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圣斗士回归中,掉进了自己的大坑,萌的cp很奇葩,关注请谨慎。
Y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SS:御三家/辉龙/笛卡/希绪羊/艾俄洛斯X黑暗天龙
YYS:帝辛X玉藻前/茨晴/天书/奴良陆生x一目连/雪童子x夜叉/鬼切x八岐大蛇/般若x弈/荒川之主x千子村正【刀男】
刀剑乱舞:白山吉光X小狐丸/萤丸X太郎太刀/小乌X小乌丸/荒川【yys】X千子村正/数珠丸恒次X大典太光世/源氏夫夫/蜻蛉切X桑名江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路擎】闪光弹二十题【上】

题目来自题库,作者是 @而今真的很想上秦总这个姑娘

(。・∀・)ノ゙嗨姑娘你好,因为你说自取我就没打招呼……?


土下座跪地求治愈?刀也可以【喂

最近事情好多啊要忙Pee了…_(:з」∠)_……论文、报告、答辩、清考,以及……老子、老子,老子居然挂科了?!

不管怎么样我先治愈一下我自己……

这对果然是……啊甜到牙疼啊齁死了——顺便给镇上的各位点蜡_(:з」∠)_

【众人:顺便?!!!





【路擎】闪光弹二十题【上】


01.默契对视会心一笑

    “有点困了……”写字台上蓝色图纸还剩半张没有画完,忍不住捂嘴打了个呵欠。

    “刚订的咖啡,巧克力、牛奶,再加一块方糖,”骨瓷镶金边的咖啡杯与托盘被放到手边,憨到傻的小罐子里装着牛奶,“Lucy,有些时候我真想说……你的口味真的像个孩子。”

    “你总是能知道我需要些什么亲爱的,至于口味问题——”伏案工作的男人总算没把手里金翎天鹅的羽毛笔扔回墨水瓶里,伸手端起杯子,然后勾起了嘴角,“事实上我一直很清楚,只不过Opty,你是第一个当着我的面敢说出口的。”

    “尊贵的黑暗神,要知道我很荣幸成为这个第一人,另外,”金属的手指轻轻敲击一下还空着的半张纸,同样露出一个微笑,“超过一点我就拉总闸,别想又工作到明天早上。”


02.被夜半噪音打扰的邻居

    忍无可忍的AI兵器家老大踩着推进器的火光一把推开了Calos家阁楼天窗,毫不意外地看到了披散着头发的黑暗神,长发像蛇群蛇一样游动在空气里,然后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说真的Doros【多罗斯】,你的推进器太吵了,经历了那么多次战争的好朋友……甚至还帮你逃离虫洞,你就不能好心让他寿终正寝吗?”Lusifurice抬头看着隔壁家的战争兵器,身边一架古老的留声机上黑胶唱片缓缓旋转着,发出某种听觉无法接收的音律,“这声音应该是生物听不到的高频音律,你是怎么听到的。”

    “虽然我很高兴您还我曾经是个生物,”Al Doros僵着一张脸——他现在本质上来说是个战斗兵器,但外面那张皮也真的只是一张皮而已,面无表情并不奇怪——血红色的眼睛瞪着眼前的神灵,“但是陛下你大半夜的放高频我会告您扰民哦。”

    “抱歉我的朋友,Opty最近睡眠不太好,”Lusifurice整了整表情地看向他,“特定赫兹的高频对他们有安抚作用,如果你真的嫌吵,我明天给你安个屏障好了。”

    看了Lusifurice半晌,Al Doros努力翻了个白眼:“……好吧,想想您也不像是会无故扰人清梦的人,既然如此,还是我自己关音频接收器吧。”


03.与天气不符的高领和长袖

    Lusifurice在上班的路上遇到了Light,抱着一堆书的公主殿下穿着清清爽爽的短打,颇有点侠女气质,一脸淘到宝的神色,心情很好地跟他打招呼:“早上好陛下,您要去店里吗?”

    “早上好啊,真难得在这个时候会看到你在街上啊小丫头,心情很不错的样子嘛,又在旧书店寻到什么宝了?”Lusifurice冲着她点点头,“衣服不错。”

    有点得意地转了一圈,发尾长长的凤凰尾羽晃悠了一下,“新衣服!很适合现在这个天气穿的!……呃说到这个,陛下,您为什么穿着高领针织衫……?”

