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_有我在就不是极圈!

YGO与FGO沉迷,食之契约养肝中。
FGO:暗黑、魔黑/游红/海奇/十蟹/游阿斯/埃利千/游矢星读、幻空/时电/游苍/了AI
FGO:拉齐/喀菲(喀戎X帕拉塞尔苏斯)/女主盾/玛尼(玛娜X尼托)/金酒/剑梅、旧剑梅林/暴君组/双贞
食契:鸡尾酒X男御【猫形态】

写手,家住The Lost,老婆Optimus Prime[电影宇宙]。
不HE会死星人,原著已经很惨了能不能给人一点活路???

【路擎】甜腻腻的新年三十题【上】

各位新年快乐,来点甜的?

失落镇的新年是我们的农历【不要问我为什么我设定的就这么任性不服憋着

路擎不毕业【茶

新年嘛……齁死一个是一个

话说萌上这俩也才一年多,为啥我觉得都萌了十几年了……



【路擎】黏黏糊糊的新年三十题


1.下夜班之后带热饮回家

    最烦遇到那种什么都不知道还指手画脚的顾客,要不是因为懒得起争执Lusifurice很怀疑自己会不会把雕文刀扔到那个妖精公主脸上去——

    哪有在魔杖上刻绘宗师级攻击魔纹的?!一般不都是刻智慧魔纹么!你一个法师,难道要抡着魔杖和人近战?!

    简直身心俱疲。

    Lusifurice离开自己的店时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七点了,这时候整个镇子都还在呼呼大睡中,唯一开着的只有Vita的“猫眼奶茶店”,远远看到穿着一身黑色蓬蓬裙、系着粉色围裙的猫姑娘轻盈地踩着猫步用手上和尾巴上两把扫帚清洁店门口。

    他想了想,然后走过去打招呼:“早上好Vita,帮我来两杯奶茶。”

    “早上好Lusifurice陛下,需要试试推荐新品吗?”猫姑娘笑出两颗尖尖的小虎牙,看上去俏皮极了,“海盐蜂蜜的新口味,绝对让您满意——哦请放心,也绝对让Prime满意~”

    Lusifurice忽然觉得眼前这只雌性猫族笑得有点贼。



2.也太会找地方打盹了好吗

    奇怪,这个时候Optimus应该起来了才对,可是为什么只听到烤箱运作的声音?

    脱下的外套自己往挂钩的方向飘过去,Lusifurice往厨房走去,一股淡淡麦香味飘出门缝,他有些好奇地推开门,英俊到锋利的面容上神情陡然柔和下来。

    Optimus正微微垂着头雕倚墙站立,光学镜没有亮,细微的气体置换声表明他正处在浅层充电中,涂装艳丽的盔甲上还沾了些白花花的面粉;一边的烤箱里,透过玻璃能看到发酵好的面团正在由白变黄,慢慢成为令人食指大动的胖乎乎模样。

    斑驳的阳光透过玻璃落在Optimus的机体上,而那两个只有巴掌大却总是闲不下来的旅者在他肩上趴成一团——白色的Tridacna把红色的Pyropos斗篷压在自己下面,带着金边的白色围巾很仔细地绕住红色旅者的身体。

    这两个小东西,是打算装木乃伊玩吗?

    Lusifurice笑起来,他随手将印着猫咪眼睛LOGO的纸袋放在厨案上,走过去从后面拥住了自己的妻子,在对方蓝色光学镜惊讶上线的一瞬间贴上了唇:“一起吃早饭?”



3.糊了就糊了一块面包而已

    下了一夜的雪已经停了,反射着太阳的光实在有些耀眼,被吵醒的两个小家伙乖乖从主人肩上飘下来,在纸袋后站稳,互相用难解的语言交流一阵后决定互相用围巾捂眼睛。

    少儿不宜,我们什么都没看见,唧(つω⊂)

    “唔Lucy你……”尴尬又害羞,前任执政官看着要炸,然而向来体贴细心温柔入微的死神仿佛没有注意到Optimus的挣扎,只专注于对方唇上奇妙的柔软触感,然后微微探出舌尖,温柔地邀请着那块躲闪的软金属一起纠缠着扭动,战斗力爆表的前执政官先生在这方面从来只有丢盔弃甲,他推拒的动作从来都没什么用,“我……烤箱……”

