的Lusifurice——也是闲的,带着这么个乱吃飞醋的你真不怕他醋海翻缸淹了赛博坦?

    Optimus曾经的办公室还留着,Lusifurice嫌椅子太硬自己飘了起来,无视重力的本事几乎要让科学家们哭出来,他只露出了那边机械构成的翅膀,然后将手里的杯子放在虚空,然后继续盯着背对着自己的Optimus,相当顺利地又让后者打了个寒战——这个为整个赛博坦带来一片黑暗的家伙实在给人印象不佳,但是太过强大也让人对他没什么办法,不过曾经在地球上待过一阵的Autobots倒还记得这个和Sam当过同班同学的“人类”,倒也没说什么。

    诚然Lusifurice也不介意把这些在地球上认识的Autobots当做朋友,不过就算如此也不代表他的心情会好一点,尤其神灵可以感知到高等生命体的想法的情况下——那边那几个高层人员,开脑洞的稍微收敛一点好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溜过来的Bumblebee跟Lusifurice打了个招呼,然后默默站在了对方眼神的死角——是要怎么样啊,眼神太可怕了好吗?那些明明被瞪了这么久还缠着Prime不肯放的一群还真是勇者们……小蜜蜂偷偷在芯里给点了根蜡烛。

   真是胆色惊人。


19.失去理智也不愿意伤害的人【某篇文节选】

    这座名义上被称为“小镇”的城市里的居民们,大多数都是超越了死亡的存在,所以就算是神灵,也不能像自己的主场世界一样控制全场,虽然能来到这里的神灵绝大多数都不太需要以什么特殊的力量来支撑自己的存在,不过没有支撑自己的力量的时候,那些神灵们偶尔也会有自己的麻烦事——比如Lusifurice偶尔会露出迥然于寻常凶相来。

    如同噩梦里才会出现的场景,夜幕之下的神灵抬起眼睛,那双金色的虹膜上飘忽着宛如血液凝结的薄膜,他张开嘴,獠牙在夜视模式的光学镜视域中显现得更加清楚,身体仿佛挣扎一般,然后拿獠牙轻轻碰上了Optimus的脖颈。

    利齿的温度甚至比死神的身体温度更低,仿佛是冰块雕成的一般。

    “Lucy!”再怎么淡定Optimus也被吓着了,他知道对于所有碳基生物或者相类似构成的生物而言,他知道“牙齿”是这些人形生物们罕见露在身体外面的骨骼,而神灵的骨骼强度可以直接用来锻造武器,他曾经看到Mekafurice活生生咬碎过手指戒指上的那个钻石,要是Lusifurice真的一口下来自己的装甲铁定会被咬碎——脖子上的管线就更不用说了。

    仿佛吸血鬼一样的牙齿已经贴在了Optimus的脖子上,后者瑟缩了一下,然后摆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架势来,颇有那么点引颈受戮的味道——

    然而Lusifurice并没有真的咬下来,自黑暗而来的神灵金色的虹膜带着一层血雾,细小的汗珠从那张俊美得近乎刺眼的脸孔上慢慢滑下,从脖子开始往下蔓延的黑暗图腾,皮肤上那些扭曲狰狞的伤痕——他用手臂撑在Optimus上方,黑发宛如层层囚笼般落下,吐息间温度不可避免地直线升高,神灵低头看着自己的妻子,暗哑着声音问他:“Opty……我伤到你了吗?”


20.全世界都知道他们在一起

    ……麻痹你去赛博坦和Mortis问问还有谁不知道自己前·老大或者现任老大的伴侣是谁的,儿子都快出生了好吗?!

【END】


评论 ( 2 )
热度 ( 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