    听到这个问题的Lusifurice脸上忽然露出一个极为怪异的神色来,虽然嘴角依然平板,但显然是掩饰不住的得意:“这个啊……其实是Opty让我这么穿的,”听到这话的公主殿下表情格外……难以形容,明显写着“你在逗我吗陛下”,他耸耸肩,“只是些……他留给我的小纪念,但是他不想让人看到而已,不过介于你是他的上司——”

    说着,把遮住了整个脖子的针织衫衣领往下拉了一截,Light的眼睛顿时睁大了:那一片肤色苍白的脖颈上,明晃晃的一个齿痕。


04.只为他一个人展露的笑容

    Mekafurice放弃地放下照相机,一脸泄气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两个小时了——老哥你是要怎样啊?拍张照而已又不会杀了你,不要用这么如临大敌的眼神看着我好不好?!”

    “我脸天生就这样,”Lusifurice一张英俊到刺眼的脸面无表情,金色的眼睛锐利得像某种野兽,“我倒是对你是我血缘弟弟……长相却这么邻家男孩表示了吃惊。”

    Optimus从楼上下来,路过客厅门口,有些好奇地看着金发的年轻人一脸想砸相机的表情:“Mekafurice?欢迎——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给Lucy拍照?”

    “哦嗨Prime,”光明神扭头看了看站在身后的前星球执政官,后者弯腰下来打量着数码相机上刚拍好的照片,“黑暗神殿的主神画像一千年会被腐蚀一次,我在想有了相机就用不着画了,谁知道老哥一直摆着一张死脸!以前的画像也没见他的表情有这么棺材啊!”

    冷笑:“那些画师的脑补能力你没见识过?Valade那种小身板也能画成N18的级别。”

    “……嫂子救我。”快要绝望的光明神哀嚎。

    被叫“嫂子”之后Optimus居然没在意称呼,站在金发白衣服的青年身后,随后头雕上仿佛亮起一个灯泡,对Lusifurice勾起了嘴角——手重叠着放在膝盖上、交叉着双腿坐在沙发椅里的黑发神灵一愣,锋利的眉目在一瞬间柔软下去,紧绷的身体肉眼可见地放松下来,连周围的温度好像都忽然升了上去。

    “瞎了!!!”


05.看着他时熠熠生辉的眼睛

    神像,高高在上,以一种怜悯的态度俯视着所有脚下的一切。

    Optimus第一次看到Lusifurice的神像的时候是在Mortis的永暗大教堂,这座黑暗信仰的主教堂和信奉光明神的晨曦大教堂构造几乎一模一样,只是更加显得凌厉也更加峥嵘。

    那尊高大的神像和Lusifurice本人并不相似,尤其是眼睛——主神的神像材料当然不能用什么便宜货,纯色的黄金是工匠们的选择,颜色自然很漂亮,然而却显得有些死板——Optimus觉得他们至少也应该用个什么宝石或者之类的东西来做,Lusifurice的眼睛可是相当美丽的。

    “怎么说呢,会……呃,从里面到外面发光的那种,宝石?”一气说完之后Optimus才看到黑暗神脸上带着点宠溺的神色,金色的眼睛正如CPU中的记忆一般晶亮,于是轻轻咳嗽一声。

    但Lusifurice没有回答他,却伸手托起了Optimus的头雕,凑上去吻了吻他的额头:“我没见过我什么时候这样过,但我猜,是不是像你现在这样,光学镜亮得要烧起来了?”


06.想(说)起他时扬起的嘴角

    “养父您眼神稍微收敛点?”Anniya不知道第几次面无表情地用纤纤柔荑去拍Lusifurice的肩膀,“您也用不着这么脑补吧?搞得我都以为Prime喝了隐形药水就在这附近呢。”

    “知道的明白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找创世女神的宝冠,”Mekafurice拍拍自己的翅膀,跑这么久白色的羽毛都变得灰扑扑的了,“不知道的以为老哥是专门跑到大姐头坟前刺激她的呢。”

    “我要是Fitna大姐,”嘎嘣嘎嘣嚼宝石像是在嚼糖一样的Shnell,神族的骨骼本来就格外坚硬,尤其时空之龙还是个龙族,“我就算从坟墓里爬起来我也要掐死Lucy。”

    “那你估计要先琢磨琢磨现在你的骨头抗不扛得住Prime的星辰之剑了,听说某人在闲着无聊的时候把这把剑锻造到了神器等级,”只是过来闲聊就被拖过来帮忙的白鹿显然是所有人里面最了解这一神一机械的,“听说能把他自己割流血,能伤害神祇的只有神器,对吧。”

    Lusifurice看上去终于回过神来了,他扫视了一下眼前荒芜的坟地,然后弯起眼睛,猛一眼看上去完全不像是传说中精明冷漠的黑暗神:“我会为他杜绝所有危险,包括我自己。”

    ……瞎了。一行人集体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


07.开嘴炮时抖露无数黑历史

    “你走。”

    “不QAQ”

    “你走不走。”

    “老哥你不要我了吗QAQ”

    “我要过你吗你走开我想静静。”

    “静静是谁你为什么要想她你不爱Prime了吗QAQ”

    “滚,再挑拨离间我真的打你,他把厨房烧炸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

    “咦你们还在厨房做过吗0.O”

    “……你的脑子——”

    “LUCY!你在跟Mekafurice说什么?!”