    Lusifurice没回答,他的头靠在被厨房温度烤热的温暖盔甲上一只手箍着Optimus的腰,另一只手捏着对方的下巴转过赛博坦人的头雕,就着这别扭的姿势持续着亲吻,毫不在乎。

    直到怀里机体的温度开始呈现上升的趋势,Lusifurice才终于放过了Optimus,摆出和那张脸一点也不搭的无辜纯良:“没关系,不过是面包而已,焦了就焦了,你要吃我给你做。”

    Optimus觉得自己简直对这人……哦不,这神装可爱扮无辜的本事一点办法也没有,居然还觉得Lusifurice这样真的……好可爱。

    可能没救了吧。



4,被闪瞎了眼睛的隔壁街巨龙

    身为冰霜巨龙,Karajan向来很喜欢雪,就算他现在是个人类的样子。

    每年的初雪对远古巨龙一族中的冰霜巨龙而言是个新一年的开始,在这一天族群里的熟人们都喜欢到处串门来联络感情——失落镇的巨龙不少,但冰霜巨龙只有Karajan一条,不过熟人倒是挺多,起码镇子的创造者他就认识俩。

    门被敲响了。

    正在餐厅吃早饭的Calos一家互相看了看,两只小小的旅者趴在面包上吃得一脸的面包屑,Optimus的眼神带着点询问,于是黑发的死神先生果断叼着面包去开门——面包上有点焦黑的痕迹,显然是刚才因为一吻时间过长而出现的小BUG,除去这一点之外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嗨Lucy!”门外站着一脸兴奋的蓝发青年,眼角龙鳞的痕迹格外显眼,“你看到了吗下雪了!不知道你们是不是不过新年快乐啊!”

    “你也新年快乐,”Luusifurice挑眉看着明明几千岁了还是个熊孩子的Karajan,终于把面包咽了下去,“‘War’他们被你亢奋过头吓傻了?”

    “并没有!”Karajan怒,“只是那四个熊孩子现在还在睡懒觉没起床!我不指望天启骑士能够理解冰霜巨龙一族的悠久传统!……话说Lucy你嘴角怎么有点肿?上火?”

    Lusifurice愣了一下,右手大拇指摸了摸唇角,然后朝Karajan露出个颇为暧昧且不怀好意的微笑来:“这个啊,早上Opty在厨房做饭的时候看上去太好吃了,一时没忍住。”

    龙皮很厚,但是显然还没有厚过神的脸皮,Karajan目瞪口呆地看了一脸满足的Lusifurice半晌,捂着脸跑了:“Lucy你怎么能比我这个真兽类还禽兽啊?!”



5.说正事呢你耍什么流氓?!

    失落镇的大家基本上都是连时间都奈何不得的老妖怪,没什么时间概念也是正常,于是按照地球的日程制定了365天和24小时,至于节日则另外考虑……虽然一直很闲有没有节日一样。

    新年要换新东西——这是几个从东方世界或者仙侠位面过来的居民带过来的习惯。

    这是Optimus在Lusifurice洗碗的时候偶然讲起的,他昨天和Light在街上偶遇的时候看到洛风抱着个箱子从服装店出来,好奇问了两句说你买这么多衣服干什么?

    身边飘着两把剑的剑仙有点不好意思地挠挠脸,说这是家乡的新年习惯,家里的枕头被套什么的总要换个新的,也要买套新衣服……总之,要有新东西,预示着新年抛去过去的旧东西开始全新的一年,讨个好兆头的意思。

    Lusifurice把手里的盘子擦干放在一边的架子上,带着点漫不经心:“说吧,想换什么?”

    “这个要换什么我一时没想到……”Optimus也只是随口一说,还真没想到要换什么,摸着下巴犯了难,随后还是看向Lusifurice,“你想换什么?”

    “床单吧,”Lusifurice看上去比Optimus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更随意,“你不是说红色看上去像人类的血有点吓人吗?那就换成黑色的好了。”

    Optimus几乎要感动了:因为我说吓人所以你要换吗——

    然后他听到Lusifurice带着极为磁性的笑声,无比性感而危险地舔了舔唇,然后说出了下面的话:“你要知道,我一直很想看看你躺在黑色床单上叫我名字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歪幺幺零吗这里有人耍流氓。



6.其实心里想的是“我男人怎么这么帅”

    Mortis世界目前最至高的至高神表示自己并不很想见那群熊孩子,昨晚没睡觉呢。

    然而他这个愿望新鲜程度甚至没超过一个小时就被否决了——其实Lusifurice很少有服软的时候,但那是遇到Optimus之前,遇到之后……嗯,不可说,大家都知道的。

