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食之契约养肝中。
F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食契:鸡尾酒X男御【猫形态】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路擎】甜腻腻的新年三十题【下】

下次不t要来失落镇过新年了要来也不要来路总家,对眼睛不太好……

婚礼没有,别的可以给【茶

话说这么清水居然给我屏蔽



21.半路上遇到了一个你认识我却不认识的人     

    他们回家的路上总有认识的人跟她们打招呼,毕竟,不管是失落镇创造人之一的Lusifurice还是Optimus都是镇子里相当著名的人物。

    回家的时候发现路边趴着一头晒太阳的美丽野兽,天空色的一根独角仿佛玉石,珍珠色的鬃毛垂到地上,宽大的翅膀折叠在身边,浅金的身体和靛蓝的眼睛,因为过于漂亮而粉不清楚那到底是先生还是小姐。Lusifurice停住脚步看了他一会儿,忽然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来,他扭头对身边的机械生命道:“Opty,你在这儿等等,我马上回来。”

    Optimus还没反应过来,Lusifurice就走上前去和那头浅色的野兽说了几句,然后居然就跟着走进了一家看上去有点年头却连招牌都没有的店子——

    这是什么情况……

    被一个人留在原地的Optimus有点愣,不过也没有起打算自己离开的年头,迎面看到Light走过来,于是打了个招呼:“馆主小姐,新年好啊。”

    失落镇图书馆的所有者穿着族里过节才穿的华服,身体周围一圈朦胧的金色火焰燃烧着,看上去颇为喜气洋洋:“哎呀Prime~新年快乐啊~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Lucy让我等着他,他刚才跟一只我不认识的生物去一家店里了,”Optimus说,给Light描述了一下那头动物的样子,“你认识吗?”

    以Optimus的话中的描述来看,那生物长得像一只有翅膀的独角兽,Light听得一愣一愣的:“听你的描述……那是头天角兽?镇子里什么时候来了头天角兽?还是陛下认识的……”

    到底会是谁呢?



22.暂时不打算给你看的新年礼物

    黑发的死神冲着那只天角兽点点头:“这次多谢你了。”对方优雅地行了个礼:“请别这么说陛下,您肯还我自由,这是我做了数万年的梦,多谢您让我梦想成真。”

    跨出店门后Lusifurice看到了乖乖等在那里的妻子,还有……一身金红长裙喜气洋洋得貌似要嫁人的Light,虽然这位长辈现在平易近人得有些夸张,但作为小辈,公主殿下当然不会忘记礼数,牵牵裙子弯腰行个礼:“新年好,陛下。”

    “就算说新年好也没有红包拿,”Lusifurice笑着看了看她,“玩够了打算回家?”

    “没呢,我一个人在家回去也没什么意思,打算去中心广场看看表演什么的……路过这边看到Prime在这里站着就来问两句,”Light眨眨眼,“陛下,您后面这位是?”

    “介绍一下,这位是天角兽Wallat,因为‘寂灭黄昏’的约定而驻守神墓,”Lusifurice让开一个位置,近看时能发现这只天角兽的眼睛是完全透明的,要不是因为蓝色够深说不定能看到什么奇怪的东西,“我昨天拜托他带点东西过来……没想到居然会来得这么快。”

    Wallat将自己的一只翅膀收在身前,曲起一条前足行礼,优雅地点点头,然后好好奇地看着Optimus:“Light公主wo 已经认识了,所以这位就是陛下的皇后了?初次见面,我是驻守神族坟墓的天角兽Wallat——陛下,您要的东西我带过来了。”

    Optimus好奇地看着Wallat:“什么东西?”

    “是什么东西,暂时还不能不能告诉你,不过这是给你的——”Lusifurice微笑着打断了这场对话,“不过作为赠送礼物的人,还是让我保持点神秘感吧。”



23.就算是先告诉你了你也猜不到的惊喜才是惊喜

    “新年好啊Al——你这是要出门?”Lusifurice掏钥匙开门的时候Optimus看到了隔壁家大门口,紫发的青年手里拎着方方正正的金属旅行箱,打个招呼,“新年出远门会很麻烦吧?”

