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食之契约养肝中。
F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食契:鸡尾酒X男御【猫形态】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SG世界摸鱼】【你X擎帝】婚誓【婚纱Play教徒勿入】

大概是我写过味道最诡异的肉,冷眼旁观感MAX?
被朋友说是“诡异的叙事诗……感觉没什么水分的肉……”“有种、在判断,到底‘谁是冷静的’‘谁是不冷静的’这种情绪的转变吧”

想表达的是某种心态的转变吧,要是你能有这种感觉我会很高兴的。



卡文就容易摸鱼。
请把小金人发给擎帝?演技一流。
结了婚【并不是结婚的意味】也不消停。
他不可能消停的啦。

内容接我的ALL擎帝同人本《女妖之歌》彩蛋部分。

背景是Decepticons胜利。
攻为原创人物,Yawper of Urn【YOU】,直译坟墓吵闹者,正式名称为“闹丧鬼”。
腹黑面瘫,曾经是教授的学生,隶属于Decepticons不过一直独来独往,介于佣兵和赏金猎人之间的角色,单航飞船叫“桔梗”,AI是个姑娘。
很有钱,似乎蛮喜欢人类。





【摸鱼】


    你得到他了。

    不用在意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也不用在意战争是如何结束的,总之,他现在是你的了。

    Megatron看上去欲言又止,却终究没有说出话来,你礼貌地向曾经的教授道别,然后将曾经的Autobots帝王带上了自己的单航飞船,你没在意任何人的看法——为什么要在意——作为一个飞船AI,“桔梗”是位聪明而能干的女士,她揽下了自动驾驶的任务。而在欣赏过Optimus夹杂着愤怒和尴尬的神情之后,你将他揽进怀中,舔过他的颈部管线时你笑得冷酷又无辜:“跟我结婚Optimus,以人类的方式——要知道,这可不是个‘建议’。”

    他应该知道,你和你曾经的恩师并不一样,那位数学教授过分仁慈,然而你则不然,大概你其实更像个Autobots,在这方面,那个暴君的吸引力过于致命了。

    这暴君现在是你的了,你可以随意对待他就像他曾经对待他的手下败将,任何人都没有资格妄加干涉,包括他自己。


    人类社会的规则看似纷乱而复杂,其实却相当简单——只要有钱,就能办到一切。

    你财大气粗不缺钱,干脆把一切都交给了别人来做,甚至包下了一座小小的教堂和周围的一片区域,你说了要以人类的方式“结婚”,却并不打算有人类插手进来。

    然后你启动了自己飞船上的生命模式转换系统。

    对于自己的碳基形态你向来挺满意,不是什么健壮到夸张的体格,然而那高挑又精悍的模样像极了地球非洲草原上伺机挥出利爪的雄性花豹;而相比起你,那位曾经腥风血雨的帝王碳基形态显然是有些过于纤细了,紫色的长发打着卷披在肩头,精致的眉眼轮廓很深,即使面无表情也流露出一股令人心醉的异域风情。

    肤色是泛着点荧光的珍珠白,你看着眼前修长的人类身体起了恶趣味,勾起了他的下颌说,不如穿婚纱吧Optimus,一定很适合你。

    于是几天后你们再去定制服装的商店时,那个笑得不怀好意的店主将一套繁复华丽的捧到了你们面前——“得意之作,不满意不收钱”,她这么说。

    那个女人虽然一直摆着奸商的样子,手艺却毋庸置疑,崭新的礼服仿佛成片盛开的藤萝,深浅不同的紫色布料包裹了那具漂亮的身体,高领设计却勾勒出他深陷的锁骨。诚然他的长相并不是会让人误会性别的妖艳,安静到缥缈的模样却因为身上的长裙和头纱增添了一股难以言喻的诡异艳丽——他是个漂亮的家伙,虽然常常用那张出色的脸做出些令人发指的可怕行径。

    你的目光随着他走路时裙摆划过的弧度而变得暗沉,仿佛凝成实质,舔舐一样划过他的身体和皮肤,“你可真美”,你的称赞发自内心,但显然你想做的并不仅仅是称赞他——更进一步,更过分的,作为一个“所有人”,你期待的当然是这些。

    而你的衣服则是相当正经的男性人类礼服,和涂装一样近乎看不出来的蓝色,黑色的领带和皮鞋,倒还称得上是“一表人才”的样子。


    高大的穹顶,精美的顶画,圣母怀抱着天使,太阳的光芒透过彩色玻璃将天光倾泻在哥特式的建筑物中,书台上摆着不知翻到哪一页的《圣经》,一排排空荡荡的长凳如沉默的观礼者。

    精美的棕色硬皮书被放到一边,那位被钉在十字架上的神之子骨瘦如柴,神色悲悯,你将那个穿着婚纱的男人背对着自己摁倒在圣书台上,腰腹的折处正抵在书台较矮的那一方边角上。

    事出突然让他来不及惊异,白色手套包裹的手只能勉强握住较高的边缘支撑自己,而你则伸出一只手去牢牢按住他的肩膀,脸上甚至还挂着体贴有礼的微笑,认真注视着新婚的“妻子”,将手插进他的长发之中温声细语:“就在这里要你,如何?”


不老歌


    你没有看到,在你射进他身体深处时,他忽然抬头望向穹顶上那些色彩缤纷的壁画。

    然后,露出了一个怪异的微笑。


【END】


评论 ( 5 )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