    “反正你不睡觉也没关系,”Optimus安慰性地拍了拍Lusifurice,“再说了,新年怎么也算个大节日,就算你不想去见Mortis的神灵,总不可能一天都穿着日常法袍在镇子里晃悠吧——来吧,试试人类的西装,昨天被Light小姐拉去买的,虽然我不确定是不是和你……”

    关键词被戳到Lusifurice根本连装样子的反抗都懒得做就答应了。

    黑色的衬衣,黑色的皮鞋,白色的领带,白色的外套与长裤;长发学着东方人的模样用红色的发绳高高束在脑后,这难得让他过长的发尾离开了地面,看上去精神了不少。

    身为一个平时打架的时候拿法术乱轰的法系职业,死神先生向来穿着的是比较宽松的法袍,而这次衣服上,镶嵌着宝石的袖扣有些紧,Lusifurice犹豫了一下之后开始低头调整袖扣。

    Optimus有点恍惚地看着Lusifurice,发现其实他很适合白色,尤其是在穿上那一身白色的正装之后,大面积渲染的白反而衬得黑暗更加显眼——那是宇宙最初诞生时的模样,即使还带着刚见到世界的懵懂与天真,却拥有着令人无法不侧目的力量——黑暗永远代表不祥,然而却又是如此毋庸置疑的强大。

    而这个令法则都不得不为之低头的强悍神灵,是属于自己的。

    他清醒地认知到了这一点。



7.被看光的人都没有脸红你这个看光别人的脸红什么?

    “……不合适?”Lusifurice在看出了Optimus的恍惚之后难得有点尴尬,那张英俊得过分的脸有点发红,被那些流经神格漫向全身却不能称之为“血液”、带着冰渣却没有低温到无法碰触的红色液体染上了苍白之外的颜色。

    如梦初醒,老实的赛博坦人因为尴尬而脸红,慌忙解释:“不不不、很合适!”——他没想过,Lusifurice甚至要比那位光学镜和涂装颜色都闪瞎眼的Primus或者总是亮闪闪地沐浴在圣光之中的光明神Mekafurice更适合白色,也许白色越多,黑色就越发能显现出它的魅力。

    看上去死神松了口气,他松开了领带和袖口,在Optimus的有些迷惑的神色中脱得只剩下内衣,然后轻轻在Optimus的音频接收器尖端咬了一下:“你总不能让我在忙了一夜、澡都不洗就穿上你特·地【他很恶趣味地加重了这个单词】帮我买来的衣服吧?”

    Optimus没理解Lusifurice故意加重的单词到底是什么意思,但他看到披着长发的男人浑身湿淋淋地又从浴室走出来之后他觉得自己电子脑要烧坏了——“LLLLLLLLLucy你这么快就洗完了?!”——洗完了也穿件衣服好吗身材好不是这么秀的?!

    “我忘了拿浴巾,”Lusifurice的表情何其无辜,无比坦然——他当然无比坦然,作为一个神灵,他浑身上下除了伤口之外没什么需要隐藏的,“在我洗澡期间,你可以做点别的。”

    Primus在上,Optimus觉得如果Lusifurice再离自己这么近并用那种近似耳语的声音在他耳边说话的话,他不确定自己会不会……烧起来。

    死神那位漂亮恶趣味的养女说,她亲爱的养父是个可怕的人形荷尔蒙制造机——Optimus漂亮的蓝色光学镜闪了闪,默默表示赞同这一点。



8.坐下,给你擦擦头发

    事实上,和死神先生那即使被失落镇的法则压制过还是太过高挑的身材相比,Optimus这种在赛博坦人里也称不上强壮的体型,被压制之后很有点“小鸟依人”的味道。

    那些事实上是黑暗元素聚合体的黑发以脱离了地心引力的模样飘动着,而那些滴下来的水又在空中以失重的形态汇聚成一个水球,然后飘到了不知道什么地方去——别担心,在魔法和科学的双重作用下失落镇的环保效益相当一流,即使是工业废水也能将里面的有害东西完全剥离出来再让水元素重新回到循环里去。

    之前就说过Lusifurice洗澡之后整个人都是懵逼状态,以至于大冬天的敢只在下半身围着浴巾站在窗边,摸索了一会儿之后才插上了吹风机的电源插座,电吹风却是对着脸吹的。