    披着人类外衣的战斗兵器冲着邻居点点头:“新年快乐,是啊,我打算趁着不会有太多人用空间跳跃的时候回家一趟——虽然我也不知道我以前住的地方到底还在不在,那些人还记不记得我,不过就算如此,回去缅怀一下也不错……我就先走了。”

    生活在未来位面,曾经身为人类的青年并没有在意识被移植到机械内而怨天尤人,只是有些时候咋自己的身份和所属之间担心些有的没的的东西——自我意识不够啊。

    顺便送走了邻居之后开门进屋,放下手里的东西之后Lusifurice第一个动作就是散开头发然后脱外套,冲到房间去换衣服,毕竟对于法系职业来说,法袍这中装备除了腰部和颈部之外就再没有别的束缚了,Optimus看着他的动作也有点好小,闷笑着伸手把脱下来的外套挂在衣架上:“好啦好啦,我也知道你很少穿这种衣服,能忍到现在也是辛苦你了……”

    Lusifurice换衣服的速度向来是秒速级的,等Optimus走到房间门口时Lusifurice已经开始梳头了,一个和自己涂装很像、蓝底火焰纹的小盒子放在他面前的小桌子上。

    “这到底是什么?”Optimus凑到Lusifurice身边,那小盒子看上去只有巴掌大,用镶有金边的黑色绸缎扎着,也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看上去也装不了什么吧……”

    “看包装也能猜到吧,会这么装的当然是礼物了,很重要的礼物,所以……说真的,你可别掉链子啊?”顺手勾起Optimus的下巴,Lusifurice露出微笑来,“认真说来这东西算是我欠你的,所以真的要说是‘礼物’……其实有点牵强——我可是相当郑重其事去拜托了锻造之神来制作这个小东西,”他说,然后郑重地将那个小小的盒子放在了依然一脸疑惑的Optimus手心,“所以,打开看看吧。”

    Optimus接过那个盒子打开来,然后他看到黑色天鹅绒缎面上,躺着一枚极其精美的白色指环。



24.没有婚礼,补上结婚戒指还是可以的

    熟人都说Lusifurice和Optimus挺奇怪的,明明才在一起没多久,硬是不知道哪里来的一股老夫老妻感——到底还有没有人记得他们俩甚至连婚礼都没有过?

    “这是……指环?做什么用的?”Optimus看着指环,中央镶嵌着一块完全透明的红色钻石,就算完全不懂宝石的他也能看出来这块钻石品质极好,指环周围的戒圈则雕刻成一圈能包覆住一截指节的白色火焰,装饰着精细的花纹,仔细看还能看出代表着Lusifurice标志的骸骨巨龙。

    Lusifurice有点无奈地叹了口气,用水晶袖口把散下去的扣好:“要是硬要说什么用的话,可能就只是装饰用吧……不过当初答应我和我在一起然后跟我一起来失落镇的时候,你说服了我这只是个仪式,如果真的是两个人在一起,就算是不要这个仪式也没有关系,不过毕竟不管哪个世界这个仪式是必须的,所以,即使没有婚礼,至少答应我不要拒绝这个。”

    他抬起手来给Optimus看,修长的中指上套着一枚和那个小盒子里的设计一模一样、只有颜色相反的黑色指环,在他苍白的肤色衬托之下极为显眼,而那枚指环上的蓝色钻石就连切割方法和切割面展现出来的样子都与另一枚指环完全相同,显然是一对;再结合之前Lusifurice说的那一番话,答案根本就是不言而喻的——

    这显然是一对婚戒。

    Optimus在过于震惊的情况下一时不知道要说什么好,而Lusifurice放下了自己的手,金色的眼睛温柔地看着他,仿佛是在等着一个回答。

    “我、我不会拒绝的,绝对不会……”他仿佛是在自然自语,又仿佛是在回答Lusifurice,最后伸手抱住了死神的脖子。



25.窝槽,看到一半人怎么不见了?

    镇中心的表演实在是相当不错,表演的姑娘汉子们颜值各种高,加上各种特效好看到不行,光效和其他魔法效果,这让他们的表演看上去别提有多

    Watcher扭头看着自己儿子,不知道为什么变成小孩子的Nil看上去格外开心,他实在很难看到这孩子这么蹦蹦跳跳的样子,笑:“怎么样,好玩吗?”

    “好玩!”Nil点点头,脸上展露出符合孩子外表的笑容来。

    Mekafurice抱着个硬纸盒子,嘴里还咔嚓咔嚓不停地啃着饼干,左脸写着“吃”右脸写着“货”,如果不看他现在的样子倒是还有点认真疑惑的样子:“Watcher,说起来你明明是鹿,怎么会生出个人类外形的孩子来?——是说他真的是你生的?你不是雄性吗……”

    初次知道Nil是Watcher儿子这件事的Anniya一脸世界观都碎了的表情持续中。。

    头角巨大的白色雄鹿转过头来,也不怕自己的角刮到围观的人,略微嫌弃地看了着金发的光明神,然后翻个白眼:“就算是我生的,有什么奇怪的吗,说到这个Optimus不也是男性吗,他火种舱里可还有你侄子在呢——”Mekafurice想了想居然觉得很有道理,Watcher用角挠了挠有点发痒的背部,“既然我灵魂分裂的一部分,当然是我儿子了。”