08.互相感染逐渐同步的小习惯

    眼睛、笔记本、签字笔,左手的拇指、食指、中指,三根手指分开成爪状,食指指腹抵在唇上,拇指和中指分别向两边撑着颌骨,剩下的无名指和小指两根手指虚虚托着下巴。

    这一向是Lusifurice看书的装备和姿势,方便看书也方便做笔记,当然这架势也就是在看专业书的时候,瘫在沙发上看杂志或者看床头书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你这是……我还真第一次看你用这姿势啊Opty,我记得你小时候看书,不是坐得挺端端正正跟上课一样?”傻爹Primus有点好奇地看着乖宝宝Optimus用这种有点流氓气的架势在自己的藏书室里翻数据板,虽然看上去挺有效率,但实在感觉新奇。

    “看书的姿势?”Optimus闻言抬起头雕看了看飘在半空中的神灵,又看了看自己,然后释然地笑了笑,“Lucy经常在藏书室这么看书,我见到过几次,试了试觉得挺方便,慢慢也习惯了。”


09.发间沾染的对方的独特气味

    Optimus半夜醒了过来,枕头另一边是沉睡中的黑发神灵,即使在睡眠中,他的手也霸道地搂着他的腰,长发有几缕落在枕头上,正好靠近了Optimus——唔,又是那个味道。

    这味道他前几天给Lusifurice擦头发的时候闻到过,好像有点像是人类的血,但更加柔和。

    手里丝绸般流过的黑发,再加上又闻到了那种淡淡的味道,Optimus一个没留神把脸埋在还带着点潮气的黑发中,“头发有感觉”这件事情可不是Lusifurice说来逗他的,头发主人身体一僵,回过头来时金色的眼睛深得不见其底,然后翻身就把还在花痴着【?】的Optimus摁床上来了一发。

    这味道很熟悉,但实在是想不到究竟是什么,Optimus带着点疑惑地伸手,轻轻把这几缕头发牵了过来,嗅了嗅——下一秒手被人握住,Lusifurice睁开了眼睛,好笑地看他:“怎么,终于闻到我头发上的金属味道了?”

    金属?这下吃惊的是Optimus了,可Lucy身上怎么会有金属的气味?但还等他问出口,就被Lusifurice一把搂进怀里,下巴蹭了蹭他的头雕:“金属的味道,和人血很接近是吧……也是你身体构成的味道哦。”


10.习惯了的保护姿态

    “陛下!你用不着这么防着我!!我又不会对Prime怎么样!!!”

    被用看危险人物的表情看了半天,Shark终于感到不爽了——是啦是啦,Shark Shiba承认,对于Optimus而言自己所属的“噬金魔”一族的确是个威胁,可她很早不会抱着金属啃了!

    Lusifurice眯了眯眼,倒不是很紧张的样子,然而却一转不转地盯着眼前背后呼扇着纸一样透明纤细小翅膀的小萝莉:“和示巴女王同名为姓,我觉得你是个好人,但正因为如此我更加不敢让你靠近Optimus——尤其是我曾经看到你那张小嘴把一块人头大小的铜原矿啃下去之后——Opty亲爱的,别被她的外表骗了。”

    说着话的时候还不忘瞪着这个可爱的小姑娘,一把把Optimus搂过来然后挡在身后。

    “我只是来送最新口味的能量液!”Shark可怜兮兮地看着格外戒备的死神先生,“……好啦,我是知道Prime早就不喝那玩意儿啦,不过也是到了您家门口才想起来的,所以就顺便进来坐坐而已——说真的Prime,你是不是已经习惯被陛下这么抱着了?”

    “啊?大概吧,”Optimus笑了笑,带着点无奈和责怪的神色,“他倒是从来不介意我和他一起战斗,像上次元素兽入侵一样,只是对于各位可爱的邻居抱着不必要的戒备心理,希望你不要在意,Shiba小姐。”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