    呆滞地看了画风不对的死神先生半晌之后,Optimus终于决定上前伸出援手,要不然还不知道Lusifurice会不会把头发吹焦:“Lucy?我来帮你擦头发吧,你坐下就行。”

    依然懵逼状态的Lusifurice看了看Optimus,那双金色的眼睛带着点不正常的混沌,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依然认得出眼前的机械生命是谁,然后他露出一个微笑来:“好啊。”

    ……即使是早就习惯了的Optimus也不得不承认这个状态下Lusifurice杀伤力实在太大了。



9.我亲爱的弟弟你知道我有多想掐死你吗

    长发如流水一般滑过指尖的感觉相当美妙……即使以纯欣赏的角度而言也是如此,Optimus自认为见过的人类也好类人生物也好都还算多,但是确实没有见过第二个人的头发比Lusifurice的更好看——向来都是高档货的丝绸大概是最接近他发质的东西。

    “你好像很喜欢我的头发?”懵逼时间过,Lusifurice重新恢复了正常的样子,将整个身体的重量都交在了高背座椅的后背上,仰过头来看着Optimus,笑得有点坏。

    “坦白的说,”把手里的电吹风换了只手拿着,同时小心地没有踩到地上的长发,表情严肃得仿佛是在做着什么重大事情的Optimus这样回答道,“我确实很喜欢你的头发,从某种意义上而言,他们……像是活着的东西。”他甚至忍不住蹭了蹭手里那一束漂亮的丝状物。

    Lusifurice的嘴角因为某些原因抽了抽,一脸忍耐到极限的表情闭上眼睛,表情在那一瞬间显得格外复杂:“……Opty我有没有说过,我的头发也是有感觉的?”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那些流水一般柔顺温柔的长发亲昵地缠上Optimus的手腕,黑暗元素的温度逐渐升高,Lusifurice的神情染上了平日里难以看到的恶劣,他翻个身趴在了椅子靠背上,眼神发暗,“你这算是在帮我找理由吃了你?”

    比较令人惊讶的是Optimus并没有拒绝的意思,只用那双宝石一般的蓝色光学镜看向死神,事实上这位正直的领袖要是成心想要干点什么“奇怪”的事情,那杀伤力绝对是核武器级别:“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金眸黑发的男人眸色更加深邃,他的嗓音开始变得沙哑:“我当然不介意,如果你希望的话……”Lusifurice伸手搂住了Optimus的腰——


    “嘿老哥!我来啦!你在家吗!!”



10.新年快乐,不过没有红包

    “我不在家!滚!”

    Mekafurice嚎那一嗓子的瞬间Lusifurice想弄死自己的亲弟弟——货真价实的弄死,而不是在“寂灭黄昏”之战那时候一样只是做个样子,甚至连刀尖都没碰到他的圣光。

    大概是兄长一声怒吼过于有威胁性,门外诡异地安静了一下,然后忽然爆开一个女人疯狂大笑的声音:“哈哈哈哈哈!!我亲爱的Meka叔叔你不是说你去叫门你的兄长我的养父不会生气吗?我看他现在想把你的神格活生生取出来啊?”不说话也能想象到生命神现在的窘态,声音甚至有些怯生生的,犹豫着响起:“呃,老哥、Prime……抱歉,我是不是打搅你们了……”

    “Opty,”Lusifurice看着整好以暇的前任执政官,后者唇角挂着止不住的微笑收好了浴巾和电吹风,死神露出颇为咬牙切齿的一个微笑,“你真的学坏了,亲爱的。”

    妖艳美丽的欲望女神A即使在新年也只穿着那一身能勾勒出玲珑身段的纱衣,除了几个重点部位之外同等没穿,她手里其实是有Calos家钥匙的,至于为什么自己不开而让Mekafurice去叫门……哦拜托,扫雷还需要个扫描仪呢。

    就算不通过钥匙也能把门打开,窜进来的Anniya在Lusifurice脸上吧唧一口:“新年快乐我亲爱的养父!我听那些来自东方的神灵朋友们说晚辈过年有红包的,要试试吗?”

    “新年快乐,不过没有红包,本来我还打算过给你们送点什么东西的,但是介于你们打扰了一些好玩的事,所以——”Lusifurice冷笑一声,“你没有红包,Mekafurice也没有。”

    欲望女神于是尖叫起来:“所以说……你是白痴吗Mekafurice Calos!!!”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23 )