    不知道Mortis位面体系下的神灵到底都是吃货还是太会享受生活,和Mekafurice一样享受着美味的人Anniya忽悠走又一个跟自己搭讪的人,嘴里叼着一大块饼干左右看看——虽然代表的是“欲望”但同时也掌控着“感情”,诚然生活相当有趣,但再有趣神殿里也只有她自己,当然会喜欢这种热热闹闹的活动,转头一看却没在身后看到本来应该跟着的那两个人。

    “咦,怎么没看到陛下和Prime?”Anniya咽下嘴里的左右看看,噫,人嘞。

   听到她这么说,Watcher和Mekafurice也停下了动作,左右看看发现没人,居然还乖乖看着最后还是了解兄长秉性的弟弟思考了几秒后满脸无奈地摊了摊手:“虽然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大概能猜到……绝壁是跟Prime先回家了……”

    Nil整个懵逼,Anniya嘴角跟着就是一撇:“我就知道,我就知道,就算是新年,就算是我们是客人,陛下也绝对不会花费太多时间在我们这群客人身上的……”



26.当陛下的朋友要学会知足,不然会被气死

    “我也是没指望老哥真的会招待我们,事实上他肯赏脸出来我已经很吃惊了,”Mekafurice递给店主一枚金币,“四杯柠檬奶茶……呃,Watcher你要怎么喝?”

    听到这话之后白鹿的眼角不知道为什么抽了抽:“喝倒是能喝,毕竟对于我来说把一个杯子‘悬浮’起来还是挺简单的,不过我对这种比较细的杯子有点心理阴影……所以奶茶还是算了,”说着窜到隔壁烘焙小店的铺面,嗅了嗅那些出炉的食物,“我想尝尝饼干,你请客吗?”

    Mekafurice倒是一脸不在意的样子,超级大方:“没事!我请客!反正老哥答应我一切花销他支付。”——哦,大方的原因是因为付的钱不是自己的吗……是说他也没有镇上的货币哦。

    “反正一样,老哥不会介意的,谁叫失落镇是他的地盘呢,”Mekafurice说着递了奶茶和饼干递过去,“失落镇的东西真好吃啊嘎吱嘎吱……”

    Nil礼貌地道了谢接过零食,Watcher看着啃零食啃得像是仓鼠一样的光明神,蹄子踩了踩地面,忍无可忍地表达了一下身为人父的责任心:“Nil,别学他吃东西的样子,超没教养。”

    “好吃嘛,”Mekafurice一脸无辜地看着那边的长相完全看不出是父子的父子,“不过我们现在还是不要回老哥家比较好,就算现在是瞎猜我都能猜到他们现在回家是要干嘛……你们要是想被闪瞎就回去吧,身为光明神都被闪到眼瞎的我到底是有多可怜——对了Watcher,记得把Nil带远点,让小孩看到那俩秀恩爱不合适对吧。”

    Watcher愣了一下,一脸不忍直视的表情:“……说来也是。”虽然Nil应该不算是孩子,但是在这群年龄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大的神面前,他确实是个货真价实的孩子没错。


27、28不老歌



29.啊嘞,你老婆人呢?

    等Mekafurice他们看够了表演吃饱了各种零食快餐回到Calos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了,他们只看到Lusifurice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看报纸,看到他们回来也只是抬了抬眼皮:“回来了啊,玩得如何?”

    “不错!我开始考虑在这里买房子了!”Mekafurice兴高采烈,手里还抱着一堆零食,任谁都看不出这位个太过孩子气的金发青年居然会是世界主神之一,“住你家隔壁怎么样!”

    Lusifurice手里的报纸翻过一页,只瞟了对方一眼:“不怎么样,你敢住我家隔壁试试。”

    Mekafurice震惊:“兄弟爱呢?!”

    “那种东西我们之间有过吗。”当哥哥头都不抬。

    唯一的姑娘家仗着自己养女的身份,直接霸占了柔软的沙发赖在上面不肯起来,白鹿自发认为阳台边的位置是自己的于是趴了过去,Nil左右看看没看到屋子的另一个主人,于是小心去问自家爹:“父亲,Prime叔叔呢?怎么只看到了Lusifurice叔叔?”

    Watcher觉得自己今天眼角抽搐的次数格外的多,不过在面对Nil的时候还是相当好脾气:“这个问题,比起问我你难道不是更应该去问Lucy吗?”

    被点到名的Lusifurice抬头,从那副并没什么作用的平光镜上方看看提出建议的Watcher,嘴角拉开一个你我都懂的弧度:“Opty?在休息,原因不用我解释吧。”

    ……好不要脸啊,明明是新年来着,这人还能不能好了?!



30.新年快乐

    下一个新年,下下个新年,无数个将要来到的新年。

    都在一起吧。


【END

评论 ( 5 )
热度 ( 2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